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崇建天下>第五章 交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交谈

小说:崇建天下 作者:才高非智 更新时间:2020/5/14 10:21:08

坐在椅子上一直以看戏的态度朱由检,听到这报价居然已经到达了八十万两白银。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可是为了那么一件小小的物件,居然有人可以出到八十万两,朱由检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在台子上摆放的那一把只是一件做工精湛的椅子,除了坐在屁股下面,摆在那里装点屋子,或是自己的朋友炫耀一下,他又会有什么作用。

“殿下,这可是最后一件了。”王成恩看了一下报价,没有什么表示,看来对于这个报价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朱由检虽听到了王成恩话语,却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这最后一件又怎么了。朱由检不敢乱说话,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让他们把自己的捉拿起来。

“殿下,这可是一月才举办一次的聚会,难道王爷并不想买些什么回去吗?”王成恩说完指了指头顶,意思很明确比信王殿下还要尊贵的人,这世间只有端坐在紫禁城龙椅上的皇帝。朱由检明白了原来王成恩是要自己的买下这个东西,去送给皇帝讨他的欢心。

“我们有八十万两吗?”朱由检将最为实际,最为直接的事情抛了出来。

这话一出,倒是说话的王成恩有些为难了。虽说信王是当今皇帝的亲弟,一母同胞,这世间再没有比他和皇帝更亲近的人了。可信王是一个穷王,在京城没有自己的圈子,也不愿意融入其他的圈子,自然朋友就没有多少,来钱的地方也是少的可怜。整个信王府除了天启皇帝赏赐的一些田土,再就是一年三万两白银的爵禄,这就是他全部的资本。“殿下,我们只有一万两。”

朱由检一听很是惊讶,原本他以为这信王还不穷得叮当响,没想到还有一点积蓄,只要好好算计的着过,做一个富家翁还是不成问题的。朱由检看了一周这样的环境,只是这样的奢华之地,就不是他这样的“穷苦之人”能来的了。

而在酒楼的另一处雅间中,同样坐着一位大明皇室成员,他就是当今皇帝的二叔,桂王朱常瀛。这位王爷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贵人家,只见他身穿了件草地绿拜合衫绸长袍,腰间系着苍紫罗兰色戏童纹腰带,留着长若流水的长发,眉下是明眸皓齿的眼睛透着精光,浑身散发着沉稳老练的气息,也算是个文质斌斌。

“这么什么人,如此的不长眼居然敢将价码加到八十万两?”说的正是桂王朱常瀛,他的话语之中包含气愤。他对于这个檀木椅子一点兴趣也没有,至于为什么出价,完全是他看得出来,这最后一件物事完全是出自于天启皇帝的手,只要买到了这个东西就是,他就可以明天去皇宫之中,与皇帝交涉一番,没准又可以弄到一个大把大把捞银子的差事。只是现在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个愣头青,讲自己的算盘已经全部打散了。

“王爷,要不要我去查一下?”一边的他豢养的死士问道。

朱常瀛一挥手制止他,说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都是什么人?不是皇亲国戚就是达官显贵,你要是一不小心惹出一些事情,就是本王爷也是保不了你的。这个死士明白自己王爷的意思,查还是呀查的,只是出了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出面拯救自己的。死士低垂着头行了一礼,就离开了雅间。“敢跟本王叫板的人,你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而在朱由校所在的雅间,气氛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了。魏忠贤的已经眯了起来,笑着恭喜一边躺椅上的朱由校:“皇上,您看看,这天底下还是有识货的人,竟然可以拿出八十万两白银购进皇上亲手做的紫檀椅。”

朱由校也是一脸的笑意,摆了摆手:“这世间还是要这样的伯乐的,只要这样的人才能够使朕的物件实现更高的价值。”

“皇上,还是要有您这样的天工,才能够造得出这样的椅子,这些人能够买的着已经是他们修了八辈的福气,能够买到他们就偷着乐吧。”魏忠贤永远都是以自己的皇帝主,这世间一切的美好,伟大,功劳都是眼前的这位皇帝的,只要他高兴,自己的才会高兴。

“你呀,你呀。”朱由校伸出手指指了指魏忠贤,看着魏忠贤一脸的微笑,还有些憨态可掬,只好说道:“你这张嘴就是会说啊。”

“八十万两三次。成交。”正说话间,下面的椅子已经被人买走了,这也是这个会场从成立以来拍卖出去价值最高的物件,八十万两啊。拍卖会结束了,周围的这些雅间之中皇亲国戚,达官显贵都是议论纷纷,他们的话题就只有一个就是这八十万两到底是出的。

马上就要散场了,朱由校却没有离开的准备,他想起了一个人。“信王,他来了没有?”

“皇上,信王早就已经来了,全程参与了这一次,只是您也知道信王殿下刚刚建府,每年的爵禄都是有数的,这样的地方,他只怕是带不走什么东西。”魏忠贤也算是实话实说。朱由校听了之后心里却不是滋味,自己是一国之君,万人之上,天下万民和万物都是供自己的,日子是逍遥舒坦,除了边境上有些匪徒作乱,内地有一些百姓造反,其他的都是十二分满意。可自己的这个弟弟,现在居然穷酸到这个地步,自己这个哥哥只怕是也有做的不到的地方。

“你去让信王过来,朕想跟他说说话。”朱由校在躺椅上调整饿了一个姿势,让自己的躺的更舒服。

朱由检根本没有想打皇帝会找自己过去谈话,他整个人都是懵懵的,被魏忠贤引到了雅间门口,朱由检一个人进到了里面。进了屋朱由检只看见一张巨大的躺椅,这个躺椅上面雕花精美,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后,价格不菲呀。“信王,你来了?”

“臣弟见过皇上。”朱由检就像是肌肉记忆一样,立刻请安问好。

“行了起来吧,我们兄弟之间不用如此拘泥于礼仪。坐。”朱由校摆了摆手示意朱由检坐到一边。朱由检现在将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一丝多余的出格的动作都不敢做,只好战战兢兢坐在哪里。

“怎么?你不喜欢这个地方还是不喜欢这里的东西?”朱由校开口询问道。

“不是,喜欢倒是喜欢。只是这囊中羞涩确确实实是真的,有好几样东西看上了,却没有钱能够买下来。”朱由检顺着天启的问题接着说道。

“你喜欢哪一件事物?”朱由校比较好奇的问道。

“要说最喜欢,当然是最后一把椅子,真是巧夺天工,只是这价格已经到了八十万两,臣弟实在是有心无力。”朱由检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也是很能够展现他的无能为力和弱小。

“那东西好是好,只是与你有些不配。”朱由校淡淡的说道。

朱由检立刻回答道:“皇上说的对,那东西却是世间罕见,这样独一无二的物件还是只有皇上能够拥有。臣弟到还没有这个心思,只想守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过过老实安生的日子。”

“你今天来了不能够白来,我这里有一件随身佩带玉佩,有些年头了。今天那就送给你了,就算是一个哥哥给自己弟弟的礼物。”朱由校将自己的腰间悬挂的一块龙纹玉佩解了下来,递给了一边的朱由检,朱由检立刻起身双手捧过来,“谢皇上的恩典。”

“好了,好了。”朱由校对自己的弟弟还是有一些感情的。“你的封地我已经给你看好了,你觉得登州如何?”

“登州。”朱由检心中暗暗嘀咕,这是什么地方啊。可表面上还是要十分淡定,“皇上既然已经给臣弟选好的封地,臣弟感念皇上在百忙之中的操劳,还哪里有什么意见啊。”

“好吧,既然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你的封地就定在登州。”朱由校三言两语就将自己弟弟的封地确定了,登州可真算不上是一个什么好封地,跟他旁边近在咫尺的洛阳城福王来说,登州简直就是一个小村庄。只是雷霆雨露均是皇帝恩典,不管是王爷还是百姓都只有接受这一条路而已。

“那臣弟就先告退了。”朱由检自己能够说的都已经说了。朱由校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自己也不会留住自己的弟弟。朱由检离开之后,朱由校看着空荡荡的酒楼,相中却有些怅然若失,美好的时刻总是这样的短暂。

“皇上,这一天您也累了,我们先不回宫去,先去西苑划划船,散散心。”魏忠贤将朱由校轻轻扶起来,朱由校觉得自己的身体最近一阵一阵的乏力,只是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好跟其他人说,只好自己默默忍着。

“好吧,就听你的。”朱由校点了点头,只是走的时候指了一下放在下面的那一面大锣,“那东西声音大,换了吧。”

这只是一句简简单的话,可到了魏忠贤的耳朵里面,就已经不是这么回事了,看来有些人怕是要倒霉了。

0

第五章 交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