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微妙的较量>第05章 佣兵世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5章 佣兵世界

小说:最微妙的较量 作者:述纲 更新时间:2020/6/25 15:03:32

时值正午,在东京一家名为“玉匙”的居酒屋内坐满了客人,其中大部分是附近写字楼里的职员,他们来这儿是为了就近吃上一顿简单的午餐,但是,也有一些人从早上就坐在这儿了,他们喝着小酒儿,品着小菜儿,细酌慢饮,仿佛忘了时间。

一个矮壮的中年人坐在吧台的一角,面无表情的喝着啤酒,面对嘈杂的人声,他无动于衷,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但是店老板却对他十分关注,时不时的瞟他一眼,看准时机为他添酒加菜。

忽然,置于桌案上的手机发出了低微的振动,他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盯着手机看了几秒钟,然后迅速放下酒杯,抓起手机,凑到嘴边,急急的问道:

“吉姆,怎么样了?”

手机咝咝啦啦的,完全听不清里面的声音,他烦躁的喝下一口酒,又粗又黑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他一连声的嚷道:

“吉姆?吉姆?喂!喂!”

店老板见状,以为客人嫌店里太吵,赶忙凑上前来,殷勤的说道:

“寺岛先生,用这边的座机打吧!”

寺岛烦躁的摆了摆手,站起身,匆匆向外走去,他边走边急扯白脸的嚷道:

“吉姆,吉姆,喂!喂?”

但是,他此刻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清,更不要说电话里的声音了。

他大步来到街上,一路躲闪着汽车,蹦蹦跳跳的过了马路,就像个颠起来的皮球,他的手机始终按在耳朵上,嘴里不停的叫着吉姆的名字。在寻得一个僻静之处后,他站住了,这时,他总算听见了电话里的声音,但是,嘈杂的背景声几乎盖住了吉姆的说话声,朦朦胧胧的声音就好像来自遥远的太空。

“我找到那个家伙了…他上了皇家加勒比的豪华游轮…”

吉姆的声音时断时续,听起来就像一个气若游丝的危重病人。寺岛不等吉姆把话说完,便迫不及待的嚷道:

“盯住他,吉姆,无论如何也要盯住他。”

吉姆的声音像从披萨上拔出来的丝,每个字都抻得老长老长的,但是寺岛还是听出来了,其实吉姆比他还要着急。

“我已经跟他上了…海洋魅力号…但是…那笔钱…何时才能到账…”

寺岛赶忙做出承诺,他不想让煮熟了的鸭子再飞了。

“钱不是问题,吉姆,一共一百万美元,分五次转账给你…"

吉姆一听就急了,他用同样急迫的声音打断了寺岛。

“两次…寺岛…最多只能分两次…我不可能一边下厨…一边还等米下锅…”

"当然,吉姆,我去跟老板争取,力争一次性打给你。"

"最好这样,否则,我不保证能够成功。"

"必须成功,吉姆,一百万美元归你全权使用,无论你用了多少,剩下的全是你的。"

"哦,寺岛,先别急着开空头支票,等钱到账之后再说吧!"

吉姆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寺岛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用力甩了甩手机,好像进了水似的,他在心里念叨着: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还不是因为美国人从中插了一脚,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试想一下,从美国人手里拿钱,能痛快的了吗?分五次给你就不错了,没准儿,到时候还得让我先给掂上呢?

他一边偷偷发着牢骚,一边以同样的速度回到了"玉匙"酒吧,老板在一片喧闹声中抢先招呼他:

"寺岛先生,小菜重新上了,啤酒给您换新的!"

寺岛板着脸,一声不吭的坐了下来,他抓起冒着凉气儿的啤酒瓶,盯着瓶子上的水珠一滴一滴的落在桌案上,感觉心里凉飕飕的。

吉姆说的话他全都听进去了,心知:钱不到位的话,一切全都白搭,可是,自己又跟美国人说不上话,催钱的事嘛!那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那么,真的为了这个就去找老板吗?还是算了吧!恐怕,老板也没那么大的面子吧!还是听之任之得啦!

啤酒重重的砸进杯子,溅起了许多泡沫,寺岛心事重重端起杯子,狠狠的咂了一大口,但是沫儿多酒少,喝到嘴里没滋没味儿的,如同嚼蜡,于是,他悻悻的放下酒杯,接着又想起了心事。

石屋先生是个很有魄力的人呐!怎么在这件事情上面缩手缩脚了呢?区区一百万美元,他拿不出来吗?喔,当然不是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先掂上呢?我的人都是先拿钱后干活儿的,难道,他连这点决定权都没有吗?

寺岛又咂了一口酒,含在嘴里涩涩的,他不得不承认,是的,一切都得等美国人点了头才行啊!这就是所谓的美国优先吗?是的,这就是他妈的美国优先!寺岛恨恨的吞下了那口酒,感觉比尿还难喝,他把杯子重重地往桌案上一撴,沮丧的想:只是,千万别害了我的弟兄啊!

这个念头一起,寺岛开始坐不住了,不行!这件事情要跟老板掰扯清楚,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想罢,他抬手招呼店老板:

“结账!”

“来了!”

老板应声而至,寺岛不等他开口,便丢出一张大钞,低声说道:

“帮我知会一声,我要见石屋先生。”

“现在吗?”

店老板露出吃惊的表情。

“是的,马上!”

寺岛的语气很严厉,表明事态很严重。

“好吧!寺岛先生,请您稍等。”

店老板现出严肃的表情,他接过钞票,迅速离开了。

寺岛迈着军人的步伐走进这套豪华的办公室,他一进门,迎面就看见了那面宽幕式的玻璃窗,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天空中飘浮着的云,他暗中提醒自己:这是在距离地面二百五十米的高空。

寺岛重重的并拢两只脚跟,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唤起了伏在桌案上的那个人。

“哦,寺岛君。”

那个人发出了类似吟唱般的声音。

“石屋先生,冒昧前来,打扰了!”

寺岛用力低下头,像是要磕碎什么东西似的。

“有什么事吗?说吧!”

石屋细腻的嗓音像一块圆润的玉器,寺岛听了,心里觉得腻腻的。

“我的人跟着那个家伙上了游轮,他再也逃不出我们的手心了?”

“嗯,干得好!寺岛。”

“但是,钱…我的人需要那笔钱。”

“再等一两天吧,急什么呢?船漂在大海上,没个十天半月的,靠不了岸。”

“可是,我们一向是先拿钱后办事的。”

“你担心拿不到钱?哦,寺岛,你这是怎么了,连我的话都不相信?”

“当然,我当然相信您,石屋先生。”

“我知道,你是不相信美国人,对吗?”

“是的,石屋先生。”

“那就没办法了,寺岛,这件事是美国人挑的头,我们跟着做就是了。”

“明白,石屋先生,如果是我来安排,事情就简单了。”

“这话怎么说?”

“其实,趁着那个家伙还没离开美国,麻利儿利儿的把事就办了,根本无需这么兴师动众的,在那儿杀个人就像捻死个臭虫,根本没人理会的…”

“寺岛!动动脑子再说好不好!”

石屋突然震怒起来,发出了玉石落地般的声音。

“那个人是日本代表团的正式成员,一旦他在美国出了事,会引起轩然**的,那和明抢有什么区别呢?”

“请您息怒,石屋先生,我并不想蛮干,我手下有懂技术的人,完全可以利用技术手段…”

“我已经了解过了,那东西存在亚马逊云,无论利用什么手段,都离不开那个人,所以,我们才设法把他逼上了游船。”

“哦,是这样啊!”

“至于那笔钱,寺岛,这就要靠你了,别忘了,你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能不能顺利的拿到那笔钱,全看你的了。”

“我明白,石屋先生!”

“明白?不,我想要你的一句承诺。”

“是,石屋先生,如果行动失败,我愿剖腹谢罪!”

“别说这个,我不要什么剖腹谢罪,寺岛,我只要成功,不要失败!”

石屋的声音忽然变得浑厚起来,就像切割玉石籽料时发出的共鸣声。

寺岛感激涕零,心想:能遇见这样的老板,真是三生有幸!于是,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出门去了。

寺岛走出那间办公室的时候,仿佛还飘浮在云端,等他进了电梯,还下意识的使劲踩了踩厚厚地毯,确认一下自己是否正随着电梯返回地面,直到听见了开门的铃响,一直浮动的心才算踏实下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莫名的压力突然袭来。

这就是来见石屋先生的效果?哦,美国人善于拿主意,石屋先生善于甩锅,那我呢?寺岛似乎看透了什么,却又影影绰绰的,思来想去,一时无果,心里觉得怪怪的。于是,又回到了“玉匙”酒吧,在刚才的位子上落了坐,盯着面前的杯筷和酒瓶,觉着像是刚刚才用过,不觉愈发的恍惚,心想:刚才去哪儿了?哦,对了,是上了趟厕所。想明白之后,他端起酒杯,开始接着喝。

看着房门在寺岛身后关闭之后,石屋从桌上拿起了电话,随即恢复了玉石之声:

“给我接木暮先生。”

稍候,电话里传出一个飘渺的声音,石屋接着说道:

“木暮先生,刚刚,当兵的找上门来催账了,这话可是好说不好听,让我这个国会议员的脸没处搁呀!”

电话那头云一阵雾一阵的,石屋听得不耐烦,断然将对方打断:

“什么?还要等!我听说你已经收到那五百万了,为何不现在就转给他们呢?”

电话里的迷雾继续扩散,很快就弥漫道了石屋的脸上,他终于忍不住了,用冷冷的腔调说道:

“好吧!最晚不能超过…”

石屋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就被电话那头的迷雾掩盖了。

大西洋上刮起了强风,洋面好像起伏不平的丘陵,时不时的变换着风景。二十二万吨的豪华巨轮开足了马力,试图抢在风暴来袭之前,躲进南部那片平静的海域。但是天气变化之快令人始料不及,还没等船驶离风暴区,海面上就掀起了巨浪。一阵强风扫过,海水涌上了甲板,霎时间,浴场变成了池塘,等海水退去,只留下了一片狼藉,就好像遭遇了一场浩劫。

吉姆习惯的甩了甩脑后的马尾,嘴里嘟囔道:“这鬼天气!”

他将卫星电话放回口袋,又随手玩儿起了那支古巴藤,他透过舷窗朝西北方向眺望,可以看见黑压压的云层,他不无忧虑的想:这种天气会不会影响转账啊!

一想到即刻就有一百万美元进账,吉姆不由得兴奋起来,古巴藤像花儿一样的翻转着,仿佛长在他手上一样。但是,这种愉悦只持续了几秒钟,随即就转变成了另一种心情。寺岛这家伙做的是什么买卖?一张嘴就出一百万,难道票子是他自己印的?想当年,他可是最悲催的一个呀!吉姆虽然满心艳羡,却不由得想起了他们在伊拉克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

寺岛是退役的陆上自卫队员,身体强壮,只是个子矮了一点,和周边一群壮汉比起来,他就像个孩子,加上大部分佣兵都是黑人,作为唯一的亚裔,寺岛就更显得孤单。当时,他们面临的局面十分严峻,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到塔利班,如果得不到战友的信任,单靠自己很难生存。

寺岛很聪明,他在权衡了利弊之后,选择了少数派的白人,他的理由很简单,势单力孤的一方,绝对不会拒绝生力军。于是,他经常主动凑到白人堆儿里搭讪,以示亲近,于是,在高大的白人佣兵中间便多了一个矮壮的亚洲人。有一天,不知是谁说了句:瞧那个矬蛋,像不像只沙袋?惹得佣兵们哄笑起来。

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不想却成了真。从那天开始,无论是黑人还是白人,只要是觉得手痒了,就把寺岛拉来当陪练,那阵子可是把他给揍惨了,但是寺岛却因此混了个好人缘,他很快就赢得了全排人的好感。现在想来,这或许就是情商高的表现,难怪后来数他混得有脸面!

乌云翻滚着直压过来,天际线越压越低,几乎触到了海平面,吉姆感觉透不过气来,忍不住喘了口大气,舷窗因此被蒙上了一层哈气,他面前的那面玻璃上,隐约映着身后灯火通明的大厅,不由得勾起了他的心思。于是,他扭头朝赌场里面望去,只见里面人头攒动身影憧憧,他忽然心头一动,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随即,耳边又响起了寺岛刚刚说过的那句话,“一百万美元归你全权使用,无论你用了多少,剩下的全是你的。”

哦,如果动动脑筋的话,或许可以…一分不花?吉姆想着,忍不住朝赌场走去。

是啊!是啊!如果说寺岛天生情商就高的话,那么,我的天分就是智商喽!想到此处,他停住脚步,快步回到舷窗旁,他发现天空已被乌云完全遮住了,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他想: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数个小时里,天气情况不会好转,因此,人们只能待在船舱里,而除了喝酒,他们靠什么消磨时间呢?当然,最好的去处…就是赌场!

他转回身背靠着栏杆,朝赌场里面张望,跃跃欲试的想:这是天赐良机,不用可惜呀!想罢,他弹身而起,大步朝着下面一层的酒吧走去。

酒保在忙碌的间歇里会时不时的扭过头去,关注一下那个坐在吧台远角的日本人,心中隐隐的有些担心,他不是担心那个人会赖账,因为凡是登上这艘游轮的人基本都是腰缠万贯,没人会为了几杯酒钱而丢人现眼,他担心的是这个人的状态,他观察那个人已经有段时间了,他从那个人的神态中捕捉到的某种信息,让他心生恐惧。

这已经是他叫的第五轮酒了,面前的空杯被排成了一溜,好像士兵在等候检阅似的,但是他的眼皮却已经撩不起来了,像是羞于见人似的,他的脸因为低头的原因而显得松驰,不期拉长了嘴角,连法令纹也因此加深了,透着未老先衰的迟暮感,油腻腻的头发耷拉在额头,挡住了大半张面孔,看不出他是睡着还是醒着,只有他的手还一直抓着杯子,不时的喝上一口,酒保这才勉强认为,此时此刻他是清醒的。

“稻垣君,你是负责材料的技术主管,向美国人解释的事就拜托你了!”

他的耳边又响起了领队的声音,感觉像被鬼魅缠身,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这个小人。

“我是负责制造的技术主管,不是负责检验的技术主管,检验方面出的问题,怎么能让我去解释呢?”

他在心里争辩,诸如此类的话他已经偷偷念叨了几十遍,但是一次也没敢说出口。

“如果制造没出问题的话,又何须在检验时造假呢?稻垣君,你想推卸责任吗?”

领队似乎早就洞悉了他的想法,所以,无需他开口,便开始指责他了。

哦,天呐!这是不让人活啦!他感到大脑里一片空白,潜意识里也把自己当成了罪犯,我该死!好吧?都是我的错,是我让神钢的声誉毁于一旦的…

“现在不需要你的道歉,稻垣,先想想怎么说服美国人吧!不然,回国以后有你好看!”

稻垣感到心里一颤,好看?有什么好看?失业算不算?他感觉心沉的好像要坠出来。

酒杯触碰桌面的声音惊动了稻垣,帮他从内心的搏杀当中挣脱出来,他抬起头,透过发梢看到了一双手,以及夹在指缝间的八杯酒。

“还能喝吗?老兄。”

吉姆说着,把一只手推到了稻垣面前,手一抬,撂下了四只斟得满满的酒杯。

“来吧!我请客。”

稻垣迟钝的看着吉姆喝下了第一杯酒,一时没有做出反应,好像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还要等上几秒钟。

吉姆以为对方听不懂他讲的英语,便指了指他面前的酒杯,做了个干杯的动作,稻垣好像这才明白了吉姆的意思,脸上浮现出笑容,他机械的照着做了。

吉姆冲着稻垣竖起了大拇指,又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慢语速说道:

“一个人吗?”

稻垣点点头,吉姆放心了,心想:听得懂就好,然后,又接着说道:

“一个人出来,不寂寞吗?”

稻垣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吉姆赶忙说道:

“哦,别误会,我可不是基佬。”

“那你干嘛请我喝酒呢?”

稻垣忽然开口了,他的英语带着一股夏威夷的味道。

“我喜欢跟日本人打交道,我有一个好友就是日本人,说实话,你们很坚忍。”

没谈几句,吉姆就让谈话驶上了快车道。

“坚忍?”稻垣重复了一遍,好像不太理解这个词儿似的。

“是的,坚忍,我指的是承受力,懂吗?你们很耐打!”

“哦,懂了,就是不要脸呗!”稻垣用日语嘟囔了一句。

吉姆听不懂日语,也没兴趣理会,于是仰脖喝下了第二杯。

“我们同病相怜呐!懂吗?两个男人,出门在外…”

吉姆刚说到这儿,忽然停下了,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怎么说都像在调情似的,不行,这会产生误会的,于是,他叹了口气,赶忙转移话题。

“唉!想不想去找找乐子?”

但是,误会还是产生了,稻垣把剩下的三杯酒往他面前一推,说道:

“我不是guy,你找错人了。”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当然,我也不是guy,我的意思是…我们找个妞儿,一起乐一乐?”

“找过了,一次找了仨呢!”

“哦?那…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

“我是说…我也找过了,我们都得…歇一歇了。”

“那还说什么找乐子的话呢?”

“哦,你还不知道吧?顶层上面有一家赌场,想不想去耍一把?”

“那要很多钱呢!”

“找妞难道不花钱吗?耍几把没准儿还能赢到钱呢?”

稻垣没有说话,吉姆觉得眼前一亮,他把剩下的三杯酒又推给了稻垣。

“那儿有老虎机、轮盘赌、二十一点,各种花样儿应有尽有,怎么样?”

稻垣默默端起酒杯,还是没有说话,吉姆帮他下了决心。

“就这样,喝完这几杯酒,我们去碰碰运气。”

说完,他端起酒杯一仰脖,咕噜一声灌了下去,然后冲着稻垣亮了亮杯底,稻垣犹犹豫豫的抓着酒杯,还是没有拿定主意。

吉姆端起最后一杯酒,带着醉意说道:

“别娘娘们们的,有多少钱咱输不起?”说完一抬手,把剩下的酒全都灌进嘴里。

吉姆最后的这句话起了作用,稻垣两眼一瞪,血灌瞳仁,他一口气连喝三杯,然后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充满豪气的叫道:

“别瞎逼逼,最惨不过把命搭上!谁怕谁?”

言罢,把酒杯一丢,摇摇晃晃的朝楼上走去,吉姆被吓了一跳,心头涌起一种不祥的预兆,但此刻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于是丢下一张大钞,拔腿跟了上去。

0

第05章 佣兵世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