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刀尖舞>九、陀螺的情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陀螺的情报

小说:刀尖舞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0/5/22 15:57:42

站在永和园的门前,楚云天仰头看着满天繁星说:“但愿像这样的夜晚能够长久下去,多么安静而又美妙啊!”

毛人凤一笑说:“云公就是喜欢这这种情调,看来你是个爱生活的人,难怪你想找一处山林隐居下来呢?这回我明白了,这世上高人其实都是对生活充满感情的,对这人间烟火充满喜爱的人!”

“毛局,你我哪个不是食人间烟火长大的呢?”楚云天笑着问道。

毛人凤点点头:“是呀,是呀!”毛人凤说完看看沈晖道:“你安排车送云公回去!”

沈晖点着头说:“局座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了,车马上就到!”

“不必了,我和念娇走走看看,这秦淮夜景煞是惹人,多年不曾流连了!”楚云天说。

毛人凤看看其他人,侯靖亭忙说:“要不我陪着二位走走?”

楚云天一笑:“候处长客气了,你这看眼色的本事真是炉火纯青了,哈哈!”

侯靖亭脸上现出尴尬之色看着毛人凤,毛人凤摇摇头,侯靖亭便笑着说:“我也是借机多想云公请教一些嘛!”

“嗯,这个理由已经让我无法反驳了,既然候处长愿意跟着一起走走,那我还客气什么?请吧!”虞念娇伸手挽住楚云天的胳膊说:“还是先生面子大,有军统行动处长给您做保镖,这得多大的排场啊?”

“哈哈,念娇不要开玩笑了,候处长这也是身不由己嘛!”楚云天笑着说。

“你开车跟在后面!”侯靖亭回头跟司机和副官说完,转过身看着楚云天道:“咱们走着?”

“走!各位告辞了,我先走一步!”楚云天冲着毛人凤等人一抱拳说完转身而去。

看着一瘸一拐的楚云天,马临燊笑着说:“局座,您对他是不放心呢?还是.......”

“放心,我对谁都放心,我是担心有人出来捣乱啊!刚刚把这么个大神请出来,别什么都还没干,就被人再给.......”毛人凤说着看了一眼秦梦阳。

马临燊忙说:“局座放心,这条街几乎都是咱的人了,行动处的冯队长早就带人在这条路上不下了暗哨,没人敢到这里来撒野的,更别说行刺了!”

“呵呵,共党无处不在,楚云天树大招风,共党能不知道我们把这尊神请出来了吗?共党在南京的地下组织会没有动静?庐山难道就这样等着他的死对头列好阵势和他对着干?”沈晖笑着问。

“庐山不是那种做事偷偷摸摸的人,共党又不搞暗杀,所以,我相信不会有事的!”秦梦阳突然说。

毛人凤扭头看了看他点点头:“梦阳就是了解共党啊!”

秦梦阳一笑:“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了解嘛就谈不上了。”

沈晖拉开车门看着毛人凤道:“局座,您先上车吧!”

毛人凤走到车前看着远去的楚云天叹气说:“唉,真不知道这位瘸仙何时开始让我们看看他的真本事啊?行了,你们都回吧!我先走一........”

“砰!”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让刚准备上车的毛人凤一惊,他看看沈晖,沈晖翘首向远处看了看刚要说话,远处接着又传来几声枪响。

毛人凤脸上立刻严肃起来看着沈晖问:“这应该是楚云天他们那个方向吧?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马上赶过去啊,我告诉你们,要是楚云天再出点什么事,你们,你们.......”

几个人一看毛人凤急了,谁都不敢说话了,全都上了车,几辆车子疯了一样向前飞驰。

等毛人凤几人赶到枪响之地时,看见楚云天和侯靖亭两个人坐在路边的基石上正在抽烟,虞念娇站在一旁,脚踩在一个人的头上,枪口对着他。

毛人凤跑下车直接来到楚云天面前,侯靖亭起身给他敬个礼说:“局座,您怎么来了?”

毛人凤看看他,再看看楚云天道:“刚才是这里响枪吧?云公你没事吧?”

楚云天一笑,指了指虞念娇道:“毛局请看,枪手被我抓到了,我正要让候处长带回去呢,您就来了,您看这枪手是您安排人处置呢?还是让侯处长带回去审审呢?”

毛人凤扭头看见虞念娇拿枪对着脚下踩住的人骂道:“简直太张狂了,居然跑到这里行刺!还审什么?毙了,毙掉!”

沈晖一听,二话不说掏出枪来就要开枪,这时,虞念娇脚下人看着毛人凤拼命挣扎着喊道:“局座........”

毛人凤忽然从沈晖手里抢过枪对着那个人就扣动了扳机,枪声响起之后,那人身子抽动了两下,渐渐没有了声息。

楚云天笑着看了看毛人凤问:“齐五兄下手这么快,岂不是断了线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断线啊?断几条线我相信你都能接上的!”毛人凤笑着说。

“局座,您刚才是没看见啊,云公果然厉害,不出三下,这家伙就趴在地上了,我真的没想到,云公身手这么矫健,出手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枪手非但一枪没中,还被云公擒个正着!”侯靖亭在一旁没完没了的说着,手上还比划着。

毛人凤不耐烦地看看他转身对沈晖说:“送云公回去!”

楚云天冲着毛人凤一抱拳:“毛局,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毛人凤强装出笑容点着头说:“云公,慢走!一路小心啊!”

当楚云天和虞念娇的车子不见踪影后,毛人凤长叹一声看着沈晖,侯靖亭纳闷地看着毛人凤问:“局座,因何长叹啊?”

不待毛人凤发问,沈晖问道:“候处长,刚才到底什么情况?”

“刚才?噢,我们走到这,突然窜出这个家伙来,冲着云公就是一枪,是虞念娇推了一把云公,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冲上来又要开枪,这时,我的人就上来了,他们开了几枪,但是都没有打中他,没想到云公他却只用了一根拐杖,我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这家伙就被他掀翻在地了。然后虞念娇上来踩住他,这时,你们不就过来了吗?”侯靖亭说完看着毛人凤。

毛人凤看看他哼了一声:“蠢货!”

侯靖亭看看沈晖低声问:“局座什么意思?”

沈晖淡淡一笑说:“你自己去问吧”

马临燊看着侯靖亭问:“那你也没看清楚云天瘸不瘸了?”

“什么意思?他当然是瘸子了!这还能有假?”侯靖亭看着马临燊扯着脖子说。

毛人凤冲着沈晖摆摆手,沈晖来到他面前,毛人凤低声说:“给他家里人拿些钱过去,这件事就此打住,任何人不得再提!”

沈晖点点头:“我明白,局座放心吧!”

毛人凤转身上车,车子一溜烟消失在夜色中。秦梦阳看着侯靖亭说:“局座真是用心良苦啊!”

侯靖亭摇摇头:“我搞不懂你们说得什么了,回去,回去还能打两圈麻将呢,在这陪个瘸子瞎溜达什么?吃饱了撑的!”

看着侯靖亭的车离去,马临燊看看秦梦阳,秦梦一笑:“告辞了!”

沈晖也挥手叫来了车上去,几个人就这样各奔东西而去,这场夜宴算是告一段落了。

楚云天一个人坐在楼上闭着眼睛,当虞念娇上楼的脚步声响起时,楚云天睁眼问道:“译出来了?”

虞念娇嗯了一声道:“你看看吗?”

“我不看了,我只是没想到这家伙会用这种方式通知我们!”

“估计还应该还是为了安全吧,否则,陀螺自己想不出这主意的!”

楚云天点点头:“应该是这样,他是担心我们啊!既然这样,我就给他们都吃一颗定心丸,你看怎么样?”

虞念娇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按着“痴人”的意思去做?”

楚云天看看她问:“那你还能怎么着?既然他都帮我们把路都规划好了,就只能走了!再说了,这条路也不错,又近,省时省力,就这么定了,让这场尖刀上的舞会盛大开幕吧”

“只要大幕拉开,就得唱下去,跳下去,可没有半途退场的,除非你要提前谢幕,否则,这场戏就得一直唱下去,直到每个舞者全都表演完了,才能算是终结,到那时也不知道舞台上还能有几人留下向观众谢幕呢?”虞念娇看着楚云天说。

楚云天笑笑:“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观众喜欢,能在他们记忆中保留下舞者身影,那就可以了!另外,你向陀螺发出密电,让他转告痴人,从今天起,只有陀螺一人能与我们联系,切断与其他人的所有联系。紧急时刻,请痴人可直接呼叫风信子!同时,让他转告童子,时刻注意,皇后很可能已经登场!另外,准备送大礼!”

虞念娇点点头:“我明白,我这就密电陀螺!”

看着虞念娇下楼,楚云天双眉紧锁看着窗外道:“毛局啊,明天,我就送你一份大礼!”

第二天,侯靖亭的车刚刚驶进保密局的大院就看见楚云天拄着拐杖站在院子里,虞念娇站在身旁。

侯靖亭急忙停下车走下来跑到楚云天身边问:“云公,你这么早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楚云天看看他一笑说:“候处长,你的人都来了吗?”

侯靖亭点点头:“我都来了,他们敢不到吗?云公有什么吩咐吗?”

楚云天神秘一笑看着侯靖亭问:“候处长,我送你一份大礼你敢不敢收呢?”

“云公又跟我开玩笑,送我大礼,什么大礼?我可是无功不受禄啊!再说了,您刚刚重新出山,应该我送您大礼才对啊!”侯靖亭笑着说。

楚云天看看他一摇头说:“别客气,我送你这份大礼,你保证意想不到,你要是不敢收,那就算了,我就送给秦处长或者马处长了!”

“别,别呀,云公,您说说是什么大礼?我看看我侯某人有没有这个福分收您的大礼?”侯靖亭笑着说。

“知道龚天寿吗?”楚云天看着他问。

侯靖亭一愣立刻问道:“云公,您什么意思?”

“我就问你呢,要是我把龚天寿送给你,你敢不敢要?”楚云天问。

“云公,咱不带开玩笑的,谁不知道龚天寿啊?共党在南京地下组织的最高负责人,我们抓他抓了两年了,都不见踪影,难不成您知道他在哪?”侯靖亭看着楚云天问。

楚云天笑了笑扭头看看虞念娇,虞念娇点点头拿出一张小字条塞给侯靖亭说:“按着这个地址让你的人马上行动,一小时之内,你一定会把龚天寿抓来!”

侯靖亭看着楚云天惊讶地问:“云公,您真是神了,这情报确切吗?”

“什么情报确切吗?”随着话音,毛人凤出现在三人面前,侯靖亭立马说:“局座,龚天寿,龚天寿露面了,云公掌握了他的地址,我这就带人去!”

毛人凤大睁着眼睛看着楚云天:“云公,不开玩笑吧?”

“再不去就晚了!”楚云天笑着说。

毛人凤看看侯靖亭:“你还愣着干什么?我告诉你,人要是抓不到,我第一个毙了你!”

侯靖亭此时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冲着楚云天敬了一个礼说:“抓到龚天寿,我给您磕头!”

0

九、陀螺的情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