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刀尖舞>二十三、阴险的一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三、阴险的一枪

小说:刀尖舞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0/6/27 16:18:42

万山白看着王蒲臣把酒喝完,一笑说:“王站长,其实我对你没有任何成见,虽说你也曾经作为督察大员查办过马汉三,但是那是他咎由自取,是他自己自寻死路。再说了,要不是你........”

“行了,行了,打住,万山白,不是我说你,你这张嘴呀,真的得雇一个专门给你把门的,否则,你这秃噜秃噜的什么都嘚吥嘚嘚吥嘚说,这简直太让人那个什么了!”王蒲臣伸手制止了万山白的话。

万山白放下酒杯一笑:“我呀,就是心直口快,行,以后我给自己这嘴雇一个把门的看着点,省得它瞎说!”

楚云天看着她一笑:“万科长倒是蛮豪气的,楚某此次来北平,还望万科长多多帮助啊!”

“哎呦,您是一方大员,是上面下来的督察,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这简直是开玩笑呀?不过您放心,只要您有得着我万山白的地方,我一定不遗余力,全力以赴照办!”

“好,那我先谢过万科长了!”楚云天笑着说。楚云天说完看着万山白皱起眉头问:“刚刚万科长一怒之下毙了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万山白神秘一笑扭头看向王蒲臣道:“这要问问我们王站长了!”

“哦,这是什么意思呢?”虞念娇看着王蒲臣问。王蒲臣端起酒杯一笑:“来,来,来,咱们喝酒,何苦去提一个死人的事情呢?”

侯靖亭看看王蒲臣道:“老王,你还是讲讲吧!”

“就是嘛,说说听听!”秦梦阳也跟着说。

“这,这是我安插在共党内部的一个探子,可能万科长不大清楚,误会了,所以就把他当成共党给毙了!”王蒲臣结结巴巴的说。

“你看我就说嘛,刚才我就发现这小子看王站长的眼神不对,我们抓他的时候,这家伙极其嚣张,被我一顿暴揍老实了。没想到他是王站长的人,站长,你应该告诉我一声,也不会造成这种误会。现在倒好,人死了,怎么办?接下来岂不是还要重新派人潜进去?”万山白看着王蒲臣说。

王蒲臣绷起脸刚要说话,谢俊卿在一旁说:“站长,这个人本就是两边讨好,两头赚钱,死了也好,其实共党也早就对他有所怀疑了,他活着的用处也不大了!”

王蒲臣赶忙借坡下驴笑着说:“谢副站长说得对,说得对,万科长毙得好,恰是时候!就拿他当做献礼欢迎我们的督察大员及各位了!对了,方才万科长直接烧了本站的几位,这边几位一直还都没介绍,不好意思,怠慢了,我来给你楚先生介绍一下。”王蒲臣说着值了斜对面的那个人道:“这位是北平警备司令部侦缉处长侯啸天,坐在他旁边是情报处长朱长青。”

这二人同时站起来给楚云天敬了一个礼道:“楚先生来到北平主持保密局在北平的大局,缉拿共党特工庐山,我们二位愿意助您一臂之力,有什么需要,请楚先生随时发话!”

楚云天看着他们二人笑着抱了抱拳道:“多谢,楚某此来,多有打扰,日后难免会麻烦二位!”

“楚先生客气了,您的大名我们早有耳闻,能得见先生我们十分荣幸,还望楚先生不要客气!”侯啸天说。

楚云天指了指自己带来的人,侯靖亭带头站起来和侯啸天、朱长青二人打着招呼。

侯靖亭看着侯啸天笑着说:“你我同姓,也许还是同宗,以后免不了要麻烦老兄了!”

侯啸天摇摇头:“客气的话不要讲,老弟还有事尽管吩咐!”

王蒲臣端着酒杯道:“我们北平站的各位科长级别的几乎都到了,我代表北平站欢迎一下楚先生以及跟随楚先生前来北平的各位,这杯酒我.......”

“我就知道,能把丰泽园包下来的出了你王站长,北平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做!”随着话音走进来两个人。

王蒲臣看看谢俊卿和孙怀礼低声道:“怎么办的事情?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王蒲臣说着起身离座带着笑容走到进来人跟前一抱拳道:“杨行长大驾光临,王某真的是诚惶诚恐啊!”王蒲臣说这伸手来拉进来的人,来人一甩手道:“王站长把这都包了,我还是别跟着裹乱了!”

“相请不如偶遇嘛,既然来了,纪要一起坐坐吧,最后为你刚好我给你介绍一下南京过来的楚督察!”王蒲臣笑着说。

楚云天起身看着进来的二人再看看王蒲臣,王蒲臣忙说:“云公,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北平大名鼎鼎的杨行长。中央银行北平分行的杨沂州杨行长,他身边这位是他的总经理史建南先生!”

“久仰久仰!”楚云天拱手道。

杨沂州和史建南看看楚云天道:“杨某听说南京来了大员,想不到再次见到楚先生,失敬失敬了!”

王蒲臣赶紧命人添了碗筷和酒杯,让杨沂州和史建南坐下。

杨沂州摇摇头:“算啦,我就不打扰了,各位继续,我还是换个地方吧!”

“杨行长何必客气呢?来都来了!”王蒲臣说。

杨沂州看看他,王蒲臣接着问道:“杨行长怎么有空来这......?”

杨沂州叹道:“楚先生从南京来,应该清楚,现在国统区的粮价已经涨到三十六万法币一斤。北平参议会却强令取消了一万多名东北流亡学生的粮食配给,学生们正在示威呢。他们现在正在燕京大学门前静坐,要是不给个说法,恐怕很难平息这场闹剧!我这刚从那边回来,肚子饿了,打算到这吃口东西,正巧遇到你们!”

“我说嘛,杨大公子怎么没来呢?”王蒲臣说。

杨沂州看看他:“他此刻正在燕京大学门前看着那帮学生们呢,恐怕不能来参加王站长的宴会了!唉,王站长也是心大啊,还有心情在这里吃喝,燕京大学那边可是时刻都会发生暴乱啊!”

“学生们还想造反不成?”侯靖亭站起身大声问道。

杨沂州看看他在看看王蒲臣说:“这可不好说,一旦学生真的闹起来,收场可就难了!”

“那还客气什么?杀,杀一儆百!我看看谁还敢带头闹事?”侯靖亭继续说。

杨沂州冷冷一笑:“这位先生说的轻巧,你敢动枪吗?一万多名学生,你敢都杀了吗?”

侯靖亭还要再说,楚云天看了一眼他转向王蒲臣道:“王站长,我们过去看看吧?”

王蒲臣想了想点点头:“也好,我们过去看看!”

楚云天回头看看秦梦阳等人道:“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侯啸天和朱长青站起身对王蒲臣说:“王站长,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这种事情我们就不掺和了!毕竟我们是军方,没有命令我们不便出面。”

王蒲臣点点头:“也好,那就该日再说,再说!”

当王蒲臣等人的几辆车停在了燕京大学校门前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月色下,燕京大学门前坐满了学生,学生对面是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坐在学生前面的是燕京大学的校长卢智威。

下车的那一刻,王蒲臣忽然明白了,自己被杨沂州耍了。他根本不是去丰泽园吃东西的,而是故意而来,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和楚云天这一行人来到燕京大学看看这眼前一幕。王蒲臣深知杨沂州与卢智威的关系,这位燕京大学的卢校长,是国民政府的经济顾问、著名经济学家、学者、文化名人。

卢智威看着去而复返的杨沂州,再看看随他而来的众人坐在原地未动。王蒲臣走到他面前弯下腰低声说:“卢老,您怎么也坐在这里了?”

卢智威看看他道:“你是什么人?你能解决这一切吗?学生们在等市府的人,还有参议会的人来,怎么也得给学生们一个说法。我身为一校之长不能眼睁睁看着学生挨饿,更不能看着他们吃枪子吧?”

王蒲臣看了一眼杨沂州,杨沂州指了指楚云天道:“卢老,南京的督察大员来了,听听他怎么说吧?”

卢智威看了一眼住着拐棍的楚云天冷笑道:“那就请督察大员说说吧?”

坐在卢智威身边的一个女学生仰头看着楚云天冷冷地说:“南京督察大员?哼!我看都是一样,你们就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的........”

“砰”女学生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枪响打破了沉静的夜空,随着枪声响起,那个女学生身子一歪倒在了卢智威的身上。

“谁开的枪?谁开的枪!?”楚云天回头大声问道。

枪声响起,坐在地上的学生们一拥而起,一下子就把楚云天等人围在了中间。

倒在卢智威身上的女学生左肩处被打伤,鲜血淌到了卢智威的身上。卢智威大喊着:“你们要干什么?谁让你们开枪的?他们还是学生,是孩子,你们怎么能冲着学生开枪?”

情绪激愤的学生们开始喊叫着,向着站在他们前面的警察队伍冲过去。

站在警察队伍前面的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杨铁林。杨铁林伸手掏出回身对着警察们喊道:“听我命令,向后转,齐步走!”

警察们在他的口令中开始一步步向后退去,警察们退,学生们进,眼看着局势开始难以控制了。

楚云天看了一眼虞念娇,虞念娇点点头低声对袁山和何佳琪说:“看看是谁开的枪,先把他控制了!”

“人太多了,那么多警察,我们这也这么多人,现在根本找不出开枪人!”袁山说。

楚云天看着杨沂州说:“杨行长,我看先让卢校长把学生们劝回去,这样下去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您说呢?”

杨沂州看着一脸怒气的卢智威说:“我怎么劝?楚先生,还是你站出来说句话吧!”

楚云天无奈的摇摇头说:“学生们现在情绪越来越激动,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出事了!我只是保密局的督察,并不能代表南京政府,我看还是请市府的人,或者参议会的人来吧!”

“他们,他们谁敢来?”杨沂州说。

这时,杨铁林挤了过来大声说:“父亲,还是请卢老给南京方面打个电话吧?这样下去实在是难以收场,我现在命人抓捕开枪凶手,然后送受伤学生去医院。”

杨沂州点点头说:“你把我弄到车上去,我去跟学生们说”

杨沂州在儿子杨铁林的帮助下爬上了一辆车的车顶大喊着:“同学们,同学们,大家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听我说听我说。现在就请卢校长给南京方面打电话,汇报你们的想法,然后警察局马上展开调查,抓捕开枪伤人的凶手,同时送伤者去医院救治。同学们先都冷静一下。有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不要激动,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群情激奋的学生们看着车顶上的杨沂州大声问:“什么时候给我们答复?如何惩治伤人凶手?”

楚云天站在车下说道:“伤人者枪毙!”

杨沂州马上说:“只要找到伤人者就地枪毙!”

0

二十三、阴险的一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