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刀尖舞>二十五、接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五、接头

小说:刀尖舞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20/7/1 16:09:55

庄子栋看看他们轻声说:“小婉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廉正清看看李明振一撇嘴低声说:“老庄发火了!”

郭济世推着他们二人道:“快出去吧!”

带他们退出房间之后,庄子栋看着甄小婉问:“组织上到底怎么说的?”

甄小婉看着他说:“老庄,你也别想多了,咱北平一直就是这个规矩,只有报务员一人可以看到密电,即便是负责人也无权直接接受密电,这是组织上的俄规定,我也没有办法。”

庄子栋看着她低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我还不理解这些吗?我是问你,组织上到底是如何向我们传达的关于庐山的消息?庐山同志到底来了没有?”

甄小婉摇摇头:“组织上的确没有提庐山同志是否已经到北平的事情,只是说了南京派来了督察队,带队的是南京保密局特别调查处新任处长楚云天。他的随从一个八个人。”

“那我们明天还去不去接头了?”庄子栋问。

甄小婉点点头:“接头照常不变!”

庄子栋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只要和组织上派来的人接上头,关于庐山的消息就可以确定了。”

“老庄,你为什么这么急于知道庐山的消息呢?再说了,组织上也只是让我们做外围配合,我们不是庐山小组的成员,我们只是他的外围团队而已。况且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针对平津地区的国民党校级以上军官做策反工作。”甄小婉看着庄子栋说。

庄子栋点点头说:“我当然知道了,但是,庐山同志是我们隐蔽战线的一面旗帜,即便是配合他的工作,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荣幸和考验。再说了。谁不想亲耳聆听庐山的教诲呢?庐山在北平的安全问题我们该考虑吧?情报传递我们该负责吧?所以,我认为,明天的接头十分关键,这个可以让我们一睹庐山真面容的中间人,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的,我非常期待这个时刻!”

甄小婉看着他点点头说:“你说的也对,那就等明天接头后再说吧。关于那个女学生的事情,我会去调查的,你等我消息。”

庄子栋指了指外面说:“让他们回去吧,你也赶紧离开这里,明天我去接头,接上头以后,我们在老郭那里见面再说。”

甄小婉想了想说:“那我通知他们,明天我们在老郭的店里见!”

看着甄小婉离去,庄子栋脸上笑了,他期待着明天的接头,只要明天能顺利接头,见到庐山的联络人,那么关于庐山的消息也就知晓了。

夜深了,楚云天一个坐在灯前手上拿着一本《三国演义》在看。虞念娇推门进来,楚云天看着她低声问:“怎么样?”

“果不出你所料,她应该不是学生!到了医院后不久就没影了!我和佳琪找了好久没见她的人影,只得回来了。”虞念娇说。

楚云天点点头:“让童子去核实吧”

虞念娇点点头说:“我们是不是也该动一动了,既然来了,就要让人家知道嘛!”

楚云天看看她:“明天就会有报纸登出来了,你急什么?”

“我不急,我是怕咱们毛局长和皇后急!”虞念娇笑着说。

“他们急,那就让他们自己来!”楚云天说。

“没准已经来了呢?”虞念娇说。

“不是没准,是一定来了!”楚云天道。

与此同时,在另一间房里,一个女人站在黑暗处看着眼前人的背影弯腰道:“对不起,我........”

“血蝙蝠,你不要说了,你已经被人发现了,你需要马上离开这里,你最后一个任务是明天跟上接头人,你只要告诉我接头人的地址别的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血蝙蝠回答说。

背影人摆摆手,指了指后窗,血蝙蝠点点头纵身跃出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秦梦阳换了一身衣服刚刚走出房间,夏晚晴边随后从自己房间出来喊道:“梦阳,你要去哪呀?”

秦梦阳回转身刚要说话,楚云天不知何时站在门前笑着说:“我让他出去办点事!”

夏晚晴扭头看看楚云天道:“云公,我能不能跟他一起去?”

“夏小姐愿意动弹,那我就不管了,梦阳你自己定”楚云天笑着说。

秦梦阳一抬胳膊看着夏晚晴,夏晚晴一笑伸手挽住秦梦阳的胳膊冲着楚云天妩媚一笑:“云公我们去了!”

楚云天点点头,站在他身后的虞念娇道:“寸步不离,我就不明白,这姓秦的哪儿好?整天耷拉个脸,没个笑模样,好像谁欠他多少钱似的?”

这时,侯靖亭和冯木饶跑出来看着出门的秦梦阳和夏晚晴问楚云天:“云公,他们这是去?”

“我让他们四处转转,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你要是愿意动也可以去,木饶陪着你。袁山和佳琪还有沈晖他们都出去了,总得熟悉一下这里吧?”楚云天笑着说。

侯靖亭想了想摇摇头:“我呀,我还是老实呆在这里吧,我觉着这里最安全,这外面我可不敢保证安全不安全?”

“放心吧,你是保密局的外派大员,没人敢动你的!”虞念娇看着他说。

“王站长今天没有安排吗?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耗一天吗?”侯靖亭问。

“那你去问问王蒲臣呗?”虞念娇说。

侯靖亭看看冯木饶大声说:“木饶回屋,睡大觉!”

冯木饶看看虞念娇低声说:“娇姐,要不咱俩出去转转?”

虞念娇一笑低声说:“转你个鬼呀?”

秦梦阳叫了一辆黄包车和夏晚晴上了车,沿着门前大街一路向东而去。夏晚晴问了句:“去哪呀?”

“前门,人家说那里热闹”秦梦阳说。

夏晚晴看看他问:“你这么熟悉啊?你以前来过吗?”

秦梦阳没直接回答她却说:“你看那边,那就是琉璃厂了!”

夏晚晴喊了一声:“停下”

黄包车停下来,夏晚晴跳下车对秦梦阳说:“我们走走吧?”

秦梦阳想了想:“也好!”

二人沿着琉璃厂大街向东走,没走出多远,前面一间茶楼上传来一阵苏州评弹的乐声。夏晚晴愣了一下看着秦梦阳问:“这北平也有苏州评弹?真是少见少听啊?”

秦梦阳走到一个摊位前拿起一个瓷瓶看着笑着问:“老板,我怎么听那边茶楼上好像是评弹艺人吧?”

摊位小老板看看秦梦阳道:“一听您的口音就知道您是打南边来的,那家茶楼啊,老板就是苏州人,在这儿开了这家馆子,自打他开业至今,这评弹的调调就没停过!”

秦梦阳放下瓶子说:“谢谢,谢谢老板!”

说完转身看着夏晚晴,夏晚晴一笑:“上去坐会吧,顺便喝碗茶,听听评弹”

秦梦阳点点头,夏晚晴挽着他走进了茶楼。伙计殷勤的招呼着二人上了二楼坐下。秦梦阳要了一壶茉莉花和几样小点心。

夏晚晴则一直侧耳听着评弹,听了一会她看看秦梦阳低声问:“你听出来了吗?这是绿牡丹,咱在南京的永和园听过,我还记得那晚上的那两个评弹艺人男的叫杨汀州,女的叫碧毓儿对吧?”

秦梦阳看看她一笑:“你这记性,我可比不了,再说了,两个评弹艺人,我根本都没往心里去,怎么可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呢?”

夏晚晴一笑看着伙计问:“小伙计,这评弹艺人叫什么名字?”

伙计看看她道:“我们掌柜的请来的,说是从苏州老家请来的,叫什么我还真不知道,今天是第一天登台,二位来得巧”

就在店小二跟夏晚晴说话之际,从楼下走上一个人来。身材魁梧高大,头戴礼帽,身穿大褂,戴着一副眼镜。来人在靠窗位置坐下来喊道:“伙计!”

小伙计赶紧冲着夏晚晴鞠躬道:“这位小姐您慢用,那边客人唤我呢”

夏晚晴点点头,伙计点着头跑到刚来的这位客人面前道:“先生,你喝什么茶?”

那人瞥了一眼秦梦阳和夏晚晴道:“给我一户龙井,在上两个果盘,一盘瓜子!”

“好嘞,您稍等,马上就来!”伙计吆喝着跑下楼去。

夏晚晴喝着茶听着评弹,眉头却皱起来。秦梦阳看着她低声问:“怎么了?”

“你仔细听听,这绿牡丹的调调不对劲啊,而且我敢肯定这声音就是咱们在南京永和园听到的声音,一点都不差。”夏晚晴说。

秦梦阳笑了笑:“我不懂什么评弹,但是这唱法不都一样吗?以后什么区别吗?”

夏晚晴站起身摇摇头喊道:“伙计!”

小伙计闻声跑上来问:“这位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去把这两个唱评弹的给我叫来!”夏晚晴说。

伙计看看她摇摇头:“小姐对不住,他们不在这里!”

“你刚刚不是说他们今天头一天登台吗?怎么会又不在了?”夏晚晴问。

“我是以为他们在唱,刚刚去后台看了一眼,原来是放的留声机,我们掌柜的说了,人回去休息了,晚上再来登台,所以就放了留声机。”伙计回答说。

夏晚晴眉头一皱道:“什么时候走的?”

伙计摇摇头:“不知道”

“算啦,算啦,走了怎么地?你还要去追人家回来呀?想要听他们唱,晚上再来就是了!”秦梦阳说着站起身。

夏晚晴看看他无奈的叹口气,秦梦阳说着走到窗前向外看着,突然,他喊了一声:“晚晴,你来看,那不是昨晚在燕大门前那个受伤的女学生吗?她怎么跑跑到这里来了?”

夏晚晴急忙来到窗前向外看去,果然看见那个女学生在茶楼下面转悠着。秦梦阳指着她说:“我觉得这个女学生有点问题,要不我下去找她问问?”

夏晚晴看着他一笑:“你还真爱管闲事!算啦,我们回去吧!”

这时,坐在窗前的那位先生起身喊了声:“伙计,结账”说完他扔下几张钞票快步下楼而去。

茶楼下面的一个小杂货铺摊位前蹲着一个女人,眼睛一直盯着茶楼在看。当她看见那个男人从里面出来时,便低下头低声说:“看看他去了哪里?”

秦梦阳和夏晚晴随后也从茶楼里走出来,蹲在地上的女人看见秦梦阳的那一刻一下子愣住了,她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这个人,这个令她朝思暮想的人。女人愣愣地盯着走出来的秦梦阳看着。杂货铺掌柜的低声说:“别看了,再看露馅了!”

女人这才收回眼神低声说:“我们一会见。”

“你先过去吧,我领他过去!”掌柜的说。

女人点点头起身离去。掌柜的见她走了,也匆匆收拾了摊子离开。

0

二十五、接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