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百二河山曾风雨>第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小说:百二河山曾风雨 作者:瞾安 更新时间:2020/5/12 21:42:01

二、国耀于连赴宴虚竹轩夜话,齐嘉越身份大白引发思忆

书接前文,且说访谈结束后,两人一走出办公大楼,见齐嘉越早已备好车等候,于是两人快步走过去。

于朝阳正要拉车门上车,却被党国耀暗暗扯住了袖子,党国耀看了一眼车里的司机,对齐嘉越说:“嘉越,今天你来开车。”齐嘉越一听,立马领会了党国耀的意图,走到车边,敲敲车窗对司机说:“刘师傅,您辛苦了,主席还有些私人事务要处理,我来开车吧。”刘师傅也是利索,下了车和党、于、齐三人打了招呼就走了。党国耀这才开口:“于先生请上车吧。”

于连看了看齐嘉越:“那就辛苦齐秘书了。”齐嘉越点点头,依然保持着十分得体的微笑。

车子发动,党国耀淡淡开口:“先去于先生下榻的酒店,等于先生收拾好东西之后送我们去餐厅。”

不等齐嘉越回应,于朝阳先按捺不住了:“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

党国耀见他这反应有些好笑,耐心地解释道:“于先生不要紧张,让您收拾东西只是因为酒店人多眼杂,说起事来不如在家里方便。这几日便委屈先生先住在我家了。”

于朝阳长舒一口气,拍拍胸口:“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变卦了,我这好不容易才放的小长假可不能就这么没了,吓煞我也!”

驾驶座上的齐嘉越听得又是心下一惊,暗自在心里犯嘀咕:“这人到底什么来头...主席竟让他住在自己家...”,惊讶归惊讶,细心的齐嘉越依旧没有漏掉党国耀言语中的任何细节,开口询问:“那我稍后去预订餐厅,不知主席和于先生今晚想在哪家餐厅就餐?”

党国耀看向于朝阳:“于先生有什么偏好吗?”

于朝阳一听吃,顿时乐了:“吃啥都行,我杂食儿,而且我这第一次来台湾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党先生决定吧。”

党国耀点点头,回应齐嘉越:“那就挑一家有特色的吧,注意周围环境不要太嘈杂。”

齐嘉越应了一声“好”便继续专心开车,车子行驶在黄昏的台北,伴着漫天旖旎的云一路沉默。

到了酒店后,于朝阳见党国耀要下车,忙拉住他:“哎哎哎,党先生,您就别下去了,我自己上去拿东西就行。”党国耀看着于朝阳,没说话。于朝阳又接着说:“酒店来往人流量大,鱼龙混杂,难保其中混着什么人。今天的采访结束后,中台双方的各大媒体都陆续放出了消息,”他顿了一顿看了一眼齐嘉越的方向,又看向党国耀,见他点点头才继续下去“现在...至少对外,我们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理应不再有任何交集。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党先生现身酒店与我同行,即便是声称送我离台,怕也不会有人相信。我毕竟只是个小小的记者,多此一事怕是会叫人生疑。”

齐嘉越也回过头来劝道:“于先生说的在理,主席您还是不要下车为好。我可以陪同于先生上楼。”

于朝阳摇摇头:“不,也不对,齐秘书是党先生的高级私人秘书,您的出现也不是完全合理,我的东西也不多,我自己上去就好,请二位在此稍做等候。”

寂静了一会,党国耀叹了口气:“也罢,那就辛苦于先生一人办理退房了。”

于朝阳点点头,谨慎地环顾了下四周,这才下了车走向酒店。

夜色中,“于先生似乎很为主席着想。”

“是啊,虽说初见,但我对于先生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许是有缘人....”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于朝阳办理了退房手续,拎着大包小包回到车上。

车子再次发动,一路左拐右拐,终于在一片竹林前停下。虽说是竹林,却见里面星星点点透着光,“想必这就是餐厅了”于朝阳想着,拎起了放在地上的箱子。

眼见着见到了地方,却没有一个人张罗下车,于朝阳有些疑惑。齐嘉越从后视镜中看到党国耀看着竹林深处若有所思,赶忙解释:“主席放心,是自家产业,已经清场了。”

党国耀这才点点头,拉开车门下车,于朝阳紧随其后。齐嘉越把这二人送进包厢,转身要走,却被党国耀叫住:“嘉越,别走了,一起吧。”齐嘉越有些愕然,于朝阳更是一脸懵。

齐嘉越率先开口:“好,那我先去下洗手间。”党国耀点点头。

齐嘉越前脚踏出包厢,于朝阳后脚就开口:“这么好的时机、这么好的环境,党先生莫不是打算什么都不说白白浪费掉?”

党国耀见他猴急,不禁笑了:“说,谁说不说,朝阳兄说得对,这大好时光怎能浪费。”

于朝阳更不明白了,转头直勾勾的盯着门,抬抬下巴问:“那...这?..”

党国耀明白他的顾虑,解释道:“嘉越是自己人,这些事情他都知道,朝阳兄不必顾虑。”

于朝阳皱了皱鼻子:“自己人?..好吧,那于某也就不多心了。”

党国耀又补充道:“嘉越的祖父齐沪老先生曾迫于生计在淮海战役中协助国民党作战,后来想要逃走却不幸被俘...嘉越的父亲是我父亲看着长大的。”

于朝阳试探道:“那..齐沪老先生?”

“我祖父牺牲了..”年轻的声音突然响起,于、党二人这才发觉,不知何时,齐嘉越已经回到了包厢,站在门口。

于朝阳看着走过来的齐嘉越,心中有一丝窥探了别人隐私的愧疚,不禁低下了头。他沉默了一会,小心地看向齐嘉越想要道歉,齐嘉越看穿了于朝阳的心思,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温声道:“于先生不必在意,都是往事了,无妨。”看于朝阳小心翼翼地点点头,他才继续说下去:“祖父去世后,是主席的父亲将我父亲抚养成人...”他顿了顿,“1949年建国的时候,国勋先生本可以抛下我父亲不管的,但国勋先生知道,我父亲一旦被留在大陆,不多久就会被当做敌对分子,遭受牢狱之灾,于是国勋先生冒着生命危险将父亲带到了台湾,才有了我。”

“国..勋?党国勋..?好熟悉的名字”于朝阳暗自想着。

“没有主席一家,就不会有我,国勋先生和主席是我们齐家的救命恩人。”齐嘉越看着党国耀,这个从来不情绪外露的青年,此刻眼底却有泪光在闪烁。

于朝阳点点头,“冒昧问一句...可当初毕竟是国民党迫害了你祖父,才会有后来的种种事端,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很他们吗?当然,我可不是在挑拨您和贵党的关系。”

齐嘉越无奈地笑了笑,叹了口气:“过去的都是上一辈人的事情了,以前我也恨,恨他们害我家破人亡。不过后来,随着阅历增多,我也想清楚了。当时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为了生存才去战争、去掠夺,没有谁想看到那样的局面,都是迫于无奈。而且,就算恨又能怎么样呢,过往已经成了历史,再没法改变。况且,要是按人命算,国民党欠我祖父一条命,可国勋先生救了父亲,也可以说是给了我获得生命的机会,这么算来,倒成了我们齐家欠国名党一条命。这样算下去,不过是无休止的纠缠,怕是这辈子都算不清......”

齐嘉越说完,静静地看着于朝阳和党国耀。

寂静良久,包厢门开了,服务生端上了色相极佳的菜肴。

“时间不早了,先开席吧,今日也算是党某为朝阳兄接风洗尘。只是不知这菜合不合朝阳兄口味,若是不合还请多多海涵!”党国耀举杯向于朝阳。

于朝阳赶忙举杯回应:“多谢党先生心意,于某能与您结下友谊可谓三生有幸,也感谢齐先生的接待,于某先干为敬!先干为敬!”

夜色渐浓,风吹竹林映得灯火摇曳,包厢里时不时有欢笑声传出,真正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第二章完)

0

第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