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四面佛>第四十一章:生死离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生死离别

小说:四面佛 作者:蒺藜 更新时间:2020/10/27 11:34:00

话音刚落,许雯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幽灵,立即凶相毕露,跟在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幽灵后面,张牙舞爪地向我们慢慢的围了上来。我们几个忍不住大吃一惊,赶紧向大伯靠拢过去。同时,我的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几个星期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们正在老君山那座武王墓里寻找金骷髅,没想到却引来了无数巨大的尸蛊,最后被它们层层包围在通道里,眼看就要被活活分尸。当时为了掩护我,贺老三牺牲了自己。我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一幕,当那根火折子燃烧殆尽后,在黑暗里传来的贺老三撕心裂肺般的惨叫。现在想起来,那个情景几乎跟眼前的一模一样。

然而,就在我一转念之间,那些无数的白色幽灵就已经慢慢地逼了上来。大伯急忙把我们三个护在身后,挥动起手里的赤焰索,照着最前面的一个幽灵打了过去。赤焰索毕竟不是一般的武器,而是同八面紫金铜铃一样具有灵性和法力,打的那个幽灵立即化作了一缕青烟。这时,又有几个幽灵慢慢地逼了上来,大伯赶紧挥动手里的赤焰索打了过去,随着几声惨叫,它们也化成了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更多的幽灵不停地从那幅画着地狱形状的壁画里爬出来,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过来,一个个舞动着双手,毫无表情,如同僵尸一般。大伯急忙又挥起了手里的赤焰索,没想到举到了头顶上面却突然停了下来,如同被人点了穴,只是瞪着一双眼睛呆呆的不知道如何才好。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当时心里还一个劲的着急,生怕那些幽灵把我们拖入了那面墙壁里面,只好本能地顺着他的眼睛向周边一看。这下恍然大悟,只见这些个幽灵里面居然有许雯秀和那个小孩子。虽然她俩已经变成了幽灵,但模样还是能够清晰的辨认出来。看来大伯怕伤了她俩才停了下来。然而,就在大伯这一犹豫的空当,离我们最近的几个幽灵已经伸出双手向我抓了过来。它们的双手竟然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胳臂!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气立即浸入了我的身体,头脑也一下变得昏昏沉沉起来,好象被人催眠了一样。此时,我胸口上的那块虎符胎记再一次毫无征兆的剧烈疼痛起来,剧烈的疼痛让我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忍不住本能的低头一看:只见几道红色的光芒隐隐从潜水衣里透了出来,而且那几道红光越来越强,几乎要把潜水衣撕裂一般。然而,更让我感到惊异的是抓住我胳臂的那几个幽灵在那几道红光照射下立即就化成了一股青烟,好象那几道红光有一种驱鬼镇妖的巨大力量。

正当我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知所措之时,大伯好象明白了过来,看样子生怕我身体里迸发出来的那道红光伤了许雯秀和孩子,二话不说急忙把举在头顶上的那条赤焰索挥舞了起来,然而却不是朝那群幽灵而是冲我挥动了起来,看似坚如钢铁的赤焰索竟然柔软的一下就把我的腰缠绕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大伯的手腕猛地往旁边一甩,我的身体就被重重地摔进了旁边的那面绘着人间图案的墙壁上。就在我撞上墙的一瞬间,记忆突然中断,眼前更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痛,如同进入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时光通道,只听到耳朵里面嗡嗡直响。当时还以为自己死了,不过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缕光亮。我试着睁开眼睛,马上就看到满眼的海水,正从四面八方向我涌了过来。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当时没有来得及戴上潜水镜,也没有含着氧气瓶上的呼吸器,四面八方的海水立即把我团团的包围起来。我刚要张嘴喘息,立即就有几股又腥又咸的海水灌进了嘴巴里,呛得我嗓子里一阵难受,头脑一阵缺氧发晕,中断的记忆立即又恢复了过来。我赶紧本能的憋住气,手忙脚乱地把垂在胸前的呼吸器含在了嘴巴里,手脚并用一起划水从海水里站了起来。这时,我旁边的海水里又涌起了一大串长长的气泡,海水立即就得混浊起来,混浊之间只见卢萍和兰花指从海水里一前一后地冒了出来。不过,她俩的模样比我要好多了,最起码嘴巴里都含着呼吸器,兰花指手里还拿着一支光线昏黄的潜水灯。

我本能地对她俩用力地挥了几下手臂,表明我站的位置。别看在昏暗的海水里,她们俩的眼睛倒是够尖的,立即就发现了我,急忙向我这边潜游了过来。借着兰花指手里的潜水灯,我们这才注意到原来我们来到了刚进来时的那个宽敞的宫殿里,眼前不远处就是那道长长的台阶,也就是我们进来时的通道,两边的石壁上还零星的插着几支青铜制成的长明灯,靠近墙角的地方摆了一排古代兵器和车马,身后就是那八道一模一样的石门。当然,这所有的一切早已经淹没在海水下面。从眼前这个位置看,我们应该是从这八道石门之中的一道石门里被抛出来的才是。正当我揣摩着是从哪道石门里出来的时候,眼前的海水顿时又是一片混浊,接着大伯的身影就在一大长串的气泡中冒了出来。

由于大伯的氧气瓶在古墓里弄丢了,现在整个人一下浸泡在海水下面,没有氧气那可是致命的危险。只见他一张嘴,随着一串气泡冒出,立即就有几股海水呛进了嘴巴里,脸上的表情虽然在昏暗的海水里看不清楚,但看到他手脚胡乱的四下乱抓乱舞,就能确定大伯肯定十分的慌乱。那模样如同溺水之人极力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这时,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旁边的兰花指就一个猛子潜游了过去,赶紧把嘴巴里的呼吸器塞到了大伯的嘴巴里,然后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轮换着呼吸起来。虽然两个人的模样比较滑稽可笑,但大伯却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

看到这里,我的心里忍不住稍稍的平静了许多。然而此时突然从头顶上方传来一阵波涛汹涌,浪花飞溅的声音,似乎海面上象是起了巨风。这声音在海底下听起来都这么大,要是在海面上还指不定多大!我忍不住向那个入口处看了一眼,只见原本蓝色的海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下子变就得跟墨汁一样黑,正渐渐地向里面涌来。看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去了,生怕巨大的海浪把这座古墓冲毁,那时我们可真的葬身海底了。于是,我忍不住斜着眼睛朝旁边的卢萍看去,却发现她比我还紧张,竟然没有作任何解释,丢下我们自己朝那道台阶潜游了过去。我们只好紧跟在后面潜游了过去。这时,眼前的海水突然一阵混浊,就见从台阶尽头的那个入口处涌进了无数的鱼群。

这些鱼群虽然个头不是很大,但数量却非常的多,如同一股急流急匆匆地冲撞了下来,直冲的我们的身体在海水里左右剧烈的晃动起来。谁知我还没等我完全适应过来,紧接着,又见一个体型庞大的东西从那入口里慌慌张张地钻了进来。我赶紧本能的往台阶的墙壁上一贴,才算把这东西让了过去。当这个东西从我的身边游过去的时候,我不经意的用眼角一瞥,竟然发现又是一个鲛人!只不过这个鲛人的个头比刚才见到那个要小的多,胸口还有两个硕大的**,看外形上看应该是一个女鲛人,估计跟刚才的那个是一对。如果要是让她发现,肯定又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说不定还会是个很大的麻烦,现在我们手里也没有了锚枪,要是被她发现她的那口子已经死了,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我赶紧拼命的向那个洞口潜游了过去。这时,那个洞口边上的海水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变得更加汹涌澎湃,而且从台阶的四壁中冒出了大量的气泡,眼前的海水更加昏暗起来,隐隐约约之中竟然能听到整个古墓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听起来随时都可能坍塌。

此时我也顾不上多想,紧跟在卢萍后面沿着台阶向上游了几下,第二个将脑袋探出了狭窄的洞口……我一探头,就看到洞口外面满眼都是漂浮的海藻,黑沉沉的如同一片乌云,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第一个钻出去的卢萍也早不见了踪影。我只好用力蹬了几下海水,身子笔直地向上直冲了上去,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海平面,接着脑袋猛地就从海水里冒了出来。我本能地用手抹了一把脸,睁开眼睛往四下里一看,只见天海相连的地方只剩下一条狭窄的缝隙,半边血红的残阳就挂在这条缝隙之间。看样子天马上就要黑了,头顶上已经涌起了片片乌云,海面上巨浪翻滚,海风呼啸而至,估计一场大的风暴即将来临。我忙扭头去找我们的船,好在我们乘坐的那条游船还在,它就停靠在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在波涛汹涌中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如同一片浮萍。看到船还在,我心里顿时放松下来,一想到很快就能脱离这片苦海,整个人竟然莫名的兴奋起来。然而,当我再一次转身向船上望去时,却发现此时良叔正弯着腰站在摇摆不定的船头上,一边费力地去解那根锚索做成的船锚,一边脸色紧张的看着天空,看样子想丢下我们一走了之。

我一下就慌乱起来,急忙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可是喊声很快就被狂风卷走了,良叔根本就听不见。我赶紧用力的挥起了手臂,没想到几个巨浪打来,一下子就把我淹没了。等我再一次从海面上冒出脑袋时,良叔已经从船头上消失了,接着就看到游船的屁股后面冒出了一股浓浓的黑烟,耳朵里传来一阵马达发动的声响,船开始向前方慢慢地移动起来……当时,我立马就吓傻了,心情从天上一下跌到地狱。如果没有了船,在这茫茫的大海里我们必死无疑!就在我紧张的不知如何才好的时候,只见卢萍的身子一下就从游船的旁边冒了出来,接着她的双手用力抓住了船舷上的梯子,几个熟练的攀爬,动作非常麻利地上了游船。

不一会,游船就在我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良叔和卢萍从船舱里一前一后的钻了出来,站在船舷边上开始朝我这方向大喊了起来。我当时简直是喜极而泣,也顾不上擦脸上的热泪了,拼命的向船游去。等卢萍和良叔把我拉上船,这才发现大伯和兰花指的脑袋几乎同时从海面上探了出来。大伯的脑袋一出水就呛了几口海水,一边咳嗽一边和兰花指向船游了过来。见我们都上了船,良叔急忙加大了马力,这条船如同脱缰的野马,“突突突”的向前面狂奔起来。我们几个趁机换好了衣服。就在这时,船舱头顶上面的扩音器里传来了一个男播音员播放台风预警的声音,大概意思是说有一场大的风暴正在向我们所在的海域逼近,让附近船只赶紧进港回避,竟然连续强调了好几遍,看来事态非常严重。

我们不敢大意,也帮不上良叔的忙,只好忐忑不安的向船舱外望去,心里一个劲的祷告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透过窗户向外面望去,只见黑压压的大海一望无边,无数的巨浪一个接一个地涌向船舷,不时的有浪花拍打在窗户上,飞溅起朵朵水花,成片的乌云聚焦在头顶,整个天空阴森森的仿佛要塌下来一般吓人。看到这些,我才感觉在大海面前,人类竟然是那么的渺小,简直如同大海里的一滴水。这时,海上的狂风突然大了起来,浪头也一个比一个大,海水发出了一阵阵“哗哗”的声响,整个天空黑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几道闪电从半空里划过,更加衬托出天空的黑暗。

此时,游船开始在浪花中剧烈的颠簸起来,头顶上的壁灯也开始忽闪起来,船体不时地发出了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那种声响听起来感觉好象要解体一般。我的心也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里,毕竟我是第一次坐船,况且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恶劣的海况,难免会紧张的要命。卢萍见我紧张成这样,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安慰我们道:“没事,俗语说的好啊,海上无风还三尺浪呢!……”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巨大的海浪便接二连三的向船舷拍打了过来,整个船身紧跟着就猛烈的摇晃起来,我们几个人没有半点防范,脑袋一下就撞在了船舱旁边的铁板上。同时,狭小的船舱里立即就涌进了许多的海水,船体一下就倾斜起来。

我们也顾不上脑袋上的疼痛,赶紧抄起身边的工具向船舱外舀水。海水不住地往船舱里倒灌,我们只好不停的向外舀水,丝毫不敢松懈。不知不觉中,几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当我们累的几乎快要散架的时候,良叔突然从驾驶室里探出半截身子,向我们大声喊道:“注意,船马上靠岸了!”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船身就猛地撞在了岸边上的橡胶轮胎防护网上。船一靠岸,没等良叔把船固定好,我们几个就迫不及待的上了岸,才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好在送我们来的那辆小中巴车就停在旁边等着我们。看样子,良叔早已经通过船上的电台联系好了。我和大伯还有兰花指也来不及跟良叔和卢萍正式道别,只好隔着车窗相互打了个招呼,汽车就朝我们所住的宾馆飞快的开去。

0

第四十一章:生死离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