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玉勾陈>第一十四回 郢都大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十四回 郢都大堂

小说:玉勾陈 作者:叶知秋 更新时间:2022/5/7 13:23:56

站在任逍遥身旁的周琦不由的冷笑道:“哼!就凭你们也想拿住你周爷我!”说着他便要上前动手。

一旁的任逍遥急忙伸手拉住了他,并低声说道:“周兄莫冲动!”

“怎么?难不成还要束手待毙不成?”

林免也忙道:“任公子所言甚是!若我们现在动手,那就成了袭击官兵和拒捕,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他们不是要押我们去郢都府吗?那我们就跟他们走一趟,我就不信这天下还真没讲理的地方了!”

任逍遥也知道,以他和周琦的身手要冲出去,也应该不是什么太难之事。只是还有林免与南宫两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在,万一伤了他们可对不起朋友了。而且正如林免所言,一反抗,恐怕反而更说不清了。

再看那林公子胸有成竹的样子,想来他与这南宫耀也应是郢都城内的名流,到了官府也应该没什么。说不定,反倒容易把事情说清楚。

于是也跟着劝道:“周兄莫急,我们且跟着他们走便是!料想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样的!”

周琦听罢,也只得一剁脚:“哎!我就听你们的吧!若是依着我的性子,早把这帮蠢材给打得满地找牙了!”

“咣铛”一声,将那铁链上的大锁一甩,牢头转身便要离去。

周琦一见便急了,他忙冲上前抓住那比手臂还粗的牢房栅栏朝牢头喊道:“喂!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带咱们回来是要过堂审问的吗?怎么这不审也不问的,就将咱们给扔这大牢里啦?”

那牢头转身冷笑了一声:“你当你是谁呢?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时候了!还过堂呢!咱们老爷早就睡了。待明天吧!或许咱们老爷心情一好,没准还真的会提审你们。今晚就在这里好好的享受吧!”

看着那牢头远去的背影,周琦不由的怒骂道:“娘的!算个什么东西,敢对你周爷如此这般!”

可那牢头并没搭理他,一转眼转过墙角便也看不见了。

周琦无奈的转过身来,看着任逍遥与那林免、南宫耀三人都在阴暗牢房里的破草席上平静的坐着。

“哎!你们还真不着急啊?若是那八字胡的家伙再给咱们安上几条什么罪名,明天那糊涂官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咱们给定个处斩,我看你们还能不能坐得住!”

那林免听罢却坐着不动声色的轻轻说道:“周兄放心吧!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的!这过堂问罪,须得问明原委,人证、物证俱全,然后再将行案记录由犯人签字画押再报刑部备案方可有效。若是犯有死刑、流放、抄家、刑期牢役十年以上等等重罪的,还须由提刑司审核、批复之后方可。所以周兄不必心急!”

“哦!是吗?”

一旁的任逍遥听着他这话,也对这林免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他对这朝中刑法、流程还这么熟悉。不过想想,他们这些读书人嘛,日后也是想考取功名的,对这些朝庭律法之类的有所了解,倒也不足为奇。

而那周琦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走到牢门前,试着拉了拉那木柱,又伸掌用了点力试着推了推。随后来到任逍遥身边小声道:“任兄弟!刚才我看了看这牢门,若是我使全力,这些木桩说不准还有可能打断的。若是真有什么意外的话,我想法让你们都出去!”

任逍遥微微的笑了笑:“周兄不必过于担心,我看林兄应该是对这对簿公堂很有信心的,咱们就好好的休息一晚吧!明日自见分晓!”

周琦摇了摇头:“你们读书人吧,就是太……算了,我就相信你们一回!先睡觉了!”

说罢他倒在那草垛之上,没一会便打起了呼噜。

任逍遥回头看着他摇了摇头,又看着一旁的林免和南宫耀无奈的说道:“二位兄台,看来今天咱们这酒是喝不成了!今晚也只有饿着肚子睡觉了!”

林免看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也没说话。随后便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一夜无事,第二天,当一缕阳光顺着牢房上方那小窗口斜照进来之时,牢房外边的走道上响起了脚步之声。

果然那牢头带着一群差役来了,打开牢门,给每人都又带上手链,这才将他们带了出去。

没一会,在差役的押送之下,将四人带到了郢都府衙的大堂之上。

任逍遥一见,这郢都府衙的大堂果然比郢东县的大堂要宽大气派了不少。下首的差役分立两旁,堂上端坐着一名身着官服,约四五十岁,留着一缕长须的官员。在他的侧下方,还有一官员面前放着一张小桌,应该是堂审记录的书吏。

四人来到堂上都直愣愣的站在那儿,对于周琦这样的江湖游侠来说,无论你多大的官都与他无关,他才不可能向你下跪呢。

而任逍遥自小也只跪过父母和师长,对这些封建礼教本就有些反感。自然也是挺直的站立在那里。而那林免与南宫耀也同样的都笔直的站着。

堂上的正是郢都府尹,只见差役将人犯带到了堂上竟然无一人下跪,不由的大怒的一拍堂木:“大胆!堂下之人见了本官为何还不下跪!”

一见府尹大人发怒了,几名差役正要上前欲强行按住四下跪,可就在这时,那林免却忽然哈哈的大笑起来。

惊得那刚准备上前动手的差役也都是一愣。

那府尹不由的更加愤怒,不由的站起身来指着堂下之人喝道:“大胆!见了本官不但不下跪,还敢嘻笑于公堂!我看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林免抬起头来,朝着那府尹笑道:“谭大人!这下跪也不是不行,我是怕你承受不起啊!”

听到这话,这府尹先是一愣,随即感觉有些不对。他忙下得堂来,走近几人仔细打量。这一看不打紧,细看之下,惊得那府尹一哆嗦,随即忙哆哆嗦嗦的躬身朝林免和那南宫耀施礼。

“宋……宋国公!南宫……南宫公子!怎……怎么会……会是你们啊!”

宋国公?这宋国公是什么人物?还有那南宫公子又是何等人物?让这四品的郢都府尹见了都吓成这样?任逍遥心中不由的感到好奇。

林免看着身前,还躬着身,并有些哆嗦的府尹笑问道:“谭大人!还需要我们下跪吗?”

那朱府尹忙擦了擦额上的汗:“不敢!不敢!”随即看到几人都还戴着手镣,忙回身喝道:“还不快给宋国公、南宫公子打开!快!给几位公子看坐!”

差役们忙给他们打开手镣,又搬来椅子请几位坐下之后,那府尹忙上前赔礼道:“请诸位公子无怪,都是手下鲁莽,办事不利,这才错将诸位当成歹人给抓了回来。回头下官一定严加管教!”

周琦听罢,他站起身来道:“即然你已知抓错了人,那我们可以走了吧?”

这谭府尹一见周琦,虽不认识,但想来也是这宋国公与南宫公子之好友,自然也不敢得罪。忙一拱手:“是!是!那自然是!还请诸位公子切莫见怪!回头我必严惩那不长眼之人!”

可那林免却道:“且慢!今日我等即然来到了这大堂之上,自然还有别的事!”

“宋国公不知还有何……何事啊?”

林免站起身来道:“我正要状告那明家公子以势压人,强买强卖,欲图强行霸占翠枫山上茶农项氏田产房产之事!”

“啊!”那谭府尹一听,也有些傻眼了。随即故作不知的问道。

“不知宋国公所指的明家是那家啊?”

林免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工部侍郎明焱家的独子明昶啊!除了他还会有谁?”

“是谁在说我啊!”

众人闻声朝外一看,只见一名二十多岁,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正从堂外走进。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人,这人大伙都认识,正是昨日在翠枫山上的那八字胡。

那谭府尹一见是明昶,忙迎道:“明公子!您来啦!”

那明昶只是朝着谭府尹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走上前看了看任逍遥等四人随即转身朝那谭府尹问道:“怎么?昨日我听闻闹事的歹人已被擒获,今日正准备前来过堂听审,怎么却是宋国公与南宫公子啊?”

那明昶看见林免与南宫耀二人并无惧色,甚至连招呼也没打。似乎他并没将这二人放在心上。这倒是与那府尹的态度大为不同。

任逍遥也是初到郢都,自然对这其中原由不得而知,于是只得坐在一旁默的看着,听着。

那谭府尹明显是两边都不想得罪,忙陪笑道:“明公子啊!看来这应当是一场误会啊!”

“哦!是误会,那么说是你这郢都府抓错人了!”

“是!是!是!都是手下失职,下官一定严加管教。还请公子见凉!”

明昶看了看林免等人,这才有些随意的一拱手:“即是抓错了人,那今日便没什么事了。诸位!告辞了!”

他刚要转身,林免却喝道:“明公子且慢!”

0

第一十四回 郢都大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