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玉勾陈>第一十六回 父亲解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十六回 父亲解惑

小说:玉勾陈 作者:叶知秋 更新时间:2022/5/9 14:06:10

于是想了想这才说道:“这宋国公乃是宋王之子,宋王乃是当今皇上的胞弟,先帝的七皇子。当年……,哦!那时候的皇上还是嘉王。当初嘉王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与成王争储,也曾极力的拉笼宋王。”

“那这宋王是不是投靠了成王呢?”

任恭摇了遥头道:“宋王乃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在朝中也无多大的权势。自然其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是想做一个逍遥王爷。于是他并没有倒向嘉王,也没有投靠成王。虽然也算是独善其身,可毕竟也让嘉王与之有了芥蒂。因而,嘉王登基之后。这个宋王便一直未能得到任用,成了一个空头的王爷。数年之前,宋王病故。便只留下了独子,就是这个林免。”

“那林免即承了宋王爵位,为何却是宋国公呢?”

任恭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本朝采用了许多前楚的制度。比如这王爵的继承,便是依楚制,采取的评功四阶升降制。”

“什么是评功四阶升降制?”任逍遥不解的问道。

“这评功四阶升降制指的是被封王爵的王室成员,无论是亲王还是郡王,若对国家没有特别的功绩,那么其世子所承继的便不再是王位,而是降为公爵。再往后是候爵之位,最后是伯爵位。若是这四阶之后,便为平民,和普通百姓无异了!反之也是一样的。只是非皇室血脉的,无论功劳有多大,最多也只能升至公爵,而不能晋王爵。”

任逍遥听罢不由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倒挺不错的,即能照顾王室成员与勋贵们,又能激励他们为国出力。同时还减少了后世因食利阶层的不断扩大而激发更多的社会矛盾!有意思!”

任恭听他所言,也似懂非懂的,不过他已习惯了任逍遥经常会说些让人听不太明白言词来,所以也没再深问。

而是接着说道:“所以这宋国公虽有才名,但受其父影响恐也难受重用。或许也因此等原因,他也无心入仕。那么也就意味着他这一脉在三代以后很可能就会变成平民。虽然说起来,他也算是当今太子和康王的堂兄,身份尊贵,但却没有任何实权,在朝中也并无任何根基,只有一空头爵位而已。所以一般的官员敬畏其皇室的身份。而有实权的上层官员,却又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哦!这便是那府尹对其恭敬,但这明昶却轻视他的原因?可是我还是不太明白,那明昶也不过一个侍郎家的公子,无官无爵的,他又为何这般飞扬跋扈的?就算这宋国公再不济也比他的身份更尊贵吧!”

任恭笑道:“这郢都和官场上的事远比你所想的复杂的多!这个明昶虽然无官无爵的,但却是工部侍郎明焱的独子。而自前任工部尚书周大人去世之后,这尚书一位便一直空着。而主理工部事务却一直是明焱。所以他虽为侍郎,但却是行的尚书之职。而且就眼下来看,他升为工部尚书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更重要的,那明昶曾是太子的伴读,与太子关系交好。与其父一样,都属太子一党。所以虽然眼下无官无爵,却不是一般人敢得罪的。就连那郢都府尹也得敬让其三分啊!”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明昶如此张扬,除了康王,似乎谁他都没放在眼里。对了!那这个南宫耀又是个什么人物呢?”

“这个南宫耀啊!乃是前任宰相南宫广之子。南宫广乃是两朝老臣,威望极高。因此在当今的皇上登基之后,怕这些先帝遗臣不服约束,又恐日后对于推行新政不利,便想找理由迫使其辞官归隐。而南宫广也是聪明人,本来年事已高。既然皇上有此意,那也就顺水推舟的辞官回家养老了。”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还真是这样的。”任逍遥笑道。

“至于这南宫耀嘛,听说文彩还不错,三年前便已中进士。只因当时其父病故,为进孝道,需回乡守孝。所以这才没有入仕。他被人称为郢都才子!虽有才,或许却是因为其父亲的原故,孝满之后,也一直未能得到朝庭的重用。平时喜欢结交一些文人雅士,与诗词文章为伴,不过人品与口碑倒是不错。”

说着任恭起身拍了拍任逍遥说道:“此二人的人品,名声都还不错。而且他们也不属于任何派别,所以你与他们交往亦无不可,只是还是须把握好分寸,毕竟这朝堂之争风云变幻的,谁也说不清他们会不会有意无意的卷入这纷争之中。”

“是!孩儿记下了!”

“那谭府伊嘛,也算是为父的顶头上司。这个人怎么说呢?虽然没多大的本事,但也不算什么坏人。他即不贪,也不腐。可是他为人胆小怕事,不敢得罪权贵。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怕丢了他这乌纱帽。”

任逍遥听罢叹道:“那这等官员岂非是尸位素餐。”

任恭笑了笑没作评论,而是接着说道:“至于这康王嘛,我想可能还是因你而来。当然也顺便打压一下明昶,毕竟明昶是属于太子一党!好啦!今日我父子所说之事,出了这门就别再提起。你去吧!”

听父亲说完,任逍遥不由的感叹这郢都的水实在是太深了!幸好自己没有卷入其中,要不然像他们那样成天勾心斗角的,脑子不炸也会给弄成抑郁症!

美美的睡上一觉,次日刚吃过早饭,便有人通传说门外有人找他。任逍遥来到门前一看,原来是周琦。

“哟!原来是周兄!这一大早就来找我,是不是又想带我去什么好玩的地方啊?”

周琦忙道:“唉!我昨天想了一晚,其实是我对不起任兄弟你啊!”

“你对不起我?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啊?”

“若不是我昨天拉你去翠枫山,就不会遇上这些事,也就不会弄得让你在那大牢里呆上一夜啊!”

任逍遥听罢不由的笑道:“周兄真是说笑了,这事怎能怪上你呢?你可真是想太多啦!来!进来坐会喝杯茶吧!”

周琦也不客气,随着任逍遥进了府,两人在凉亭里坐了下来。随后让人沏上一壶茶来。

周琦喝了一口:“嗯!我可不是嫌你家的茶不好啊!你别说,在这个天,还真是翠枫山上那茶棚的茶喝起来更有味!”

任逍遥也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是。下次去的时候,一定要记得买上一些带回来!”

俩人正说着,忽闻清脆的声音传来:“逍遥!这是谁啊?”

周琦一回头,只见一名身着淡绿色边条,一身白衣的女子飘然而来。

“姐!早啊!哦!这是我朋友,周琦!”

说着转头正要为周琦介绍任芙时,却见周琦有些傻傻的看着任芙。他不由的低下头凑近了喊道:“周兄!”

周琦一下子才清醒过来,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忙起身憨笑道:“哦!在下……在下周琦!这位是……?”

“这是我姐,任芙!”

“哦!任小姐啊!你…..你好!”

看着周琦有些手足无促的样子,任芙不由的笑了笑:“好啦!你们聊吧!娘还找我有事呢!”说罢便转身离去。

周琦看着任芙离去,不由的目光也跟着她远去的身影移动,直到任芙已拐过回廊看不见了,他还傻傻的盯着那里。

任逍遥有些好笑又有些生气的伸出手来在周琦眼前晃了晃:“周兄!你这是干嘛?没见过女人吗?”

周琦的脸一下子便红了,他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半天才回道:“不……不是!我……你姐…..我不是……!”

任逍遥一见这耿直豪爽的周琦,此时却害羞得像个大姑娘似的,不由的明白了他的心思。不由打趣道:“周兄!你莫不是看上家姐啦?”

周琦连忙摆手:“不……不!不!任兄弟!你别误会,我周琦虽是江湖中人,但也绝不是轻浮之人,我……!”

任逍遥不由的笑道:“好啦!喜欢一个人又不犯罪。这也没什么嘛!只可惜,怕是要让你失望啦!我姐的心中早已有人啦!只怕她是非此人不嫁了!”

“哦!是……是嘛!那能让……能让令姐看中之人,相必也定是人中龙凤了吧!”

“嗯!这个嘛,我也没见过。谁知道呢!”

俩人正说着,钱伯跑了过来并呈上一封请柬:“公子!刚刚有人送来一封请柬!”

任逍遥打开一看,原来是林免请他过府饮酒,并特别说明,这是前日欠他与周兄的。他拿着请谏朝着周琦一晃道:“好啦!周兄,正好!今天咱们有地方吃酒了!”

说罢起身对钱伯道:“钱伯!一会你转告老爷,就说我和朋友应宋国公之邀,过府饮酒去了!”

0

第一十六回 父亲解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