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冀东十年抗战>第010章、冀东沦陷同仇敌忾(1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0章、冀东沦陷同仇敌忾(10)

小说:冀东十年抗战 作者:老疙瘩 更新时间:2020/6/3 15:56:28

老根叔听完刘熙山形象地给他介绍完后,就拍着胸脯对刘熙山说道:“哦!刘同志,原来打凿制造地雷的石头就这么简单呀!不就是用石头打凿出来大大小小空心的石头西瓜吗?今后你们用多少,我们全承包啦!”

“老根叔,当然是越多越好啦,咱们得管日伪军抢粮队的石头西瓜够呀,哈哈!”谷长岭听老根叔拍着胸脯对刘熙山说完后,他就也是兴奋地对老根叔说道,最后谷长岭就同老根叔和刘熙山兴奋地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谷长岭同刘熙山和老根叔,为明天操办制造火药和地雷手榴弹小作坊而兴奋之际,这时在日军驻华北司令部的司令官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却接到了驻守蓟县的日军指挥官老鬼子川本三治的电话报告:“报告梅津司令官阁下,今天我们派出去一支抢粮队在北部山区失踪了,我们派出去的谍报人员回报,那支抢粮队在赵家峪村西一条大山沟里,被共产党游击队给伏击全歼了,我们有十二位大日本帝国武士向天皇陛下效忠,有六十多名支那治安军阵亡。”

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听完听筒里老鬼子川本三治向他汇报的话后,当时他就被气得暴跳如雷的对着话筒嚎叫道:“巴嘎雅路!共产党游击队太可恶地,他们竟敢伏击我大日本帝国武士,破坏我大日本帝国皇军秋季抢粮计划。你明天亲自带领大日本帝国武士去赵家峪村,把赵家峪村共产党游击队和村民统统死啦死啦地。”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到听筒里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对他的嚎叫声后,他就赶紧双脚根一并对着话筒答应道:“哈依!我坚决执行梅津司令官阁下的命令,明天亲自带领大日本帝国武士去赵家峪村,把赵家峪村共产党游击队和村民统统死啦死啦地。”

刘熙山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侯,就同赵印堂几个人把制造火药和地雷手榴弹的小作坊给操办起来了,最后刘熙山就对赵印堂说道:“老赵,我带几个人去北平搞硫磺,你们就烧制木炭和砌筑炒火药的灶台吧。”

“好的刘分队长,你就放心的走吧。”赵印堂答应完刘熙山分队长,然后就向身边的战士吩咐道:“你们几个去山上砍树,把木头运回来烧制木炭;你们几个跟我去砌筑灶台。”

老根叔这时也带着几十个村民,怀里抱着直径20厘米滚圆的石头走进院门,向正要往院门外走的刘熙山询分队长问道:“刘同志,我们把这样大的石头修整一下,然后再掏成空心,是不是就可以制造石头地雷啦?”

“可以!可以!这么大的石块正好,刘大爷,我出去办事,打凿空心石头的事情就交给您掌握了。”刘熙山分队长对老根叔说完,就走出了院门。

“忙你的去吧。”老根叔对刘熙山分队长说完,就又招呼着几个手拿凿具的村民:“你们还愣着干啥,难道打凿空心石头西瓜你们不会吗?赶紧干活,咱们争取到晚上,打凿出来100个空心石头西瓜。”然后,院子里就响起了叮叮当当打凿石头的声音。

谷长岭这时却在跟秦大海副分队长,一起制定今天的作战部署:“秦副分队长,据我猜测,昨天咱们在赵家峪村西伏击歼灭了日伪军的那支抢粮队,驻守在蓟县的老鬼子川本三治,肯定会派伪军在四处查找的,老鬼子川本三治得到返回去的伪军回报,他再向老鬼子梅津美治郎汇报后,气急败坏地老鬼子梅津美治郎,肯定会命令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日伪军,去赵家峪村报复的。虽然昨天我叮嘱了赵家峪村的乡亲们不要返回村里来,但这也是咱们打击日本侵略者,鼓舞敌战区抗日军民的一次好机会,你现在就派几位同志,去给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送信,带领队伍赶往昨天伏击日伪军抢粮队的那条大山沟,同咱们去汇合,咱们今天就在那条大山沟里,再伏击一次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的日伪军,这次咱们不要求把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的日伪军全歼,只达到缴获一些武器弹药回来,支援地方党组织,在各村建立民兵小组的目的。”

秦大海副分队长一听今天又有大仗可打,所以他就兴奋地向谷长岭答应道:“是谷特派员,我这就派三名同志,去给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送信,然后就集合同志们,跟随你赶往昨天咱们伏击那支日伪军抢粮队的大山沟。”

秦大海副分队长向谷长岭兴奋地答应完后,就立刻派出了三名战士,去给王永泰队长、詹大龙分队长、王稼祥他们送信,然后就集合好了队伍。

刘大根看到秦大海副分队长集合好了队伍,又要跟随谷长岭去打仗,所以他就背着昨天缴获的那支快抢,也跑到谷长岭的身边说道:“谷长岭同志,今天我还得去给你们做向导吧?”

谷长岭听完刘大根向他询问的话后,就笑着对身背快抢的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今天我们倒是不用你去给我们做向导,而是让你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做向导,你敢不敢去呢?”

刘大根听完谷长岭对他说的话后,就不解地摇着大脑袋对谷长岭说道:“谷长岭同志,你让我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做向导,那你是让我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给带到哪里去呢?”

谷长岭听完刘大根对他不解的问话后,就再次笑着对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我让你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也带到昨天咱们打小日本鬼子和伪军抢粮队的那条大山沟里去,免得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走错了路,害得我们白等呀。”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好的谷长岭同志,那我就去县城的方向,等着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啦。”刘大根答应完谷长岭后,就背着枪要往院门外跑。

谷长岭这时,就赶紧把刘大根给喊住了:“唉!大根兄弟,这次你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不需要背着枪和子弹袋的,你还是把枪和子弹袋交给我吧,我替你把枪和子弹袋背到战场上去。”

老根叔这时一面干后,一面旁听谷长岭叮嘱刘大根呢,所以他听完谷长岭对刘大根说的话后,就跑过又打了刘大根一个耳雷子,大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怎么竟给谷长岭同志找麻烦呢?一会儿你看到了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可别说实话,谷长岭同志带领队伍埋伏在那条大山沟两侧的山岭上啦,到了战场上你可要听谷长岭同志的话,别再给谷长岭同志找麻烦啦,不然回来我饶不了你,把枪和子弹袋交给谷长岭同志替你背着,赶快走吧。”

“哎!爹我知道不能对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说实话的,您就放心吧啊,我走啦。”刘大根听完老根叔叮嘱他的话后,就一面向老根叔答应着,一面摘下枪和子弹袋交给了谷长岭,然后他就撒腿跑出了院门。

老根叔目送着刘大根跑出院门后,这时就又叮嘱谷长岭道:“谷长岭同志,大根脑子缺根筋,到了战场上你可要看好他,不听话你就揍他,老叔我不会怪你的。”

谷长岭听完老根叔叮嘱他的话后,就笑着对老根叔说道:“老根叔您就放心吧,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的人,就得像我大根兄弟那样,能跟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说实话的人,不然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就不会相信了,老根叔我们走了啊。”谷长岭对老根叔说完,就向秦大海副分队长一挥手,带领着队伍鱼贯出了老根叔家的院门。

谷长岭和秦大海副分队长带领着队伍来到那条大山沟的西沟口外,这时才是早晨8:00,谷长岭就向秦大海副分队长一挥手:“秦副分队长,这次你带领同志们去东沟口布置阻击战地,而且还要把石头墙砌筑的又高又厚,免得日伪军突破了你们的阻击阵地,到赵家峪村去再次烧乡亲们的房子,我先留在这里等会儿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

“好嘞谷特派员,那我就先带着同志们,到东沟口构筑阻击阵地去啦。同志们,跟我跑步前进。”秦大海副分队长听完谷长岭吩咐他的话后,就向谷长岭答应一声,带领战士跑进了山沟里。

谷长岭在山沟的西沟口也就是等了五分钟,王永泰队长、詹大龙分队长和王稼祥三人就带领着队伍陆续赶到了,谷长岭就对王永泰队长和詹大龙分队长他们说道:“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今天咱们要在这里给日伪军布置一座口袋阵,所以你们两个还是按照昨天的部署,带领同志们到两侧山岭上去埋伏,不过这次的伏击阵地要靠近山沟的东面,配合秦副分队长他们在东沟口打伏击。”

“好嘞谷长岭同志,那我们就带领同志们,爬上两侧的山岭去埋伏啦。”王永泰队长和詹大龙分队长听完谷长岭吩咐他们的话后,他们就向谷长岭答应一声,带领各自的队伍,往山沟两侧的山岭上爬去。

谷长岭这时,就又向王稼祥一笑说道:“王稼祥同志,由于今天咱们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布置的是一座口袋阵,秦副分队长他们又去东沟口处布置阻击阵地了,所以今天你们一二分队就作为预备队,你们就隐藏到路北侧的那片密林里去,等日伪军进了山沟里后,你们再出来等着追击从山沟里逃出来的日伪军,你们争取多缴获一些日伪军的武器弹药,好留作咱们支援地方党组织在各村组建民兵小组用。”

王稼祥听完谷长岭对他说的话后,就笑着对谷长岭说道:“谷长岭同志,你可真是想得面面俱到呀!好的,今天我们争取每人缴获两支日伪军的枪,支援地方党组织的同志。”

王稼祥对谷长岭说完后,就向战士们一摆手高喊道:“同志们走,跟随我去那片密林里休息,等王队长他们打响后,咱们再冲出来追杀日伪军。”

谷长岭由于担心刘大根到了这里脱不开身,所以他就也隐藏在了附近的一块大岩石后,不断观察着他们来的方向。谷长岭耐心的在大岩石后等到了上午的9:00,这才看到远方的山路上,刘大根在前面大模大样的带着一支小日本鬼子中队和一支伪军大队,浩浩荡荡地向山沟的西沟口开了过来。

谷长岭就在大岩石的后探头窥视着刘大根,是不是也带着日伪军钻进山沟里去,那样的话他就开枪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引向王稼祥他们隐藏的那片茂密的树林方向,好把刘大根给救出来,再另做打算。

刘大根这次还真没有令谷长岭失望,他走到山沟的西沟口外,就开口对身旁的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说道:“老总,昨天共产党游击队就是在这条山沟里,伏击皇军那支抢粮队的,出了前面的山沟也就能够望见赵家峪村了,这会儿我的肚子疼,到那块大石头后面拉泡稀去,你就先带着皇军他们走吧。”

刘大根对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说完后,就不容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分说,一面装作解裤带,一面往谷长岭隐藏的这块大岩石跑来。

老鬼子川本三治看到刘大根解着裤带往大岩石跑,就在刘大根身后高喊道:“巴嘎雅路!你去什么地干活?”

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到老鬼子川本三治对刘大根的高喊声,就赶紧向老鬼子川本三治解释道:“川本太君,他闹肚子拉稀去地干活。”然后,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就又向老鬼子川本三治讲解道:“川本太君,你看前面的这条山沟,就是昨天三木太君他们遭到共产党游击队伏击的地方,你看咱们还穿过这条大山沟,去赵家峪村扫荡吗?”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完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给他作的讲解后,就向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询问道:“朱桑地,不穿过前面这条大山沟地?还有其它通往赵家峪村道路地?”

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完老鬼子川本三治向他询问的话后,就摇着头对老鬼子川本三治如实地回答道:“川本太君,不但那个傻子说通往赵家峪村只有这一条道路,据我所知,也是如此呀!”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完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如实回答他的话后,就向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鬼笑着说道:“朱桑地,既然通往赵家峪村只有一条道路地,那你还要向我询问什么地?快快开路地,穿过前面这条大山沟赶往赵家峪村地。”

“哈依!川本太君,请你跟我来。”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完老鬼子川本三治对他说的话后,他不敢违抗老鬼子川本三治的命令,就向老鬼子川本三治答应一声,指引着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着日伪军一头扎进了西沟口。

刘大根提着裤子跑到大岩石前面,刚绕到大岩石的后面,他就看到了隐藏在这里的谷长岭,所以就惊讶的他刚要开口对谷长岭喊话,就被谷长岭一只手给堵住嘴,一只手给按倒在了大岩石的后面,嘴里并低声对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刚才你还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儿又犯起傻来啦?不许出声,就跟我蹲在这里拉稀。”

刘大根虽然嘴被谷长岭给堵上了,可他听完谷长岭叮嘱他的话后,就又用嗓子眼对谷长岭说道:“呜呜,谷长岭同志,我没稀啦。”

“你还出声,再出声,我就掐住你的脖子。”谷长岭听到刘大根嗓子眼发出的呜呜声,就又瞪着双眼威严地对刘大根低语道,这下刘大根嗓子眼里才不发声了。

谷长岭看到日伪军的队伍全部进了山沟口,过了一会儿他才把捂着刘大根嘴的手松开,再次低声叮嘱道:“你现在也不许出声,快把裤子系上,背上枪和子弹袋,跟随我悄悄爬上山岭去。”

老根叔听完刘熙山形象地给他介绍完后,就拍着胸脯对刘熙山说道:“哦!刘同志,原来打凿制造地雷的石头就这么简单呀!不就是用石头打凿出来大大小小空心的石头西瓜吗?今后你们用多少,我们全承包啦!”

“老根叔,当然是越多越好啦,咱们得管日伪军抢粮队的石头西瓜够呀,哈哈!”谷长岭听老根叔拍着胸脯对刘熙山说完后,他就也是兴奋地对老根叔说道,最后谷长岭就同老根叔和刘熙山兴奋地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谷长岭同刘熙山和老根叔,为明天操办制造火药和地雷手榴弹小作坊而兴奋之际,这时在日军驻华北司令部的司令官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却接到了驻守蓟县的日军指挥官老鬼子川本三治的电话报告:“报告梅津司令官阁下,今天我们派出去一支抢粮队在北部山区失踪了,我们派出去的谍报人员回报,那支抢粮队在赵家峪村西一条大山沟里,被共产党游击队给伏击全歼了,我们有十二位大日本帝国武士向天皇陛下效忠,有六十多名支那治安军阵亡。”

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听完听筒里老鬼子川本三治向他汇报的话后,当时他就被气得暴跳如雷的对着话筒嚎叫道:“巴嘎雅路!共产党游击队太可恶地,他们竟敢伏击我大日本帝国武士,破坏我大日本帝国皇军秋季抢粮计划。你明天亲自带领大日本帝国武士去赵家峪村,把赵家峪村共产党游击队和村民统统死啦死啦地。”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到听筒里老鬼子梅津美治郎对他的嚎叫声后,他就赶紧双脚根一并对着话筒答应道:“哈依!我坚决执行梅津司令官阁下的命令,明天亲自带领大日本帝国武士去赵家峪村,把赵家峪村共产党游击队和村民统统死啦死啦地。”

刘熙山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侯,就同赵印堂几个人把制造火药和地雷手榴弹的小作坊给操办起来了,最后刘熙山就对赵印堂说道:“老赵,我带几个人去北平搞硫磺,你们就烧制木炭和砌筑炒火药的灶台吧。”

“好的刘分队长,你就放心的走吧。”赵印堂答应完刘熙山分队长,然后就向身边的战士吩咐道:“你们几个去山上砍树,把木头运回来烧制木炭;你们几个跟我去砌筑灶台。”

老根叔这时也带着几十个村民,怀里抱着直径20厘米滚圆的石头走进院门,向正要往院门外走的刘熙山询分队长问道:“刘同志,我们把这样大的石头修整一下,然后再掏成空心,是不是就可以制造石头地雷啦?”

“可以!可以!这么大的石块正好,刘大爷,我出去办事,打凿空心石头的事情就交给您掌握了。”刘熙山分队长对老根叔说完,就走出了院门。

“忙你的去吧。”老根叔对刘熙山分队长说完,就又招呼着几个手拿凿具的村民:“你们还愣着干啥,难道打凿空心石头西瓜你们不会吗?赶紧干活,咱们争取到晚上,打凿出来100个空心石头西瓜。”然后,院子里就响起了叮叮当当打凿石头的声音。

谷长岭这时却在跟秦大海副分队长,一起制定今天的作战部署:“秦副分队长,据我猜测,昨天咱们在赵家峪村西伏击歼灭了日伪军的那支抢粮队,驻守在蓟县的老鬼子川本三治,肯定会派伪军在四处查找的,老鬼子川本三治得到返回去的伪军回报,他再向老鬼子梅津美治郎汇报后,气急败坏地老鬼子梅津美治郎,肯定会命令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日伪军,去赵家峪村报复的。虽然昨天我叮嘱了赵家峪村的乡亲们不要返回村里来,但这也是咱们打击日本侵略者,鼓舞敌战区抗日军民的一次好机会,你现在就派几位同志,去给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送信,带领队伍赶往昨天伏击日伪军抢粮队的那条大山沟,同咱们去汇合,咱们今天就在那条大山沟里,再伏击一次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的日伪军,这次咱们不要求把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的日伪军全歼,只达到缴获一些武器弹药回来,支援地方党组织,在各村建立民兵小组的目的。”

秦大海副分队长一听今天又有大仗可打,所以他就兴奋地向谷长岭答应道:“是谷特派员,我这就派三名同志,去给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送信,然后就集合同志们,跟随你赶往昨天咱们伏击那支日伪军抢粮队的大山沟。”

秦大海副分队长向谷长岭兴奋地答应完后,就立刻派出了三名战士,去给王永泰队长、詹大龙分队长、王稼祥他们送信,然后就集合好了队伍。

刘大根看到秦大海副分队长集合好了队伍,又要跟随谷长岭去打仗,所以他就背着昨天缴获的那支快抢,也跑到谷长岭的身边说道:“谷长岭同志,今天我还得去给你们做向导吧?”

谷长岭听完刘大根向他询问的话后,就笑着对身背快抢的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今天我们倒是不用你去给我们做向导,而是让你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做向导,你敢不敢去呢?”

刘大根听完谷长岭对他说的话后,就不解地摇着大脑袋对谷长岭说道:“谷长岭同志,你让我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做向导,那你是让我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给带到哪里去呢?”

谷长岭听完刘大根对他不解的问话后,就再次笑着对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我让你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也带到昨天咱们打小日本鬼子和伪军抢粮队的那条大山沟里去,免得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走错了路,害得我们白等呀。”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好的谷长岭同志,那我就去县城的方向,等着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啦。”刘大根答应完谷长岭后,就背着枪要往院门外跑。

谷长岭这时,就赶紧把刘大根给喊住了:“唉!大根兄弟,这次你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不需要背着枪和子弹袋的,你还是把枪和子弹袋交给我吧,我替你把枪和子弹袋背到战场上去。”

老根叔这时一面干后,一面旁听谷长岭叮嘱刘大根呢,所以他听完谷长岭对刘大根说的话后,就跑过又打了刘大根一个耳雷子,大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怎么竟给谷长岭同志找麻烦呢?一会儿你看到了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可别说实话,谷长岭同志带领队伍埋伏在那条大山沟两侧的山岭上啦,到了战场上你可要听谷长岭同志的话,别再给谷长岭同志找麻烦啦,不然回来我饶不了你,把枪和子弹袋交给谷长岭同志替你背着,赶快走吧。”

“哎!爹我知道不能对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说实话的,您就放心吧啊,我走啦。”刘大根听完老根叔叮嘱他的话后,就一面向老根叔答应着,一面摘下枪和子弹袋交给了谷长岭,然后他就撒腿跑出了院门。

老根叔目送着刘大根跑出院门后,这时就又叮嘱谷长岭道:“谷长岭同志,大根脑子缺根筋,到了战场上你可要看好他,不听话你就揍他,老叔我不会怪你的。”

谷长岭听完老根叔叮嘱他的话后,就笑着对老根叔说道:“老根叔您就放心吧,去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带路的人,就得像我大根兄弟那样,能跟小日本鬼子和伪军说实话的人,不然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就不会相信了,老根叔我们走了啊。”谷长岭对老根叔说完,就向秦大海副分队长一挥手,带领着队伍鱼贯出了老根叔家的院门。

谷长岭和秦大海副分队长带领着队伍来到那条大山沟的西沟口外,这时才是早晨8:00,谷长岭就向秦大海副分队长一挥手:“秦副分队长,这次你带领同志们去东沟口布置阻击战地,而且还要把石头墙砌筑的又高又厚,免得日伪军突破了你们的阻击阵地,到赵家峪村去再次烧乡亲们的房子,我先留在这里等会儿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他们。”

“好嘞谷特派员,那我就先带着同志们,到东沟口构筑阻击阵地去啦。同志们,跟我跑步前进。”秦大海副分队长听完谷长岭吩咐他的话后,就向谷长岭答应一声,带领战士跑进了山沟里。

谷长岭在山沟的西沟口也就是等了五分钟,王永泰队长、詹大龙分队长和王稼祥三人就带领着队伍陆续赶到了,谷长岭就对王永泰队长和詹大龙分队长他们说道:“王队长和詹分队长,今天咱们要在这里给日伪军布置一座口袋阵,所以你们两个还是按照昨天的部署,带领同志们到两侧山岭上去埋伏,不过这次的伏击阵地要靠近山沟的东面,配合秦副分队长他们在东沟口打伏击。”

“好嘞谷长岭同志,那我们就带领同志们,爬上两侧的山岭去埋伏啦。”王永泰队长和詹大龙分队长听完谷长岭吩咐他们的话后,他们就向谷长岭答应一声,带领各自的队伍,往山沟两侧的山岭上爬去。

谷长岭这时,就又向王稼祥一笑说道:“王稼祥同志,由于今天咱们给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布置的是一座口袋阵,秦副分队长他们又去东沟口处布置阻击阵地了,所以今天你们一二分队就作为预备队,你们就隐藏到路北侧的那片密林里去,等日伪军进了山沟里后,你们再出来等着追击从山沟里逃出来的日伪军,你们争取多缴获一些日伪军的武器弹药,好留作咱们支援地方党组织在各村组建民兵小组用。”

王稼祥听完谷长岭对他说的话后,就笑着对谷长岭说道:“谷长岭同志,你可真是想得面面俱到呀!好的,今天我们争取每人缴获两支日伪军的枪,支援地方党组织的同志。”

王稼祥对谷长岭说完后,就向战士们一摆手高喊道:“同志们走,跟随我去那片密林里休息,等王队长他们打响后,咱们再冲出来追杀日伪军。”

谷长岭由于担心刘大根到了这里脱不开身,所以他就也隐藏在了附近的一块大岩石后,不断观察着他们来的方向。谷长岭耐心的在大岩石后等到了上午的9:00,这才看到远方的山路上,刘大根在前面大模大样的带着一支小日本鬼子中队和一支伪军大队,浩浩荡荡地向山沟的西沟口开了过来。

谷长岭就在大岩石的后探头窥视着刘大根,是不是也带着日伪军钻进山沟里去,那样的话他就开枪把小日本鬼子和伪军,引向王稼祥他们隐藏的那片茂密的树林方向,好把刘大根给救出来,再另做打算。

刘大根这次还真没有令谷长岭失望,他走到山沟的西沟口外,就开口对身旁的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说道:“老总,昨天共产党游击队就是在这条山沟里,伏击皇军那支抢粮队的,出了前面的山沟也就能够望见赵家峪村了,这会儿我的肚子疼,到那块大石头后面拉泡稀去,你就先带着皇军他们走吧。”

刘大根对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说完后,就不容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分说,一面装作解裤带,一面往谷长岭隐藏的这块大岩石跑来。

老鬼子川本三治看到刘大根解着裤带往大岩石跑,就在刘大根身后高喊道:“巴嘎雅路!你去什么地干活?”

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到老鬼子川本三治对刘大根的高喊声,就赶紧向老鬼子川本三治解释道:“川本太君,他闹肚子拉稀去地干活。”然后,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就又向老鬼子川本三治讲解道:“川本太君,你看前面的这条山沟,就是昨天三木太君他们遭到共产党游击队伏击的地方,你看咱们还穿过这条大山沟,去赵家峪村扫荡吗?”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完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给他作的讲解后,就向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询问道:“朱桑地,不穿过前面这条大山沟地?还有其它通往赵家峪村道路地?”

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完老鬼子川本三治向他询问的话后,就摇着头对老鬼子川本三治如实地回答道:“川本太君,不但那个傻子说通往赵家峪村只有这一条道路,据我所知,也是如此呀!”

老鬼子川本三治听完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如实回答他的话后,就向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鬼笑着说道:“朱桑地,既然通往赵家峪村只有一条道路地,那你还要向我询问什么地?快快开路地,穿过前面这条大山沟赶往赵家峪村地。”

“哈依!川本太君,请你跟我来。”那个小日本鬼子翻译官听完老鬼子川本三治对他说的话后,他不敢违抗老鬼子川本三治的命令,就向老鬼子川本三治答应一声,指引着老鬼子川本三治,带领着日伪军一头扎进了西沟口。

刘大根提着裤子跑到大岩石前面,刚绕到大岩石的后面,他就看到了隐藏在这里的谷长岭,所以就惊讶的他刚要开口对谷长岭喊话,就被谷长岭一只手给堵住嘴,一只手给按倒在了大岩石的后面,嘴里并低声对刘大根说道:“大根兄弟,刚才你还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儿又犯起傻来啦?不许出声,就跟我蹲在这里拉稀。”

刘大根虽然嘴被谷长岭给堵上了,可他听完谷长岭叮嘱他的话后,就又用嗓子眼对谷长岭说道:“呜呜,谷长岭同志,我没稀啦。”

“你还出声,再出声,我就掐住你的脖子。”谷长岭听到刘大根嗓子眼发出的呜呜声,就又瞪着双眼威严地对刘大根低语道,这下刘大根嗓子眼里才不发声了。

谷长岭看到日伪军的队伍全部进了山沟口,过了一会儿他才把捂着刘大根嘴的手松开,再次低声叮嘱道:“你现在也不许出声,快把裤子系上,背上枪和子弹袋,跟随我悄悄爬上山岭去。”

6

第010章、冀东沦陷同仇敌忾(1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