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台湾巡抚刘铭传>第七章 皇上的旨,当法国人的面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皇上的旨,当法国人的面宣

小说:台湾巡抚刘铭传 作者:月白晨风 更新时间:2020/6/29 15:30:47

第七章皇上的旨,当法国人面宣

第二天,上海广肇公所二楼客厅内。曾国荃问,“巴公使,贵国对50万两之议可有答复。”

巴德诺,“已电报请示我国茹费理内阁,还无明示。”

曾国荃有些得意,故意问,“看来巴公使也无全权。再说,电报不是瞬息千里么?”

巴德诺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说,“我国电报,要通过丹麦国转递,万里之遥,几经辗转。而贵国自私自利,又不许丹麦国电报线登陆上岸,我们光把电文送到吴淞口外的丹麦船上,也就不止半天,怎能比得上曾总督,只要到江南制造局发电报即可。”

曾国荃打了个哈气,“既然无话可谈,那么今日休会了?”

巴德诺泠笑着说,“且慢。今晨路过外滩,我见贵国招商局的船怎么纷纷挂起了美国旗?”

刘铭传暗暗拉拉曾国荃的衣角,曾国荃说,“此事由刘副使作答。”

刘铭传,“中法又没开战,巴公使是否问的宽了?”

巴德诺,“这关系到大清国和谈的诚意。”

刘铭传,“中美两国商战由来已久,前几年我国招商局轮船公司吃掉了美国旗昌洋行的所有轮船,现在人家又趁人之危打回来,收买了我们的招商。”

巴德诺,“只是时机太巧合了。”

刘铭传,“巧合的事还很多。上海《字林西报》上讲,奉法国海军部之令,贵国远东舰队已驶过南中国海,先遣舰只不但在台湾海峡巡游,并且已入我台湾的基隆港,强行要求加水加煤了。”

巴德诺说,“我并不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因为这对完成谈判有好处。”

刘铭传说,“更有好处的还在于,巴公使昨晚与我叙了友情后,连夜却将一艘法轮紧紧停泊在我专用的招商轮旁。对于巴公使如此缺乏和谈诚意,刘某感到非常气愤。”

曾国荃,“对,同仇敌忾,本督也愤慨异常。”

巴德诺满脸是笑地解释说,“注意,注意,请听我解释,那是一艘法国的商船!而不是兵舰。完全出于无意,我可以立即命令它这就开走就是了。”

刘铭传,“不,不!既然是商轮,那就完全没有必要离开。如此,一来可显示我大清的气度;二,可以表明我与巴公使之间的友谊;三,彼此都落一个放心岂不更好?”

巴德诺应诺着,“更好?对,岂不更好。”

曾国荃。“废话半天,徒费口舌。散会!”

两天后,天气阴沉着。上海广肇公所二楼客厅内,巴德诺首先站起来,“曾刘二位使节,本公使已得到本国来电明确指示。法兰西国以为,大清国的所谓50万两银子的提议,是对法国的污辱与挑衅,带有叫一个国家忍无可忍的调戏性质。”

曾国荃,“慢。巴公使言重了,这不过是开了一个价,具体价格还可再谈。”

巴德诺叉着腰在法国代表坐的那一边走来走去,“首先,这50万两是什么钱?赔偿的兵费?”他停下来,咄咄逼视着曾国荃,“那我们就开价二亿法郎!好,好,不是兵费又是什么?”

曾国荃,“本督这50万两,是为了表示个和为贵的意思。”

巴德诺一拍桌子,“你是在污辱法兰西!在中国,一个总督受贿,一年也不止50万两银子。法兰西他不是要饭花子!”

曾国荃手指着巴德诺,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刘铭传说,“巴公使,曾总督本是好意。”

巴德诺说,“我当然知道他是好意。”

刘铭传说,“那你难道就不给我点面子?”

巴德诺笑一笑说,“你说,叫我凭什么给你面子?”

刘铭传:“凭你前天晚上到我府上来过,凭你红嘴白牙表示要与我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不记得了?你说,这样对双方,对两国都有益。”

巴德诺哈哈笑了起来,“那你的意思,就是叫我代表法国收下这50万两银子来?刘巡抚太幼稚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接着楼梯便被一个急奔着的脚步踩得“通通”直响了。屋内谈判的人都侧耳细听时,门被“通”的一声推得大开了,冲进来的是个差役,仰着脖子就是一声叫“圣旨到!”所有人都莫名其妙,那差役是电报局里临时紧急派来的,大约是第一次当着这份差,且有些楞头楞脑,因此对这趟差事甚是有些高兴自豪得不知所以,又高声道,“两江总督曾国荃、督办台湾军务巡抚刘铭传接旨!”

巴德诺对楞着的曾国荃说,“曾总督,刘巡抚,该接你们太后、皇上的圣旨了。”说着就带着法方的人一律站起来,每人都倒背着手象看西洋景一样地看着。

刘铭传厉声道,“圣旨事关机密,当着法国人合适么?”

那差役是种很得势的感觉,说,“此旨由天津电报打来,皇上太后特别关照,事不宜迟,随到随宣。”说到这里,他的头又一昂,“曾、刘二位大人接旨!”

已站起来的曾、刘二位“卟通”“卟通”跪到了地上,差役宣到,“两江总督兼与法和谈正使曾,”

曾国荃一磕首,“臣接旨。”

差役,“巡抚衔督办台湾军务兼与法和谈副使刘。”

刘铭传一磕首,“臣接旨。”

差役,“惊悉沪上曾和谈正使国荃。。。。。。”

巴德诺突然叫了起来,“慢慢,我能否请求为贵国皇上太后的圣旨,作点小小的说明?”

刘铭传跪地头一斜望着他说,“不就是你打电报给我们皇上太后,发来的这道圣旨么?”

曾国荃一下张大了嘴问,“果真?”

巴德诺趾高气昂地说一声,“刘巡抚聪明!”

曾国荃朝着巴德诺“呸”地一声,就对差役,“念!”

差役有十分便做着十分了,“圣旨在手,曾督不可造次!”

曾国荃,“念!”

差役,“曾督听旨。”

曾国荃,“臣听旨。”

法国人就站一排在一边窃窃地笑。

差役,“惊悉沪上曾和谈正使国荃,与法人谈判心骄气燥,视谈判如儿戏,无奏请示,竟擅自答应赔偿法国人50万两白银。此白银,兵费乎?路费乎?亦或贸易费乎?足见该督名目不清思绪混乱,置和谈条款与大清利害于不顾。现责成该督收回此议,务必重新振作顽强谈判,以确保大清国之利益。”

曾国荃又磕首,“臣谨遵圣命。”

差役忽又提高了嗓子,“与法和谈副使刘,”

刘铭传磕首,“臣听旨。”

差役,“尔身兼重任,理该兢兢业业,促使和谈有成而免动干戈,可尔对和谈置身度外,隔岸观火,明明见曾督作无理之承诺,却既不提醒又不争辩,听之任之。太叫朕失望有加,难道尔真要去台湾打仗乎?”

刘铭传磕头一声高呼,“太后,冤啦,臣好好的在上海干嘛要到台湾拼老命?臣没有疯!”

曾国荃对跪在旁边的刘铭传就差用手戳到他脸上,“你,你,你原来竟是这么一个货色!”

刘铭传,“那我们两人换好了。”

曾国荃对着圣旨大呼,“太后皇上,本督愿去台湾。”

刘铭传,“快哉皇上,那臣就宁愿留在上海与法使周旋好了!”

差役插嘴道,“休得喧哗,圣旨的意思不是这样的!”

刘铭传吼一声,“念!”

差役便继续宣道,“现责成刘副使与曾正使齐心协力,与法国人谈判。法人贪狡,尔二人务期努力,以使和谈有成,而不使朕与太后失望也!钦此。”

曾、刘又跪地一叩首,“臣接旨。”

说完曾国荃刚从爬起来,脸就变了颜色,仰天长叹一声道,“我这真是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了!”身子晃了晃人就又一头栽倒在地上。

此时刘铭传从地上一跃而起,突然挥手就是一个巴,扇到了那差役的脸上大呼道,“来人!来人啦!”差役一下子涌进了七八个,其中一个中医让他们把曾国荃放倒在地上,微闭双眼把着脉。

一时间整个上海广肇公所内,楼上楼下哑雀无声。

巴德诺悄悄地过来问,“曾总督这怎么了?”

中医松开把脉的手说,“怒极伤肝,怕是要好好调养了。”

巴德诺悄声对刘铭传说,“我是要深表同情的,但现在我还搞不清,曾总督的晕倒,是不是也是你们谈判的一种手段?”

刘铭传吩咐将曾抬了下去,就坐到谈判桌边来,冲着巴德诺直点头,接着又伸出了大姆指,“高,高,本巡抚不得不佩服,佩服得虔诚有加,五体投地。”

巴德诺脸上第一次有了得意之色,却故意装傻问,“何以?”

刘铭传说,“和谈,竟然能把一国的正使谈得直着进来横着出去,还要说人家在演戏,这怎能不叫人佩服?”

巴德诺问,“曾总督刚才说,老鼠进风箱一句,我还真的不甚明了。”

刘铭传,“为50万两的事,法国人中国人,他两边都不讨好了。”

巴德诺说,“那,你准备讨哪边的好?”

刘铭传,“现在看来,下面的谈判只有在你我之间进行了,所谓人不留人,天留人,希望再谈,我们能够愉快,互相讨讨好也就行了。”

0

第七章 皇上的旨,当法国人的面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