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传>022、乱点鸳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2、乱点鸳鸯

小说: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传 作者:Fire丿小桥静水 更新时间:2020/6/29 14:36:46

眼眸越来越模糊,吕邗姜失魂落魄,直至摔了一跤,方才听见秋诗惊叫:“姬子?姬子?——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眼前忽明忽暗,匆匆跑来数道身影,朝她靠来,七手八脚将她扶起,忙不迭地追问:“姬子,你究竟怎么了?——说出来,让秋诗帮你教训她去!”

“教训?就凭你?——得了罢!没准你被别人教训!”

“秋必,你……你……哼!”

“你们别吵了!快给姬子打水洗脸!咱们姬子弄得好身狼狈啊!”

“姬子,你跑去哪里?怎么全身都是泥土?”

“拍甚么拍?拍疼了姬子,看冬多怎么收拾你!——还不快给姬子换衣!”

侍女们忙忙碌碌,替吕邗姜梳理打扮后,已是夜晚。

三名侍女侯立一旁,直朝角落里的老夏放眼刀子。

老夏垂眸,一言不发,任凭三名侍女横眉瞪眼去。

冬多抱住吕邗姜,温声道:“姬子,你好些了么?”

吕邗姜双眼呆滞,被冬多抚摸半天,总算回过神来,难受地哭道:“他骗了我,他骗了我,他骗了我……”

“甚么?”瞧着自家姬子一副情伤的模样,冬多心疼极了,再次无声地唾骂老夏冷漠,怎就没跟随姬子探一探她的情况。

吕邗姜反复地说着“他骗了我”,连连地掉泪。

四名侍女从未见过吕邗姜这般失态,都替吕邗姜担心,纷纷地询问:“姬子,到底怎么了?——说点罢,心里也好受啊?……”

吕邗姜沉默许多,才断断续续道:“吴郎……吴王他……他已娶妻了……”

啊?!

四名侍女们大惊,她们都清楚吴王曾经许诺要娶吕邗姜一事,现在居然……这一回,四名侍女们急了,直替吕邗姜气愤道:

“吴……吴王太过分了,怎能糟蹋姬子的心意?”

“秋诗去吴国教训她去!”秋诗小脸气得通红,拔腿就走。

“回来!”冬多叫住秋诗,“你去哪里?——不准乱跑!”

秋必伸手一拉,拉住秋诗,没好气道:“省省心罢!别再让姬子更加伤心了。”

秋诗扑到吕邗姜脚下,急声道:“姬子,姬子,他日吴王要来齐国,看秋诗怎么揍他——姬子莫要难过了,没了吴王,还有楚王、秦王……总能再找个好的!”

吕邗姜被四名侍女胡扯一通,心情略微好受一些,竟然扑哧一声,笑了。

“笑了?笑了!”秋诗拍手说,“笑了就好了。”说罢,再朝吕邗姜做鬼脸。

吕邗姜又被秋诗逗笑。

笑过之后,吕邗姜略感困意。

冬言心知吕邗姜今日心情大起大落,正值休息,便道:“行了,咱们也别打扰姬子了,就等姬子好好地睡上一觉罢?”

四名侍女安顿吕邗姜,待她慢慢地睡去,才敢蹑手蹑脚地退下。

一夜过去。

吕邗姜悠悠醒来,只觉脑袋沉沉,心境却比昨晚好多了。

轻微地苦笑,吕邗姜心道:看来三年时光,不但让吴王忘了她,她也并没把吴王全然放在心上。

否则,她该继续心痛才对。

唉。

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吕邗姜微感自己太过理智。

梳洗妆扮一番,吕邗姜决定再找孙武,请他代传几句话——

岂料,当吕邗姜带着老夏和冬言来到诸侯馆时,诸侯馆早已人去楼空。

孙武他们走了?

吕邗姜吃惊不已。

无奈地,吕邗姜只得忧郁地返回临淄宫。

正当遗憾今生恐怕无法再与吴郎相见时,吕邗姜却迎面撞到秋诗——秋诗急道:“姬子,姬子,你可算来了,君上有令,让你前去偏殿,说是有要事与你商量。”

吕邗姜点了点头,来不及喘气,又前往偏殿。

吕瑞姜跑得上喘不接下气,远远地看见吕邗姜,却叫不住吕邗姜——跺了跺脚,吕瑞姜一把推开侍女,恨恨地心想:

糟糕,又没法追上吕邗姜!

害她没法刷吕邗姜的好感!

幸好没关系——仍有机会!

……得到通传,吕邗姜独自地踏进偏殿,却意外地发现,殿内相当热闹:不光有君父,连成年的诸公子们亦都俱在——

“拜见君父。”吕邗姜认真地行礼。

齐王开门见山道:“寡人为你选婿,可否?”

“甚么?……”吕邗姜猛地抬头,瞅向齐王,直觉听错了。

齐王再道:“你也不小了,该是成亲的时候了。”

“……”吕邗姜冷下脸来,“君父,邗姜不想嫁。”

齐王道:“你必须嫁。”

吕邗姜冷声道:“那君父要将邗姜指给谁?”

齐王沉吟良久,望向诸公子们。

公子阳生望了公子驹两眼,微微一笑,站出身来,回道:“阚氏庶子阚非心仪邗姜妹妹,三年过去了,阚非仍不改初心,还望君父思之。”

公子驹勉强地笑了一下,不由地把手握成了拳头——好你个公子阳生,一声不响地,竟收拢了阚氏一族么?看来得给阚氏一族一点颜色瞧一瞧!

公子驹眼里划过一丝阴霾。

却不知公子阳生暗生得意:略施小计,便将阚氏一族与公子驹离心,看来公子驹也不过如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君父。”眼见公子驹不声不响地吃个闷亏,公子嘉忙道,“君父,倒也巧了,那高氏子弟高阳也对邗姜妹妹一往情深,还请君父成全!”

齐王盯向诸公子们,再问:“还有人选么?”

“君父,黔也来推荐一人罢。”公子黔越众而出,挑衅地瞥了一眼公子阳生,“鲍氏一族有个次子,年纪与邗姜妹妹相仿,估摸也合适。”

公子阳生沉下脸来:鲍氏早已依附他的羽翼之下……公子黔,你是何意?

公子黔讨好地看向公子驹,公子驹一愣,解气地瞧向公子阳生:果真一环克一环,公子阳生让他吃亏,公子黔便替他报仇,让公子阳生吃亏!

吕邗姜注视殿内明争暗斗,不置可否:这些人选里面,皆是诸公子们刻意安排的,无论选择哪一人,将来都会吃力不讨好——没想到三年前避开嫁去杞国的命运,如今不仅失恋,还要不可避免地掉入争嫡的漩涡……

“君父……”吕邗姜头皮发麻,“为何要擅自替邗姜择婿?您明知——”

吕邗姜说得含糊,却是故意误导众人——想来众人还不晓得她曾经的心上人已娶了妻罢?先拿吴王作个幔子,应付这一关再说!

却听齐王幽幽地道:“三年了,够久了。”

吕邗姜咬牙,意有所指道:“邗姜等得下去。”

“等得下去?”齐王反问,“还能等几年?”

吕邗姜赌气道:“反正……反正邗姜能等,大不了不嫁人。”

齐王哂笑,说道:“不嫁人,莫不成你想老死宫中么?——不行!”

吕邗姜吃惊地望着齐王,讷讷地道:“邗姜不明白君父的意思。”

“不明白?”齐王浑身散发一股怒意,怒拍案几,“还想欺瞒寡人?——吴王已娶妻了,别说你没听过!”

吕邗姜后退一步,呆呆地道:“原来……原来您已知晓……”

齐王重重地哼了一声,回道:“寡人是为你好,你的哥哥们也是替你着想,他们说你昨天差点疯癫,就因那个吴王娶了别人,还说吴王有甚么好的,他们也能替你挑个比吴王更好的,到时你就会开心起来……”

齐王絮絮叨叨地说着,中心主题只有一条:吕邗姜喜欢吴王是一厢情愿,不如将她嫁给国内有名望的臣子,一来满足她不当滕女的心愿,二来也教她死心,省得她总把心思放在吴王身上。

吕邗姜后退一步。

如果以上这些劝词是诸公子们说的,那吕邗姜必定嗤之以鼻,但若换成齐王,那效果就大不一样——齐王提及的相关人选里,被齐王稍加修饰,俨然成为最佳夫婿且根本不必担忧他们会做出甚么糟糕之事,比如争权夺利之类。

吕邗姜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就算诸公子们的出发点都带有私意,但被齐王一说,就显得相当兄友弟恭妹护,教人挑不出错来——可是,可是……

吕邗姜定了定神,狠心到底,决然道:“君父,求您不要再说了,您和哥哥们是为邗姜好,邗姜不是不明白——能不能给邗姜一段时间,让邗姜有所准备?忽然出嫁,邗姜只想逃婚……”

齐王一愣,没料到吕邗姜这样好说话。迟疑片刻,齐王发问:“何时?”

“……四个月。”吕邗姜默默地估计来返齐吴需要多久。

齐王挑眉。

公子锄便皱眉道:“太久了罢?”

吕邗姜咬了咬唇,改口道:“一个月?”

“七天。”齐王很不耐烦,一口敲定,“寡人只许你七天——七天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给寡人一个答复!否则,寡人就随意把你嫁去他们当中一人!”

“是。”吕邗姜心头冒火,忍气地应下。

看着吕邗姜还想挣扎的样子,齐王轻叹:太天真了!毕竟是庶女出身,能够给大臣当个正妻也够了,哪配当得一国之妻?且不说吴王已有夫人,便是没有,那也要看吴王的意思啊!……

0

022、乱点鸳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