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暮霭辉光>第二十七章 虚虚实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虚虚实实

小说:暮霭辉光 作者:圣斗士米罗 更新时间:2020/6/29 13:06:46

台球桌旁,“公子哥”祁钢正和一个带墨镜的客人玩得兴起。

祁钢球技娴熟,几盘下来赢多输少。和他对局的那个男人身材微胖,年龄约四十多岁,脸部肌肉隐隐放出光泽,显出平时良好的营养,一身花色棉质睡袍透露出身份的尊贵。

“先生,你很厉害,我输了。”那人微笑着摇摇头,说着招了招手,不远处一个黑色西服立刻走过来,毕恭毕敬的递上钱夹。只见那人熟练摸出几张票子,笑眯眯的看着祁钢,把票子放在台球桌上。

美钞?祁钢有些意外,这个人的身份很不一般啊。他拱了拱手,也微笑着说道:“哪里哪里,先生过奖了,你的球技也很厉害,只是我运气有些好而已。”

“年轻人,你很谦虚,这些是你应该得到的,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要休息了,改日再继续切磋。”

“承让,改日继续!”

对方离开后,祁钢把钱收了起来,竟然是印着美国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头像的五十元美钞。在1933年,美国政府为了摆脱经济危机,实行贬值政策之前的美钞还是很值钱的。

“不少啊!”祁钢不禁发出惊叹。发了笔小横财的祁钢,单手把球杆架在肩上,轻声吹着口哨走到栏杆边,只见那个男人和他的随从已经进了电梯,祁钢清楚的看到,电梯最后升到顶层。

来头不小啊,五层可都是豪华间。祁钢心里嘀咕着,住在万豪酒店的都是有钱人,而能住五层的人更是非富即贵,看来这个酒店还真是藏龙卧虎。他去吧台要了杯红酒,不时时机撩逗了几下漂亮的女服务员。

他公开的身份叫金麒玉,是替老家做药材生意的父亲,来这里的一个镇上要账的,只是那家药铺却让他先等几日,由于是第一次出远门,他受不了下边的枯燥,干脆就先住到了这里,让对方到时把钱给他送来。

这是临来时,王德福给他安排好的身份掩护,这些他在“撩妹”时都有意无意的提到,同时也“显摆”出他富家公子哥的身世。

女服务员暗暗好笑:哼哼,真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败家子,人家明显就是拖字诀,可笑这个“败家子”还蒙在鼓里。在这里等?想等就等吧,这里可不是普通酒店,看你那整天花天酒地的样子,等到你败光了身上的钱自然就回去了,还收个屁账。

没多久,“败家子”祁钢的名声很快就在酒店内传开。别人并不点破,毕竟酒店是要盈利的,谁会和钱过不去。祁钢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方向辉提醒过他,万豪酒店的背景极有可能是钱魁。

祁钢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无声的告诉别人他无所事事的原因,这种整日闲混的状态,倒是更符合一个败家子的逻辑思维,否则每天出入酒店,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方向辉的担心很快得到应验,就在祁钢撩逗女服务员的时候,从大厅门口进来了一群士兵,为首的军官面容清秀,正是方向辉上午在咖啡馆里遇到的那个邵文才。

原来,瘦子被洪飚甩脱后,回去就直接去找钱魁,钱魁当即命令他的卫队长,也就是他的堂弟钱彪着手进行调查。钱彪正忙着倒卖烟土捞钱,觉得把这种事交给他去处理简直是大材小用,干脆又把任务交给卫队的副队长邵文才。

接到命令后,邵文才仔细询问了瘦子整件事情的前后经过,他想起宁蕊曾在回去的路上,跟他提起与方向辉同行的还有一个人,好像叫什么飚子,两个人都住在万豪酒店。

回去后,邵文才当即去找宁蕊,把上午她是如何认识方向辉的经过又仔细问了一遍。

宁蕊感觉很奇怪,邵文才安慰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担心她遇到坏人,惹得宁蕊嘲笑他做警卫工作久了神经过敏,看谁都像坏人。邵文才回到司令部,叫了几个士兵直奔万豪酒店。

他判断的极为准确,但方向辉的判断力也丝毫不差,万豪酒店的后台老板确实就是钱魁,外人只知道酒店的老板叫宁祥兴,也就是宁蕊的爸爸。

宁家是本地的大户人家,万豪酒店是宁家最近几年才投入的项目,当初宁祥兴出于长久考虑,将万豪酒店的近半股权让给钱魁,酒店不仅再没有地痞流氓的骚扰,生意也蒸蒸日上。

不过钱魁也没有白占便宜,他给了宁家不少甜头。邵文才就是一个例子,他正是通过这个关系,当上了卫队的副队长。

邵文才带着士兵进到大厅,安静的气氛顿时打破,吵吵嚷嚷声响彻大厅。负责这里的大堂经理宁二和也是宁家的人,闻声连忙出来相迎,邵文才告诉宁二和,他们是奉命来检查酒店最近入住人员的情况。

宁二和听后,带着邵文才来到前台。从登记簿上,他了解到,近两日确实有几个人住进了酒店,但就在上午,其中有三个人突然退了房不知去向。根据宁二和的描述,邵文才判断应该就是方向辉一伙人。

另外,宁二和告诉邵文才,中午还有另外三个人也入住了酒店,而且是五层的豪华间,刚才还在和一个闲得无聊的“败家子”打台球。

“另外三个人?会是谁?”邵文才见二层的客人们都好奇的向下张望。他想了想,命令士兵们原地等待,然后带着宁二和上了五层。

很快,两人又下到大厅。

“好了,没事了,你告诉客人们不要惊慌,就说我们是在例行检查,好好招待客人。”邵文才对宁二和吩咐几句后,带着士兵们离开。

祁钢端着酒杯摇头晃脑,眼睛却放出不同寻常的目光:看来方兄判断的没错,万豪酒店的水很深,只是这个军官来这里检查什么,难道是方兄他们真的被发现了?

茂盛胡同,方向辉和洪飚按照祁钢的介绍,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安顿好新的住所。两人合计了一番,方向辉决定盯尾不盯头,撤去对火车站的盯梢,集中全部力量,在暗中观察城防司令部。

洪飚有些担心:“方大哥,瘦子可就在那一带活动,如果再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方向辉挑着眉毛,笑道:“怎么了,怕了?”

“怕?”洪飚被方向辉一激,瞪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害怕过,真要不行就干掉这个混蛋。不过,我是担心被瘦子发现我们行踪,导致行动失败。”

方向辉一脸淡然:“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们就是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况且,瘦子只是发现了你,并没有看到我们,就算他们怀疑,也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所以我们只要暗中盯住城防司令部,就可以掌握主动权,不过要把行头换一换。”

“好,我听你的。”洪飚对方向辉百分百的信任,只要有方向辉在,他就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照射进咖啡馆,让人不禁产生惬意感。临街窗户的位子,桌上的杯子里徐徐冒出热气,一个穿中山服的男人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报纸,男人不时扶一下滑落至鼻梁的大框眼镜,间或端起杯子,拧着浓眉小嘬一口。

来喜性格沉稳,不像四毛和黑子喜欢打闹,这也是方向辉带他来海源的原因。他和洪飚一样,对在咖啡馆里装绅士着实不习惯,但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来喜不敢装得太高雅,想想自己还会下几把象棋,干脆买了本《吴氏梅花棋谱》放在桌边来掩人耳目。

四平八稳的来喜,看似在聚精会神看报纸,眼睛却时刻也没有放松对司令部门口的警惕。

一切都井然有序。来喜的警惕没有白费,他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司令部门口再次出现了瘦子的身影,正穿着士兵服站在门里侧,偷偷观察着外面,来喜好整以暇,及时向窗外打出暗语。

不多时,从街对面的古玩店里走出一个身着灰布长袍的人,伸手招来辆黄包车,用手轻按礼帽,低着头钻进了黄包车的挡篷里面。车夫欢快的喊了声号子,拉着客人消失在街边。

不知什么时候,街上流传出一个消息:这两天海源城将有高级长官到来,望老百姓各自安分守己,如果胆敢有生事者,必将严惩不贷。与此同时,城防司令部门口的卫兵也明显比平时多了许多。

与咖啡馆同侧,在司令部右边的百米开外处,街边的一个胡同口,聚集着好些等客的黄包车夫和擦皮鞋的小摊子。这里小贩很多,虽然隔着老远,仍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司令部的大门,以及十字路口边角处、位于同一侧的咖啡馆突出的霓虹灯招牌。

街边,老百姓交头接耳,对此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眼瞎啦还是咋的,你看看司令部门口那些兵,像是要打仗的样子么?”

“也是,这些大头兵整天吊儿郎当人模狗样,指望他们打仗,做梦吧,整天不是抽大烟就是赌钱。不过看这架势,八成来的是个大官,而且肯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倒是听说好多当官的经常去钱公馆的茶楼品茶。哼哼,茶楼是钱家的,去那里不是给钱魁送钱就是送礼。这些年,姓钱的可是从那里捞了不少钱财。”

这时,由远及近开来了辆轿车,下来几个年轻军官,若无其事的进了司令部。没过多久,司令部门口又出来几个军官,三三两两坐上黄包车离去。

“看见没,这些人来去的方向很明显是钱公馆,肯定是去给钱魁送礼,想让钱魁提拔他们,钱家的茶楼早就成了收钱的地方,我看干脆就叫‘聚财茶楼’算了。”

“嘘,别胡说,也许人家是有重要的事,小心被人听见把你抓起来。”

“哦哦,嘿嘿,我就是和你说说,难道你还去举报我不成?”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旁边凳子上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人,正翘着二郎腿,悠闲看着报纸。对面的小男孩动作利落,熟练的擦着客人的皮鞋。

重要人物,茶楼,重要的事。方向辉暗暗思忖,这三个词语敏感的拨动着他的脑神经。鞋子被擦得油光发亮,方向辉扔下几个铜板,站起身冲着路对面,抬起手摸摸帽子,把帽檐往低轻轻压了压,随即转身拐进了胡同。

对面卖茶叶蛋的摊位旁边,蹲着个邋遢的流浪汉,流浪汉灰头土脸,戴着顶也不知从哪捡来的破狗皮帽,正眼巴巴看着小火炉上热气腾腾的砂锅。

“唉,这年月越来越不好过了,这个小伙子看来是个外乡人,要不然也不会流落至此。”卖茶叶蛋的老头嘴里叨念着,从锅里捞出一个茶叶蛋,递给了流浪汉。

流浪汉高兴的一跃而起,二话不说接过茶叶蛋,仿佛怕别人来抢,躲的远远的,连蛋皮也没剥,吹了几口就狼吞虎咽起来。

“唉,走吧,走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老头望着流浪汉离开的背影,嘴里碎碎叨叨着。

“茶叶蛋好吃么?”胡同里面的拐角处,方向辉乐呵呵看着嘴角还挂着蛋黄屑的洪飚。这里房屋建的整齐有致,从街上进入胡同,可以看到还有一条与街道平行的长胡同,因此这儿的人们习惯称之为“三交巷胡同”。

洪飚嘿嘿笑着道:“味道不错,你要不要也去买个来吃。”他刚才看见方向辉的手语,知道方向辉叫他肯定是有事,便不动声色寻机会跟了过来。

“我没你的口福,废话少说,现在有新情况。”

洪飚拍拍身后的灰土问道:“什么情况?”

“钱魁的公馆,你难道就没有听到消息,钱魁这两日可能要在那里接待高级长官。”

“嗯,听到了,高级长官,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文章?”

“不清楚,但目前对我们来说,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司令部这边就让来喜独自盯着,等晚上我们都回去后,再做下一步行动计划。”

“行。不过,我是不是还要继续装乞丐?”

“废话,你说呢?!”方向辉头也不回的朝巷子外面走去,洪飚翻了翻白眼,站了片刻也慢慢离开。

6

第二十七章 虚虚实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