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尧山里的一群狼>第九章新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新家

小说:尧山里的一群狼 作者:众醒独醉 更新时间:2020/6/15 23:21:14

转眼到了8月中旬,傍晚,冷秋雨帮着爷爷做晚饭,冷满仓炒完西红柿鸡蛋后,冷秋雨把鸡蛋壳用清水洗净晾干,把炒锅放在煤火上加热,把晾干的鸡蛋壳掰成大碎片放入炒锅中,干锅炒制鸡蛋壳即将变色为好。

“秋雨,鸡蛋壳有什么好吃的?”

“好吃着呢?嚼在嘴里可脆了,咱家的鸡下蛋少,蛋壳也不能浪费啊。”

冷满仓红着眼睛用煤把火封好,心疼冷秋雨这孩子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平时吃个方便面都是捏碎了干吃,把调料洒在方便面上,说这样比泡出来的方便面香,最后把剩下的调料碎渣也不舍得丢。“哎”煤又快没了,你爸爸不在家,我腿脚不灵便,该咋办呢?”

“爷爷,我已经十岁了,交给我好了!吃完饭我就来!”

“孩子你在咱家吃苦了,和煤累了就歇会。”

“不累,和煤还能锻炼手臂力量呢。”

正说着只见冷文武骑着自行车回来,“秋雨,你和爷爷吃饭了吗?”

“正准备吃呢。”

“快把烧鸡接过去你和爷爷一起吃。”

父亲坐在饭桌上对爷爷说:“人家亚芝说明天让我和秋雨一起过去住。我见过女方几次,对我也挺满意,女方叫李亚芝,36岁,有两个女儿,大女儿14岁,小女儿10岁,小女儿和秋雨同岁,秋雨比她几个月。她前夫家是三代单传,就想要个儿子,可是计划生育规定不允许再要三胎。她前夫这些年做生意挣了些钱,有了外遇,对方给他生了个儿子。他一狠心就和亚芝离婚了,”

爷爷眉开眼笑地说道:秋雨啊,晚上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明天和你父亲一起过去,到了新家后勤快点、多长点眼色,听大人的话。”冷秋雨点点头。

晚上冷秋雨把散煤和黄泥兑上水用铁锹搅拌均匀。

“秋雨,怎么和这么多煤?”

“我怕爷爷做饭烧完了,就想多和些,这样可以多用几天。我过周末的时候能回来看爷爷吗?”

冷文武接过他手中的铁锹:“周末肯定回家,我和你一起回来看爷爷,你回去睡吧,我来和煤。”

这一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远处微弱的灯光,使夜更显寂静了,冷秋雨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窗外久久无眠。。。。。。

第二天一早,冷秋雨和父亲坐着大彪叔的五菱面包车来到了县城所谓的新家。

新家院墙有个通透绿色铁闸门,进了闸门是前院,前院右边是通往内院的路,左边种了菜地和几颗果树,还有一个铁笼子装了几只鸡,距离闸门大约20米有一个红色大铁门,进了铁门就到了内院,内院有3间主房屋,里面有四个卧室,东屋放着冬天取暖用来烧暖气片的锅炉,南屋是厨房和厕所,院落打扫得干净整洁。

父亲指着一个鬓角卷发圆脸,略显富态的女人对冷秋雨说:“秋雨,快叫‘妈妈’冷秋雨一下愣住了,不知道是该叫还是不该叫,“妈妈”两个字在记忆里已经有些模糊了,只有在书本上念到过,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冷秋雨是怎么也开不了口,尴尬之时,大彪叔咧着嘴笑着走出来说道:“秋雨这孩子认生,来的路上还高兴地对俺说有妈妈了有妈妈了。甭提多高兴了,是吧秋雨?”冷秋雨既没点头也没说话。

李亚芝抿着嘴笑着说:“别吓着孩子,不用叫我妈,叫我芝姨就行,叫我妈反而我还不习惯,我们是一家人叫什么都无所谓。说着对着两个女儿说道:快帮你文武叔把东西放屋里。”

“不用麻烦孩子,我来就行,父亲憨厚地说道。”

只见一个大方得体,气质优雅的少女伸手去接冷秋雨的书包,李亚芝笑着对少女说道:“吴敏,把小雨的物品放在前院小房子里就行。”

“秋雨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吗?父亲面如土地问道。”

本来想让秋雨住在小女儿吴丽的房间,让吴丽和她姐住一间房,可是吴丽着丫头死活就是不同意,我也是真没办法了。都是让我平时惯得,还有一个房屋住着我父母,我哥他在京城,父母嫌太远,水土不服,一直和我们一起住,再有就是我和文武的房间。都怨时间太紧,暑假马上过去秋雨就要开学了,先让秋雨在前院住着,这段时间给秋雨盖个新房子。”

冷文武担忧地说道:“那孩子去厕所怎么办啊?’

“出大门往西500米就有个公共厕所,睡觉的时候准备个桶,白天倒在门前下水道就行。”亚芝平心静气地说道。

“孩子晚上去大厕所会害怕的。”

“秋雨一个男孩子害怕什么啊,富养女、穷养儿,要想儿子将来有出息就不能娇生惯养,这样会害了秋雨的。”

大彪叔苦笑了一下:行!俺让工地送一千砖来,文武哥也是建筑出身,让他给秋雨在前院盖一间房,秋雨这孩子喜欢清静,前院空地大,阳光好,俺看在前院盖间房子挺好的。秋雨啊!你看古代那些考状元的书生,都是找个清净之地读书学习,将来秋雨你也要考个状元。好了,就这样定吧,下午我把水泥和沙子拉过来,那俺先走了。”

“走什么啊?快中午了,在家吃了饭再走。”李亚芝笑咪咪地说。

“不了嫂子,俺工地上还有事。”

冷秋雨来到前院搭建的小房子里,看见墙角有张木床,一个老旧桌子,床腿边放着一个单开门衣柜,基本上没什么活动空间了,墙上有一片黑色的煤渣,看来这里以前放煤球和杂物了。

大彪叔办事效率挺快,下午砖和水泥沙子都到位了,父亲利用中午下班和晚上闲时给冷秋雨盖了间10平方左右的小房间,还把冷秋雨原来住的杂物间改成了厕所,用PVC管道连接外面的下水道,这样冷秋雨就不用晚上去外面那么远的厕所了。

冷文武对秋雨说道:“转到县城上学的事情你亚芝阿姨已经给你办好了,在第一实验小学四年级一班,到了学校好好读书,听老师的话。你休息吧,这新房子有点潮湿,过两天太阳晒晒通通风就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冷秋雨吃饭的时候告诉父亲,他不想去后院和芝姨她们一起吃饭,父亲只能送出来将饭倒在冷秋雨自己的饭碗里。

冬去春来,人非草木,岂会无情,李亚芝总体来说这几年对冷秋雨还算不错,从来没有打骂虐待过他,但也没有特别疼爱过。好几次让冷秋雨吃饭时大家一起在桌上吃,可是冷秋雨都拒绝了。

一天,李亚芝做好饭后对父亲说:“文武,你说说秋雨让他来餐桌上一起吃吧。”

“不用了,你喊他他也不会来餐桌吃饭,这孩子脾气越来越犟,除了他爷爷说的话还能听进去,你看他还能听进去谁说的话。”

“他不来和大家一起吃饭,你让邻居们怎么看我啊!我这后娘当得容易吗?不能吵,更不能打,连和他说个话都不能大声,你儿子整天耷拉着脸好像我欠他似的。”

“秋雨他就那样的性格,不爱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

“什么不爱说话,看是和谁说话呢,和他爷爷怎么那么多话呢,跟他狐朋狗友我看笑的也挺开心的。”

“就是,从秋雨来到家里就没给家里人好脸色过,小的时候找他玩,他从来不和我玩,跟他说话也是爱理不理的。”在学校碰到面冷秋雨他从来没主动和说过话。”

只见说话的是一位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稚气未脱的花季的少女,少女梳着过肩的马尾辫,眉目如画,圆圆的脸蛋有着一对水汪汪地大眼睛,笑起来甜甜的,很自然,不做作。

“吴丽,你武叔不去,你去喊秋雨来餐桌上吃饭。”

“武叔都喊不来,我才不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你一个姑娘家都这么大了怎么说话的,平时向你姐多学学。秋雨来不来是他的事情,但是吃饭必须要叫给他。你快去。”

“那我把饭直接给他送过去好了。”

“送什么送,他不来再把饭给他送过去。”

吴丽向前院冷秋雨房间盈盈走来:“冷秋雨,吃饭了。”

“我在前院吃就好。”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家不欠你什么吧,你就不能让我我妈在别人眼里有点面子。”

“不是芝姨的问题,是我不想去。”

“冷秋雨,你就是个白眼狼,我家养你这么多年,你给我家做过什么贡献,没有贡献就算了,好好学习也行啊,不好好学习还整天让叫家长,我妈都不好意思去学校替你受老师的批评。”

“我逃学的事,是你给我爸告的状吧。”

“是又怎样,我就是看你那张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脸不爽,你能怎么滴。”

“我的事你最好少管。”

“谁愿意管你的破事,你孙老师让我告诉你爸的。”吴丽笑的甜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冷秋雨,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整天耷拉着一张驴脸给谁看呢。”

“我们在一起生活也有六七年了,我家人对你怎么样,冷秋雨你心里应该有数吧?你和武叔没来家的时候,我记忆中的妈妈晚上都要把大门上三道锁,我妈为了我和我姐选择不再嫁,对,可能武叔作为上门女婿会让别人说些闲话,但是我家也没让你们吃不饱,穿不暖吧,或许我妈对你不会像亲生儿子一样,可是你也没有像对待妈妈一样对待她?”

“我姐都是把你当成亲弟弟,有什么好东西,好吃的都是先想到你,说你小的时候什么好吃的都没吃过,吴丽语气有些嫉妒地说着。”

“你来到家的第一天,我就想我终于有个哥哥了,以后在学校里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可是你呢?你有没有在我受到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

“去学校的时候,武叔让我和你一起上学,看似我俩一起走出家门,可你走路像是在跑路,我只能像个跟屁虫一样在你屁股后面,我多么想你能停下脚步等等我,陪我说说话一起走进学校大门。”

“你说够了吗?请你们不要用可怜我的眼光来施舍我,另外我也没有妹妹,你也不是我妹妹,希望你记住。冷秋雨冰冷的眼神看着吴丽干涩的声音说道。”

吴丽略带凄凉的声音说道:“好,我记住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和武叔,你们来后我妈晚上再也没有说过害怕。”

转过身的吴丽本对着冷秋雨指着通往内院的红色大门说道:“那个大门,从你住在前院那一天起,我妈就没上过锁。”

0

第九章新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