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降晖>第六章 一石四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一石四鸟

小说:降晖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6/29 22:06:50

牛保伦他们恭恭敬敬的把鲍勃、查尔斯一行送走,他还得再去直升机场、把一道的蔡崇日她们送走,然后他才准备启程。

当然了还得先回家一趟,一来给老娘告别,二来回去取回那个木匣,虽然现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安全打开它。

可是牛宝伦目送直升机起飞后,刚一转身,就见孟鹏远、白慧堂站在自己的汽车旁。

“牛主委好!”、“牛主委好!”牛宝伦还没有走到汽车旁边,孟鹏远、白慧堂就点头哈腰的喊道。

“有什么事儿么?”牛宝伦走过来后,给两人递上支烟、然后问道。

“有点儿事、求您帮忙。”白慧堂躬身给牛宝伦点上烟,然后说道,孟鹏远则站在一旁没吭声。

“有什么事儿直接说。”牛宝伦对这两个人、都没有好印象,斤斤计较像俩娘们。

“您这一走、我们的靠山就没了,现在搞什么‘转型真理’,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求您帮帮我们。”白慧堂哭丧个脸说道。

“现在党部里已经没有我的人了,你们应该去找王弘益呀!”牛宝伦说道。

“那王八羔子太黑了,想进那个‘转型真理’稽查队,每人要给他交15万的人头费,我们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呀!”白慧堂说道。

“而且白虎堂的唐搏虎还给我们使绊,想垄断所有稽查队的名额,据说他除了15万人头费,额外又给了王弘益两百万。”孟鹏远也站出来说道,白虎堂是雄迪市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帮派,他们早就完成转型了,除了开设夜总会、KTV、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还涉足餐饮、房地产、入股一些实业公司,而且,据说雄迪市的毒品也是他们独家经营。

“这我就更不方便出面了,唐搏虎可是天天我叫大哥的。”牛宝伦心说:活该!本来就是丫头的命,自己硬要充小姐,当初其他小门派、基本上都投靠思普利特党、给牛宝伦做小弟了,只有唐搏虎和孟鹏远算是“合作”关系,但是人家唐搏虎多会做人呀,牛宝伦找到他,从来都是先做事、钱你看着给;孟鹏远呢?次次讨价还价、先给钱不说,崴个脚、还舔着脸来要医药费!

“牛主委!我求求您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孟鹏远突然直接给牛宝伦跪下了,弄得牛宝伦一时惊住了。

“牛主委!求求您拉一把我们这些兄弟吧,有的弟兄家里都揭不开锅了。”白慧堂也跟着跪下哭着说道,他说的也算实情,混混们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家里没有隔夜钱的,当然,孟鹏远、白慧堂除外。

“你们先起来,这个样子让人看到不好!”牛保伦没想到两人会这样,连忙伸手拉两个人起来。

“牛主委,我们以后跟着您干,求您给弟兄们指条活路吧!”孟鹏远不仅跪着,还给牛保伦磕起头来了,他是被逼到绝路上了,这些年他仗着手下有几十号人,什么缺德事儿都干过,得罪的人太多了,一旦五福会解散,他恐怕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带着这些年敛聚的财货远走他乡,一来,他舍不得名下的固定资产,二来,过惯前呼后拥的日子了、舍不得。

“是啊,牛大哥,今后您就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全听您的!”白慧堂哭喊道,这是他跟孟鹏远事先商量好的,孟鹏远比牛宝伦大好几岁,大哥,他叫有点叫不出口,让白慧堂起个头、他再跟着叫老大,反正牛宝伦现在调到泰枰市了,他不在,孟鹏远还是实际上的老大。

“老大!今后五福会就是您的,您可不要丢下弟兄们不管呀!”孟鹏远跪直身子说道。

“要是我们对老大三心二意、天打五雷轰!”白慧堂止住哭、抬手发誓。

“五福会谁敢背叛老大、天打五雷轰!”孟鹏远也发誓到。

“你们先起来。”

“老大!您答应带着我们了?”孟鹏远破涕为笑的说道。

“我答应你们,先起来!”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是牛宝伦没有想到的,再推脱等于给自己树了个死敌,得不偿失。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孟鹏远、白慧堂说着、站了起来。

“雄迪市这边暂时我也没有好办法,泰枰市那边我更是刚去。。。。。。这样,你把卡号发到我的手机上,回到泰枰市以后,我先给你转100万,你们节约着点花,也能撑一段时间,我再另想办法。”牛宝伦想了一下后说道。

“昨天刚给了我们20万,不敢再要老大的钱了。”孟鹏远口是心非的说道。

“就这样,一会儿你发给我,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牛宝伦说完,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老大,您先跟我们回五福会吧,让弟兄们给您磕个头、认老大!”白慧堂说到。

“如果认我这个老大,放在心里就行,就不搞那些虚礼了。”牛宝伦看着孟鹏远说道。

“老大!您看看今后咱们叫个什么字号?”孟鹏远立马心领神会的说道。

“这个。。。。。。我再考虑考虑再说吧,我先走了。”牛宝伦没想到孟鹏远居然来真的,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干脆来个“拖”字诀。

“老大慢走!”、“老大慢走!”孟鹏远、白慧堂点头哈腰的喊道。

汽车开出去不到五分钟,孟鹏远的信息就发过来了,牛宝伦笑了一下、直接给他转了一百万过去。

回到家,一进客厅就见张梦芸正坐在那里陪吴张氏说话,也不知她说了些什么,逗的老太太很开心的样子。

“你回来了?我想搭你的车回泰枰市。”一见牛保伦进门,张梦芸马上站起来说道,牛保伦现在在她眼里就是靠山,必须牢牢抓住。

“哦,车在外面。”牛保伦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只得这么说道。

“那我去车上等你。”张梦芸只得这么说道。

“急什么,等会儿你们一起走。”老太太说道,张梦芸看了牛保伦一眼,见他没反对,就坐了回去。

“母亲,我得回泰枰市去了,您注意保重身体,我跟二哥说过了,他说最迟下周把您接过去住。”牛保伦站着说道,见他站着说话,张梦芸又有点坐不稳了。

“你们该忙就忙自己的去吧,我一个人挺好的,要不是怕人背后说保梁,我都不愿意搬过去。”吴张氏说道。

“您还是搬过去的好,要不然我们在外面也不安心。”牛保伦说道。

“好,我已经答应了,你嫂子那个人、也还算好相处。”吴张氏说道。

“是,有他们两口子照顾您,我们都很放心。”

“你别嫌我唠叨,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成个家了!”吴张氏说这话的时候,还扭头看了张梦芸一眼,弄得她都脸红了。

“这事儿我会注意的。”牛保伦赶紧结束谈话,不能让老太太接着聊这个话题,说完这句、他就转身回屋去了。

拿出那个木匣子,牛保伦就往外走,再次跟母亲道别后,两人离开了他家。

牛保伦让张梦芸坐到后排、自己坐到副驾,张梦芸满脸的不高兴。

“这个匣子好漂亮,哪儿来的?”张梦芸趴到副驾靠背上,探出头说道。

“家父给我的遗物。牛”保伦后悔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用报纸什么的、把匣子包上了。

“是什么宝贝,能让我看看吗?”女人的好奇心总是这么重。

“打不开、刚才见到你,忘记跟我母亲要钥匙了。”牛保伦随口说道。

“我就是好奇,现在还有这种木匣,我又不看里面装的什么。”张梦芸撇撇嘴说道,其实,她就是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这么郑重其事的,把遗物装到一个精致的木匣里,肯定不是寻常的东西。

“一个破盒子、有什么好看的,别说话了!”牛保伦不想跟她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边说边掏出手机,张梦芸则气呼呼的抄起双手、靠到后排座椅背上。

“喂,王委员吧,我是牛保伦。”电话接通后,牛保伦亲热的说到,听到王青岚的名字,张梦芸马上坐直身子、竖起耳朵,虽然牛保伦并没有打开免提,但还是能听到对方的说话声。

“对不起!我接一通电话……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么?”对方好像正在忙,好像是到走廊里接电话了、回音很明显。

“没事儿就不能给您打电话了?想您了,行不行?”牛保伦也不管张梦芸就坐在身后,有点厚颜无耻的说到。

“算了吧你,实在不好意思,选民这边出了点事儿,这段时间实在抽不开身,这次没能过去致祭。”王青岚谦然说道。

“知道您忙,葬礼您来、就已经很感激了。问您个事儿,您的女助理、现在怎么样了?”牛保伦突然问道。

“你不会是想打她的主意吧?人家可是已婚、有身孕的人,你难道还喜欢那个调调?有我在、你别想!”王青岚半调侃的说道。

“我是那种人么?这么多年了,我摸过您一指头没有?”牛保伦很严肃的给自己辩解道。

“好!那你问她做什么?另外,别跟我这儿您呀您的!”王青岚不解的问道。

“我刚调到总部时,你们给我接风,我记得你的助理、好像挺个大肚子。”牛保伦很认真的说道。

“是的,她昨天突然提出来要回家修养、安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才怀孕六个来月,都快把我愁死了。”王青岚心烦的唠叨到。

“我给您介绍一位有经验的助理,怎么样?”牛保伦说道,张梦芸这才知道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这个职位倒是还行。

“这可真是瞌睡有人送枕……是谁?我认识么?”王青岚突然感到那句俚语有点不妥,忙改口问道。

“张梦芸,怎么样?”牛保伦直接说道,王青岚在党内跟自己一样、无门无派,也不怕陈献菊找事儿,所以,牛保伦第一个找到她。

“你们又旧情复燃了?你干嘛把这个烫手山芋送到我这儿?你现在可是位高权重呀,为什么不给她找个更好的位子?”王青岚的话,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我?位高权重?我现在在泰枰市的处境,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这件事儿您办不办吧?”牛保伦痞气十足的说到。

“怎么说着说着、还急眼了?前一段是有那个苗头,可是,经过昨天的事儿,一切可能大不同、大不同!”王青岚用电影里面的台词、调侃牛保伦,她也奇怪他什么时候搭上美国人的车了。

“有什么不同,偶然巧遇罢了,我说的事儿,您到底答不答应?”牛保伦对政治还真是不敏感,坚持问道。

“可以,只是来了、就不能说走就走,必须我同意才能走。”王青岚见他坚持,也就松口了,她觉得,到了明天、一切可能就都不一样了,到时候张梦芸未必愿意来这里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我直接送她去您那里报到。”牛保伦说完,也不等王青岚回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这事儿。。。能不能等明天再……再说。张梦芸听出王青岚的话外音了,鲍勃一行的突然出现,牛保伦已经不再是前天那个牛保伦了,那更有权势的牛保伦,岂不是能给自己谋个更好的差事?张梦芸想到这里、开始犹豫了。

“明天?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要是她们没来雄迪市,不知道内情,兴许会有些顾忌,昨晚的冷餐舞会,你是没见到,她们围着鲍勃主任献殷勤,什么事情都套出来了,我跟美国人的关系、没好到她们需要顾虑的地步,你先回来扎住脚,真有机会、到时候再说。”牛保伦果断的说到,赶紧把这个女人安顿好,省得她纠缠个没完没了。

“那……那都听你的。”张梦芸装出一副小女人样说到。

张梦芸对王青岚并不陌生,她和牛保伦两个人,都是思普利特党的早期成员,那年,陈随便第一次参选“总统”,也许是当“议员”时、在会场上挨过打,所以他提出:在议会里,不仅要有文攻、还应该有武斗。

故而,在党内安排不分区“议员”的时候,受到陈随便赏识的牛保伦,就被排在第26名,而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王青岚、却排在第33位。

结果一宣布,王青岚随即表达了强烈的不满、甚至放话要退党,有些人也跟着推波助澜、挑弄是非。

一个从来没有执政过的小党,选战刚开始、就要闹分裂,一时间大家都去劝解王青岚,以大局为重。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牛保伦主动提出跟王青岚换位,忙于选战的陈随便,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抚闹事的那群人,借此下台阶、稳住了内部。

从那以后,牛保伦更是得到陈随便的信任,并把他调到身边、做些机密的事情。

当然,党内一直流传牛保伦跟王青岚不清不楚,只是没有实据,两人后来也刻意保持距离,从今天的这通电话来看,两人应该没有那种关系,不过,牛保伦毕竟名声在外,跟他走的近的女性、就不要怕背后被人说。

张梦芸又开始幻想,能不能跟牛保伦重温旧梦了,她已经不奢望牛保伦娶她了。

回到家、嘱咐司机明早来接自己,牛保伦才有时间、认真研究如何打开木匣子。

第二天吃过早饭,牛保伦带着司机,去买了很多点心和水果,他要去美国驻江南联络处,回拜,这个礼数是不能少的,晚些时候他还得去“总统府”,回拜蔡崇日和陈献菊。

与此同时,蔡崇日的办公室里正在开会,研究怎么处置、安排牛保伦,蔡崇日恶狠狠的盯着安全部门负责人吴糟蟹。

牛保伦跟美国人的关系、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汇报,才让她觉得他是一颗软柿子,使劲一捏,里面的针、立马扎到手指了,十指连心啊。

“我们研判,牛保伦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安插到我党内部的卧底。”吴糟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从昨天上午开始,他就在想怎么应付上面的讯问,总算给他找到一条替自己开脱的理由。

“这怎么可能?”陈献菊首先感到这个猜测不靠谱。

“我党创党肇始,一穷二白、倍受打压,出身阔民党家庭的牛保伦、为什么要加入我党?

而且还是从事很危险的暴力活动,当然就是为了爬的更高、更快,有一点大家都忽视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受过一次重伤,为什么?谁在暗中保护他?

我党同志,除了在座诸位首脑,一心为了事业在拼搏、在奋斗,其他人,哪个不是为了名利而来?

偏偏这个牛保伦,先让议员排位,后让网军统辖权。

虽然他也收灰钱、但是从不出格,做的都是可做、可不做的事儿,没有做过为了收黑钱、罔顾国法、党规的事儿,所以,这次才曲线运作、把他先调到中央来,而不是直接用党纪、国法逼他就范。

这件事儿,是我做的不妥,想用安全、情制单位的力量,完全取代暴力组、并停发了外围组织的‘特别费’,在这里,我做深刻检讨。

这么一来,就让牛保伦有了兔死狗烹的意识,他通过美国人、给我们搞突然袭击,就是想警告我们,否则,根本解释不通,美国联络处鲍勃主任会去参加、这样一个身份不好、职位不高的人,他的父亲的祭奠仪式。

要知道,上周的葬礼,美国人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的。”

吴糟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到,这番言论居然得到与会者的首肯。

一来她们也不知道实情,二来吴糟蟹自甘担当背锅侠,把得罪牛保伦的黑锅、扣到自己头上,算是给几位当事的大佬解了套。

“这么一说嗫,事情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喔,我有故意套美国佬的话,一提到牛保伦,他们都故意不谈、顾左右而言他,既不说他好、也不言他坏呐!”陈献菊这次不再唱反调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我跟鲍勃主任提起昨天的事,他居然告诉我、是偶然路过遇上的,说他只是文化代表查尔斯的普通朋友,这真是骗鬼哪!”蔡崇日也气呼呼的说道。

“现在怎么安置他呢?”赖罄德问道,谁都知道是他的嫡系、抢了牛保伦的地盘,现在他怎么能不急?他可不认为牛保伦收了那笔奠仪、就不记仇了,他可是要参选下届“总统”的,真把美国人得罪了,还选个屁呀!

“你们有没有合适的位置、安置他?”蔡崇日这会儿、恨透赖罄德了,你抢谁的地盘不行、偏偏盯上牛保伦了?害的老娘跟你一起担惊受怕。

蔡崇日这么一说,陈献菊和赖罄德都不吭声了,位置早就刮分、安排完了,数蔡崇日拿到的最多,这时候让她们让出到嘴的肥肉,那是门都没有耶!

“要不,给他个“总统府”参议的职衔吧,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是位置是现成的,而且地位尊崇、年金优厚。”蔡崇日的狗头军师、蔡办主任苏佳犬说道,他知道,让谁把乔好的位置、让出来都难,这样也算帮蔡崇日解套了。

“佳犬兄不愧是智多星,我看行。”赖罄德立马附和道。

“不合适吧?参议都是德高望重的社会贤达,以他的身份进去了……万一引起现在的参议反弹、纷纷辞职,那可就更麻烦了。”蔡崇日思考了一下说道。

“一个“总统府”参议,今天跟刘寡妇睡觉、明天上了王家媳妇的床,这样天天曝光,“总统府”颜面何存?”陈献菊也站出来反对道。

“这会成为阔民党攻击我们的口实。”吴糟蟹也附议道。

“是我考虑不周,只想到给他一个现成的高位了。”苏佳犬不禁老脸一红,轻声说道。

“你不用顾虑,我们本来就是在商讨嘛。”蔡崇日赶紧抚慰他道。

“就是,其实牛保伦现在的位置也不低,实权交给他、也不合适,毕竟他曾经是阔民党党员。”赖罄德又用当初抢牛保伦地盘时的话、来给自己辩白了。

“那好啊,就由你来跟他谈,好不好?”蔡崇日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

“这个,这个还是要中央统筹安排嘛。”赖罄德才不会去接这个烫手山芋。

“这样行不行?‘江电’董事长的人事案、闹得沸沸扬扬的,双方都受到伤害,舆情堪虑,与其让他们这么闹下去,不如两个都不用,让牛保伦去当这个董事长,这样,一来可以平息负面舆论,二来给足美国人面子。”苏佳犬再次提出建议,目前蔡崇日提的候选人、明显处于下风,既然自己拿不到、也不能让对手拿去。

“不行!他太年轻了,怎么能管好这么大的集团?”陈献菊马上跳出来反对,大家都没注意到,吴糟蟹递给蔡崇日一个小纸条。

“就是,以他的学历和出身,说出去会被笑掉大牙的。”跟蔡崇日争权夺利,赖罄德跟陈献菊是天然盟友,两人互争是另一回事儿。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做的,不会可以学嘛,朱元璋还是文盲呢,皇帝不也做的还不错?”苏佳犬可不会跟他俩客气,这个“御前会议”的人员安排,就是要保证蔡崇日总能以多数票获胜。

“他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就知道打打杀杀,怎么能管好这样大的企业?”事关利益,陈献菊当仁不让的反驳道。

“他组建的网军,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从强到霸,说明他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很强。”只要蔡崇日不发话,苏佳犬就会坚持己见,大不了投票呗,吴糟蟹跟自己是一伙的,最后就看蔡崇日怎么平衡了。

“网军是“总统”一手策划、培养的,他不过挂个名罢了,现代化大企业的管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赖罄德再次助阵道。

“即便他是挂名负责人,那也算是协调、辅助“总统”做这件事的,有了成绩、不能把他完全抹杀吧?”苏佳犬依然不急不慌的说道。

“你这是偷换概念,一个网友社群,能跟几十万员工的企业集团比吗?”陈献菊快被气疯了,不,她马上就要被气疯了。

“不要再争了,我们思普利特党能胜选,靠的是什么?创新!阔民党有问题、我们就无限上纲,阔民党没有问题,我们就给他制造问题、让选民恐慌。

大江大河我们都过来了,怎么就在具体问题的小河沟前,你争我夺的,不敢跨过去呢?”蔡崇日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总统”教训的是,我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苏佳犬立即送上精美马屁。

“还请“总统”明示。”吴糟蟹一本正经的说到,忘记是他自己给蔡崇日递的小纸条、提出的一石二鸟之计。

“干具体工作没经验,干监督、管理的工作总可以吧?

不会炒菜、做不了厨师,那就让他当餐厅经理嘛!

不要目光短浅、总盯着现有的那些位子,没有合适位置,我们给他设立一个嘛!

既然是给美国朋友面子,那就要给足,一个‘江电’的董事长、很高么?

我决定,成立一个‘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专管‘江电’之类的董事长们!

就让牛保伦做这个委员会主委,黄奸庭、谢娼庭升任副主委。

陈妻麦接掌“安翔”航空公司董事长。

王实奸接掌“江电”电业公司董事长。

佳犬,你马上落实“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的编制,交“议会”用最快的速度通过,让苏“院长”安排预算、要从优。

“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的人事案,给牛保伦留20%人员名额,两位副主委各留5%的名额,陈主任和赖副总统各10%的名额,剩下的、你看着安排吧。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蔡崇日讲到这里,停下来环顾四周,陈献菊在心里大骂蔡崇日,一下子就把两个董事长的位子都抢走了,还说的冠冕堂皇,自己的两个人、说是“升任”,其实就是摆设,他们敢跟牛保伦争权吗?

陈献菊心里就是有一万个理由反对,她也不敢吭声,蔡崇日很“民主”的,只要有人反对,就投票表决,最差的结果也是蔡崇日3:2获胜,傻子才在这个时候发声呢。

“吴秘书,请记录,“总统”办公会一致通过,设立“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陈妻麦、黄奸庭的人事任命,通知苏‘院长’即刻发表!”蔡崇日不无兴奋的说道,不仅是一举挫败陈献菊、拿到两个董事长的位子,以及这个委员会、有一半是她的人,谁也翻不了天!这么做还给足了美国人面子、笼络了牛宝伦,顺带削弱了“行政院”的职权,可谓是一石四鸟!

牛保伦的回拜,受到了高规格接待,鲍勃主任也接见了他,虽然只是客套了几句话,但是,在思普利特党里面,能得到这种“殊荣”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牛保伦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知道,今天晚些时候,“总统府”就会接到、他到联络处的详细报告,这里的勤杂服务人员,很多都是安全和情报部门的眼线。

查尔斯热情的把牛保伦请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人密谈了近两个小时。

中午,牛保伦跟司机在街上的面馆、简单打了个尖,然后,就去给蔡崇日和陈献菊选礼物了,江南人很讲究礼尚往来,决不能像给美国人那样,买点儿糕点、水果打发她们。

牛保伦不知道,现在整个官场都传遍了,新成立的“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张梦芸更是一直在给他打电话,当然,不止她一个,很多人开始打听门路、在找他,但凡跟牛保伦有点儿交情的,也都在找他,这个新成立的委员会,听名字就知道有实权、油水大,都想往里面塞人。

可是,牛保伦上午进美国联络处之前,就把手机关机了,到现在也没想起来打开。

0

第六章 一石四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