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降晖>第二十七章 功败垂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功败垂成

小说:降晖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8/6 16:24:06

尤思怀将军一生刚正不阿、清廉爱兵,所以即使退役已久,但在军队中依然有很高威望,选一个能协助自己、完成兵变的候选人有几个,但是,兵者凶器也,要想达成所愿,参事主将不仅要有威信,对自己的部下如指臂使,还要为民众牺牲的觉悟、有为民众舍生取义的勇气、遇险当机立断的胆色、遇事勇于担当的使命感。

举事后,政治责任尤将军一力承担,但是,在可能发生流血事件时,如果犹豫、退缩,很可能让兵变处于被动、直至失败。

反复思考后,尤将军决定选择江南陆军第二二十六团,团长袁世诚上校,是尤将军一手提拔起来的阔民党后辈。

尤将军退役后,袁上校也从没中断往来,今年春节来拜年的时候,两人说起思普利特党倒行逆施,也是痛心疾首,而且袁世诚上校在陆军第二十六团做团长、已经快七年了,对部队掌控完全不成问题,因为是从士兵一步步走到团长职位的,所以官兵相处融洽、很有战斗力。

选择袁世诚上校的最重要原因,其实最看重的是他的无党籍身份,以免让人指责是阔民党组织的政变。

袁上校原来是阔民党党员,因为看不惯国民党高层争权夺利、内斗内行,硬生生让一群披着皿主马甲、党纲违宪的饿狼成了气候,还为了选举压制党内鹰派声音、愤而退出了。

陈随便当选后,急于发展军内势力,派人联络袁上校,并允诺只要填表加入思普利特党,就提拔他为少将旅长,被袁上校严词回绝。

这之后,牛宝伦接到去陆军部队搞渗透,拉拢人、试图换掉袁上校,但是,袁上校能力强、威望很高,牛宝伦收买的人,有贼心没贼胆,只敢私下收集一点袁上校的“反动言论”,所以,思普利特党只能退而求其次,屡屡压制袁上校的提拔。

那晚,尤将军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袁上校的时候,他完全赞同,并且保证部队完全没有问题,团里中下级军官都是自己放心的人,政战宣传也是老一套,所以全团官兵对思普利特党都没有好感。

当时看到袁世诚上校这么自信,尤将军很欣慰,但还是不免提出泄密的可能性。

袁上校说团部几个人,大家都是结拜兄弟、绝对没有问题,三个营长都是自己人、也绝对没有问题,军营相对封闭,所以,提前泄密的可能性不大,只要从开始计划,就只进不出、切断营区内与外界的联系,等决定起事那天,开个誓师大会、把不愿参加的人圈禁起来就好。

因为跟袁世诚上校已经约定好了,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等了段时间,确定有没有泄密,尤将军才把这些位志同道合的老战友,召集到一起、宣布这件事。

送走其他几人,尤将军把“告同胞书”交给吴泽海请他帮润色、修改,拉过**退役少将周宇宏说道:“宇宏贤弟,袁上校在兵营不方便随时出来,还得麻烦你跑一趟,住到营区附近,看看他们最终的作战计划、有没有瑕疵,帮他们完善一下,距离成立大会没几天了,在这期间不能出任何纰漏。拜托了!”

“放心,我会注意的。”接过尤将军递过来的袁上校的联系方式,周宇宏少将就匆匆告辞了。

袁上校将准备起事的计划告诉了连以上军官,大部分人赞同,小部分人有疑虑。

林平实假装坚决拥护,骗过了袁上校,然后他故意把自己随时放在明处,随时尽量跟大家待在一起,心中盘算着怎么跟赖智庭取得联系。

为保密的缘故,跟周宇宏少将的联络本来是袁上校自己亲为,因为要说服几个营连长,在遇到**、无法说服的情况下,要果断采取非和平手段。

最后一次取回作战计划的事情,就交由林平实代办,林平实利用独立外出的机会,偷偷跟赖智庭取得了联系,从周宇宏少将那里拿到最终的作战方案后,两人一起去向赖罄德告密了。

听了林平实说的情况、看着手中的作战方案,先是让赖罄德大吃一惊,继而后怕不已,要不是这个林平实贪图荣华富贵、升官发财,思普利特党整个被蒙在鼓里,那么明天上午,思普利特党所有明面上的高官、**,就会被一锅端了,就算不死、也必然是元气大伤。

赖罄德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是白给的,他没有想怎么制止这次军事政变,更没有想把这件事儿通报蔡崇日、吴糟蟹,他在想,怎么利用这件事儿、给自己谋求利益最大化。

时间太紧张了,赖罄德一时没有想好对策,他亲自宽勉鼓励了林平实一番,并亲口允诺提拔、重奖林平实。

最后,留下行动计划影印件,让林平实返回军营,明里说是让他继续监视袁上校、给这边做内应,为调集部队争取时间。

实际上就是让林平实回去稳住袁上校,让袁上校有一切都在稳妥推进,他们的行动计划没有泄露的错觉,为赖罄德做出决策、尽量争取时间。

赖罄德家的密室中,烟雾缭绕,智囊赖智善、同族弟弟赖罄义、秘书赖卡丝、早年安插到军内、这次立下大功的赖智庭,正在密谋怎么利用这件事、谋求利益最大化。

“三哥!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五叔的计划可谓万无一失!”赖罄义见赖罄德还在犹豫,忍不住大声说道。

“三叔,你难道真要对那个女人、低声下气的一辈子吗?看到她对您颖指气使的丑态,我就忍不住想、啐她一脸吐沫!”赖卡丝是赖罄德的亲外甥女,一贯以那个女人代指蔡崇日。

“三儿呀!我看你五叔的计划也是完美无缺的,保密性强、可行性高,就算失败,既不会被怀疑、损失也可以承受。”赖智庭帮着分析到。

“我在想怎么善后。”赖罄德掐灭烟头说道,经过上次内斗,他的人被蔡崇日收买、拉拢过去一部分,虽然不是很多,此消彼长之下,他的实力已经远不如蔡崇日,甚至逊色于陈献菊。

“要不然跟陈献菊摊牌,事成之后少不了她的好处。”赖罄义说道。

“不可!这件事只能我们四个人知道,决不能让外人晓得。”赖智庭阻止到。

“陈献菊也不是个好鸟,要不是她放弃中立,我们上次怎么可能输的那么惨?”赖卡丝瞪着小眼说道。

“彼一时、此一时,情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蔡崇日在利益分配上,不仅不再礼让‘新潮瘤派系’,争夺反而愈演愈烈。

‘气爆’重提,敢说幕后没有蔡崇日的影子?陈献菊会甘心退让?她只要退一步,她的‘新潮瘤派系’,距离土崩瓦解的日子就不远了。

没有永远敌人,政治,分分合合寻常事。

让渡一些利益,让陈献菊做大,她这个人只重利益,却又自作聪明的,总想是躲在幕后,也许是‘气爆’留给她的阴影太大了。

暂时把她推到思普利特党党首位置上,只要你真的掌控行政资源,要不了两年,就能完全架空她。

所以,适当示好、是很有必要的,只要她振臂一呼,加上‘新潮瘤派系’的力量,我们马上就能把蔡崇日的势力、完全清除掉。

相反,如果她掣肘而行,你在大位上也坐不稳。”赖智善摇头晃脑的说道。

“我要怎么做,才能不显山露水的、表达出结盟的意思?”这才是赖罄德迟迟下不了决心的原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陈献菊最想要什么?”赖智善问道。

“她一直想把她的嫡系,‘新潮瘤派系’的总召集人刘逝芳,推到‘揆阁’的位置上,以便她幕后掌控、操控思普利特党!”赖罄德说道。

“那就表态把这个位子给刘逝芳!”赖智善说道。

“不可,那样的话,党、政权利都在她们手上,三儿岂不是成傀儡了?”赖智庭急忙阻止道。

“不这样,怎么能让她们毫无顾忌的、全力支持罄德?眼光放远一点儿,只要坐稳大位,随时都可以找个借口、让‘内阁’总辞!”赖智善阴险的笑到。

“还是五爷爷老而弥辣!”赖卡丝恭维道。

“那个人可靠吗?”赖智庭有些疑虑的问道。

“没问题,一个十年前就该死的人,多享受了十年、他原本不可能得到的富贵生活,死也值了,再说,他不自愿赴死、他的女人和一双儿女,就得给他陪葬。”赖罄义对培养的死士、毫无感情的说道。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亲自来安排。”赖智善说完,看着赖罄德说道:“事不宜迟,你跟智庭准备一下,就去举首,先给陈献菊通个气儿、同时把那层意思说清楚。”

赖罄德在车上,给已经到家的陈献菊打了一个电话,陈献菊一听、把候有禄留在客厅,自己回书房继续接听电话。

陈献菊关上书房的门后,侯有禄掏出手机、插上耳机,听起音乐来了。

听完赖智庭的汇报,蔡崇日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得,浑身直打颤,许久,才让苏家犬把吴糟蟹和军方首脑都找来开会。

人来后,蔡崇日颤抖着手、指着自己的亲信,“国防部长”沈一鸟的鼻子怒骂:“我把你提拔到这个位子上,是让你给我搞兵变的么?要不是这个小小的团副,你我都要变成笑话了!”

“是,这个袁世诚太胆大妄为了。”沈一鸟擦着头上的冷汗小心的说到:“我已经安排部队包围二二十六团驻地了,天太晚,现在处置、怕出现较大伤亡,传出去不好,明天清晨就展开行动。”

“还有你!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你是干什么吃的!”蔡崇日指着吴糟蟹的鼻子骂道,吴糟蟹唯唯诺诺的不敢回嘴。

“一个小小的上校能有这么大胆子?一定要把幕后黑手一网打尽,要不然遗患无穷。”蔡崇日恶狠狠地说道。

“周宇宏老贼已经控制了,他肯定是幕后黑手之一,明天行动开始、就立即抓捕,然后顺藤摸瓜,一网打尽这些丧心病狂的阔民党余孽。”曾经的阔民党党员沈一鸟点头哈腰、讨好的说到。

“阔民党?”蔡崇日像是想起什么来了似的,顿了一下,突然笑道:“阔民党,很好!吴秘书,你马上通知陈主任、“苏院长”、和负责宣传的人来官邸。马上!”

“趁着这次机会,把阔民党彻底打趴下,让他们永远都翻不了身!”蔡崇日得意看着、来开会的这些嫡系部军队首脑说道:“叛军和幕后黑手你们负责,一定要一网打尽永除后患!我跟吴秘书长和赖副**他们,要研究一下怎么收拾阔民党!”

看着这群人唯唯诺诺退出去后,蔡崇日莫名兴奋在办公室转着圈子,等着其他人的到来。

当发现团副林平实回来后、举止异常,兵营外又出现异动、很可能被包围后,袁世诚上校命令所有人都不要承认参与兵变,立即回营房等候命令,自己回到办公室,把跟兵变有关的全部资料销毁。

兵变是隐瞒不了了,薛鸿轩手上拿着周将军审阅过的作战计划,他除了懊悔自己识人不明,最痛心的是,自己把改写历史的唯一机会丧失了。

给妻儿留下的遗书早就写好了,交给侍卫官后,袁世诚亲自手刃了那个出卖兄弟、破坏了南北**机会的林平实。

袁世诚洗了个澡、取出一套新军装,穿戴整齐、静静等待黎明,他决定天亮后、就走出军营出首,以尽可能保全手下的官兵,他还不能自杀、他必须勇敢面对一切。

3

第二十七章 功败垂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