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降晖>第二十八章 舆论逆转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舆论逆转

小说:降晖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8/11 14:21:26

商量好怎么宣传、打击阔民党的事情后,蔡崇日为了显示自己临危不乱的气度,决定只要收到军营那边“平叛”成功的消息,明天上午的“公管委”成立大会,继续举行,她仍要出席。

但是,要采取相应防范措施,加强安保力度,只有获得邀请的人、才能进入“公管委”院子里的会场。

这个决定立即通知安全部门、警察署和“公管委”执行。

突然接到命令、要求对参会人员进行甄别,并重新派发邀请函、没有新邀请函的一律不得入内。

这可把牛保伦他们忙坏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必须按照安全部门的要求去做,幸亏派来的人是李铁,让牛保伦放心不少。

泰枰市内的人、和已经提前到的人,当夜紧急派送邀请函,另外在警戒线外,安排两组人,负责审验、发放外地来人的邀请函。

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凌晨了。

派人去找来几家夜市小吃摊,“公管委”和提前来警戒的安全和警务人员,谁喜欢吃什么吃什么,告诉摊主,预定明天的早餐、让他们提前预备食材,最后一块儿结账,把几位摊主乐坏了、纷纷找人帮忙去了。

天明时分,袁世诚上校走出兵营自首的同时,周宇宏将军在兵营附近的宾馆被捕。

兵营那边,兵不血刃的解除了二二六团的武装,消息传来、蔡崇日们弹冠相庆,他们算是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面了,纷纷开始准备、去参加“公管委”的成立大会。

临近八点,周宇宏少将还没有回来,尤将军心头掠过一丝不安,电话拨过去已经停机,拨打袁上校的电话也没法接通了,虽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是政变肯定是失败了。

尤将军转身回到卧室,从衣柜里取出军装换上,整理一下仪容、缓步走回书房,坐在书桌后面尤将军镇静的把“告同胞书”、“给党的一封公开信”、“家书”三个放在信封里的信件摊开,平放在书桌上。

尤将军知道思普利特党已经掌控了传统传媒,不可能把他的声音宣达民众,所以,他秘密租用了一个比较有名的网络直播间,他要用这种方式,解说举行政变的初衷。

尤将军很镇定的宣读了“告同胞书”、“给党的一封公开信”。

放下“给党的一封公开信”后,尤将军对着镜头,缓缓地拿出抽屉里的手枪、指向自己的额头……

尤将军不知道,那是个贪心的网红,临时接到一个带货的活儿,这个网红贪图一家厂商的50000元的带货、宣传费,当天并没有真的把信号,实时、同步接到尤将军的电脑上,只是录了影。

八点过后,来参加成立大会的嘉宾陆陆续续来到公管委办公大院,门口有警察临时设置的安检设备,一切还算顺利,就是一位嘉宾过安检门的时候、警报器响了,弄得大家都很紧张,纷纷看了过去。

那人轻轻抬起打着石膏的右手,说是右腕骨折,打了钢板、螺钉,安检就放他进去了,算是虚惊一场。

9:30,公营企事业单位管理委员会成立大会正式开始,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赖罄德、苏真娼、陈献菊先后致辞。

接下来陈妻麦代表公营企事业单位发言,祝贺“公管委”成立,表态支持公管委监督、审计。

杨思拓代表工商企业发言,祝贺“公管委”成立,表态服从公管委监督、监管,然后念了一个长长的名单,凡是捐款100万以上的工商企业才能上榜。

轮到牛保伦粉墨登场后,他先是宣示反贪腐的决心,然后又表示不惜牺牲一切的决心,把意外身亡的薛鸥苓、硬说成是烈士,说他之所以同意接受工商企业捐款,就是为了慰籍烈士英灵、安抚烈士遗属云云。

牛保伦讲完话,主持人宣布,接下来是公管委各部门、委员代表上台宣誓。

牛保伦偷偷走下**台,他要去后门迎接即将到来的蔡崇日,这是今天成立大会的重头戏,要知道,规模更大、人员众多的“转型真理委员会”成立的时候,蔡崇日也只是让苏家犬代表自己、到场祝贺而已。

牛保伦陪同蔡崇日走上**台的时候,六个地方分部主委从另一侧楼梯刚刚下去。

“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蔡**”为公管委成立致辞!”主持人非常激动的宣布道。

**台上下,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蔡崇日一边挥动左手、向台下致意,一边用右手到上衣兜里掏讲话稿。

牛保伦一直陪同蔡崇日走到话筒前,当她开始讲话、牛保伦就倒退着往回走,视线也就不再盯在她身上,他扫视了一下**台下。

一个人的异常举动,让牛保伦停下了脚步,他没注意到、电视台导播在向他挥手,他还有半个身子在录影画面里,见他没有反应,导播心里直骂、却不得不拉近镜头,只拍蔡崇日的上半身。

有不少人在嘀咕,这个牛保伦也太爱出风头了,为了抢镜、厚着脸皮给蔡崇日做背景。

那个右手打着厚厚石膏的人,正在用左手偷偷扯掉挂在脖子上的吊带,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蔡崇日,然后垂下右手、身体略微前倾……这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同时右臂直指蔡崇日。

“啪!”、“啪!”、“啪!”、三声枪响,三颗子弹从他右手石膏中、激射而出,直奔蔡崇日而去,他还没有来得及了、击发第四枪,就被安全部门的人扑倒在地。

所有人忘记了害怕、都直挺挺的盯着**台上。

在那个人站起来、抬起手臂的同时,牛保伦用最快的速度前奔。

几乎是在枪响的同时,用身体护住蔡崇日,三颗子弹,一发打在他的右臂,一发打在他的后背,另一发受到安全人员的干扰、打飞了。

**台上,赖罄德第一个冲了过来,他一直紧紧盯着蔡崇日,只要子弹打中她,他会在第一时间冲过去“救”她,赖罄德右手戒指上有个倒刺,倒刺上淬有跟子弹上一样的剧毒,只要用右手使劲一捏她的胳膊,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蔡崇日!

“保伦!”、“保伦!”,赖罄德还没有跑到,就听到蔡崇日在哭喊,他知道,最好的机会错失了,他恨不得冲过去,用右手使劲捏一下牛保伦的胳膊!

安全部门的人,不顾蔡崇日的反抗,强行簇拥着、把她和赖罄德等一干**护佑着、离开了现场。

短暂的慌乱之后,白钟华跳上**台、抱起牛保伦就往救护车的方向跑。

现场有预防万一、准备的救护车,白钟华抱着牛保伦往救护车的方向跑,医生护士相向而行,把牛保伦放到担架上时,牛保伦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大夫赶紧给他输上氧气……

刺客的子弹头,是被加工过的,刻出了三道螺旋状凹槽,凹槽内淬有神经毒素,会使人的呼吸系统产生障碍,幸亏是子弹出膛后产生高温,毒素的毒性已经极大地衰减了。

救护车呼啸着,把已经意识模糊、奄奄一息的牛保伦、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牛保伦住院后,“**府”办公室副主任刘逝芳受命,亲自坐镇医院,组织专家会诊,蔡崇日亲自致电医院院长、必须全力救治。

送进手术室的牛保伦、暂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由于安保等级高,很多闻讯赶来的人,都被挡在急诊手术室的楼外了。

胡佳俪、张梦芸、王青岚、宋蕾娜以及公管委的白钟华、袁玥婷他们,统统被挡在楼外。

刺客还没送到安全部门的审讯室,就毒发身亡了!

赖智善逼着刺客,在出发前就吞下一颗胶囊。

这是一种剧毒毒药,被包裹在胶囊内,根据需要时间不同、胶囊皮的厚度也不一样,胶囊皮在胃液的侵蚀下、逐渐融化,直到露出毒药。

不论是谁,吃下这种毒胶囊后,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强行催吐,剧烈的胃运动、所产生的胃压,会直接挤破胶囊,立即毒发身亡!

这是即便刺客被捕、也可以永绝后患的毒计。

躺在手术室、依然没有脱离危险的牛保伦,不会知道,由于他早年收买的林平实出卖,尤将军和袁上校的计划功亏一篑,他自己挨的这两枪、也是因此而来的连环计!

思普利特党当局是在得到尤思怀将军自戕的消息后,警察把“告同胞书”、“给党的一封公开信”、“家书”三封文件找到,汇报到吴糟蟹那里,思普利特党才知道尤将军就是幕后主谋,其他就一无所知了,“告同胞书”是绝对不能公开的,“给党的一封公开信”是利用这件事、打击国民党的有利武器。

舆论炮弹上膛了!

思普利特党“行政部门”及党务部门,全部高速运转起来了,想藉由这次事件,彻底把阔民党,这个还能在政治上、挑战思普利特党的政党消灭掉。

“给党的一封公开信”被断章取义,污蔑成妄图永远一党执政的“威权余孽”。

消息曝光后,舆论大哗!

阔民**立即发表严厉声明,谴责企图兵变者,表示不知情、没参与、很气愤!

因为尤思怀将军自戕、袁世诚上校和周宇宏将军大义凛然,不配合当局的调查、更没有说出其他人,思普利特党除了炒作阔民党阴谋兵变、妄图回到威权时代,实施白色恐怖统治外,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撑他们的言论。

但是,真相不重要,掌握了舆论阵地的思普利特党,肆意编造谎言、污蔑阔民党。

一时间,风声鹤唳,阔民党党员都不敢佩戴徽章出门了。

因为想从二二十六团拿到有价值的、可以攻击阔民党的证据没能实现,思普利特党当局对二二十六团的打击报复、不可谓不疯狂。

就连明确反对兵变、并被关禁闭的政教科长,也以不能誓死捍卫最高统帅“蔡**”的理由、罢黜军籍,其他没有证据参与其中的军官、也都受到处罚,被刺死的**、团副林平实,甚至也没有得到任何哀荣。

气急败坏的思普利特党当局,决定用死亡恐吓袁世诚上校和周宇宏将军,想让他们说出思普利特党想要的东西。

黔驴技穷的思普利特党密令,对袁世诚上校动用私刑,只要不让外面知道,什么刑具都可以上。

上面的命令、没有宪兵执行,将来真的出事儿了,执行这种口头命令的士兵、百分之百会被当成替罪羊抛出去,传达命令的宪兵小头目自己也不愿意动手。

这把蔡崇日气坏了,命令宪兵司令亲自动手,宪兵司令当场口头请辞,把蔡崇日气的要吐血,当她的目光看向、自己刚刚提拔起来的宪兵副总司令时,宪兵副总司令直接假装中暑、摔倒在地。

蔡崇日气的浑身颤抖、脸色铁青,手下人手忙脚乱的、把宪兵副总司令抬出办公室,这时,陈献菊过来、亲昵的搂着她,劝她不要生气,气坏自己、“江南民众”会心疼的,蔡崇日这才慢慢稳住身子。

陈献菊不愧也是个狗头军师,马上给蔡崇日提出一个解决办法,宪兵不愿意动手,就把袁世诚转交到“江岸警卫队”,那可是刚刚成立不久的,思普利特党的党军!

未来,江南“转型真理”稽查队的几万人,都会转入“江上警卫队”,成为思普利特党的中坚力量。

被秘密转移到“江岸警卫队”的营房后,这些法西斯暴徒、对袁世诚上校施以重刑,袁世诚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肤了,但是,袁世诚上校依然一个字也没有说。

这件事,思普利特党把它炒作的很厉害,眼看私刑也撬不开袁世诚的嘴,万一失手打死人、没法跟公众交代,只得暂时作罢。

思普利特党一贯疯狂叫嚣废除死刑,最激进、声量最高的新潮瘤系的管笔淋等人,现在公然声称、自掏腰包,在几乎所有各种媒体集中发声:必须在废死之前,判处“袁逆”、“周逆”死刑!

没两天,思普利特党“挣国会”陈挺匪无意间对媒体说了一件事,管笔淋等人自掏腰包、为党服务是真的,大家千万不要把泰楠市政府,从“**政府”临时拨款的9000万空污治理专项资金,刚刚投到管笔淋弟弟、位于柳安县的核子发电设备公司,不能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思普利特党要团结在一起、共度时艰!

在事情发酵起来后,那个网红害怕了,偷偷删除了尤将军的临终遗言录影……

在思普利特党疯狂叫嚣,必须处死袁世诚上校和周宇宏将军的舆论狂潮中。

刘晟俊中将偕魏震海少将、司马朗少将、杜力行少将、程安邦少将、秦南阳少将、吴泽海少将、孔德成少将、熊奇辉上校在山梨电视台,召开各新闻媒体记者会。

由魏震海将军宣读了、吴泽海将军修改过的、尤思怀将军手书原稿,尤思怀将军的“告民众书”,说明了谋划兵变的真正起因和目的,然后,几位将军毅然宣布自己也参与了这次兵变,并向“国防部”出首。

这让隐瞒了尤思怀将军自戕真相的思普利特党措手不及,因为他们没有、也不敢公布“告民众书”。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蔡崇日、陈献菊、赖罄德等一干思普利特党**,有些傻眼了,这些不怕死的老头出来搅局,情势可能要逆转。

吴糟蟹命令警察总署,以维持社会稳定的借口,删除、屏蔽所有同情、赞同尤将军做法的言论,连脸书上的回帖、评论也不放过。

同时命令水军严密监视各个社群、论坛,发现有不利思普利特党的言论和消息、马上压制。

虽然几位将军不顾个人安危、勇敢站出来的壮举,得到了很多的理解和敬佩,但是,图谋“军事政变”这顶帽子、却是坐实了,民众同情、却不赞成他们的义举,即便他们是为了民众利益。

《告江南民众书》并没有什么人,去认真阅读,更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们说的,民众对政客的美好许诺,早就已经麻木了、不信了,这是尤将军他们没有想到的。

如果尤将军他们做到、并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当然另当别论,可是,现实世界没有“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的私欲,林平实不知道是不是正在地府寻找《后悔药》!

缺乏民意支持,再加上思普利特党网路水军带风向,很快,声讨兵变成了舆论主流。

舆论再次反转,引起群情激愤,开始全面声讨思普利特党,是二十多天后了,起因却是因为一件小事儿。

江南有个特殊的、或者说别出心裁的网路直播平台————《真人秀》。

在这里的直播的女孩,在开始的前30分钟,必须使用普通摄像头,素颜跟自己的粉丝互动,商量当天化什么妆,如果有“地主”直接送一只虚拟的波斯猫宠物,要求她涂一个蓝色的唇彩,收到这么贵重礼物的女主播、自然乐颠颠的照做了。

正因为能看到真实的美女,这个直播平台的人气很高,有很多注册的忠实粉丝,当然,这跟它不打赏也能听歌、看舞有关。

一个刚刚开始网路直播小女生,在跟粉丝互动的时候,说了一句:“其实,那些策划兵变的老爷爷、初衷也许是好的!”

这句话正好被思普利特党水军的一个小头目“醉花间”看到了,立即开始破口大骂。

小女生的忠粉“弯月明”立即反骂回去,在直播间的几百粉丝瞬时把“醉花间”骂的抬不起头了。

“醉花间”是这个平台的“名人”,自然不能吃这个亏,马上让手下联络人注册这个平台,加入骂战。

“醉花间”的人陆续进到这个直播间,渐渐的在骂战中占了上风。

“弯月明”也是个倔骨头,用平台虚拟货币发了一个全平台的“广播”,这一般都是“地主”为了讨女主播欢心、才舍得做的,因为做一次全平台“广播”,需要一个普通白领一个半月的薪水!

因为一句“也许初衷是好的”,这种中庸的话,就被思普利特党的“醉花间”恶毒谩骂,甚至招来上千水军加入羞辱小女生的阵营,这让正在平台上、其他“房间”的网友十分不忿,纷纷涌进小女生的房间助阵。

由于人太多,这个房间的网路拥堵、崩溃了。

这种“盛况”马上被平台发现了,立即进行修复、增容,一两分钟后,线路就回复正常、并被无限增容了。

前期进来的近万人,几乎是霸屏的节奏,狂骂“醉花间”,后面还有人不断涌入。

“醉花间”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告诉他的上级,阔民党利用网路直播,企图帮政变翻案!

他的上级,想都懒得想,就赶紧命令其他手下去帮忙,然后跟其他各组联络、请求支援。

真人秀平台上的注册通道立马人满为患,幸亏平台及时发现、做出应对,否则,一个小时都注册不了多少人。

思普利特党的几万水军加入骂战,利用娴熟的骂人技巧,以及团队作战的优势,居然在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占到了骂战上风。

听说自家小姐妹被人羞辱,赶过来助阵的姑娘们,看到这个阵势,纷纷离线、去叫自己不在线的粉丝,让他们过来参战!

这场近二十万人参与的网路“世纪骂战”,已经传播到江南各个网路社群和论坛,由于思普利特党的水军,几乎全部被吸引到《真人秀》平台去了,各个社群、论坛的讨论相对中立,大家发言相对公允,渐渐地大家的观点趋于一致:兵变虽然不可取,但这都是思普利特党所谓‘转型真理’政策逼出来的,有“官逼民反”的意味。

进而大家都觉得思普利特党做事不择手段,只顾打压阔民党、完全不顾及经济、民生,这次又想要再次大幅提高电价,就是施政无方、施政无能的体现!

渐渐的,大家开始检讨思普利特党上台后,种种错误政策、贪腐丑闻,原本倾向思普利特党的中间选民开始反思了。

《真人秀》平台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进小女生的房间,以“弯月明”为首的“护花使者”完全占据了上风。

“醉花间”他们不敢再硬抗众网友了,他们又不甘心灰溜溜的退出小女生的房间。

“醉花间”他们开始利用娴熟的技巧、熟练的配合,在屏幕上打出一条条侮辱性的粗字,这些字在屏幕上慢慢的**,很多都是不堪入目的羞辱言语。

很长时间都不敢吭声的小女生、被这些污言秽语弄崩溃了!

哭喊着“别骂了!”、“求求你们了!”……

看到小女生失态的大哭,思普利特党的水军更来劲儿了,骂的也越来越不堪入目。

突然,精神崩溃的小女生抓起一把水果刀,右手持刀、比划着自己的左手腕,哭着喊到:“求求你们别骂了!”

屏幕上**的弹窗、仍在不断出现。

也许是真的心里崩溃了、也许是真的太紧张了、也许是激动的手抖了……水果刀划破了小女生的手腕,鲜血喷溅而出!

屏幕上很快有人冲了进了直播间,把被自己吓晕的小女生抱出去了……

事情闹大了!

“醉花间”们用最快的速度、逃出了房间。

十几万网友愤怒了,也纷纷冲出房间,开始全网路‘追杀’思普利特党水军。

但是,思普利特党水军每个人都有好几个脸书账号,现在,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这无处发泄的网友,开始在脸书、社群、论坛大骂思普利特党草菅人命!

羞辱性极强的字幕!

小女生撕心裂肺的求饶!

小女生精神崩溃的惨状!

手腕割开、鲜血溅射的血腥画面!

小女生倒下的身影!

截屏、小视频瞬时传遍江南整个网路!

民众沸腾了,民众愤怒了!

声讨思普利特党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正在情妇身上运动的吴糟蟹,被电话铃声惊到了,这个时候能把他的电话接通,只有一个人,吴糟蟹吓得赶紧接起电话。

“……”对方具体骂了些什么,吴糟蟹没怎么听清,但是,他知道对方十分生气、后果万分严重!

对方把电话摔断后,吴糟蟹也顾不上穿衣服,赶紧给值班的副手打电话,问明情况他真的想大骂对方一顿。

可是,他骂不出口,他每次来情妇这里、手机都会关闭,只剩一个专号、只有蔡崇日办公室有。

吴糟蟹自己特别爱揽权,他的几个副手只是他的耳目、接线员、传话筒,没有任何决策权。

“马上勒令《真人秀》关闭、整顿!”吴糟蟹大吼、挂断了电话。

吴糟蟹赶紧穿衣、准备回去把网络声浪压下去,他的情妇裹着被子躲在床上,这其实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被吴糟蟹利用手中权势霸占了。

吴糟蟹关闭《真人秀》直播平台的粗暴做法,被平台爆到网路上后,又增加一条思普利特党的罪状,引发又一轮声讨。

被压制的民意,爆发出来后,犹如蒸腾的火山,让思普利特党的高层感到恐惧。

凌晨,被网路民意压制的水军、已经彻底湮灭在民众的**大海中,有很多水军被骂的怀疑人生,干脆关掉电子设备,找人喝酒、打屁、或者干脆睡觉去了。

随着这种态势的蔓延,网路上的非著名段子手,发表了一条脸书:江南最大的政党叫“反对思普利特党”,这条推特、瞬时在网路上流行起来。

一干思普利特党政要对此束手无策,她们惯用的那些手段,面对人民团结起来追求真相的力量,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

要是不能及时压制住这种舆论狂潮,等明天阔民党反应过来,加以利用、引导,思普利特党在中间选民里的信用、就要彻底丧失了。

那样一来,阔民党就有了咸鱼翻身的可能!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因为这确实是一场巨大的危机。

吴糟蟹提议暂时关闭网路的提议,被大家骂的抬不起头。

“别吵了!骂他要是管用、你们骂死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对策!”蔡崇日虽然恨吴糟蟹、没有在事情未发酵前及时扑灭,但是,这个时候也要站出来保护亲信。

一帮人又都不再吭声了。

见大家都闷坐在那里,陈献菊过去坐到蔡崇日身旁。

“你也不要着急上火,这个事儿我们慢慢想办法,已经很晚了、先让大家吃点宵夜,缓和一下,一冷静下来,说不定就有办法了。”陈献菊说道,蔡崇日点了下头。

宵夜送来了,蔡崇日说她吃不下,她不吃,其他人就算饥肠辘辘、也不敢吃。

陈献菊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把蔡崇日拉倒一边。

“上午刘副主任给我打电话说,牛保伦已经醒过来了,我手头有事儿、就没有马上汇报给你,接着就出来这么档子事儿。”陈献菊小声说道。

听说牛保伦已经渡过危险期、而且已经醒来的消息,蔡崇日心中算是一块石头落地、放下心来,牛保伦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将近二十天,直到用了查尔斯从美国紧急空运来的解药,生命体征才算逐步稳定下来。

但是牛保伦一直没有苏醒过来,转到普通病房后、由他的家人和一帮“知己”在照料。

蔡崇日让那些人留在自己办公室、继续想办法,自己带着陈献菊和吴秘书走了。

4

第二十八章 舆论逆转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