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第四章 死去活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死去活来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5 16:22:26

“呜啊……”

一声尖锐的唢呐声乍然吹响,直将张远航骤然惊醒!

便如做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无稽噩梦,又或在虚无混沌之间踟蹰良久,张远航只觉浑身软绵无力,便如脱骨去筋一般,漫说抬手动弹,就连两张眼皮也难支棱起来。

耳边的唢呐却是越吹越响,很快又有芦笙铜钹加入进来,间或叮得一声脆响,看似碰铃铜磬之类发出的声音,猛然颤动一下心尖,而且这支调子并非胡乱瞎吹,反而颇有韵律,似在哪里听过一般……

“这不就是农村丧礼上的调调吗……”细听片刻,张远航渐渐品出味来,随之猛一激灵,陡然将双眼睁开!

可惜眼前一片黑漆,了无半丝光亮!

张远航大感纳闷,于是深吸一口大气,用力挣扎起身,可还不等坐直,脑门却已结结实实撞在一面平整厚实的木板上,将整个身子重新弹了回来!

张远航愈发觉得蹊跷,顾不得额头疼痛,赶忙手脚齐动,想要把这个容身之所尽快弄个明白!

下面四方围绕,前宽后窄,犹如一个梯形,顶上全然封闭,头高脚低,中间隆起成拱,触手之处平整光滑,细闻还有一丝檀木特有的清香。

怎么说呢?这就像极了一口棺材!

“难道我已经死了,这里就是阴间?”念及此处,一丝凉气忽然自心底升起,瞬间游走全身上下,张远航本能得伸出手去,照着自己的大腿狠掐一把,火辣辣的痛感立时传来,“哈哈,还知道疼,我还没死!”

不等高兴起来,张远航忽又生疑:没死为何要被装进棺材里,而且火葬政策早已施行多年,这又从哪儿弄来一口棺材……

恰在此时,棺外鼓乐戛然而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到距离不远处方才停了下来,一阵小声寒暄过后,便有饱含惋惜的叹气声隐约传来,可惜说话声音太小,又隔着厚实棺木,张远航即便竖直耳朵,仍是听不真切。

“这都是些什么人?系里的同学还是科考队的领导?对啊,我不是在水下沉船上打捞文物吗?”错愕之际,一丝记忆忽被勾起,张远航暗暗忖道:“虽然后来出了事故,可我现在明明活着,为什么要被当成死人对待,不行,我得出去……”

可还不等动作,一个刻意拖长的大嗓门忽然从棺外传来,直把张远航吓了一跳:“吉时已到,封棺开吊咯……”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忽而逼近,直到近处,却又分野四散,竟似在棺木四周团团站定了!

随之,一个沙哑男声幽幽念道:“手执金锤封灵棺,东西南北神明来,朱雀玄武前后照,青龙白虎两边排。一钉魂归邙山去,砰!二钉黄泉路安泰,砰!三钉族门福星照,砰!四钉子孙万万代……”

锤头砸落封棺木钉的声音连番响起,直到三锤落下,还不等第四下响起,张远航终于猛醒过来,自知古时封棺共有七钉,若是此时再不反应,便要果真被封死在这口该死的檀木棺中了!

于是,张远航突然大吼一声,奋发全身之力,照着还未封钉的棺盖一角猛地往上一顶!

只听咯吱一声响过,沉重的棺盖终于被掀开一道狭窄的缝隙,憋闷许久的张远航再也顾不得许多,猛吸一口钻入进来的新鲜空气之后,便再接再厉又顶一记,缝隙随之继续扩大!

“诈尸了!”一阵难言静寂之后,不知是谁嗷的一嗓子,棺木四周顿时大呼小叫,乱作一团,更有胆小之人开始向外跑去,更有甚者,竟在四处寻找辟邪的桃木和对付僵尸的黑驴蹄子。

倒是那个念咒之人不为所动,借着刺眼亮光,张远航隐约看见那人似乎是个老道,此时正从怀中急急掏出一张明黄澄澄的符纸,随即趋步上前,猛地贴在被张远航顶开的棺木一角,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定!”

“定你大爷!”张远航已然急了,再也顾不得许多,转而双手肩膀一起用力,将棺盖猛地往上一顶!

许是应激反应之下,潜力得以全部激发,又或棺钉都用木楔制成,强度实在不高,一顶之下,厚实沉重的棺盖竟被一下掀落下去,张远航终于站直身躯,得以打量起四周!

严格说来,这是一座改作灵堂的阔大堂屋,开门之处又用竹竿苇席临时搭出一截,以供吊唁之人暂歇等待,两盏白纸糊成的灯笼高悬角落,上面均写一个大大的“奠”字,一杆素稠编成的灵幡自顶棚正中垂下,迎风徐徐飘舞。

视线移入屋内,只见六根梁柱分列两行,将灵堂分作三间,两旁各立二三十人,左面一律着甲,看似赳赳武将,右面各自穿袍,犹如文官属吏,头上帽盔却是无一例外缠着素带,神色凄怆,如丧考妣。

居中一间尽头,全然白帷黑幔两色罩起整个背墙,只在左右悬落一副挽联,上书:

天上大星沉南洋,云山同惨淡。

人间寒雨迸三军,笳鼓共悲哀。

上有横幅一道,上书四个大字:忠魂不灭。

横批之下,早已摆好一张香案,香炉白烛靠前,三牲祭品列后,中间赫然一碗长箸斜插的倒头饭。

再看香案之前,赫然放着一口上好檀木棺材,只是顶盖早已滑落一旁,此时正有一人当中而立。

但见头戴一顶藤胎乌纱的双翅官帽,一套绯红色簇新官服罩住全身,胸前补子上赫然便是一对翩翩飞舞的云雁,腰间再用一条素金带环绕束起,脚踏一双薄底皂靴,俨然一身大明四品文官打扮!

许是久未接触阳光,以至面色如纸苍白,双目深深陷下,身量虽也颇高,总有六尺上下,可惜身板瘦削羸弱,宛如病患模样,即便此时勉强撑住站直,手脚胡须却又浑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若有一阵强风掠过,想来便能将他吹倒。

而这个人,正是破棺而出的张远航!

张远航自然不知自己这副形貌打扮,眼见众人神色怪异,一起向着自己盯来,目光之中多有惊惧诧异,张远航不由得也将视线收回,转而低头审视自己。

不知是方才奋力出棺透支了最后一丝气力,又或猛然发觉服装有异,就连身体发肤也全然改换一遍,以至太过震惊,张远航只觉脑袋嗡的一声,随即眼前一黑,望着棺外一头栽落下去!

灵堂之中顿时乱作一团,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惊呼出声,更有胆小之人早已吓得软瘫在地,抖抖索索,再难站起。

唯有那个老道仍旧面不改色,此时不退反进,先是围着昏倒在地的张远航身旁绕行一周,随即回过身去,与旁边头脑模样的几人轻声耳语几句。

随后,那位千户打扮的武将忽而一声令下,几名门口站立的兵士立刻涌入进来,大着胆子悄悄接近,最后将人事不知的张远航轻轻抬起,一路送入后堂去了……

1

第四章 死去活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