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第五章 阴差阳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阴差阳错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6 14:55:18

张远航再次睁眼的时候,早已不知过了几个时辰。

其实张远航早就醒了,只是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直面这个崭新的世界!

经历过葬礼一幕,张远航终于认清了一个现实,自己已经穿越时空,来到大明,而且肉身已然不再,反而附生到一位刚死不久的大明钦差身上,从而闹出一场死人复活的葬礼闹剧!

虽然这种事很难让人接受,也一点都不科学,但不管信与不信,愿与不愿,事到如今,张远航只得认命。

既是借体复生,总要有些前世记忆留存下来才对,诸如姓名祖望、学习工作、生平经历之类,可无论如何搜肠刮肚,张远航竟难从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想来这具躯壳受损严重,竟而全然断片了!

这可怎么办?作为一个生于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现代青年,猛然回溯到数百年前的大明朝,社会环境全然不同,待人接物大有差别,稍有不慎便会露出马脚,而且,此时床边正有一个婢女守着,始终不曾离开一步,张远航实在不知睁眼之后如何应对,于是索性继续假装昏迷,同时脑筋急转,试图捋清头绪,尽快找到对策。

但越想越迷糊,张远航始终弄不明白原因究竟何在,而且这等倒霉事为何偏偏选定自己,而不是别人?莫不是就因为自己学的历史专业,正在打捞一条明代沉船,又或发表过一篇与明朝有关的论文……

百思不得其解,张远航简直郁闷极了!

一筹莫展之际,一阵脚步声忽然自门外响起,张远航只得强行按下心头苦恼,又将皱起的眉头悄悄舒展开来,好让自己装得更像一些。

很快,吱呀一声,房门被一把推开,只听有人迈步走了进来,因为不能睁眼,张远航也便无法知道来人数目和身份面貌。

只听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率先响起,先是对着守候床边的婢女询问几句,不过是有无醒来、可有异动之类的话语,语调虽与原时空略有差异,总归还能勉强听懂。

紧接着,张远航又觉一只热烘烘的大手抚上自己额头,似在感知体温,随之改伸一根手指凑到鼻孔下面探知是否有气,最后再移往手腕,很是郑重其事得给自己把了一阵子脉。

一番动作完成之后,便听那人说道:“若按面色脉象来看,钦差身子已无大碍,此时尚且昏睡不醒,想必是一路劳顿,身子太过虚弱之故,小人再去配些药汤,只需令人按时灌下,再多喂些米汁汤水,将息几日,不日就会醒来。”

“如此甚好,你且全都记下了,就照宋医官意思办理!”此前那个声音再度传来,“只是老曾还是弄不明白,钦差入棺之前,明明已经断了气息,你我当时全都在场,想来看得不差,若将耽在本岛和随船送来的日子加在一起,起码也已过了五六日,为何便能又活过来?”

“这……”宋医官闻言一滞,随后却又如实答道:“千户恕罪,此等情状太过匪夷所思,小人行医半生,却是从未见过!”

“真真怪出个鸟来!”那名姓曾的千户只得悻悻又说一句,接着问向一旁,“常法师,你可懂得其中缘故?”

“贫道素知扶正辟邪之法,却对医道不甚了了,不过单从白日封棺一幕看来,眼前钦差绝非作祟僵尸,反倒是个活死人罢了!”这时又有一人开口,只从声音听来,似乎就是那个曾对自己作法的道长,想来此人胆子很大,见识也似多有过人之处。

“哦,这活死人又是什么东西?”曾千户急切问道。

“活死人并不是什么东西,反倒是种病症,医书又称木僵!”常法师一笑说道:“二十年前,贫道云游罗浮山中,本欲领悟抱朴先师道法精妙,不想却在一位同道那里听来些许医术药石之说,其中就有一例木僵病症,只言活人溺水过久,抑或头部偶遭重创,便可进入一种不饮不食、不语不动境地,短则数日,长可一月,貌若身体已死,实则性命犹存,因此又被称作活死人!”

此言入耳,佯装昏迷的张远航猛然心头一震,立时就想起一个名词来:植物人!但植物人是个现代词汇,若在古代,便是被叫作木僵或是活死人的。

是了,定然是这样了!念及至此,张远航顿觉豁然开朗,这桩死而复生的离奇闹剧也终于有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想来这具借来的钦差躯体忽遭变故,变成了植物人。

一旦想通,张远航忽又感到庆幸,若非常法师这位明白人当时在场,参加葬礼的那些凡夫俗子乍见钦差尸身破棺而出,必会将其认作一具僵尸,说不定就会整出一套驴蹄塞口、狗血淋头的标准动作,最后再把尸身强行塞回棺中,草草掩埋下葬了。真若那样,自己岂不连这具可以附身的躯壳也没有了!

其实,何止张远航这般想法,便是那位曾千户听完常法师这番解说,也不由得心虚起来,“如此说来,若非海上起风,常法师来得迟些,吾皇派来的钦差上使就要被老曾活埋入土了,好险,好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想来是他身负皇恩使命,冥冥之中自有苍天护佑,这才逢凶化吉,得以起死回生!”常法师却是不以为然,只是一句慨叹出口。

“是了,天选之人必定福缘深厚,怎好说死便死!还是常法师见识明白,老曾受教了!”赞完,曾千户却又郑重其事加了一句,“老曾今日得免这场误杀钦差大罪,实在要拜常法师所赐,老曾在此谢过了!”

“哪里话来,曾千户又何必客套!”想来是这番功劳来得太过滑稽,常法师只得讪然一笑,随后又问:“既是天朝钦差出巡,必有封舟战船随行护送,却又为何出了这等变故,就连钦差也被伤成这样?”

“此事说来话长,详情如何老曾同样不知,只因钦差被送来天棚屿时就已昏迷不醒。”言及此处,曾千户声音已转低沉,“若按同船送来的难民说法,钦差此番遭难,却是自己撞上去的。”

“哦,怎么说?”常法师立即追问。

“听说今年刚刚开春一来,侵占吕宋岛的佛郎机人猝然发难,竟对岛上汉人大开杀戒,无论高低贵贱、老幼妇孺,但凡炎黄面孔,一律斩尽杀绝,一时间腥风血雨,就连城外海港也被染成一池红汤……”

“可恶,着实可恶!”不等曾千户说完,常法师忽然一改超然口吻,勃然大怒道:“世人都说红毛洋夷蛇蝎心肠,贫道本还不信,可听今日这番说法,想必所传不谬!”

“嗯,果真欺人太甚!”曾千户恨恨说道:“吕宋汉人虽属天朝弃民不假,却也总归是我炎黄血脉,同气连枝,一脉流传,佛郎机人胆敢如此明火执仗,不过是欺我大明朝廷不知罢了!”

“是了!”常法师强压怒火,问道:“可这又与钦差何干?”

“钦差南来船队恰好经行此处,闻听此讯,大为震怒,索性催船入港与佛郎机人当面理论,不想几句谈崩,佛郎机人竟而出动舰队趁势突袭!”曾千户再说一句,“钦差虽然侥幸逃脱出来,座船却又搁浅在一处下有龙坑的礁石圈里,幸好碧落盟一路追踪至此,这才急急救起,与收集来的落难流民一道送来天棚屿上,再而辗转到此。”

“碧落盟?”常法师闻言一愣,“可是那路女子为首的海寇?”

“嗯,听说碧落盟的瓢把子不但是名年轻女子,据说还极为貌美!”曾十一说这话时,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

“原来如此……”

1

第五章 阴差阳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