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第六章 钦差信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钦差信物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6 14:58:16

这番话语被张远航一字不漏全然听入耳中,虽也对那位年轻貌美的女海寇心存好奇,但佛郎机这个名字还是引起了张远航更多注意。

许是别人不知,对于历史专业出身的张远航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

佛郎机人,乃是明清两代对红毛洋夷的统称,多是用来指代西班牙人或葡萄牙人,有时法国人也被列入其中。

可若提到对东南亚汉人的大规模屠杀,非窃据吕宋岛的西班牙人莫属,仅在十七世纪的短短六十年间,便有三次,被屠杀的汉人总数竟有八万之多,史称马尼拉大屠杀!

第一次发生在1603年,因担心汉人在马尼拉的人口增加和影响力上升,影响自身统治,西班牙人大开杀戒,屠戮汉人两万五千多人。据《明史》所载,大屠杀后,菲律宾的经济一度陷入崩溃,人们有钱买不到粮食、蔬菜、鞋子等生活必需品,从而造成马尼拉出现没有理发师、没有裁缝、没有鞋匠的惨淡局面。

第二次则是1639年,前后残杀汉人超过两万四千人,几乎使整个吕宋岛上汉人绝迹,就连河水也被尸体污染得半年不能饮用,河中鱼虾全都吃得肥胖,以至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无人捕鱼。

时间来到1662年,西班牙人第三次举起罪恶屠刀,至少两万五千人汉人就此殒命,若非吸取前两次教训,担心汉人为主的商贩和手工业者全然绝迹,影响西班牙人自身生活水平,说不定早将整个吕宋岛的汉人全数杀光了。

当年读到这段惨绝人寰的历史往事之时,张远航便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历史重回,亲手去给那些手上沾满罪恶的洋毛子来个碎尸万段!

而今,机会就这样来了!

单从曾千户口中话语分析,这次残杀汉人的吕宋岛惨案必属前两次马尼拉大屠杀中的一次,虽然无法确定究竟哪次,但张远航已能完全确定,自己此时正身处十七世纪上半叶,也便是大明末年无疑了!

阴差阳错之间,就此穿越而来,张远航忽然不再恼恨这次莫名其妙的变故了!

虽然原时空中物质丰富,生活安稳,俨然一副盛世初开的美好景象,可从另一角度来看,却也少了一点挑战和些许激情。可若身处明末,却又大大不同,不仅因其是个混沌乱世,更因这段时期还是一个极为关键的历史转折点!

自此为始,延续数千年的陆权文明开始渐渐失去光芒,大航海运动催生出的海权文明渐渐走上历史舞台,从而将旧秩序与旧势力一步步摧得稀烂,转而建立起延续至今的近现代世界格局。

只可惜,此等转折之于独步全球数千年的种花家却远非好事,张远航曾经认真研究并最终得出结论,华夏文明的衰落由此发端,近代百年的屈辱从此降临。先有明皇昏聩,后有清廷愚昧,满心天朝上国梦,一纸闭关锁国令,生生拉长了封建小农经济的寿祚,却也把产业升级的星火全然扼杀,从而将领先世界的身位拱手相送,华夏文明由此步步滑落,最终坠入黑暗深渊之中。

欧亚大陆那端却是大大不同,先有大航海与大发现,再有争夺资源和殖民扩张狂潮,竞争与哺育连番催生之下,终于引发了那场堪称脱胎换骨的工业革命,经此洗礼,西欧诸国摇身一变,纷纷化身为船坚炮利的帝国列强。

此消彼长的结果,便是自认固若金汤的上国海疆被红毛舰船充斥,自诩牢不可破的天朝大门被蛮夷利炮轰烂,便是始自鸦片战争的连绵烽火和不绝硝烟,便是一纸纸貌似荒诞却又真实无比的屈辱条约,以及满目漆黑又生灵涂炭的躅躅百年!

更为可怕的是,那份在血脉中流淌了千百万年的骄傲,那份在骨子里镌刻了无数光阴的自豪,就此消磨殆尽,继而尘封遗忘,以至曙光重现之时,仍有自轻自贱之徒宁愿高唱西洋月光的赞歌,却耻为一己炎黄子孙,羞与同胞为伍。凡此种种,无知无畏,简直令人发指!

“危难当头,岂容坐视!”

埋藏多年的梦想被瞬间激活,张远航顿觉胸中怨气尽散,精神不由为之一振,“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不如痛痛快快得折腾一把……”

这番神游物外,却也让张远航错过了不少信息,一旦回过神来,张远航立时凝神聚气,继续静听两人谈话。

“既然此人自来岛上就已不动不语,曾千户为何就敢断定他是大明钦差,莫非单凭了这身四品官服?”常法师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心思缜密,此时又问一句出来,“若有歹人心怀叵测,刻意造作出这副钦差面目装扮,岂不就将本岛数万军民置于危险境地?”

“老曾虽是粗鲁武夫,却也不至如此愚笨,除了这身官服之外,自然还有一些……”言及至此,曾千户忽然停下,转而对着一旁说道:“天色已晚,宋医官自行回转便好,不必在此耽着!”

“是!属下先行告退!”那位宋医官倒也识趣,立时出门去了。

“你也出去吧,有事自会叫你!”曾千户又说一句,随着一声细弱蚊蝇的“是”字传出,只听脚步轻响,想来是那个陪床的婢女也被赶了出去。

房门一旦关上,迈步声响再起,闭目辨声,竟是一路走到张远航所在的床脚位置,窸窸窣窣一阵响过,曾千户神秘兮兮的声音忽然传来,“常法师你瞧!”

“不过是枚铜钥罢了,除了做得精致些,又有什么特别?”常法师似乎有些不懂。

“当然特别,只因这枚铜钥本是钦差随身之物,来时搬他上船时掉了出来。”曾千户小声说道。

“那又怎样?有钥无锁,也是枉然。”常法师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有锁,而且还有一口楠木箱子!”曾千户赶忙回道。

“曾千户莫非是说……送来的并非只有这位钦差,反而还有一口带锁的随身木箱,而这枚铜钥恰好能够打开?”常法师忽然明白起来,“曾千户可曾打开看过里面的东西?”

“事关重大,不得不看!”曾十一话语口气忽然有些发虚,随后又道:“常法师,这边来!”

耳闻得脚步远去,心痒难支的张远航再难忍住,于是悄悄将眼皮支开一道细缝,一身挂在床脚衣架上四品官袍首先映入眼帘之中,张远航立时明白起来,想来方才曾千户便是从官袍衣袖里取出那枚铜钥了。

目光移往胸前,张远航才见此时自己身上不过穿了一件细布小衣,右衽交领,系在身侧,正是华夏传统服式。

但听一旁声响,张远航顾不得多想,立刻将头微微侧过,两个人影随之进入视野。

身着道袍长须飘洒的自然是那位常法师,白日早已见过,张远航认得,另外一人却又高出一头,身量雄浑挺拔,全然戎装打扮,想来便是那位曾千户了。

只见曾千户走到墙边,将一扇屏风轻轻挪到一旁,然后身后一推,一扇装有暗门的暗格随即露出轮廓,曾千户再将身子往里一探,用力往外一拉,一口长条木箱就被拖了出来!

0

第六章 钦差信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