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第七章 稀里糊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稀里糊涂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7 14:37:21

可惜张远航平躺在床,视线大半被阻,难以看见箱中物什,但见箱盖一开,两人立时弯腰探头,一起向着箱中仔细观瞧。

虽然背对自己,难见面孔神色,张远航却也能够看出两人全然一副谨小慎微模样,对箱中藏物什更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亵渎,翻看之时也是浅尝辄止,并不敢明目张胆搬出箱外大肆铺摆。

即便如此,两人仍是点头连连,不时还有啧啧惊叹发出,似乎箱中之物十分罕见,分量似也极重。

片刻之后,只听砰得一声传来,箱盖已被重新关上,只见两人合力一处,将木箱抬起,小心翼翼送回暗格之中,最后才终于转过身来。

张远航生怕被他们发现自己已然醒来,于是早早闭上眼睛继续装睡,试图再从他们谈话之中获得更多信息。

只是这两人看过那口箱子之后,一时竟没了闲谈的心思,只听两人口中嗯嗯啊啊一阵,却无一字传出,竟似以手代口,正在比划着什么,张远航大为纳闷,却又不敢睁眼去瞧,只得听之任之。

片刻之后,脚步声再度传来,张远航只觉有人向着床边走来,先在床脚停留片刻,想来是将那枚铜钥重新装入官袍衣袖,想来是曾千户唯恐自己醒来之后,一旦发现铜钥丢失,便要发火治罪,于是趁着昏迷,早早物归原主,也好消去一桩**箱中之物的罪名。

也罢,总归事出有因,倒也怪不得他,张远航也便在心里原谅了这一贸然之举。

胡思乱想间,曾千户已向床头挪来,张远航只觉有人正俯下身来,对着自己好一阵端详,

探看一番之后,眼见张远航昏迷依旧,并无醒转迹象,那人也便叹一口气,随后又那名婢女唤进门来,嘱咐几句之后,一起出门去了。

“那口箱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宝贝,倒要弄得一位守岛千户和一个身处化外的老道如此神秘兮兮?”张远航虽然无法睁眼瞧见,却也能从这两人神色举动之中看出一些门道,“那口箱子似乎就是钦差随身带来的东西,不,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一定要拿回来!”

虽然已能觉察出这具借来的躯壳仍旧十分虚弱,强烈的好奇心却仍旧让张远航百爪挠心,一直想要找个机会下床,好把那个箱子重新打开,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什么宝贝。

但那名守床陪护的婢女十分尽责,从头到尾一步也未离开,待到有人送来熬制好的汤药,婢女更是遵照那位宋医官的交代,竟而捏着张远航的鼻子强灌下去。药汤极苦,张远航却也只能强行忍住,而且还要尽量不露声色,以免暴露自己已然醒来的事实。

药汤之后,又是一碗掺了肉糜的米汤,味道虽然不错,可惜人有三急,即便这具躯体脱水严重,可也经不住连续猛灌,一待体内游走,新陈代谢,总还要排出一些无法吸收的水分,于是张远航很快起了尿意。

在床上解决倒是个并不过分的选择,毕竟自己明面上还是个病人,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张远航却难接受自己如此邋遢,可除了这个办法,只有赶紧睁眼下床一途。

那样一来,必会引来众人围观,只是眼下情势未明,张远航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一番盘问答对下来,便极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因此张远航打算能拖一时是一时,或许婢女临时有事出门,便可趁机下床,自行解决。

存了这个心思,张远航只能强行憋住,可越是这么想,时间反而过得越慢,再忍一会,张远航只觉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

就要邻近崩溃之际,外面忽然传来“梆…梆梆”的三声脆响,一长两短,意为时交三更,已是子夜时分了。

便在此时,一声拖着长音的哈欠忽然从床边发出,只听那名婢女慢慢起身,似乎正伸一个大大的懒腰,许是陪侍一天,终于到点下班,这就要回房歇息去了?

张远航一旦明白过来,不由暗自狂喜,尿意却也随之涌动更急,险些冲破龙门,一泄如注了!

可那婢女却是不慌不忙,临走之际,却似还不放心,重新转过身来对着张远航细细打量一番,最后叹一口气,又将灯芯拨得暗些,这才向着慢慢踱出门去。

一待脚步声彻底消失,张远航如蒙大赦,立刻腰身一挺,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可刚刚起到一半,撑住床板的胳膊忽而一软,整个身子随之跌落回来!

唉,看来身体还是原配的好,眼下这副半道借来的身子竟似不太中用,又或这些日子遭罪不少,已然虚得不行。

怨归怨,事到如今,却也只能凑合,尿意上涌,张远航再不牢骚,转而聚精会神,将气力重新聚起,然后猛一用力,终究从床上坐了起来!

直到此时,张远航才算看清寝室全貌,这是一个三间大房,居中那间用来会客,靠墙长案前面摆着一张八仙桌,往下又有两椅一几,两旁则为厢房,各用木楞格栅分隔,东厢摆床住人,西厢用作书房,全然古代馆驿客房格局,可惜茅厕也按惯例设在了外面。

没茅厕就没茅厕呗,可等张远航遍视一圈,竟连一只痰盂夜壶也没发现,格栅上倒有几个花盆,可惜太过小巧,万难容**内这泡**大水,这可怎么办?

就在再难忍住之时,张远航忽然瞥见书房一角竟还放了一口陶缸,里面俨然飘着几朵睡莲,张远航再不多想,猛然鼓足一口大气,随即搬腿下床,靴子也顾不得穿,便光脚向着陶缸奔去!

但见黄龙破关,犹如百尺急瀑倾注而下,激起荡荡涟漪,更将一片睡莲叶子打翻过去,持续扫射了足足半分钟后,张远航方才无比惬意的抖擞几下,转而收枪入库,顶着四处弥漫的尿骚味,向那扇屏风后面的暗格走去。

照着曾千户方才的样子一番如法炮制,张远航很快就见到了那口悬着小巧铜锁的楠木箱子!

不过只是扫了一眼,张远航便觉得这口箱子有些眼熟,竟似在哪里见过一般!

时间紧迫,浑如做贼,张远航生怕那个婢女重新回来,于是暂不多想,赶忙回身去取那枚铜钥。

果然,一阵掏摸之后,一枚小巧铜钥果然便在四品官袍宽阔的袖囊中找到,连带一起找到的还要一方细布手帕和一只小巧的香囊,上面各自绣些修竹兰草之类的图案,竟也颇为讲究!

可惜时间紧迫,绝非抚花弄玉之时,张远航将手帕香囊重新丢回,只将那枚铜钥摸出,几步走回木箱之前,将铜钥插入锁孔之中,轻轻拧动,只听咔吧一声响起,铜锁便被再次打开了!

刚刚掀起箱盖,一片金光忽而扑面而来!张远航又是一愣,随即想起沉船中的那口楠木箱子,一样的尺寸,一样的铜锁,一样的掀开箱盖金光闪烁,难道这两个木箱本就是同一个?

念及至此,张远航不由心头大震,随后却又摇了摇头,心道:哪有这么玄乎,看这箱子一水簇新,油光滑润,一看就是制成不久,与船舱中看到的那只破烂箱子几乎天壤之别,又怎么能是同一只!

唉,看来是这出阴差阳错的离奇闹剧,把自己脑子烧糊涂了!

0

第七章 稀里糊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