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第九章 倪锋其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倪锋其人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8 11:22:25

张远航一面赞叹玩味,一面又心生不解,只因文末竟有三方印章,其中两方却又自相矛盾!

大明一朝,前后共有二十四玺,分门别类,各有用途,不敢稍有差错。譬如皇帝奉天之宝最大,用以传国与祭祀天地,皇帝之宝用于颁诏,皇帝行宝用于册封,皇帝亲亲之宝专用于颁给同姓藩王的诏书,等等。

而面前这封圣旨上,“敕命之宝”可谓日常通用类型,用在哪里都不算错,那方“皇帝信宝”乃是国内调兵引信,用在此处也十分妥当。

可为何还要多出一方“天子信宝”,须知此印须是调用番夷军兵时方才使用,与“皇帝信宝”共用一处,便是大错特错了!莫非那掌印太监脑袋昏了,还是有人刻意伪造了这封圣旨,只是功力不济,才闹出这等笑话?

存了这个疑问,原本笃定无疑的张远航再次糊涂起来!

沉船遇难,穿越大明,葬礼重生,官印宝剑,还有这卷令人疑窦丛生的圣旨,顷刻之间,死去活来,蹊跷连番,张远航的神经早已被摧残得不成样子。

一旦看清箱中再无一物,脱力之感立时袭来。虽然仍不明白这一切离奇变故的缘由,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被送来此处,张远航却是真的累极了,若非强打精神,随时就会再次昏睡过去。

虽然终于明白了自己这副重生躯体的名字身份,那位曾千户和常法师看上去也算忠厚端正,似乎并无奸佞之相,但究竟这些人的底细如何,此时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仍是迷雾重重,难以一目了然。

既然如此,张远航仍旧不敢掉以轻心,略略想过一遍之后,便决定将圣旨官印,连同尚方宝剑和那个装有衣物的包袱依样放回,以免来日引人生疑。

主意打定,张远航强撑身体,将几样物什重新敛起,一一收回箱中。

张远航借来的这副身躯毕竟重病未愈,一番折腾下来早已有些不听使唤,最后提起那个包袱的时候忽然手滑,刚刚提到一半,便又一下跌落下去,里面的衣服就此散落一地,一本巴掌大小的手册忽而露了出来。

张远航捡起一瞧,只见这本册子蓝皮白瓤,四眼线装,封面右上角白色方框内名头虽然空缺,下面却又赫然盖有一方红色印章,稍稍辨认,便能认出正是“倪锋之印”四个篆字。

再而翻开一看,张远航立时明白这是一本禀帖,又或称作手本或脚色,正是古代官员用于记载过往学业和职司履历的小册子。更有甚者,还会将自开蒙以来的各级考试成绩,连同授业恩师一同写上,以备初次履职或觐见新任上司时呈交使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相当于一份古代官员的个人简历。

而面前这份,无疑就是这位钦差倪锋的个人简历,张远航正愁没有这具借来肉身的详细信息,眼见这本禀帖,不由得立时眼前一亮,开始从头细细读起。

这一看不要紧,张远航忽然发现这位大明钦差竟是一位名门之后。

倪锋,万历三十六年生人,南直隶应天府人,远祖倪谦,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曾任太子侍读,并在景泰年间出使**,大展天朝上使风范,同时还有《**纪事》、《辽海编》等著作流传后世。其子倪岳更是牛得不行,弘治年间官至礼部尚书不说,后来还曾历任南京吏兵二部尚书,较之老父,不遑多让。

由此一看,张远航忽然发现自己冤枉了那位崇祯皇帝,毕竟人家倪氏一族世代官宦不说,还早有出使巡游的优良传统,选择倪锋巡狩南洋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这还不算,按照禀帖上所写的学习工作经历,便可看出倪锋本人还是一位神童。

七岁开蒙,十六岁即中秀才,二十二岁秋闱中举,二十三岁杏榜提名,同年殿试考中二甲,赐进士出身,彼时正是崇祯四年。至于恩师,却是没得选,正是那位著名的明末奸臣温体仁,谁让他是那一科的主考官呢!

既已金榜题名,便该授官任事,倪锋随即进入督察院,担任监察御史一职,官居七品,

这番履历,若对常人来说,便顺畅得有点过分,毕竟古代科举之路极为艰辛,若得高中必得青灯孤影苦熬多年,然后再从过江之鲫般的竞争者中成功突围,自古以来,失败者总是占了多数,便如那位范进,直到五十四岁之时,不过是乡试考中了个举人,就已经乐疯了,就漫说层次更高的贡生和进士了,真要一路考去,真不知要到猴年马月。

好在倪锋天资过人,而且还有个好祖宗,只要再把这番家世背景考虑进去,一切就会变得合情合理了,毕竟似这等侯门子弟,人脉钱财从来不缺,只要小有才学,一路绿灯便是水到渠成。

与此同理,做官之后也是这样,靠着祖荫庇佑,又得上下走动,倪锋步步高升,待到崇祯十一年时,已然官居五品了!

而此时的大明正值内忧外患,焦头烂额的崇祯帝不知是被人提醒,还是偶然发现深藏角落里的郑和下西洋密档,得知还有一支船工舰队连同安不纳守备军兵一部潜藏海外,于是立时便要遣人出海寻回。

但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苦差事,且不说时间已经过去二百余年,曾经引以为傲的航海技术早已失传,便是眼下去寻,这一无坐标,二无向导,便如大海捞针般艰难,稍有不慎,便是有去无回的差事,因此朝中文臣武将虽多,却是无人愿接。

眼见如此不堪,崇祯帝索性破格抬高价码,将巡抚钦差和提督两洋军务的条件一并许出。

就在这时,深受先祖功业感召的倪锋热血上头,自告奋勇,挺身而出。皇帝老儿龙颜大悦,一面称颂宦门多奇俊,一面立刻降下恩旨,先为倪锋官升两级,授右佥都御史,又亲交官印,赐给宝剑,并将圣旨交到倪锋手中,另加好一番抚慰嘉勉!

随后,倪锋辞别故土,从太仓浏家港扬帆起航,一路辗转南行,直至吕宋岛上遭遇佛郎机舰队突袭,虽然座船突围而出,却因伤重不治,最终殒命南洋了!

至于后来的事情,却又更加离奇!

正在南洋参加沉船考古的张远航遭遇事故,魂灵却是幽幽不死,继而穿越时空,最终着落到刚刚死去的大明钦差倪锋身上,就此引发一场死而复生的葬礼闹剧,张远航也便糊里糊涂得摇身一变,反而成为别人眼中的大明钦差了!

“莫非因为这口箱子,又或那处蓝洞?”

张远航忽然记起那位曾千户分明提起过,这位钦差倪锋的座船分明也是搁浅在一处存有龙坑的海域,而龙坑便是蓝洞的民间俗称,其中多有神奇古怪之事发生。

更有甚者,相传龙坑曾是存放定海神针之处,后被孙悟空抢去,从而摇身一变,化作那根降妖除魔的金箍棒了!

而自己遭遇事故的沉船分明也恰恰卡在一处蓝洞之中,莫非这其中有何关联不成?又或龙坑蓝洞本就是同一个,由此充当了时空穿梭的通道?真若如此,那处蓝洞应该叫做虫洞才对!

胡思乱想之间,一个匪夷所思的因果逻辑闭环竟而隐约成型,张远航一旦醒悟过来,立时惊得合不拢嘴巴,“靠,这也太夸张了吧!”

但无论是真是假,也不管到底怎样,眼下木已成舟,再难回转,终于弄清来龙去脉的张远航一时不知是哭是笑。

想哭自然是因为经此一变,再难见到爹娘老子与老师同学,尽孝已成奢望,安稳就此了结,而且此番变故太过突然,丝毫没有任何准备,此时两手空空,漫说工具资料,便是一条裤衩也没带来,赤手空拳四字用在此时,简直恰如其分,毫不为过。

至于想笑,却是夙愿得偿,得以穿越回那场波澜壮阔并足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大航海运动之中,从而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纵横海疆,重构海权,一展胸襟抱负!

而且,再从倪锋的身世履历来看,这副借来的躯壳倒也不坏,不但年龄身形相仿,眼下还有钦差身份与官印圣旨在手,此时虽然孤身流落海岛,眼前迷雾重重,但总归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注脚,至于后续发展,便要全靠自己的本事了,少不得一番劳心费神,闪转腾挪……

再想片刻之后,张远航终于决定接受这个现实!

唯一让张远航心里打鼓的,便是自己能否胜任这一钦差使命。

但不行又能怎样?难道还能重新穿越回去?且不说来时稀里糊涂,此时究竟身在何处也还弄不明白,就是自己想要回去,也没个路径工具啊!

或者在本时空中找个角落混吃等死,了却残生?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吃香喝辣,拥美**,谁又不爱呢!张远航不过是个凡人,也有七情六欲,可生逢乱世,哪还有什么太平角落!须知,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更何况好不容易得来这个接近梦想的机会,爱惜还来不及,又怎好虚耗光阴,只做明哲保身的缩头乌龟!

既来之,则安之。不成功,便成仁!翻来覆去,思虑良久,张远航终于打定了主意……

精神一旦放松,脱力的感觉再次传来,张远航生恐当场昏倒,于是努力将禀帖衣物原样包好,放回箱中之后,再关上暗门,拉过屏风,最后晃晃悠悠得走回床榻,重新躺了上去。

0

第九章 倪锋其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