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三章 喜出望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章 喜出望外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0 10:22:34

总体说来,这副半路借来的躯壳勉强还能接受,虽然年龄比自己足足大了六岁,此时已过而立之年,但面目长得还算周正,这一点透过婢女拿来的铜镜便可看出,身体素质也还凑合,只是连续昏迷多日,水米不曾入口,一时亏空的厉害。

唯一不太习惯的便是嘴边颌下那几绺髭须,吃饭碍事,睡觉怕压,还凭空给这张才过而立的面孔增加了不少沧桑之感,一眼望去,倒似个已过不惑的中年人,着实有点显老。

倪锋有意全数剃去,可转念想到此时才是明末时光,男子留须本是习俗,尤其身居官场之中,一把象征老成持重的髭须必不可少,否则便有“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之嫌,于是倪锋强忍不便,一并保留下来。

因了倪锋的钦差身份,曾十一也便十分殷勤,除了每日安排宋医官前来诊视之外,还变着花样的派人送来熬煮的粥粉汤羹,其中多有菜肉鱼虾,营养丰富不说,味道也是不错。

倪锋自然不会客气,送来便吃,困了就睡,独自一人的时候就继续发梦畅想,琢磨些有关未来的思路规划。

又过两日,倪锋渐觉身上有了力气,于是趁着曾十一再次前来探望的机会,假装忽然记起自己随身带来的那口箱子,随口询问曾十一可曾见过。

曾十一倒也聪明,立时顺坡下驴,做出一副如梦方醒神色,只说钦差被送来时昏迷不醒,自己便将那口箱子妥善保存起来,本要等到钦差身体康复之后再行奉还,说话间,曾十一又将婢女遣出门外,然后打开屏风后的墙上暗格,将箱子取出,请倪锋亲自验看一番。

倪锋自也不露声色,略略瞥过一眼之后,便让曾十一仍将木箱存放原处,待到用时再来取出便好。

由此一来,曾十一擅自开箱的事情便被轻轻搪过,倪锋更是装得跟没事人一般,由此免去一场难言尴尬。

只因连续几日不曾再次见到那位常法师,倪锋也便随口问起,一待曾十一答过,倪锋才知此人并不住在岛上,反倒独自在一座水程极远的天蟾屿独居清修,平时不问俗物,唯有年节祭拜或有大事发生之时,才会派人将他接来主岛。自从听闻钦差醒来,常法师也便飘然而去。倪锋虽然有心见面一叙,但听完这番说辞,也便不好再多说什么。

曾十一身为一岛之主,事务十分繁忙,但为了表示对钦差的恭敬重视,每天还是雷打不动得早晚各来一次,一为请安,二则探望。倪锋正好借此机会询问岛上守备情况,顺便打探些想要知道的信息,一来二去之间,倪锋便对安不纳岛有了一个整体印象。

首先,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此间安不纳便是那座后世改名为纳土纳的海岛,孤悬南洋腹心,正处锁钥之地,向北经由吕宋,可达大明与琉球日本诸国,向南则可经行满剌加咽喉要道去往西洋,西北有大泥暹罗,东南有爪哇泗水,恰好位于西洋与南洋交界点上,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正因如此,自郑和二下西洋为始,便在安不纳岛修筑船坞舍宇,并留下兵丁与造船工匠驻守此地,至四下西洋时,三保公更是奏请永乐皇帝,在安不纳岛正式设立守岛千户所,而当时的千户长便是曾十一的八世祖曾老三。

曾氏一族本是大明世袭军户,世代忠诚勤勉,军中威望颇高,自从来到安不纳岛之后,千户之位也便被曾氏子孙代代继承,直至流传今日。可惜曾氏一脉武夫出身,后又久居化外,少通文墨,曾氏历代先祖为图省事,便以数字加一作为下一辈名字,于是便有了曾四、曾五、曾六……乃至眼下的曾十一,千户之位从未旁落。

再说兵马战力,安不纳岛守备所建立之初,也与其他海防卫所一样,满编不过一千多人,加上相伴屯田的军眷和造船修船的工匠在内,岛上人口总数不过三四千人。

时至当下,却已翻了十倍不止,人口统共三万六千多人,能战兵卒足足五千,麾下大小战船四十三艘,各类火炮四百余门,大小鸟铳与刀枪弓箭不计其数,实在算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备库,综合实力远胜周边土酋水军与偶经岛外的洋夷商队,除了少许不知深浅的流窜海寇不时试探之外,少有胆敢犯境之人,总体局势还算安稳!

若按大明兵制,此等兵力早已远超海防所编制,便是编成一个海防卫也不为过,但因早与大明朝廷失去联系,于是也便有实无名,从未得到晋升,至今仍是所级编制。

这话看似牢骚,实则更多自嘲,直到一气说完,曾十一方才发现不妥,于是连忙告罪。

倪锋却是不以为然,毕竟想要加官进爵乃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曾氏一门与麾下将士独守南国海疆已有两百多年,粮饷无着,荣辱不计,有此忠贞品性已属难能可贵,又怎好因言治罪,凉了将士之心!

于是,倪锋不仅不加怪罪,反而给出一句“曾千户所言属实,众位将士劳苦功高”的评语,直让曾十一大觉欣慰,随后也便重新放下心来。

只是倪锋还是对岛上人口来历颇感好奇,毕竟眼下这个时代生产力水平仍旧不高,医疗条件也很恶劣,新生幼儿夭折比例极高,若按常理计算,人口翻个三四倍还算合理,为何便能翻出十数倍来?

问题出口,曾十一脸上顿时浮出一丝苦笑,随即详加解释一番。

原来,人口猛增的原因仍要归结于安不纳岛的特殊位置,无论秋冬流行的西南信风,还是春夏盛传的东北信风,均会将借助风帆航行的船只带到安不纳岛周边海域,因此海岛附近来往船舶常年不绝,随之也有许多生计无着的汉人流民一同漂来。

初时,但见华夏面孔,安不纳岛便来者不拒,短短三十年间便已人口翻番,兵丁人手固然不再缺乏,口粮难题却又提上日程。

安不纳岛虽然面积不小,周边更有零星小岛环绕,可惜岛上多为丘陵山地,中央更有根深蒂固的瘴疠密林盘踞,开垦难度极大,耕田只是分布在为数不多的海边平地上,所产粮食极为有限,加之正德十五年后,朝廷不再送来钱粮,岛上生计一度吃紧。同时流民成分复杂,安不纳岛又是海防重地,常有不明势力借机潜入偷袭生事,危害极大。

但南洋各处流民仍旧源源不断涌来岛上,其中大都又是同理连枝的苦难同胞,安不纳守军纵然大感吃力,最终却还是勉力收纳下来。长此以往,吃饭问题终成矛盾焦点,岛上更曾一度爆发饥荒,军民生计无着,只能冒险出海,打来鱼虾果腹。

左右为难之际,这个症结却在无意中得蒙贵人出手相助,从而一下解决了!

言及至此,曾十一不由大为感慨,脸上也在不自觉间浮出一丝庆幸之色,正要往下继续说去,却又忽然抬手掩口,不再多说了!

倪锋正听得入神,乍见曾十一这番举动,自然大为心奇,于是立刻开口询问这路贵人身份来历。

曾十一惊觉失言,本要找个由头掩饰过去,却见倪锋炯炯目光直视而来,曾十一本是武将出身,阳奉阴违本非强项,于是就一下慌了神。

越是如此,倪锋越觉其中必然藏有关键机密,因此毫不松口,继续追问。

曾十一眼见躲不过去,再而念及眼前这人分明便是皇上派来的钦差,说来也是一家人,而且若是自己执意不说,立时便有可能被按上一个欺君罪名,真若那样,可是消受不起。于是,犹豫半晌之后,曾十一索性把心一横,将其中关窍说了出来。

彼时,安不纳岛正自进退维谷,守岛千户曾七,也便是曾十一的高祖,忽然收到一封匿名信函,自言与曾千户同为大明臣子,特能体察安不纳岛困局难处,因此愿意接纳流落南洋的同胞流民,转往一处距离不远的丰饶沃土之地。

只是碍于某些原因,不便与岛上军民相见,曾七只需派人将流民聚齐于以北二十里的天棚屿上,半月之内自会有人接去,只是不得派人留守监视。

落款无名无姓,信函也是被投放在一艘海船的艉舱案板上,后被当值小旗发现送来,信中所言更是显示写信之人早已窥见岛上虚实,曾七看完之后,立时惊出一身冷汗,当即就要下令在全岛搜捕可疑细作。

一旦冷静下来,曾七却又忽然记起家父临终前的那句额外嘱托,提到此间南洋海面,除了安不纳岛之外,还有一支三保公伏军一同潜藏,若有变故,便以一句谶语前来联络。

曾七由此如梦方醒,立时叫人取来明矾,化在水中,然后将信笺投入其中,那句用作联络暗号的谶语果真浮现在信笺背面!

“还有暗号……”倪锋忽然来了兴趣,急问,“什么谶语?说来听听!”

“这……”曾十一一愕,随即猛拍大腿一记,说道:“启禀钦差圣使,这句暗号便是:君如明烛煌煌,掩我踪迹茫茫,君愈辉煌,我愈隐藏。”

“哦……”倪锋细细品味一遍,却是仍旧不得要领,于是再问:“此话何意?你可知道?”

“末将愚钝,至今不得要领!”曾十一倒也实在,直通通答了一句出来。

“嗯!”倪锋再不多问,只将这句谶语牢牢记下,然后示意曾十一继续往下说去。

窥见来信果然暗含那句谶语暗号,曾七不由大喜过望,于是立即按照信中所说照办。但毕竟才是第一次打交道,曾七仍不放心,首批流民运达天棚屿后,还在岛上伏下一支百人小队暗中观察。

约定的半月期限已经过去,岛上流民并未等来接人船只,曾七的公案上却又接到一封信函,信中内容直言曾七伏下人马暗自窥探,违反先前约定,同时为了打消曾七疑虑,昔日下西洋时,船队曾经用过的一面令牌随函送来,以为自证信物。

曾七看完,不由汗流如瀑,大感惭愧,于是再不多想,立刻将岛上伏兵撤了回来。

果不其然,三日之后,这批两百多人的流民便被悄悄运走,与此同时,还有一百筐稻谷和一个字条留在原地,只言暂解安不纳岛粮荒之用。

自此之后,天棚屿便成为一处流民中转站,伏军每每运走流民,总会留下不少粮米油盐之类的物资,以为回馈。

双方随后还特别约定,将岸边一处巨石缝隙辟作埋信之处,若是安不纳岛有何需求或紧急事务,便可预先放入书信,届时自会有人来取。

再到后来,安不纳岛限于自身能力,便尝试请伏军帮助打造一些火铳火炮,用以加强岛上防备,伏军竟也没有推辞,反倒一概满足,待到拿来试放,却又发现这些火器威力远胜旧炮,看似那支伏军果有技术超群的匠人手段。

此等别开生面的交往模式迄今已有百十余年,其间虽有人员更迭,却是从未出过丁点意外,安不纳岛与那支神秘伏军就此心照不宣,各守默契,无意中铸成一段离奇佳话。

故事已经讲完,曾十一却还沉浸其中,面露神往之色,久久回不过神来。

倪锋更是喜不自胜,只因按照曾十一这番描述,那支在圣旨中列出的三保公伏军再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洞字眼,反而陡然拉近到了眼前!

两人各怀心思,一起陷入沉默之中。

倪锋其实还想问问那日偷听到的碧落盟是何来路,尤其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为何便能当上海寇团伙的瓢把子??

可临到开口,倪锋却又咽了回去,只因自己此时身份可是堂堂大明钦差,若是刻意问起一名陌生女子,难免落人话柄,给人留下一个贪恋女色的不良印象……

0

十三章 喜出望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