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四章 装腔作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四章 装腔作势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1 12:07:45

继续卧床休养两天之后,倪锋体力越发恢复,心思也开始变得活泛起来,为了尽快弄清安不纳岛真实状况和未来发展潜力,倪锋决定下床走走,亲眼查看一番。

曾十一虽然担心钦差身体,却又不敢违拗,只得一面请罪,只言海岛简陋,并无与钦差身份般配的绿尼大轿,一面又赶忙让人抬来一架小巧轻便的竹制滑竿,好为倪锋暂时代步,最后还叫来一队兵士,令其护卫前后,俨然摆出一副十分郑重的钦差出巡架势。

倪锋本要推辞,可此时大病初愈,身体仍显虚弱,而且眼下身份是钦差巡抚,若是太过平易近人,反而引人生疑,于是倪锋再不多说,只是默许下来。

既是如此派头,必要像个样子,于是倪锋再将那身四品官衣穿起上身,又让曾十一将那口盛装圣旨宝剑的楠木箱子一并取出,带在身旁。

临出门时,倪锋假装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那口撒过尿的陶缸,却见水上飘浮的莲叶已然蜷曲泛黄,想来那夜遭受荼毒,果然大有影响。

总是事出无奈,倪锋在心中暗道歉意之后,也便不再多想,立时迈步出门而去。

直到出门之后,倪锋才发现休养之地竟是一处演兵校场,四周全用巨石垒砌一米多高,大致围成一个四方院落,东西两面建有两排客房,一排充作兵营,一排聊当馆驿,居中则是一座堂厦,凡有大型活动或是年节祭祀,便在此处聚齐,因此前几天的那场钦差葬礼也在这里举行,好在钦差死而复生,堂屋里的灯笼白布也便一起撤去。

校场位于安不纳岛东北角的一片平地上,滑竿沿着一条小径西南而行,地势高低起伏,渐渐变得复杂起来,山峦丘陵之间,又有零零散散的山谷平地。

行到一处颇高的隘口,倪锋居高而望,顿感绿意满眼,碧波俯拾,更有层层梯田开在低缓山坡上,但有犄角旮旯大小的平整地面,便有稻谷菜蔬生长,即便在这个荒僻小岛上,华夏民族勤劳聪慧与善用万物的天性依旧显露无遗。

此外还有三三两两的木屋,或依山而建,或邻水而处,看似纷乱无序,实则错落参差,各有聚落。屋舍一旁,更有鸭舍猪圈,叽叽呱呱,响成一片,又或鱼塘藕池,袅袅荡荡,好不惬意,陡增一抹田园气息。

滑竿被一路抬到一座小山的半山腰处,但见一方整葺平整的空地之间,又有一围光滑条石砌成的围院,只是院墙更显高大,足有一丈多高,全部用大块条石垒砌而成,石缝之中更是抹满灰泥,以至整个墙面浑然一体,十分坚固,耳闻得曾十一特意通报,此处便是安不纳岛守备千户所。

只因开门正对上山小径,不等下得滑竿,倪锋便已看见院落之中,一间极大的堂舍居于正中,另有两座十数丈高的碉楼分立左右,碉楼壁上各有炮孔数十,大门却只开堂舍正中一扇,表面再用铁皮铆钉裹覆严实,不留一点木面,只此一望,便知此处必是个避难固守的所在。

许是早就得到消息,此时早有四五十名大小军官列在大门两旁,眼巴巴的望着滑竿来处,看见倪锋现身之时,早有人猛地发一声喊,那些军官们便一起扑啦啦俯身下去,在院门外跪成两行,原本的嘈杂议论声立时落下,再无一人出声。

滑竿落地,倪锋顺势起身,一路走到队伍跟前,才见他们各穿窄袖戎衣,外面一律罩甲覆身,虽也算是军官一级,衣装却已破旧不堪,有些还有补丁缀上,脚上并未穿靴,反而都穿粗布碎皮制成的无帮革翁,甚至还有几双草鞋,寒酸窘迫,一望便知,想来这岛上生计并不宽裕。

眼见这副打扮,却能依旧忠于职守,倪锋忽觉鼻头发酸,于是将刻意端着的架子放下,转而柔声说道:“本官一路辗转,**漂泊,总算不虚此行,各位久等辛劳,就请起来回话吧!”

“此间皆是我大明世袭军户后裔,无论官职大小,品级高低,无不世代驻守南疆,为国尽忠,心中更是常念吾皇万岁,末将斗胆,敢请钦差上使代天训示,以慰将士热血之心!”不等军官们起身,曾十一却已躬身一礼拜了下去,同时口出恳求之辞。

倪锋闻言一震,待到向外看去,果然便见那些跪在地上的百户总旗们并不起身,反而全然瞧向自己,眼神之中正有殷殷期待。

倪锋再无推脱之理,于是先行咳嗽一声,借以迅速整理思路,一待想好措辞,又将腔调找准,便朗声说道:“诸位守岛将士,本官侥蒙圣恩,代天巡狩南疆,今见安不纳岛守备严整,秩序井然,官兵一体同心,军民各得其所,群酋震慑,贼寇远避,此诚为国家之幸,社稷之福,更仰赖天恩浩荡,将士用命所致,今有尔等忠勇之辈,大明何愁不兴,陛下岂不欣慰!”

一通训话讲完,倪锋又令人取来那口木箱,亲自打开之后,便将那卷圣旨从中取出,褪去包裹,徐徐展开,从头到尾开读一遍,接着又将那口尚方宝剑捧在手上,遍视众人。

啧啧赞叹声,窃窃私语声,连同小声抽泣一起传来,这群铁骨铮铮的守岛男儿早已尽皆泪花满眼,令人说不出的心疼!

待到重归平静,曾十一便将倪锋请入议事大堂,将案桌后面的正位让了,自己反倒陪坐一旁,那些军官们随后才陆续走入进来,分列左右,再次排成两行。

既是奉旨出巡,总要走走过场,倪锋随即请曾一鸣将堂中官校姓名履历与功劳事迹一一报来,倪锋却是装模作样端坐椅中,不时点头颔首,抑或出声嘉许几句。

待到全部报完,倪锋更觉这群人的可爱可敬,于是头脑一热,便要大行嘉赏!

但转念想过,倪锋立觉不妥,只因明朝军功共分两类,一类是首功,也便是按照将士斩获敌人首级数目核算,其中按照敌人不同又有分别,譬如明朝中期以前,北虏首级30两白银一颗,西番苗蛮不过十两,内地乱民首级更加便宜,一颗只有二三两白银。

但无论如何,只要行赏,就要大把花钱,但倪锋此时身无分文,岛上物资也很匮乏,若赏金钱实物,实在有些难办,可自己此时便是皇帝派来的钦差,绝无食言自肥之理,但话一出口,这可如何是好?

倪锋这时才终于忽然发现,刚才不过只是头脑一热,却在不经意间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脑筋急转片刻,倪锋忽然想起明朝军制之中还有军功一类,其中又分奇功、头功、次攻之分,多以加官升职和口头嘉奖为主,于是倪锋灵机一动,在官职荣誉上动起了脑筋。

一旦想定,倪锋再不迟疑,立刻当堂宣布,本官要代天行赏!

归拢起来,赏则共有五条:

首先,鉴于安不纳守岛千户所上百年如一日,孤悬南洋腹地,独守海疆大门,忠心可鉴,且因制下人数已然超编数倍,从即日起,由所升卫!

其次,守岛千户曾十一,长年主持大局,谨慎用事,且任劳任怨,无怨无悔,自即日起,连升三级,擢升为卫指挥使!

第三,守岛军官全部官升一级,并赐予南洋勇士荣誉称号!

第四,守岛全体兵勇,赐予南洋卫士荣誉称号!

第五,已故历代守岛官兵先辈,全体赐予南洋烈士荣誉称号,准其后人墓碑加刻称号,以为昭彰皇恩之用。

这番古今合流的赏则一经公布,堂中立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倪锋一惊,正自担心出了什么纰漏之时,却见曾十一率领堂中众人忽然扑啦啦跪倒在地,三呼万岁,叩谢皇恩!

一待倪锋口中“平身”二字吐出,大堂立时欢腾一片,更有几人再也顾不得体统颜面,竟而嘴巴一咧哇哇大哭起来!

倪锋眼见此景,终于将悬在嗓子眼上的小心脏彻底放下,转而生出一丝得意来。

其实倪锋此举并非只为邀买人心,而是出自内心敬佩。倪锋熟读史书,自然明白,古往今来,人性难测,慎独最难。

便如这群守岛官兵连同他们的祖先们,但凡有个明眼人便能看出,他们实则早已被大明朝廷弃之不顾,沦为海外弃儿,但他们却是无怨无悔,仍旧恪尽职守,既未只图一己私欲而改换门庭,也未自暴自弃自立为王,远隔百多年后,再见朝廷钦差驾临,竟还能诚心礼拜,敬之仰之若呱呱婴孩凝望父母,此等忠贞不二,此等独善其身,可谓稀世罕见,岂又不值得一番郑重其事的隆重嘉奖!

更何况,那位端坐北京城中的崇祯皇帝再有五年便要玩完,这浩荡皇恩再不及时使用,便要很快过期作废,与其白白浪费,倒不如及时拿来用掉,来他个雨露均沾,从而鼓舞士气,凝聚人心。

而且你看现在多好,物尽其用,皆大欢喜,倪锋终于发现自己这一举动十分英明!

因了这番宣恩赏赐之举,倪锋很快受到鼎力拥戴,同时也感受到这群明代同胞火辣辣的热情,此后无论去往何处,一旦露面,立时就会有人躬身行礼,又或磕头下拜,恭敬之情溢于言表。

初来乍到,人心尽收,自然是件好事,但倪锋却是渐渐感到愈发心累起来。

即便倪锋通读明史,也能勉强应付那些官场规矩,临机说些个官话套话,但聚焦到此时此刻的眼前这方海岛上,但凡开口,必要言之有物、细致入微才行。

倪锋毕竟来自四百年后,待到把那些罗圈话翻来覆去一遍之后,便再也无话可说,总不能谈些原时空中的网络游戏和南海局势吧,真要稍不留神,把航母大驱、激光导弹之类的名词甩出嘴来,穿帮事小,还不得把这群明末军将给吓死过去!

而且,曾十一与属下军官虽是恭敬有加,却因从数代祖辈开始便远离故土,对大明官场与中土风物均感好奇,因此不时就会抛出几个问题,问东问西,刁钻古怪,倪锋很快便难以应付起来,若是如此一路问下去,这身半路借来的钦差画皮很快便会穿帮。

怎么办?倪锋假装闭目养神,心中却是急速运转,待到那二个字蹦出脑海之时,倪锋不由偷偷一乐,“对,就是它了,刷卷!”

刷卷,实则是明代御史巡查地方官员的一项常规工作,类似于今天的工作检查和财务审计,御史或钦差每到地方巡按,必要让地方官员呈上历年来的案卷文书和收支账目,然后一一核对,若是找到破绽,便可直接上书弹劾,因此刷卷是一手十分厉害的手段,大明官员无论职位高低,均是畏之如虎。

但刷卷工作浩大繁琐,若无几个既专业又得力的助手帮忙,极难找出流程和账目中的毛病,而且一刷就是十天半月,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因此倪锋原先并无此意。

但倪锋此时已被逼得急了,再也顾不得许多,与其被动难受,倒不如主动出击,先拿刷卷做做样子,起码能给自己一点缓冲时间思考对策。

虽然山高皇帝远,曾十一更是实际上的一岛之主,即便婉言搪塞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曾十一却是毫不推诿,痛快答应下来,然后亲自前往签押房和账房,吩咐书办典吏将历年来的案宗和账目全数搬来堂上,如此干脆坦荡,想来是个真正的清官。

可这一刷,还是刷出不少问题来,只是问题并未出在曾十一身上,反而来自倪锋自己。

倪锋虽然史书读得不少,也练过几天毛笔字,虽然看起这些账目文件并不觉得吃力,可若要动笔写上几句批示之时,便觉有些别扭。

须知,大明巡察御史几乎全是科举出身,若要从童试、乡试、会试、殿试一级级走来,先不论文章如何,一笔蝇头小楷必要上得台面才行。若在现世之中,倪锋的毛笔字水平还能糊弄一下外行,可到了明末官场却还差得老远。

但那个真货钦差早就死了,此时的“倪锋”不过是张远航移花接木来的名头,就连那番科举出身的经历也是一并冒用得来,装腔作势倒还凑合,可要见个真章可就难了。

所幸眼前这些人隔绝中土已久,又多是些武官,倪锋索性笔走龙蛇,胡乱用些非行非草的潦草字体,一时倒也无人指摘。

一连刷了两天,倪锋终于有些腻了,于是索性将曾十一叫来,声言巡按进入第二环节:实地勘察!

钦差有令,曾十一自然不敢推脱,立时令人将岛上地图拿来铺在桌上,随后又将岛上关防要地一一报来,让倪锋点名选择。

倪锋正急于了解安不纳岛实力虚实,于是也不客气,伸手将几处军事要地一一点出。

只是倪锋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腿脚也都有了气力,于是索性不坐那架滑竿,又屏退前呼后拥的仪仗队伍,转而安步当车,只带几名贴身护卫,由曾十一作陪便好。

0

十四章 装腔作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