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六章 雾夜惊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六章 雾夜惊魂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3 12:28:46

来到安不纳岛的第十八天,刚一大早,曾十一便兴冲冲来到寝居门外,正在睡懒觉的倪锋闻声,赶忙披衣下床,门一打开,便见曾十一手中捧着一根半尺长的竹管,一脸兴奋之色。

“这是?”倪锋有些不解。

“书信来了!”曾十一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书信?”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只让倪锋一头雾水。

“就是那个……”曾十一欲言又止,看似有些为难。

“哦,明白了!你且进屋来说!”眼见这副神色,倪锋忽然明白过来,于是赶忙将曾十一让进屋内,随手又将屋门关上,这才问道:“可是三保公伏军送来的书信?”

“英明不过上使,正是那支伏军送来的书信!”曾十一一脸兴奋道,“许是他们已然得知钦差来到岛上,于是昨夜令人在天棚屿埋下一封书信,当值兵士拿到之后,立刻连夜送了过来!”

“好,好好好!”简直想啥来啥,便如一场及时雨从天而落,倪锋一面连声叫好,一面将那根藏有书信的竹管接了过来。

先将竹管一头密封的油蜡抠开,又把一个软木塞子拔出,一个油纸卷便被倒了出来,划开油纸,层层剥去,一个泛黄的纸筒终于现出真身。

“他们可真够小心的!”倪锋一面展开纸筒,一面笑道,可等到完全展开,却见上面空无一字,倪锋赶忙翻过,仍旧不见一丝墨迹,“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封密写信函,必得浸湿才能看见。”曾十一解释道。

“密写信函?果真还有这么先进的玩意!”倪锋虽然早听曾十一提起过,但此时亲眼见到,还是暗暗吃了一惊,随即立即吩咐道,“既如此,便让人赶紧打盆水来!”

“启禀上使,须是明矾水才行!”曾十一说完,望一眼寝室门内,立时又道,“此处并无材料,还请上使一起移步签押房中,自有典吏办来。”

倪锋再不多说,让曾十一头前带路,快步向着签押房走去……

签押房中,典吏调好明矾水,又将那张密信铺展平整,望着盆内轻轻放去。

便是如此神奇,几行极为工整的小楷立时呈现眼前,只见上面写道:

“欣闻朝廷钦差赍旨驾临,吾辈闻之,不胜欢喜,尚请曾千户报请上使,定于六月初六日戌时,相约海岛北湾相见,敢请自携圣旨信物一身独来,切之,切之。自知此请冒昧,但因事关重大,万望海涵,若能成全,不胜感激!”

这封信函明显是写给曾十一的,虽然明确表示了愿意面见钦差的愿望,却是并未提到接旨一词,可见对方疑心颇重,并不完全相信此事真伪,而且岛名也不明写,只是你知我知便好,唯恐泄露外人得知,更为过分的是,信中还明确要求钦差必须孤身赴约,这可真是小心到家了!

按照中国传统阴历,六月六日就在五天之后,传说是治水英雄大禹的诞辰,又被称作晒衣节或晒龙袍之日,选定这天见面,看似无心,实则深意暗藏。

但无论怎样,倪锋断然不想错过这个不请自来的大好机会,于是倪锋拒绝了曾十一安排战船兵勇随行护送的建议,反倒只让曾十一备好一条快船,除了必要的操船水手之外,便不带一兵一卒,届时孤身前往,连曾十一都不要同去。

计议已定,倪锋却已心里长草,只觉时间过得格外缓慢,如此装模作样又捱了四天……

六月初六清晨,天气晴朗依旧,只在海天相接之处多了一抹似有若无的黄云。

即将上船之时,曾十一忽然急急奔来,倪锋只得停步等待。

待到说明来意,倪锋才知曾十一一早抬头望天,忽见天色有异,根据以往经验,至晚于申时前后,必有一场大雾落下,再而想起那封邀约相见的信函之中,专门强调要钦差必须独自前往,两事合一,曾十一忽觉后背发冷,唯恐万一生变危及钦差,自己吃罪不起,于是急急赶来阻止。

倪锋听完这番说辞,初时也觉蹊跷,只是机会难得,倪锋唯恐万一错过,便再难有此良机,因此倪锋心念不改,仍旧坚持按时赴约。

眼见阻止不成,曾十一再次老调重弹,定要另派战船从后跟随,倪锋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拒绝了。

此时的倪锋已无刚刚穿越时的慌乱,反而更加清楚自己需要什么,那便是舰船、火炮和足够多的人口,而这些东西,目前看来,只有那支三保公伏军才能提供。明哲保身的道理,倪锋自然也懂,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得到,总要先付出点代价才有可能!

于是,倪锋谢绝了曾十一的好意,整束好衣冠,抱起那口楠木箱子,登上一艘早就备好的双桅鸟船,驶出安不纳港,向着正北方向飞驰而去。

一路风向多变,偶有逆风袭来,操船水手只得时而用帆,时而改用长橹划行,因此行得极慢,直到天色擦黑之时,方才接近那座小岛。

远远望去,小岛似是一段露出海面的山脊,乱石嶙峋,土层浅薄,并无高大乔木存生,只有丛丛灌木冒出石缝之间,小岛形状不方不圆,边缘犬牙参差,只在东南一侧往里凹进一块,形成一个百十丈宽的水道,其间暗礁潜藏,时隐时现,又将水面大致割成两半。

之所以被称作天棚屿,便是因为水道尽头一块大石平平探出,形成一个足高五丈、深达数十丈,可堪容数百人的天然溶洞,形如一座凭空搭起的天棚,洞中又有一注淡水活泉自地底汩汩冒出,可供人畜取用,正因这两个优势,天棚屿才被选作流民临时安置之所。

曾十一又令人在洞中搭起简易木榻,盘起几眼锅灶,用以饮食歇卧,每有流民送来岛上,还会派来兵丁战船四周警戒,保证流民安全,直到伏军船来,这才放心撤去兵丁,任由他们将流民接走。

只是此时岛上寂黑无声,了无活人,鸟船靠近之时,已然黑透的天空忽有幕帐自天垂落,视线更变朦胧晦涩,倪锋仰头四望,果然便如曾十一预测那样,正有一层雾气从天际渐渐垂落下来。

许是空气潮湿缘故,这场大雾便来得极快,眨眼之间,便将小岛四周海面渐渐罩起,小岛渐如隐身一般,慢慢看不见了!

好在此处已离小岛极近,随船舵手又是常来此岛取信之人,单凭经验,仍将小船缓缓驶入那个约好会面的水道之中。

一路深入,夜雾更浓,倪锋方向尽失,难辨东西南北,转身四望,四野空空,唯有团雾流云倏忽来去,几如鬼魅蹿行,陡增一抹恐怖气息,倪锋忽然有点心里发慌!

便在这时,前方忽然闪起一抹光亮,正在不知所措的倪锋见了,赶忙令人向着光亮闪烁之处驶去!

鸟船缓缓向前,漂荡出大约百十米后,一个模糊的帆船轮廓终于显露出来。

倪锋见了,不由心头一热,立时命人靠拢过去。

及至靠近,倪锋终于看清,对面是一艘五桅帆船,船帆两大三小,船长大约三十四五米上下,较之脚下鸟船整整大出一圈。

船身尖底阔身,方艏方艉,后部舱楼高高耸起,与微微上翘的船艏一道夹起**一段下凹甲板,正是典型福船样式,与三保公下西洋时用过的用船几乎如出一辙!

“想来便是他们了!”

两船相靠,跳板搭落,倪锋再不犹豫,整一整衣帽过后,便将楠木箱子捧起在手,然后小心翼翼得踏板过船,一待踏上对面福船甲板,便直趋船艉舱室而去!

可还没等走上几步,倪锋忽然生出一丝心悸,只因这艘船上太过安静,既无人言,也无步声,除了船下海浪阵阵鼓荡,便再无一丝声响,似乎偌大一艘木船之上,竟无一个活人存留!

倪锋已在不自觉间停下脚步,竖起耳朵细听片刻,仍无一点声响传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却从心头渐渐浮起!

情急之下,倪锋霍然转身,却见氤氲海雾缠绕身周四方,目力所及,竟而难见三尺之外!

倪锋忽然有点后悔,悔不该拒绝曾十一派人随行的建议,后悔自己太过操切,没有听从劝告,非要孤身来此。

莫非这是一个圈套?抑或一条传说中的鬼船?

冷汗岑岑的倪锋忽然明白过来,于是赶忙停步转身,想要回到来时座船上去,可刚一回头,满眼尽是浓稠雾气,拨不开,挥不去,哪还有那艘双桅鸟船的半点影踪!

就在此时,倪锋分明感觉身后一阵微风吹来,搅动着海雾盘旋飞舞,简直像极了恐怖电影中的情节!

倪锋顿觉汗毛乍立,两条腿也不争气的哆嗦起来,浑身上下便如筛糠一般,心里更是叫苦不迭,心道这穿越就穿越,为什么就不能穿成个王侯子弟、世家纨绔,安安稳稳得呆在温柔乡里花银子、收小妾?

可这轮到自己,猛然价丢在鸟不拉屎的南洋海疆不说,还整出这出鬼片似的阴森场景来,这到底是做的什么孽啊!

倪锋快要被吓傻了,若非腿脚不听使唤,说不定早已纵身跳入海中去了,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上使……”

声音憨厚,自带一股暖意,以至倪锋听见之后,并未尖叫出声,反倒强作镇定,慢慢转回身来,循声望去。

浓雾之中,似乎有一个硕大的轮廓正在逼近,看那样子,似有一艘帆船来到。

果然,片刻之后,跳板搭落船舷的声音传来,三个高矮不等的影子先后从浓雾中走出,一直走到倪锋身前不足三米处。

直到这时,倪锋方才确认,来的不是妖鬼,反倒是三个大活人。确切点说,是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头,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和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三人一律身无官服,皆穿布衣!

“阁下可是京里来的大明钦差?”为首那人须发几乎全白,中等偏上身材,许是上了年纪,后背略有点驼,听那口音,倒似冀鲁中原一带的官话,很是好懂,说话语气固然温和,却又暗含几分警惕。

“正是!”倪锋一旦镇定下来,便重新想起自己此时的身份,又见那人并未下拜,反而对着自己好一番上下左右的仔细打量,心中顿生一丝不悦,不由反问一句,“请问尊驾何人?”

“斗胆先请上使出示圣旨信物,老朽随后自会报上贱名!”老者一面打量倪锋,一面说道。

“这……”倪锋闻言一愣,忽而勃然大怒,“岂有此理!”

“老朽自知此请冒昧,只是事关重大,又有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因此不得不谨慎从事,还请上使体量则个!”老者语气更加谦恭,却是并未让步。

“莫非这大雾天气也是你们早早算好了的?”倪锋忽然有些明白起来。

“雨雪雾霜,概天所赐,云蒸霞蔚,各有先兆,贫道不过小窥奥妙,借来一用罢了,万不敢贪天之功!”不等老者说话,身后那人已然发声,竟带了一点川渝口音。

倪锋凝目望去,才见对方依稀头戴一顶偃月冠,身披一袭宽松鹤氅,颌下清须飘洒,手臂弯里还搭了一把拂尘,俨然便是一名道长模样,倪锋不由暗自腹诽,刚走了神神叨叨的常法师,怎么又来一个牛鼻子老道?

似已猜到倪锋心中所想,老道随即说道:“昔日三保公下西洋时,便有高僧道友一同随行,观星测风,协理阴阳,又或宣法播道,教化四方,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还请阁下不必忧虑才好。”

这话说得大有道理,且不说明初风气开化,释儒道家上可庙堂相处,下可一隅杂居,便是三保公本人也是出身**,七下西洋之际,还曾派人专门前往天方朝圣。由此可见,西洋船队汇聚三教九流并不为奇,便是流传至今,忽然蹦出个能够勘风窥雨的道长,确也算不得怪事。

“阁下远来南洋,身负天大干系,谨小慎微固然可敬,但我等召之即来,可见心系故土,仍奉皇命,只要阁下自证身份,我等再行领罪也不为迟,还望明鉴!”

老者许见倪锋面生游移之色,于是躬身一揖,再说一句出来,口气十分真诚。

“也罢!”对方既然能够提前三天预测天气,想来早就有了准备,此时想退也已晚了,与其畏畏缩缩,还不如坦荡大气一些,免得让他们小瞧了。

于是倪锋再不纠缠,反而大喇喇说道:“既然如此,便请三位跪接圣旨!”

此言一出,三人再无半点犹豫,赶忙一起趴倒在甲板上。

0

十六章 雾夜惊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