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七章 忠魂昭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章 忠魂昭昭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4 13:22:51

倪锋抖擞精神,将楠木箱子放在一旁,为了杀杀他们的傲气,倪锋先将那口尚方宝剑取出,拔剑出鞘,横着往前一递,好让他们瞧个仔细。

可惜三人抬头看时,虽也微微点头,目露崇敬之意,却是并无太多激动。

倪锋稍稍有些失望,索性又将那卷圣旨取出,轻咳一声,高声宣读起来。

读罢,竟无预料中的领旨谢恩之声传来,倪锋不由大感纳闷,于是先将圣旨一把收起,准备放回匣中。

可就在这时,老者忽然开口出声:“老朽斗胆,敢请阁下拿来圣旨一观。”

这个要求大异常理,着实有些过分,倪锋立刻便想拒绝。但刚一转念,忽又想起自己眼下处境,且不说海雾茫茫,无援无助,便是自己抵死不从,又能怎样?最终不过还是被人抢去罢了。

既然如此,倒不如识相些好。犹豫片刻之后,倪锋还是极不情愿的伸出手去,将那卷圣旨递了过去。

老者双手过顶,将圣旨虔诚接入手中,随即轻轻展开,后面两人赶忙跪行上前,一起围拢过来,一起对着圣旨仔细端详。

只是那副架势不似拜读,反倒像是一字一句吹毛求疵,正在寻找里面可能存在的破绽一般!

直到目光移到落款之处,三人同时低下头去,几乎已将鼻尖凑到圣旨上面,紧盯半晌过后,老者蹙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那名道长更是连连点头,口中说道:“三玺同用,果然不假!”

听见这话,倪锋方才如梦方醒,原来自己此前看出的那处破绽,便是“天子信宝”与“皇帝信宝”两枚兵印同用一处,并非什么谬误,反倒是用以防伪的暗号!

“卧槽,想不到堂堂皇帝老儿,竟也耍这等小心眼,真是又长了见识……”还不等倪锋心中嘀咕完,那名老者忽将圣旨当中一折,转而伸出一只老手,在那两根卷轴上慢慢摸索起来。

“莫非这里面也有猫腻不成?”倪锋不由大感新奇。

咔吧一声传来,足以说明倪锋猜得没错,只见那卷圣旨两端,其中一根黑牛角卷轴的朝上一头,竟于此时脱落下来,待到老者伸出一根手指,望着里面一探一抠,又一个丝绸包裹的小卷随之露了出来!

小卷展开,一枚细长的黄铜钥匙就此显露真身!

看见铜钥面世,老者再难故作矜持,两颊上的面皮更已不自觉的抽搐起来,一双老眼之中忽有泪花涌现,就差当场哭出声来!

这一幕如同变戏法一样,倪锋早已看傻了眼,直到铜钥被老者颤巍巍得重新包严,塞回卷轴,重新恢复原状的圣旨便被恭恭敬敬的送回倪锋手中。

本以为这三人看过圣旨,必然俯首下拜,岂料老者又说一句出来:“敢请阁下再拿印信一观!”

这般得寸进尺,倪锋心里大不高兴,可事已至此,再无回旋空间,倪锋索性提起那两个装着官印的包袱一并递出。

老者接过在手,随即一一打开观瞧,那方右佥都御史的直钮官印很快看完,对方竟似浑不在意,反而对那方郑和用过的两洋总兵大印凝神注目,视线久久不愿离开。

倪锋正自担心之时,却见三人忽而往后退出几步,面向正北方向,齐齐跪倒在地,一面口呼吾皇万岁,一面行下三拜九叩大礼!

如此前倨后恭一幕,直把倪锋吓了一跳,转念之际,却又彻底放下心来。

一待拜完,三人忽又站起身来,调转方向,对着倪锋重新跪倒,只听那位老者说道:“故往西洋水师后营副指挥使霍到崖之七世嫡孙霍忠存,率西洋伏军一部并一众流民后人恭迎钦差上使!”

海雾朦胧,故人如斯,倪锋如坠五彩梦中,直到老者口中再呼一声“霍忠存叩拜巡抚钦差”,倪锋方才醒悟过来,不由分说,几步上前,便要将三人从地上扶起!

只是拉了几拉,三人却是不起,霍忠存更是口中不住念叨方才唐突冒昧之举,不住口的请求治罪。

倪锋一面口道不知者不罪,一面嘉许三人行事谨慎,正该如此。

好一阵推托过后,霍忠存这才勉强起身,随即又将两方官印重新还了回来。

一待倪锋将圣旨官印收回箱中,霍忠存赶忙将后面两位让到身前,一一介绍。

那位道长俗姓梅,祖师曾是一位跟随三保公下西洋的神乐观道士,悠悠两百余年,坐观日月流转,洞察天地奥妙,师徒传承,代代相继。时至今日,音律乐舞之能与观星测位之法全然传于梅友一人。

好在这位高徒天资聪颖,悟性颇高,除去平日阴阳祭祀之外,更能牵星领航,随潮而动,见识更是远胜常人,因其一日酒醉,传下一句“半窥天时半窥风,一眼世故一眼空”的感慨,,由此得了一个梅半仙的雅号,从此广为流传。

第三位是名武将,阔背蜂腰,身量修长,剑眉隆准,面色微红,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挺矫健味道,他的名字叫作焦荡,祖籍本在登莱一代,其七世祖本是龙江左卫副千户,后随三保公下西洋,担纲船队前哨指挥,后随伏军远来南洋隐匿,从此世代更迭,至焦荡时,已然总领伏军水师一应事务。

而这位霍忠存,身份更是特别,其七世祖虽是西洋水师后营副指挥使不假,却也曾与那位跟随三保公屡下西洋的副使洪保相交莫逆,因其品格端方,为人公正,也便被推为伏军并流民总管,世代承袭不改。

“如此说来,那位洪保太监竟也与伏军颇有渊源?”倪锋听到洪保之名,立时生出兴趣,不由问了一句出来。

“此事说来话长,此时夜露风凉,敢请上使舱内叙话。”

霍忠存拱手礼请之下,正有无数疑问的倪锋再不推辞,当先步入船舱之中。

倪锋早将明代官场礼仪想过一遍,稍稍一看舱内座位排布之后,也便当仁不让,直接坐了首位。

“回上使的话,本部伏军得以流传至今,洪保公自然居功至伟,但这其中却也少不了三保公与景洪公的功劳。”

霍忠存一旦落座,立时开口说道,“正因如此,老朽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平素遮掩行踪痕迹之外,今日更是甘冒怠慢钦差之罪,做出方才举动,还望上使见谅。”

“哦,莫非其中有何苦衷?”倪锋闻听郑和洪保之外,另一位正使太监王景弘竟也被牵扯进来,如此郑重其事,其中必有隐情,于是倪锋鼓励道:“霍总管不妨一并说来,本官恕你无罪就是!”

“多谢上使!”霍忠存赶忙对着倪锋拱一拱手,遂将如此小心谨慎的原由,连同这支伏军来历和盘托出。

倪锋由此才知,霍忠存这番煞费苦心的铺排并非小题大做,反而果真大为必要!

正德十年,那位历史上颇有名气的宁王朱宸濠,不知从何处得知南洋伏军之事,竟通过泉州海商一路辗转到达渤泥国,更以假冒圣旨招纳伏军巨舶部众前来。

幸被霍忠存的曾祖父霍不怨识破,冒死突围之时,霍不怨却遭弓箭射中,不治而亡。

万历四十七年,又有人放出风声,声称大明钦差赍奉圣旨已到旧港,正在寻找这支伏军流民,妄图将其骗出。

多亏霍忠存小心谨慎,提前派人深入探查,最终发现圣旨乃是蓄意伪造而成,这才让伏军再免一场灭顶灾殃。后经查证,发现始作俑者竟是昔日被三保公剿灭的海寇巨擘,陈祖义之七世孙陈犹恨。

自此之后,霍忠存更加谨小慎微,生恐因为一念之差落入圈套之中,也正因了这个缘故,霍忠存即便收到曾十一的荒岛藏书,仍旧不敢轻信,这才专门设计出荒岛雾夜相见的一幕。

“怪不得……”倪锋听完这番解释,不由长叹一声,心头那点怨气早已烟消云散。

“即便事出有因,这般轻慢巡抚钦差,老朽仍是大罪一桩,还请上使重重责罚!”霍忠存再度跪倒倪锋身前。

“快快请起,若依本官之见,霍总管不但无罪,反倒老成谋划,大有功劳!”倪锋忙将老迈的霍忠存重新搀起。

“上使雅量高致,老朽佩服之至!”霍忠存赶忙奉承一句。

“只是本官尚有一事不明,霍总管可否见告?”倪锋问道。

“上使既是吾皇派来的真正钦差,老朽自是知无不言。”霍忠存答道。

“难道重启伏军的暗号竟有三处之多,一为圣旨那方看似有误的‘’天子信宝‘’印章,二为藏身卷轴中的铜钥,还有三保公曾经佩在身上的总兵大印?”倪锋终于将多日来的疑问一吐而出。

“英明不过上使!”霍忠存面上忽然露出一丝得意,“这等设计正是昔日三保公与成祖爷达成的约定。”

“成祖与三保公还有密约?”倪锋闻听此言,顿时兴致大发,急忙追问。

霍忠存见此,略一沉吟,便开始讲起这支伏军流民的来龙去脉。

说起来,这支伏军确实算得上源远流长,又足够神秘。

首先,按照霍忠存说法,三保公郑和并非七下西洋,实则足有八次之多。

永乐二十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归来之后,见年过六旬的永乐帝日渐苍老,心伤之余,又见太子仁厚柔弱,身边之人又多出下西洋耗费国帑之类的言论,三保公不禁开始为西洋船队前途担忧。

三保公本是内官监太监,早年更是贴身侍从,屡立战功,被成祖引为肱骨,因而得以近身成祖,并伺机规劝说服,最终达成一项再无第三人知晓的密约,并将其藏于深宫密间。

密约大意便是,为保大明航海势力火种不灭,若太子继位后罢黜下西洋战略,郑和便可相机行事,潜藏部分巨舶、工匠与操船力士,以此确保航海星火不灭。日后再若起复,必要有人赍奉带有暗号和那把铜钥的圣旨方可,除此之外,伏军概不奉诏。

永乐二十二年(1422年),郑和奉成祖之命,前往旧港赐施进卿之子施济孙官印和官服,令他接替已故父亲的位置。趁此良机,三保公未雨绸缪,沿途踏勘南洋偏僻之地,为西洋船队预先寻找隐身之处。

同年七月,明成祖驾崩,仁宗朱高炽即位,果然很快调整了其父的扩张政策,并当朝宣布停下西洋。郑和也被改任南京守备,率领下西洋军兵守备南京。

好在,宣德五年(1425年),朱瞻基以外番多不来朝贡为由,再次命令郑和出使忽鲁谟斯等国。彼时三保公也已年逾花甲,身体大不如前,遂决定开始实施伏军计划。

出发之前,三保公先在刘家港驻留一月,又在福建长乐港徘徊半年,用以聚拢愿意前往南洋的船炮工匠,采购一应工具器物,以为首批伏军。船至南洋海面之后,三保公令其分航而出,驶往早已选定的潜藏之地,对外则以失踪或沉没之名报备,此为伏军第一批。

只可惜天不假年,三保公返航时逝世于古里,同为西洋正使的太监王景弘扶柩东归,途中秘密将三保公遗体真身葬于伏军驻地,又留操船力士与护兵勇士两船,为三保公守灵。

随后,王景弘只奉三保公衣冠归还大明,言其真身腐烂,无法带回,葬于爪哇岛三宝垄。宣宗感念郑和赫赫功绩,遂下令在南京牛首山上,为三保公建起一座衣冠冢,以为后世凭吊之用。

正统六年(1441年),卸去所有职务的太监洪保,自篆寿藏铭,刻于自己墓碑之上,明里也建一座坟冢与郑和、王景弘坟冢相邻,却也只葬一套衣冠,反而私下招募自愿前往南洋的百行匠民两百余人,并育龄女子六百多口,分乘三艘大船,秘密出海,亲赴伏军基地。

洪保到来之后,先是凭借威望平息伏军中的北归念头,剪除欲要自立为王的屑小之徒,安抚人心,制定规程,又遣人外出秘密经商,解决伏军对紧缺物资和女子配偶的迫切需求。

一待局势稳定,洪保又令人出海,与安不纳岛建立单向联系,一面让其代为收容南洋流民,一面把它当成掩护,分散外来注意,从而使伏军能够安然隐匿,不至轻易暴露踪迹。

直至九十六岁高龄,洪保方告寿终正寝,生前更将总领伏军的众人交付给霍忠存的七世祖霍行空,与洪保情同手足的霍行空按照洪保遗愿,择一高耸北望之地,将其葬于婆罗洲上。

自此之后,霍氏一门秉承遗志,率领这支伏军寂然潜匿于南洋化外一隅,世代守望,忠贞不改。

霍行空为明心智,更是截取吕洞宾的《绝句》诗中的“行到天涯不见人,忠孝义慈行方便,不须求我自然真”作为后代辈分,以此表达不求名利,安然守望之心。

于是,自霍行空以下,伏军总管又有霍到岸、霍天性、霍涯南、霍不怨、霍见心、霍人杰,直至眼前的霍忠存……

0

十七章 忠魂昭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