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八章 梦想支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八章 梦想支点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5 13:43:54

眼望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絮絮叨叨,如数家珍,将郑和下西洋经过,连同这伙伏军流民的来历详述一遍,倪锋听完,不禁大感震撼!

倪锋此时心头震撼有二:

首先,郑和下西洋的所有档案卷宗早已被毁,后世对这一历史壮举的了解多来自王景弘的《赴西洋水程》和一些民间野史,其中细节端倪却是难以考证。

至于毁坏这些档案的凶手,常有两种说法:

一说是成化年间,车驾郎中刘大夏忧心劳民伤财,为阻宪宗重启海外商路,私下烧掉有西洋卷宗。

二说则是那位自号十全老人的满清乾隆,一心泯灭前朝功业,闭塞民间智慧,遂将从明宫中得来的下西洋档案尽数销毁。

而今,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与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从眼前老者口中缓缓流淌而出,完整丰满,至真至切,对于渴求历史真相的倪锋来说,又怎能不被震撼!

其次,倪锋被那些筚路蓝缕、勇于开拓的航海前辈们所深深震撼了!

不管是殒身海路的郑和,还是功成名就的王景弘,又或本可回归故里、安享高寿的洪保,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开拓西洋商路的孤胆英杰和最大功臣。

就是这三位不入士人法眼,甚而为人私下鄙薄的宦官太监,只为留存一簇华夏海权火种永续不灭,前赴后继,煞费苦心,从而将大明航海事业的精华核心保守至今。

其间,不惜青灯孤影,更不计个人荣辱,就此躅躅独行两百余年,其心可昭日月,其行可彰史册,此等功业堪比开通丝绸之路的张博望,不逊平定西域诸国的班定远,更可与古往今来任何将相名臣媲美争雄!(注:张博望,即张骞,受封博望侯。班定远,即班超,受封定远侯。)

当然,还有眼前的霍忠存、梅半仙、焦荡,以及那些工匠兵士的祖先前辈们。

就是他们,毅然抛却老来还乡、落叶归根的念头,自愿隐姓埋名,枯守南洋一隅,眼巴巴眺望中土人烟,任熙攘繁华而心不动,任风起云涌而念依然,此中苦楚谁人知晓,此等煎熬又有何人能懂?

两百年间,白云苍狗几度,却有忠肝赤胆耿耿不改,此等心性情操又有谁人能够?

尤其听到这番寂寞苦楚自霍忠存口中娓娓道来,竟无一怨半恨,反倒平静得如唠家常,直令故作姿态的倪锋大感羞愧,只是倪锋绝然不敢将感同身受四字出口,而只能发自内心的由衷敬佩。

而且倪锋已然明白,自己再不能继续端着那副本就半路借来的官架,假惺惺发号施令,兴冲冲数长论短,而是要发自真心与之相交相处,并善待这群保守海权星火的功勋苗裔。

于是,倪锋再也无法安坐,霍然起身,对着三人深鞠一躬,口中郑重说道:“诸位不计荣辱,护佑华夏海路血脉不灭,可敬可叹,可歌可泣,且受我一拜!”

三人忽见这位衔领两洋总兵的巡抚钦差竟而对着自己行礼,不由得各各站起,同样拱手垂头,恭敬还礼,只是那积蓄了无数年的热泪再也无法忍住,随即喷薄而出,霍忠存更是不顾体统,咧开齿牙半缺的老嘴,低声呜咽起来!

一时间,舱内凄怆袭来,苦情四起,若是有人看见,定会以为出了何等悲伤之事。

殊不知,这肆意横流的眼泪之中并无自怜自悯,这毫无忌惮的哭声之中也无一怨半恨,反倒是在黑暗中躅躅良久,而又乍见光明时的喜悦、兴奋与情不自禁!

直至一名仆从走入舱中,端上茶来,四人方才止住抽泣,各自擦去泪花,彼此相请用茶。

“霍总管,那处伏军之处到底在何地方?”饮罢,倪锋放下茶盏,不由慨叹一声,“本官真想一步到达,亲眼瞧个究竟,更要代天行恩,嘉奖军匠。”

“上使仁爱之心,老朽与伏军流民一体感念!”霍忠存欠身说道,“至于方位嘛……不如这样说来!”

说着,霍忠存忽然站起身来,端起案上那柄烛台,一路走到倪锋身边,将烛台放在案几上,“上使请看,安不纳岛千户所本是三保公二下西洋时所设,知者众多,便如这个明晃晃的烛台,耀人眼目,”

霍忠存一面说话,一面伸出手指,望着烛台四周比划,“而这烛台近旁,却是昏黑一片,难辨端详,正可用以潜藏人马……”

“莫非霍总管是说,灯下黑?”倪锋望一眼烛台映下的那圈阴影,忽觉茅塞顿开,连同曾十一口中曾经提过的那句暗语一起浮出脑海,“君如明烛煌煌,掩我踪迹茫茫,君愈辉煌,我愈安详,想不到竟是这个意思!”

“英明不过上使,正是灯下黑的道理!”霍忠存赞完,忽又加了一句,“其实也不尽然,之所以如此选择,还有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倪锋急问。

“无风难达!”霍忠存说完,见倪锋似乎并未听懂自己的意思,不禁又加了一句解释,“自古往来南洋西洋,必要借助风信之力,冬春东北风起,夏秋转为西南,但凡繁华海港所在,无一不在风信吹拂线路之上,可若要藏身隐匿,必要反其道而行之,找一个风信难达的风下之地。”

“风下之地……灯下黑……”倪锋沉思片刻,忽然问道:“霍总管,船上可曾带了海图?”

话音刚落,只见梅半仙立刻起身出门,片刻之后,已将一张泛黄的纸卷拿了进来。将纸卷置于长案,铺展开来,一副线条纵横的图纸映入眼帘之中。

看惯人造卫星测绘的现代地图,再看此等手绘图纸,倪锋立时觉得不太习惯,只因这幅既无经纬度,也无比例尺,更谈不上太高精度,反而过于专注写实,表示海面的部分不仅有清波荡漾,还有巨鱼海兽,岸上更是山峦起伏,河流奔腾,一旁不时还会加上一个方框,填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说明,其中多与风俗物产有关,与其说这是一份海图,倒不如说这是一张具有极高艺术性的山水画。

但倪锋此时身无长物,也便不好过多嫌弃,随即埋首图中细细辨认起来。很快,居于正中位置的大明便被找到,随之是**日本琉球台湾,沿着南海轮廓一路寻去,中南半岛和马来半岛也被找到,接下来便是印度半岛、阿拉伯半岛和非洲西海岸,直至最南端的好望角,竟也画了出来!

虽然形状比例略有出入,其中也有不少错误,但与现代地图已然相差不大,起码可以按图索骥,找到想要的目标。尤其让倪锋吃惊的,则是琉球以东的浩瀚大洋彼岸,竟也有一块两头大中间细的阔大的陆地,形如一个哑铃,上面虽然没有标准任何文字,面积轮廓大有出入,但倪锋仍旧可以看出,分明便是南北美洲!

再看名称,赫然写着“天下诸番识贡图”六个繁体大字,至于绘制年代,竟可上推到永乐十三年,也就是1415年,算起来正是郑和第四次下西洋刚刚回到大明的年份,据史料所载,归来的宝船上竟还有一只特地进奉给永乐皇帝的神兽麒麟,也便是后世的长颈鹿!

这分明是一张两百年前郑和下西洋时用过的海图,难道郑和船队还曾到过那里?真若如此,首先发现非洲的岂不就是三保公与他麾下的下西洋船队!

念及此处,倪锋不禁抬头问道:“先生,此图可是当年三保公所用之图?”

“上使好眼光,此图原本便是昔日自三保公时传下,只是又经小道历代先师修改补注,再由小道于六年前临摹而成。”梅半仙笑笑答道。

听闻此言,一丝敬意立时从倪锋心底浮起,只因在测量手段极为有限的古代,地图从来都是国之重器,而绘图之人,无一不是志存高远又能甘冒风险之人,同时还要胆大心细,学识渊博,方能担当此等重任,即便如此,一图若成,必也要耗费一生甚而几代心血,方能初见端倪,便如眼前这位梅半仙便是如此。

自古以来,华夏大地之间,无论苦读道德文章的士人秀才,还是钻研阴阳长生之法的老道,甚而被定义为专学奇技淫巧的匠人,都是拼着这股虚心好学精神,引领华夏民族数千年屹立全球文明之巅,此等品格,着实可敬可叹!

可惜此时身在南洋荒岛,双方又是初次相见,远非唏嘘嗟叹之时,倪锋再不多言,只将烛台端起,先找到安不纳岛,然后将放了上去。

一道阴影随即出现在地图上,倪锋举起烛台不动,缓缓转动地图,那道阴影随之映入安不纳岛四周的海域之中。接连否认掉中南半岛、马来半岛、苏门答腊,以及距离过远的爪哇岛后,倪锋已将目标锁定在距离最近的婆罗洲和北面的巴拉望岛上。

闭目思索片刻,倪锋忽然睁眼,望着婆罗洲西海岸猛地一敲,说道:“就在这里了!是也不是?”

问话出口,却无答声传来,倪锋纳闷,不由转身回头,却见霍忠存早已惊得张大了嘴巴,一直紧盯那副现代地图的梅半仙更是紧盯倪锋,眼神之中大有惊异,反倒是同来的焦荡绷不住,大赞一句,“上使真乃神人也!”

看来,自己猜对了!方位一旦确定,倪锋立时问起更为关心的人口实力问题,尤其伏军现今共有船舶几艘,兵力多少,木材铜铁与各类物料是否缺乏。

霍忠存如数家珍,张口就答,将伏军现有装备一一报来。

船舶:六百料福船两艘,四百料六艘,二百料以上战船十八艘,另有各类用途的小型帆船、桨橹划船共计五十余艘。

兵力:现有操船力士千余,水战官兵八百,步军勇士及巡山兵士共计六百五十余人。

木材:因婆罗洲森林密布,盛产各类造船良木,尤以一种被称为坤甸木的坡垒重木与菠萝格最多。

另有洪保公当年带来的铁力木与柚木树苗各一千棵,两百年一过,早已长成参天巨木,又兼子又生子,孙又生孙,蔓延繁殖,巍然成林,可谓数不胜数。此时漫说再造一支下西洋的船队,便是再造几十支也不在话下。

铜铁:褐铁矿已发现三处,只因矿石品质不高,因此此时全赖岛上那座精铁矿支撑,好在矿脉规模不小,打造几千门火炮不在话下。

另有铜矿一处封存,尚未开掘,此时所用铜材皆是两座金矿伴生,用度又十分精细,此时库存铜锭足有几十万斤之多。

再就是金矿,浊江两岸富产金砂,北岸又有金脉两条,稍加开采,便可满足伏军吃穿用度与材料采购之用。

除此之外,伏军之中自有烧制陶瓷和织布纺纱的高妙匠人,自用之外,更有不少用来换取必要物资。

已经开垦的田亩也堪用度,眼下便有稻田七千顷,盐田三百亩,桑林杂树八百多亩,马二十匹,牛一百八十多头,鸡鸭猪羊无算。

最最重要的是,当年由郑和、王景弘、洪保三位太监,先后送来的一千多名船匠炮工、力士勇士以及百行工匠与农夫渔民,时代繁衍,必要之时,可用军匠可达两万余人,连同陆续接纳进来的汉人流民,早已开枝散叶,世代繁衍,此时已有男女老幼共计八万六千八百二十一口,人数几乎抵得上好几个卫所。总体看来,人口还算充足,动员潜力极大。

有木,有铁,有铜,还有金矿与田地,更有匠人和技术,几乎万事俱备,简直再完美不过了!

倪锋明显激动起来,只因自己心中那个扬帆四海、称霸世界的梦想,正需这些元素方能支撑得起,倪锋忽然发觉,那个苦苦求索的支点终于找到了!

而且,只需凭借这个莫名其妙得来的钦差身份,以及那卷确凿无疑又可便宜从事的圣旨,便可予取予求,随意支配,如此天赐良机瞬间齐备,倪锋又怎能不激动!

得意忘形之际,倪锋习惯性伸出右手,竟要与霍忠存握一握手!

可刚伸到半途,倪锋忽然醒悟过来,于是灵机一动,将右手猛得向上抬起,然后轻轻落在霍忠存肩膀上,只是出口话语没有来得及改回,“老霍,真有你的!”

霍忠存未曾料到,这位年纪轻轻的钦差竟有如此亲密之举,而且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一点都不像官场词汇,霍忠存忽然有些发懵,却又不敢明言质疑,只得在脸上挤出一个别扭至极的笑容,样子十分滑稽。

边问边谈,夜晚在不知不觉间流逝,直到那名仆从再次现身舱门,禀告已近五更之时,霍忠存方才起身问道:“天已将明,请问上使如何安置?”

倪锋略思片刻,便即说道:“伏军既已藏匿多年,想来自有一番道理,本官此时也还想不明白,即是如此,不如暂时照旧行事。”

“请问上使何时前往伏军藏匿之地巡查?”霍忠存脸上现出一抹希冀之色。

“自然越快越好,本官恨不得现在就跟你们一同回转!”倪锋沉吟片刻,又道:“只是当务之急,本官总要返回安不纳岛一趟,免得他们以为倪某被你们掠去,一时惊慌失措,乱了方寸。”

“上使所虑极是!”霍忠存点头说道。

“你们何时去接那伙吕宋岛来的难民?”倪锋忽又问道。

“定在明……不,如此算来,便是今日天黑之后。”霍忠存赶忙回答。

“既如此,本官先回安不纳岛略加安置,随后同去那座小岛,与你们一道回转伏军藏匿之地便是!”倪锋早在毫无发展潜力的安不纳岛呆够了,此时迫切想要离开。

“上使奔波劳苦,或在安不纳岛再歇几日,我等专程来接也好。”霍忠存一边说话,一边看向倪锋。

“兵贵神速,本官皇命在身,不敢稍有耽搁,就定在明日丑时,咱们后会有期!”倪锋斩钉截铁说完,立时大步走出门去。

此时,海雾已然消散大半,更有习习北风渐起,一抹红云自东方天际浮出,看似又是一个天晴日丽的好天气!

依照约定好的信号,两盏灯笼,一上一下,升上这艘三桅福船的桅杆。

过不多时,那艘双桅鸟船从薄雾中驶出,慢慢靠将上来。

沿着跳板重新返回鸟船,倪锋站上船头,对着仍旧面目不露的三人遥遥拱手,随即扬帆摇撸,原路返回安不纳岛去了。

0

十八章 梦想支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