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十九章 转航婆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九章 转航婆罗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6 10:49:56

听闻倪锋安然返航,等在港口一旁的曾十一赶忙来接。

待到问起会面情形,倪锋只道颇有成果,却对伏军方位与具体交谈细节一字不提。

曾十一很是知趣,于是不再多问,只将倪锋重新迎入那所千户所大堂,岛上几位主要头目早已等在那里。

倪锋当然再无刷卷的心思,但既已开头,总要有个结论,倪锋决定直接下个截止目前表现良好的评语。可这话要怎么说呢?于是倪锋思来想去,最终说出一句冠冕堂皇的话来。

“初查安不纳岛卷宗规整,账目清晰,可知曾千户一心公正,素能谨慎用事,一众同僚官兵恪尽职守,实属可贵,尚须一如既往,再接再厉,其余卷宗账目,留待来日再看。”

曾十一细细一品,立时回过味来,于是赶忙率领堂下众人躬身下拜,口中道出几句“肝脑涂地,不负圣恩”之类的漂亮话来。

随后,倪锋又给曾十一明确了下一步工作方向,总结为十六字方针:苦练技能,守岛护疆,整兵扩军,备战待命。

训完话,又与曾十一确定了以后的联络方式,倪锋本想立刻启程,却拗不过曾十一百般恳求,只得再坐下来吃顿送行宴席。

饭罢,又有不少土产礼物奉上,倪锋难拒曾十一盛情,无奈之下,只得一起带上,重新返归港口。

依依惜别之际,倪锋坚决推辞掉曾十一送上一程的建议,独自跳上那艘鸟船,向着那个收容难民的小岛疾驰而去!

顺风顺水,子时不到,鸟船已近收容难民的小岛,与昨夜荒岛相见时一样,一待鸟船在指定位置抛锚停泊,那艘五桅福船很快出现。

一如昨夜,倪锋仍是孤身过板,踏上对面福船,只是此时的倪锋再无慌乱,反倒款步走向艉舱,很快便见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霍忠存。

双桅鸟船随即拔锚离去,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不多时,另有两艘略小一圈的四桅福船,装满岛上聚集的难民,向着这面驶来。三船汇合,排成一线,开始向着东南方向驶去!、

一旦驶入正常航道,倪锋立刻将想了多时的三个问题一并抛了出来:

一、伏军既然平时谨小慎微,几乎足不出户,又怎会察知外界消息?

二、伏军基地虽然物产丰饶,自给自足,却也并非万事不求人,诸如一些紧缺器材与日用之物又如何采购得来?

三、是谁在收集各地流民,送来天棚屿上,那名女子为首的碧落盟究竟是何来历?须知便是自己遭难之后,就是被那人救起,说来也算是自己的恩人,知恩图报人之常情,因此倪锋想要知道此人身份。

霍忠存听完,不急答复,反倒先与坐在一旁的梅半仙和焦荡分别对望一眼,似在询问他们意见。瞧见二人陆续点头之后,霍忠存这才重新将视线移回。

“上使一针见血,竟能窥破其中关窍,老朽实在佩服!”霍忠存语气渐渐凝重起来,“还请上使莫怪,只因此事关系重大,老朽本欲返回基地之后再行禀报,既然上使已然问起,老朽也便不好隐瞒……”

倪锋闻言,立时竖起耳朵,静心聆听片刻,才知这三个问题实则能够合为一个,那便是渠道!

便如人体,总要新陈代谢才能健康长久,就更不用说聚在一起的七万多伏军流民了,必然存在产品交换与物资流通,伏军也不例外,只是刻意将渠道设计得格外曲折,并假手于他人罢了。

而这个他人,必要是个知根知底、值得信赖的人,最好在三保公下西洋时便有交往。经过一番斟酌考量,洪保生前终于选定一人,这人便是南洋最大的汉人海商,叶氏家族!

溯其根源,其祖上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大明旧港宣慰使,施进卿,彼时更高居三佛齐国王之位。施进卿死后,其子施济孙与次女施二姐争夺王位,三保公为此专程前来调解,查明真相之后,遂立施二姐继位女王,并世袭旧港宣慰使一职。

大明下西洋战略停止之后,南洋群雄并起,意图填补由此带来的势力真空,至1440年,旧港宣慰司连同三佛齐王国被满者伯夷国吞并,施二姐被迫退位,改任满者伯夷国蕃舶长,一面保存实力,一面大力发展海上贸易,逐渐成为南洋首屈一指的海商家族,同时暗中与伏军联络,充当信息来源和物资通道。

因彼时施二姐早已下嫁叶氏汉人,自此子孙皆以叶姓流传,至今已有七代,叶氏家族此时的当家人名叫叶思根,四十多岁年纪,心向大明,精明可靠,只是苦于膝下无子,仅有一女,爱若珍宝,可称掌上明珠,此女小名颖儿,官名叶碧落。

叶氏家族因为插足尼德兰人垄断的香料贸易,双方结怨,尼德兰人竟纠结海寇偷袭林家府邸,年仅九岁的叶碧落亲眼目睹生母被尼德兰人杀害,从此性情大变,并短发明志,誓为母亲报仇,从此专一修习海战搏杀之术。

叶思根生恐爱女再生不测,一待及笄之年刚过,便为叶碧落订下婚约,试图以此拴住爱女手脚。叶碧落见反对不成,便假意应允,趁父亲外出之机,带领十艘武装商船与一队贴身家勇离家出走,从此占岛为王,驰骋海疆。

此等作为虽也难脱海寇之名,但碧落盟专一劫掠红毛洋船,不动其它船只分毫,尤其对来往南洋之间的大明海船格外体恤,不但不会加害,遇有同胞落难之时,还会伸手相助,甚而不惜与其他海寇帮派大打出手。

因其所用旗帜底色碧蓝,上绘一弯七彩虹霓,宛如碧落仙境,因此得名“碧落盟”,殊不知其真正用意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杀尽红夷心方暖!由此可见,叶碧落怨念至深!

叶碧落出走之初,叶思根多次亲自出海寻找,意图将其劝返,但叶碧落执意不从,并以死相逼。无奈之下,叶思根只得默认下来,再将那份婚约退掉。

只是叶思根爱女心切,生恐叶碧落发生意外,于是又从自家船队中调拨出十艘装备精良的双桅快船,令其假意投诚碧落盟,一来暗中保护爱女,二则也将一直亲力亲为的救助汉人流民之事一并交付给她,从而拴住手脚,稍加约束,不至天天寻找红毛洋夷拼命。

自此之后,南洋各处每有动乱发生,碧落盟必会及时率船前去,将无依流民尽数遣送到那座天棚屿上,再由安不纳岛和伏军基地分批遴选,各自接去。

正是有了叶思根的暗中支持,短短五年不到,碧落盟已然成为南洋海面上大有名气的海寇势力,又因女子为首,故而声名更盛三分。

一个多月前,吕宋岛上传来佛郎机人屠杀汉人的消息,叶碧落立即率领碧落盟北上救援,可惜去得稍迟,不曾赶上与佛郎机战船正面相抗,只是沿路救起许多落海难民。

待到得知大明钦差座船也被击伤,林碧落立时循迹追踪,终于在一处礁石环中将其找到,随即一路送到天棚屿上,从而上演一出大明钦差死去活来的闹剧。

“原来是这么回事……”倪锋终于弄清来龙去脉,恍然大悟之际,却又想起曾十一曾经提到这位碧落盟的女瓢把子极为年轻貌美,倪锋心中不由浮出一丝神往。

一路漂泊,一路闲谈,倪锋越听越觉得复杂,似乎这片看似平静的南洋海波之下,还隐藏着数不清的秘密,正等待自己一一揭开……

海波茫茫,广袤得令人生畏,空旷得让人发毛。

只看地图,那处收容流民的小岛距离婆罗洲并不太远,倪锋本以为一两日内便可到达,可足足航行了两天一夜之后,仍旧不见陆地影踪。

这两日里,但有闲暇,倪锋便将霍忠存与梅半仙找来谈话,霍忠存倒也算是知无不言,可每每涉及一些造船铸炮和工匠技能这类核心问题,便总是借故推脱,只说来日上岛,钦差自可亲眼看见。

倪锋初时不觉,次数一旦多了,倪锋便渐渐回过味来,心道自己也是太不知趣,纵然身负圣旨,名为钦差,可彼此相见才不过三天,便要探问人家底细关节,未免太过心急了。

于是,倪锋立即调整思路,不再追着霍忠存刨根问底,反倒找来焦荡,要他带着自己视察武器装备,顺便试放一下船上装备的火炮。

钦差有令,焦荡不敢不从,于是赶忙点起一队操炮兵士,从舱中搬出火药弹丸,按照惯例一阵操作之后,隆隆炮声随即响彻耳际。

炮声落下,硝烟渐去,与得意洋洋的焦荡不同,一旁观瞧的倪锋脸上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神情,本以为曾十一那日大加夸赞,伏军火炮必是不同凡响,可此时一看,却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射程威力虽比安不纳岛上那门铜炮好出不少,却也不像古籍中记载的那般威武雄壮!

而且,炮口并无准星,炮身下方虽有木头垫块,用以调整炮口仰角,却又失之简陋粗糙,精度准头也便不敢恭维。总体看来,这些火炮仍旧停留在明朝初年水平,与郑和下西洋时并无实质提高。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已经刻意隔绝两百余年,早与外界断了交流联系,火炮技术止步不前也算情有可原。

至于那些轻武器,也还停留在火门枪时代,无论是手筒铳,还是长把铳,铳管皆用青铜熟铁铸成,铳身又多有纹路装饰,入手一概沉重无比。发射之时,需要士兵一手持铳,一手点火,难以保持铳口稳定不说,还很难顾及瞄准,威力虽然尚可,精度却是低得可怜。

只是,光阴如梭,不舍昼夜,更不会停下脚步等待任何一人。

便如此时所处的十七世纪,火器已然取得很大进步,且不提西欧列强已然迈入火绳枪时代,燧发枪也已不再鲜见,便是不入流的东洋倭寇也早有“铁炮”在手,虽然仍算火绳枪的一种,威力却是相当可观,精度也是不赖,比之明朝中期列装的鸟铳还要精良,几可与大明晚期方才小批列装的鲁密铳媲美,而这鲁密铳却又借鉴土耳其火绳枪仿造而出。

眼前现实残酷若此,倪锋口中却无丝毫责备之辞,只是感到自己肩头上的担子又重了三分。

不过也不打紧,倪锋早就下过一番工夫,熟知各种早期滑膛火炮和燧发枪的结构原理,只要能够炼出好钢好铁,又有技艺娴熟的铁艺师傅,火器升级换代也算不得太大难事。

见识过火器,倪锋又将目光投向脚下乘坐的福船。

按照焦荡说法,这艘五桅福船为六百料样范,目前伏军仅有两艘,前后两艘四桅福船则要略小一些,都是四百料,若与昔日西洋舰队动辄千料两千料的宝船相比,只能算作不起眼的小不点。

这倒并非无法造出大船,反而因为伏军专心潜藏,并无远航战事,因此无须劳工费料,大动干戈,只要满足平日往来瞭哨巡逻即可。若有需要,伏军船厢自有能工巧匠,基地附近也不缺乏良材木料,不需几月工夫,便可随时建成千料大船,因此不必担心。

倪锋关心的正是这点,既然焦荡如此信心满满,想来并非虚言,倪锋也便略感心安,转而开始细细打量这艘六百料福船。

此船形制端庄,状如水禽,下半部更有独创的水密舱技术加持,漂泊在海面上十分稳当,小风小浪无关痛痒,因此自南宋以来便成海商最多采用的船型,至明朝时更是大放异彩,郑和宝船便属此类。

只是福船两舷过于倾斜,水密舱结构又占去船舱下部不少空间,难以构建多层贯通甲板并凿出侧舷炮眼,仅有的几门火炮也只能布设在甲板上方或首尾船楼上,从而造成火炮装备数量十分有限。

还有作为动力来源的船帆,五面中华硬帆固然可使八面来风,船帆却也大都草席竹篾材料,中间各有硬骨支撑,从而带来整体重量过大的问题,以至每次升帆都要耗费大量人工时间。

这还不算,因为船帆过重,随之造成另一个更加致命的后果,那便是无法将船桅制作的太高,船帆面积同样十分受限,从而大大降低受风效率,从而拖累航行速度。尤其顺风之时,装备中华硬帆的船舶航行速度最高不过七八节,远逊于同时代中使用全装横帆,极速可达十一二节的欧式盖伦帆船。

当然,中华硬帆和传统福船广船也并非一无是处,除了船帆可使八面风和抗浪性极强之外,中式帆船还创造性的最先采用了船舵结构,后来又发展出开孔平衡舵,转向更加灵活,操控性能远胜其他船只,以至通过中东传往西方,为欧式帆船借鉴采用。

倪锋素来讲求实用,既不因循守旧,也不崇洋媚外,反而主张取长补短,中西合璧,为此还亲手画过几张草图,并得到几位风帆战列舰发烧友的肯定。虽然那些只是纸上谈兵,但只要有人有钱,又有木料,倪锋自信能够付诸实践,对这些战船进行改良升级。

一路东拉西扯,指指点点,每每开口,又全部说在点上,直令相陪一旁的焦荡大呼意外,本以为巡抚钦差都是些满口套话的官僚,不成想这位却是大为不同,竟似还懂船舶火器之说,俨然便是一位资深人士。

其实,倪锋何止懂得这点,便是船尾最高处插着的那面令旗,倪锋也知用处,只从金底红边和一圈云纹便能猜出,那必是一面乞求出海平安的妈祖令旗。

果然,一待走近,“有求必应”四个大字立刻映入眼帘,果然便是一面妈祖令旗无疑了!

倪锋自知妈祖信仰遍布东南海疆,最为渔民海商虔心礼敬,便是郑和下西洋时,也都要在启航之前前往妈祖庙中敬香发愿,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念及至此,倪锋便整一整衣冠,迈步上前,对着那面令旗拜了三拜。身后的焦荡看见,不由得在心中为这位年纪轻轻的钦差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循着福船一圈走完,舰船构造与火力配备均已看在眼中,眼前情况虽然有些惨淡,却又比预想中的最坏情况好上一点,好在倪锋早有心理准备,并对这个时代的社会经济和武备水平,具有十分清醒的认识,因此也谈不上多么失望。

而且,就算失望又有什么鸟用,已然穿越过来,又无法回去,早已没了选择,既然如此,大不了甩开膀子干呗!

倪锋早已想通了这一点。

0

十九章 转航婆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