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海流>二十二章 卧虎藏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二章 卧虎藏龙

小说:逆海流 作者:驱风牧云 更新时间:2020/7/18 11:10:56

绕过一道屏风过后,才见其中宽绰敞亮,大有格局。

北面墙上**,一副楹联高挂,衬起一幅故国山水画卷,下方却无案几搁板,反有一块半人多高的巨石横卧在地,石面颜色灰黑,内有一丝碧绿幽光若隐若现,形状略呈四方,顶面大致齐平,外廓壁立如墙,却又无一丝半点砍斫雕凿痕迹,竟似天然生成。

一问才知,此石果然便是从海底捞起,因其横平竖直,便索性运来议事堂中充当靠墙条案,取镇海平波之意,因此也被称作镇海石。只是这块石头宽逾两尺,长度却只有一丈不到,用以充当靠墙长案并不合适,色调风格也似有些格格不入,此等布设实在令人费解。。

镇海石前,摆着一张公案和一把官帽椅,只是并无令签惊木之类。再往下去,左右各有两排圈椅前后并置,每排可坐八人,间隔方方小几,向着门口依次摆去。此等陈设可谓简而不俗,美而不媚,既无僭越之嫌,又无寒酸之相,可谓不多不少,不高不低,几乎恰到好处!

只观色泽,但闻气息,倪锋便知这些木器无一不是上好硬木制成。再看作工,更是极尽精巧之能事,全以榫卯相连,不见铁钉一颗,看似出自大家之手。

可这荒僻之地,又哪里来的木作大家?倪锋尚且想不明白,却早有一名婢女送上茶来,不等将茶盏端入手中,倪锋的目光便已被不自觉的吸了过去。

但见这套茶盏大不一般,一眼望去,青如天,明如镜,掀去碗盖,又见瓷薄如纸,上手轻轻一瞧,声音脆亮,如磬如磐。倪锋心头一热,顾不得霍忠存投来的诧异目光,索性将茶杯举过头顶,向上一瞧,果然便见一圈粗黄色底足。如此种种,莫不符合,这套茶盏竟然像极了传说中的柴窑瓷器!

这倒怪不得倪锋大惊小怪,只因这柴窑绝非凡品,反倒可称其为古来诸窑之冠,地位远在官汝哥定钧五大名窑之上!

柴窑乃是五代后周显德初年创制而成,出自而今河南郑州附近,正因以上诸多优点而名扬海内,又因周世宗姓柴,故而得名,当时亦称御窑。

相传柴窑瓷器宝莹射目,光可却矢,由此得来一句“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的无上美誉,因此广受皇室贵族与富贾巨商喜爱,加之柴窑烧制极难,即便经验丰富的工匠,也不过十成二三,也就是说,每烧十窑,能够合格的不过两三窑而已,至于完美无缺的绝品,却又要归于手气运势之说,因此柴窑瓷器价格贵不可言,绝非凡俗夫子家有之物。

可惜蒙元一代,烧制柴窑的师傅死的死,逃的逃,这一名窑陶瓷也便随着人才凋零,湮灭于历史烟尘中,不复再见了!

而今,这等柴窑上品竟然现世于僻处南洋的婆罗洲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倪锋瞬间疑惑心生!

陪在一旁的霍忠存虽已上了一点年纪,察言观色之功却是愈发深厚,但见倪锋神色有异,也便哈哈一笑,说道:“上使原来还是一位好古之士,若是果真喜欢,不如就请上使说下个题目,老朽也好让人专门烧制几套,以酬雅好!”

“几套?还专门烧制?”倪锋早已惊得合不拢嘴巴,“莫非此间还有柴窑传人?”

“此人虽然姓柴,却也算不上传人,只是此间有位烧瓷的窑头素喜钻研,但有闲暇,便会钻研各类古窑,更以复原孤品为乐,眼前这些茶盏盘碟不过随心之作罢了,倒又算得了什么!”霍忠存竟似不以为意,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出来,“若是上使有意,倒不如让他烧几件千变万化的天目盏出来,聊以赏玩!”

“可是号称曜目天变的那类黑瓷么?”倪锋被再度震惊,赶忙问出一句。

“正是!”霍忠存仍旧一脸淡定,丝毫不见半分异色。

“可否请那位窑头前来一见?”倪锋却是心急若渴,恨不得立刻见上一面。

“今日已晚,窑厂离得又是极远,非有一日之功难以到达,上使是否可以留待日后再见,届时老朽自会把各路官匠校勇、大小头目一并聚齐,请上使一一检阅。”霍忠存试问一句。

“……也好!”倪锋略一沉吟,便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于是只好答应下来。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房门开启之处,早有一个小厮与两名婢女鱼贯而入,走向一旁屏风右面,将四个菜碟和一盆米粥放在一张方桌上,随即悄然退下。

“上使旅途奔波,一路辛劳,本应好好招待,可惜此地深处南洋荒岛,采买不易,不曾及时备下好酒好肉,便请暂且胡乱用些粥饭,”霍忠存一面紧盯倪锋面孔,一副小心说道,“且待明日设宴,再为上使接风洗尘,怠慢之处,还请上使见谅。”

“本官既已到此,你我便是一家,霍总管又何必客气!”倪锋却是不以为然,望见桌上饭食虽然简简单单,却也颇为精致,于是大喇喇一声出口,“就请两位一起前来,咱们同案共食便好!”

“多谢上使抬爱,老朽却是不敢!”霍忠存赶忙摆手。

“难道本官是洪水猛兽不成,竟让你等如此恐惧?”倪锋索性开了句玩笑,“霍总管有所不知,倪某自幼游历四方,素喜洒脱,上至英雄豪杰,下到贩夫走卒,多有拼桌一醉、抵足而眠时刻,霍总管与焦统领以后就不必客气了,一起坐过来吧!”

说罢,倪锋当先走到那张方桌前,望着主位一座,随即伸出双臂望着左右一点,示意两人坐下。

霍忠存眼见推脱不掉,也便对着倪锋拱一拱手,又向门外说道:“既然钦差上使有令,我等恭敬不如从命,焦统领就一并过来坐吧。”

焦荡这才依言走来,不急落座,反而早早将羹勺捉在手中,为倪锋与霍忠存盛上粥羹,然后手持长箸,单等倪锋率先开动。

藏匿南洋一隅多年,礼数却是不曾或缺,倪锋不由心中暗赞一句。再看面前四盘佐粥小菜,竟也十分雅致,一碟卤味双拼,颜色鲜亮,一碟烟熏鱼块,焦黄酥脆,另外两碟分别是凉拌笋尖和小葱豆腐,除了油盐之外,更有一些黑色颗粒点缀,看似胡椒一类的香料粉末,调和一处,香气馥郁,极为诱人。至于那盆粥羹,除了白米之外,竟还加了不少滑润润的鱼丸与红彤彤的虾米,辅以碧油油的菜叶点缀其间,不禁令人垂涎欲滴。

中国饮食,向来讲究色香味俱全,这四碟小菜与一盆粥羹虽然简单,却已深得色香精髓,想来味道定也不凡。一路漂泊,倪锋早就饿了,于是再不客气,长箸一伸先夹一块熏鱼,放入口中,刚嚼一口,一缕甜香顿时在舌尖上爆裂开来!

大觉惊喜的倪锋来不及称赞,便又夹起一根笋尖,酸爽甘脆一齐涌入口腔,那滋味简直了!

眼见倪锋面露欣喜,霍忠存不由欣慰点头,“上使再尝尝另外两样,可还合口?”

倪锋胡乱把头一点,同时长箸连出,连番送菜入口,只觉豆腐软糯却不粘牙,卤味醇香更有韧劲,虽是再普通不过的寻常食材,却已化作神奇美味,想来这位大厨必非凡人!

“此间庖厨是何来历,竟有这等精湛功力!”倪锋再吃两口,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呃,这个……”霍忠存正自犹豫之时,焦荡却已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上使,这厨子倒也没什么来历,不过是个荤素不忌的胖大和尚罢了!”

“哦,竟是个和尚!”倪锋大感意外,“可还荤素不忌……倒也着实有些意思!”

“是了,这和尚人如其名,俗姓个庞字,身量却也肥壮庞大,众人口滑,平日便随口唤作庞大和尚,本是调笑之意,可时日一久,竟而无人知他本名了。”

提起此人,焦荡忽然有些兴奋,“这庞大和尚平日虽也念经礼佛,嘴上却不忌口,鸡鸭鱼肉统统来者不拒,更对吃喝一道极为精明,且不说一口炒瓢足能翻出无数花样,便是腌肉烧腊、酿酒制醋也是一把好手,因此便被大伙一起抬举,发往伙房当了大师傅。”

“如此说来,这位庞大和尚倒是个趣人!”倪锋点头,“不过这手艺嘛,果然大不一般!”

“是了,庞大和尚手艺固然不错,呃这脾气也是不小!”焦荡嘿嘿一笑,“若非年节贵宾,又或心里不喜,这位庞大和尚便不亲自上灶,只将煮饭炒菜这类活计全然交给几个徒弟,不过今日这四碟小菜嘛,倒是出自庞大和尚之手。”

“哦,有趣,果然有趣!”倪锋兴致又被勾起,心道这支流落海外的小小伏军之中,竟也藏龙卧虎,这才尽是匆匆一瞥,木工大家、制瓷高手、庖厨名师便已接连露头,真不知以后还会见到何等人物。

只是此时天色已晚,倪锋便打消了要请庞大和尚前来一见的念头,转而埋头吃饭。

饭罢,早有婢女重新端上热茶。

连日奔波,倪锋早就累了,本以为按照正常习惯,喝完茶后便该将自己送到住处,再道一句早点安歇之类的场面话,然后各自休息。可左等右等,霍忠存和焦荡却是闭口不提,反而净扯些没有用的车轱辘话,倪锋虽是钦差不假,可刚刚来到别人家地面,客随主便的道理还是懂的,因此只能暗自忍耐。

就在哈欠连连,再难坚持之际,对面忽然传来一声轻咳,倪锋会意,立刻抬头看向霍忠存。

“上使……”霍忠存刚刚转入正题,却又欲言又止,竟似有难言之隐一般。

“何事?霍总管但说无妨!”倪锋强忍心中不快,立刻说道。

“是!”霍忠存说完,立时看向焦荡一眼,焦荡会意,立马起身出门,又将议事堂大门牢牢关紧,转而守在门外。

这时,霍忠存方才轻声说道,“上使莫非不知圣旨中那枚铜钥作何用途?”

“本官启程之前,陛下只是耳提面命整军备战与积累粮饷之事,这枚铜钥却是只字未提!”倪锋本要推说自己知道,却又生恐露出马脚,于是决定以退为进,“霍总管可是知道?”

“老朽略知一二,若蒙上使允准,还请将铜钥交于老朽一试。”霍总管一面说话,一面将目光投向那个楠木箱子。

倪锋再不多说,立刻起身开箱,去取那卷圣旨。霍忠存也不闲着,转而走到镇海石前,先将公案后面的官帽椅搬到一旁,然后又将左侧那只一人多高的落地花瓶轻轻移开一点,最后才重新走回,再次双膝跪地,将圣旨接入手中。

霍忠存先是面北再拜,叩了三叩,这才站起身来,将圣旨捧到公案上,轻轻放下之后,也便跟上次一样如法炮制,将那枚藏在里面的铜钥取了出来。

随即,霍忠存手持铜钥走向那樽镇海石,在左侧下面一角好一阵摸索,然后用力一抠,一块方方正正的石面已然落入手中,两个圆形小孔随之露了出来!

霍忠存先将那枚圣旨中取出的铜钥插入右面那个小孔之中,又从怀里套出另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铜钥,插入进去,随即双手同时发力,拧动铜钥!

只听咯吱吱响声连续传来,地面随之微微颤动,原本放置官帽椅的地面竟而左右两分,露出一个仅供一人出入的洞口!

倪锋绝未想到,这间人来人往的议事堂内竟还藏有这等机关暗道,看来这伙伏军后裔真把灯下黑的原理用到家了!

本以为霍忠存必会服务到位,将里面藏着的东西一并取出,交到自己手中,谁知这位伏军总管却于此时转过身来,口中说道:“洪保公当年立下规矩,镇海石中之物只许手持铜钥的敕令钦使方可观看,因此请恕老朽无法代劳,就请上使自行取来便好,老朽就在门外候命!”

还有这么一说,倪锋虽觉奇怪,却也只得点头应下。霍忠存随即点亮一盏油盏,交到倪锋手中之后,也便迈步出门,竟与焦荡一起做起了门神。

倪锋慢慢走到镇海石前,刚一俯身,一股霉味已然幽幽传来,这个密室竟似从未被打开过。眼见洞口幽幽,不知内存何物,倪锋难免有些心里打鼓,但转念一想,既然这伙伏军一路远行,将自己巴巴接来此处,想来没有加害之心。

于是倪锋再不多想,深吸一口大气,强打其精神,沿着一溜映入灯影中的石阶拾级而下,一旦到底,顺势左拐,一个约莫六七平米的密室立刻露出原形!

0

二十二章 卧虎藏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