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一路花开>第三十一章《万物复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万物复苏》

小说:一路花开 作者:Blossom 更新时间:2020/9/20 16:32:59

回到大穗城的莫妙龄,没了太多的对顾维的关注,反而是时常与楚仙、亦凡来往。毕竟,在漠河共事的几天里,彼此增加了友情。

这一天,莫妙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跟亦凡问起小华总的近期行程安排。

自那天,在漠河邮局前,莫妙龄站在小华总背后表白,亦凡一直都觉得,这莫妙龄,是暗恋小华总的。虽然,小华总一直没吭声,但又不像有拒绝之意。因而,亦凡想着,可以来个顺水推舟,能回答上的,就尽量回答。

当听闻亦凡说,小华总元旦过后,要回到英国工作一段时间,莫妙龄再问到小华总具体出发的航空和时间,默默记在了心里。

莫妙龄这一话语,被接待室里的顾维,无意中听了进去。

......

元旦过后,大穗城的天气,明显的寒冷了下来。

小华总就要从家里出发到机场啦,可没等到顾维,也没等到亦凡。各自都说临时有事,走不开。大华总一早有事,出了远门。没人相送,小华总心里很是纳闷。

小华总一个人来到机场,拉着偌大的行李箱,穿梭在人群中。

没想到,堂堂一个BL国旅副总裁,竟然要落到形单影只、独离机场的地步!哎......小华总倒吸一口凉气。

小华总临别机场之际,还是极不甘心的,回头望了一下,可还是没见有熟悉的人,来给自己送行!罢了。走罢了。

小华总上了飞机,才意识到,亦凡是帮他订了头等舱。小华总,慢慢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发现一阵很熟悉的香水味,但没多留意是谁。

“伦敦的时差,是多少?”坐在小华总旁边座位的女子,娇声问道,服饰雍容华贵。

“中国北京时间,比英国伦敦,要快8小时......莫妙龄?!”小华总一边回答,不经意看了旁边座位的女子一眼,惊掉了下巴。

“伦敦,有趣吗?”惊艳容妆的莫妙龄,娇滴滴的问着,把目光停留在小华总的脸上,细细打量着他那明显的五官。

小华总还在盯着她看,忘记了回答。

在漠河的时间里,小华总反复的问过自己:对莫妙龄的感觉如何?他给自己回答不了。但是,当他不去想莫妙龄的时候,心里一片空虚寂寞。这应该,就是暗恋吧。但莫妙龄喜欢的,是顾维!所以,小华总也不曾将这心思跟旁人说起。也许,出国一些时间,就会淡忘、放下。怎知道,此刻,自己要飞往伦敦,莫妙龄就坐在自己身旁的座位,让他一时失了神,甚至是想入非非......

“你喜欢我。”谁料,莫妙龄更直接的说,不是问!

小华总怔了一下,收回落在莫妙龄脸庞上惊诧的目光。

“你要去哪里?”小华总很确定,莫妙龄是私自离开公司,她自己淘气走了出来的。

“去伦敦呀。我想,伦敦那边,也需要拍宣传广告的吧。”莫妙龄甜甜的笑说。

通过小华总看她的眼神,以及,小华总没有半句回绝的话语,莫妙龄一百个肯定:他喜欢她!所以,莫妙龄更有信心的,对小华总说。

小华总没有马上回答她,但心里乐开了花。

终于,小华总明白了,顾维他们,这次没有来给他送机的原因。

莫妙龄,不会无缘无故的跟着小华总出发伦敦,除非是要追随可以追随的人。

飞机起飞了。空姐送来了点心和饮料。

“你喜欢喝什么?”小华总问莫妙龄。

温文尔雅、文质彬彬,是小华总本有的形象。回国的这几个月里,忙得晕头转向,都已经把他的形象给毁了!还好,书生意气,现在似乎回到了本尊身上!

“咖啡。”莫妙龄豪不犹豫的说。

小华总给座位里头的莫妙龄,拿了一杯热咖啡。

“在伦敦,你有落脚的地方了吗?”小华总问。

“还没有。”

“住我那。”

“我愿意。”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相视而笑。简单,而美妙。

莫妙龄,平时里,脾气虽然是有点小急躁,但她内心很简单,是个很透明的勇敢的人。

小华总,没有问她,为何舍得放下顾维;也没有问她,是否喜欢着自己。总之,爱情来了,就让它顺其自然,既来之则安之。

......

话说赵联,利用迈特高步,成功借壳万安实业上市,并挪转了大半股权之后,权利上得到了稳固。但整天对着,自己并不喜欢,又不得不珍惜的妻子安念冰,日子过得亦是无趣。

回到工作中,古言和古宣,对赵联鄙夷不屑,引绳排根。

因而,眼下,赵联的日子,并不快活。

大穗城冬季的尽头,几乎所有的厂家,都接近了放春节假期的时间,各类订单,都接近了尾声。

有个女孩,来到了万安实业的产品展厅,加急订了一批制衣皮料。这个女孩,正是顾维的妹妹,顾文可。

万安实业的产品展厅,非常大气精美。

顾文可,一边看着自己的服装设计图纸,一边细心琢磨着,哪一款皮料,最为合适。

市场上,有许多的布料批发城,各种面料都应有尽有。

但是,顾文可,每次为设计衣服,都会亲自到厂家,精心挑选面料及材料。在这方面,她是非常的挑剔,要对自己的服装成品,做到精益求精。

可这次,客服人员,有点为难的,对顾文可说:“顾小姐。不好意思。你要的这两种皮料,WG523和WG692,都是A级皮料,目前缺货。估计,要到春节过后才有。”

顾文可焦急的问:“是否有办法加急呢?”

客服人员想了想,回答:“这个我得问一下。你稍等。”

客服人员,来到订单主管办公室,可订单主管回答说:“这个A级皮料,在制工和选料上,都比较耗时。现在,也将近放假,所以无法加急。”

顾文可,有点惋惜的准备离开。

此时,赵联正头疼着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清单,跟客服人员说:“把这个换货单,给陈主管。这服装厂家,之前选错了产品编码。所以,这个,也是目前多出来的皮料。让陈主管,做好入库和再销售。”

“好的,赵总......哎?正好是WG523和WG692都有!”客服人员一边看着换货清单,一边惊喜的喊着。

这WG523和WG692,正好由这个客户退货了回来。

客服人员,开心的喊住了顾文可:“顾小姐!WG523和WG692还有现货!”

顾文可喜出望外的,转身回来,与客服人员交流着。

可从她们两个的话语里得知,这顾小姐要的货量并不多,却为何客服人员这般开心呢?

赵联不由得问了一下客服。

客服人员笑说:“这位顾小姐,衣品非常好!设计的图案,也很精妙!好希望,能看到她那款新的服装,能早日成品推出市场。”

顾文可是个很单纯的女孩。人家夸赞她,她便拿出服装图纸,给赵联看了看,笑说:“她说的不假。看吧,这是我的设计!惊艳了你的目光吗?”

赵联看了看,确实不错,但也不知道好在哪里,因为他并不懂设计这行。但见她是有诚意,便让客服人员给她安排出货了。

赵联最近心烦意乱得很,能有些让他开心得起来的事情,并不多。今天,见客服人员和这位顾客,聊得投机,也就顺了人家意吧。也当是帮一下别人,为自己积一点德。

这时,古宣正好在二楼与合作商洽谈合作,时而俯首观望一楼产品展厅所发生的事。

服务员给顾文可打包好皮料,帮忙送到顾文可的车上。

顾文可满意的离去。

顾文可的服装设计,经过一些时间的沉淀,现在已经是熟门熟路。除了VIP专人定制,还有自己的新设计,都得到了父母服装品牌“G&W”的纳入。

可这一次,当顾文可,欢天喜地的,给父母展示自己的新成品时,她爸爸顾庭安,甚是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件独特新颖、活力十足的连衣裙:优雅的领子,藕色的裙摆,前后驼色的特级羊皮,由上而下相衬着,腰间是深驼色的定版皮带,简洁大方。好看是好看,但是......

“这裙子的设计,非常新颖和优雅大方。但是,在昨天的服装秀上,我看到了这款裙子。名字是‘冬去春来’。”顾庭安慢慢的说。

顾文可一听,不能相信!也许是爸爸弄错了。这可是自己一手设计的,未曾参与任何活动或是出售。但再看看爸爸递过来的服装杂志,顿时瞎了眼!怎么上面的这条裙子,和自己的设计相似度如此的高?!

“这不可能!我从未给到他人!”顾文可惊呆着。愣了好一会。

“你看,服装秀上的这条裙子,和你手头上的这条裙子,唯一不一样的是:他的,是九分规律褶皱,比较有空间感和层次感;你的是七分自然褶皱,比较流动和自然......或者,你的设计图,有没有在其他方,不小心透露过?”顾庭安用平稳的语速,像朋友一样,与顾文可交流着。

在工作上,顾庭安,不会用偏激的话语,将自己的孩子带向任何一方,而都是从专业、客观的情况着手,让他们用理性的思维,去琢磨和研究,从而找到事物的实质问题所在。

顾文可沉思了一会,目光突然一惊乍,想起了当时到万安实业买皮料,现场有给服务员看过,在场的,还有个叫赵总的男子!顾文可很坚定的相信,看过这设计图的,已经再无他人了!

顾文可再次来到万安实业,找到那位服务员和赵联,把结果说了一通。

服务员摇头否认,赵联的表情更是豪不知情。

“可我的设计图,只给过你们看。我很确实!”顾文可很气愤,但并没有大声嚷嚷,只是就事论事。

赵联想了想,低声问服务员:“那天,还有谁在产品展区吗?”

“一楼展厅,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古宣古总,在二楼与供应商洽谈合作。但古总,并没到过一楼。”服务员回答。

赵联听服务员这么一说,抬头看了看二楼的洽谈室,又看了看展厅的摄像仪,眉头皱了一下,思考了一会,说:“这样吧,顾小姐。你留个联系方式。我再查一查。有结果了,我就给你联系。”

顾文可见现在也问不出什么,看他们也不是懂设计的人,应该也不是他们。那人家开了口,主动帮自己再查一查,也就只好配合一下。

“这是我的电子名片。”顾文可,将自己的电子名片,发送到赵联手机。

赵联看着,有点诧异的说:“顾文可......你是顾维的妹妹?!”

“你认识我哥哥?!”顾文可更是诧异的问。

“名片上的地址,我曾经过去。行,过两天,我回复你吧。”赵联淡淡的说。

确实,赵联到顾维家,找过顾维。就在之前,想上门劝顾维放弃喻茗香那回,还被顾维在大门前狠狠的打了一拳。这地址,自然是记得入木三分。但赵联,并不想多跟顾文可解释认识顾维一事。赵联说罢,转身就走了,背景有点无奈和悲凉。

顾文可也不去强迫他解释,既然他认识自己的哥哥,由他回复就是。

......

赵联走到万安实业的保安区,问了最近摄像仪的情况,得知,有人调过顾文可前来购买皮料那天的视频记录。

“是谁调看的。”赵联问。

赵联打心底里想的就是古宣,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下。如果是古宣,就必定是他转用了顾文可的设计图。因为,公司里的摄像仪,是可以清晰到放大设计图的每条线条。

“是销售部的订单主管,陈主管。”保安大哥说。

赵联一听,又想了想:这销售部订单主管陈主管,正是和古宣同一个鼻孔出气的。但陈主管的权势不高,胆量也不够,他一定是受了古宣的挑唆,才敢调看了摄像仪。那么,这八九不离十,是古宣做的了!

于是,赵联去找古宣。

“你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盗看客人的服装设计图?”赵联来到古宣的办公室,冲着古宣执问。

古宣开始是死活不认。赵联的话也欠些灵活。单凭个人推测,就咬着牙齿给别人定罪,别人当然是淡然的一笑置之,反是给赵联自己生了鲁莽行事的笑柄。

赵联平时是注重利益得失的人,对其他是非不多较真。不过,这次事关顾维的妹妹。虽然,赵联不是为了顾维,也不是为了顾维的妹妹,但喻茗香一旦知道了,岂不是又损了自己在喻茗香心中的形象?!所以,赵联得想尽一切办法,帮顾文可,解决这件设计抄袭的事。几经风雨和得失,在赵联心目中,唯一能让他觉得,人生尚有可恋的,依然,还是喻茗香。

赵联无可奈何,走去问古宣的哥哥古言。古言和古宣本是一家亲,在工作的利益得失上,早已对赵联心生怨恨,哪能还有赵联讲道理的余地?

古言听了,干笑一声,对赵联说:“这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还真不清楚。不过,赵联啊!你也是明白事理的人。这样吧,如果,你能归还5%的股权,给到我们,那我倒是有办法,让抄袭设计的人,公开道歉。这样,三赢!如何?”

古言真的是老谋深算,即不直接承认,却又一语双关,要得自己的利益,量赵联也拿他不能怎样。

赵联虽然听懂古言的话,此事与他们有关,但一时也没法子拿他们如何,因为自己是没有真凭实据!只由得他们耍嘴皮子。

赵联气得两眼发白,却只能转身离去。

......

这样,好几天,顾文可,独自在家中设计室里发呆,时而想想自己的梦想,时而想想爸爸语重心长的话:真正的服装设计师,不应把时间,停留在竞争对手身上;而是应该,不断的去寻找,面料的革新、线条的完美、剪裁的技巧,等等;不断寻求可突破的地方,可以带给自已和他人愉悦的服饰。

这一天,接到了赵联的来电,说,想在外面见个面,聊一聊。

顾文可觉得有点奇怪,既然他认识哥哥顾维,为什么不直接来家时坐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自己先去听听他的解释再说。这件事,自己也还没跟哥哥提起,免得哥哥为难。顾文可认为,赵联应该是哥哥的朋友,但这朋友交往的程度不好说。

顾文可与赵联,在一家咖啡厅里,见上了面。

赵联为难中带点诚意的神情,跟顾文可说:“顾小姐。很对不起,你的服装设计图,应该是在我们公司被盗用的。但真的不是我!对方,跟我有点利益上的矛盾。现在,对方要求我让出5%的股份,就可以让抄袭你设计图的人,出来公开道歉。”

“嗯?”顾文可听着,并没过于愤怒,而是对这转让股权的事,更感到不可思议。

赵联,见顾文可并没急于打断他的话,于是接着说:“如果,这设计的成品,真的对你非常重要,那么,我可以给他们让出这5%的股份。”

赵联说完,十指紧扣着,掩盖着矛盾的内心。毕竟,他是不希望失去这5%的股权。

“如果,这件事与你无关,为何你要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顾文可问。

赵联一怔:这顾文可,亦不是一般的人物,处理问题的时候,有条有理。从她的问话中,显然是已经清楚了,赵联比较看重这5%的股权。

赵联想了想,说:“这个,你找到了我,我也想摆脱这被怀疑的枷锁。仅此而已。”

赵联的话语里,还是保留了对自己利益的余地。这不,既然说得如此与他不相关,谁能有理由让他去承担任何责任?

赵联这个慷慨的主意,好让顾文可为难。

顾文可现在想到的,不是设计图的事,而是眼前这个赵联,应该不是哥哥顾维的朋友,而只是认识。一来,哥哥没在自己跟前,提及过他;二来,能出得这么一个馊主意的人,不是同哥哥一个境界的人。哥哥对朋友的概念,可是有要求的。

而顾文可,却偏偏没有被框在里面,想了想,心平气和的说:“我并不清楚,赵总能帮到我什么。一个设计图而已,那都是我的过去的一小部分。往后,我的路还很长,没必要把时间浪费这件事上。”

顾文可这话,真让赵联惊呆了: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家,面对这等骇人的事情,竟然能淡然自若!也难怪她哥哥顾维,能胜任BL国旅副总一职!

而这也是赵联期盼着的结果,一笔勾销!怎么说,这也是顾文可自己提出,不再去计较的!赵联可是已经撇得一干二净了。

顾文可,简单的表明了,自己对此事的态度,便早早回到了家里。

晚上,吃过饭后,顾文可又独自一人到了自己的设计室呆着。

这次的设计,泡汤了,错过了爸爸服装公司的品牌成品落定。下一次,自己还会有怎样一个更好的成品呢?顾文可看着那份被盗用的设计图,左思右想,一头雾水。

过了许久,顾维敲门走了进来。

这几天,顾文可安静得很,顾维可是看在眼里,心里好奇着。

“哎哟。这快要过年了。怎么,这样安静?不想着要个怎样的礼物?不想着要到哪个景区走走?”顾维笑说。

“哥。我这次的设计,泡汤了。”顾文可对着顾维,轻轻的撒了个娇,说。

“嗯。想说,就说来听听呗。”顾维轻轻的抚摸一下顾文可的额头。

顾文可,一五一十的,将这设计图被抄袭的事,前前后后跟顾维交待了。

当顾维听到赵联的名字时,顾维的心里打了个结: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一个名字。虽然喻茗香早已与他没任何关系,心里也没半点他的位置,但顾维就是接受不了他。有些事情,是讲不了原因的。

而又当妹妹讲到,自己的处理态度时,顾维很是欣慰的说:“很好!我的妹妹长大了!说说,你是如何作出这样的决定的?”

“因为,爸爸常跟我说: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服装设计师,应该不断的去寻找,面料的革新、线条的完美、剪裁的技巧,等等;要寻求突破的地方,可以带给自已和他人愉悦的服饰,而不是过多的停留在竞争对手上。”顾文可很认真的说。

“哼。有理想。”顾维在旁边坐下,一边看着妹妹近来出的设计图。

“再说,那赵联,本来就是在给我出难题:他不愿意给别人让出5%的股份,又非要说得他自己慷慨大方!而我,是没有任何理由,让他去承担的。他要装,就让他自己装吧。我不感兴趣。哎......这服装的设计呀,本就是难以定论的界限。这么容易就被抄袭了,说明我的作品还不到火候。”

“有道理。”

“哎?哥,听那个赵联说,你们认识?”

“认识与不认识,并不是能断定彼此熟悉的概念。早点休息吧。明天想想,将要到来的春节,你想如何安排。”顾维可不想自己的妹妹落在伤痛的坑里,给她转换一下思维空间。至于赵联,更是不提就好!

“好的。哥哥。”顾文可开心且调皮的回答,似乎并没受到设计图被抄袭的多大影响,也不纠缠于赵联与哥哥之间的关系。

......

顾文可放下设计图被抄袭的包袱,过自己应该过的生活,做自己能做的事,在新的灵感中,不断寻找新的成品。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

一夜南风过后,清晨的阳光下,大穗城的街道两旁,大叶榕树上的叶子,不知何时已泛黄,轻歌曼舞的飘洒而下。而树枝的尖头上,绿油油的新叶,已迫不及待的,破枝而出,在春风之中,如繁花般,竞相开放。是的,大叶榕,已迅速的,成了春天里惊艳的主角。

走过满是落叶与新芽的大叶榕马路,就像看见了一股世间万物轮回的爆发力。

顾文可眨了眨眼睛,仿似是昨晚的美梦还没清醒,太是让她陶醉了。

哥哥说的对,要活在当下,享受眼前的美景。

春季的时装秀上,顾文可的“复苏”,点缀了最新颖的春天,让爸爸公司的服装品牌,成了整个时装界的亮点。

赵联开着车,途经城中心展示屏,看到顾文可的“复苏”,让他自己终于是找到了答案:这女孩的创造力,是无法抄袭的!

赵联来到江道边,停下车,走了下来,望着江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的人,都明明很能挣钱,都满是聪明才智的人,却都过得不顺心!哥哥、嫂嫂,当时在金融业里,叱咤风云,却被关了进去!自己,也豪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公司打造成了上市企业,却不想归家,不想面对工作!这些,都是他当时想要的吗?纸醉金迷的人生,难道,不是自己想要的吗?为什么,越是拥有了自己的梦想,就越是过得心神不宁?!冷风中的赵联,很是落魄。

“赵联。”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赵联背后喊着。

赵联回过头来。是刘丽。

赵联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关心他的朋友了!没想到,这时失意,还能有同校好友刘丽一声亲切的呼唤。

“刘丽。我......刚好路过这里。”赵联始终想要掩饰着些自己的遭遇,总想着给旁人一个尊贵的外表和身份。所以,赵联没说自己遇上了什么事情和怎样的心情。

刘丽也算是了解他的性格,没深入的去问他。

“我回来了。回来这边,重新工作了。”刘丽从容的笑着,说。

“哦?找到工作了吗?”赵联问。

“嗯。我承包了一个农场。以果蔬和花草为主。计划,创办一个小型的旅游景点。在北区,离北区的‘六月荷庄’10分钟的车程。”刘丽回答。

赵联很是吃惊的说:“你之前不是说,经济方面,手头很紧吗?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旅游景点给创办了!资金不够的话,到时跟我说。”

刘丽自知,赵联只是口头上说说,接触久了,就不太在意他的油嘴滑舌了。

“谢谢。我父母帮我支助了不少。都基本上妥当了。”刘丽回答。

“......祝贺你......茗香知道吗?”赵联继续问。他还更想了解到喻茗香的近况。

“我回来,一直都没有找过她。想着,等一切都稳妥了,自然有见面的时候。”刘丽回答。

“你,是不想见你男朋友吧。”

“我觉得,强求不得的时候,大家冷静一下,给双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是最好的。”刘丽很冷静的回答。她不怪赵联问这些。

“但是,你这景点,是以果蔬为主,不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与六月荷庄,与大厨师,有个联系吗?这也算是,用心良苦吧。”赵联说。这话有点是挖苦,但也是提醒刘丽,不要自欺欺人。明明她很想念她男朋友。

“我想念他,与我所做的事,是两回事。我只想着,在工作的时候,又可以放松自己的脚步,同时能给自己和父母,一个温馨的生活环境。”刘丽回答。依然没有生气。话语里,少了以前的手足无措的神情,多了些稳重。

“......你很放得开。”赵联说。

“你也可以。生活,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而是要自己和家人过得快乐。感情,不是强求来的,该放下,就放下。做些有意义的事,比什么都有价值。时间不早了,我得去谈一个合作。你也早点回去吧,天气还比较寒凉。”刘丽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刘丽离去的背影,冷风中的赵联,似乎若有所思。

......

二气莫交争,春分雨处行。

雨来看电影,云过听雷声。

山色连天碧,林花向日明。

梁间玄鸟语,欲似解人情。

一首唐代元稹的《咏廿四气诗 春分二月中》,和大穗城的春分时节,也是极为应景。

北区的六月荷庄,重建营业后,现在又新增了许多顾客。

公孙明在一次无意中,来到六月荷庄,品尝了一次“踏雪寻梅”之后,便念念不忘,流连忘返。

“踏雪寻梅”,是六月荷庄的一道酿豆腐:雪白的豆腐块,质地细嫩;虾米、肉末、香菇、酱油等,作佐料;加之粘米粉的调制,若隐若现的豆香,让人垂涎三尺。

“踏雪寻梅”是六月荷庄里,最为寻常的一道菜式,却中了公孙明的口味。

一回生,二回熟,公孙明与六月荷庄庄主喻晓庄,就这样熟悉了,成了六月荷庄座上客。

关于六月荷庄,公孙明,早有听闻,只是未曾亲自光临。

现下几次来回,觉得此时的六月荷庄,有瓶颈也有空间:这么好的一个口碑,和精妙的大厨手艺,虽然成本高、压力大,但也有堪称齐全的辅业,如点心等;还有就是各类供应商、合作商、分店的支撑......而现在,亦有许多新兴而起的酒家,餐饮行业的竞争,居高不下。

六月荷庄,要有更高的质量和服务水准,及特色美食,才可以持续把自身的优势发扬光大。

可六月荷庄,并没有过多的周转资金。而于喻晓庄的性格,在资金方面,是不会向任何人求助,就算是未来女婿顾维,他也不会打算去依赖,甚至是回避。所以,公孙明,极力支持六月荷庄,完全可以考虑走IPO之路,上市融资。

起初,喻晓庄是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便一笑置之。可没想到,公孙明似是认真得很。

公孙明,似是经过几番研究一般,与喻晓庄分析得头头是道:通过融资,可以突破今后的瓶颈,让各种美食得到更好的开枝散叶,店店相承,满足更多的顾客对美食的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的伙计的发展空间。六月荷庄的每笔账目都非常透明,更不会因严格的监管受到障碍。实是可行。

公孙明是IPO行家,通过对六月荷庄的深入了解之后,对六月荷庄的IPO之路,越来越有信心。

在六月荷庄当中,公孙明,联想到,荷花定律:

一池的荷花,每天开放的速度,都会是前一天的两倍,直到第三十天,一池子的荷花,就能开满。

这一种现象,也叫厚积薄发。打好基础,迎难而上,树立口碑,最终能成功的,需要太多的毅力,所以极为少数。

喻晓庄,慢慢是被说动了:如果真如公孙明分析的这般,倒是可以,让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伙计,有更多的保障。

这一日,天开云散。

顾维,给南里柯赠来一种名贵佐料。

在六月荷庄里,恰好是见着了,庄外荷塘上小亭处,公孙明与喻晓庄,闲坐着,品着茶,聊着天。小亭四处的荷叶,碧盘滚珠、轻摇曼舞、含笑迎风。

这两位长辈,是何时认识了的?公孙老师虽是认识茗香,可之前并未谈及六月荷庄任何相关事宜。看来,真是缘分!

“公孙老师!喻叔叔。”顾维好奇的走过去,跟两位长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顾维!”公孙明见是顾维,又是深情的喊了喻晓庄“喻叔叔”......这天底下,能让顾维客气尊称的,肯定就只有顾维的未来岳父了!喻晓庄......喻茗香......中,不用问。

公孙明睁了一下眉头,等喻晓庄先介绍吧,这可是他们的地盘。

“呵呵!原来,你俩认识!公孙老师。顾维,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哈,难怪,我和公孙老师,也这么投缘。原来,您还是顾维的老师!”喻晓庄忙笑着,介绍自己和顾维的关系。见顾维称公孙明为老师,自己也就由“公孙先生”改口为“公孙老师”。

公孙明,轻轻的笑了一下,说:“哈哈。这顾维,也极不应该,藏着这么好的一个六月荷庄,竟不曾与我提起!喻庄主。我们,是相见恨晚呀!”

顾维知是两位长辈聊得投机,所以说话没有距离,爱在他面前挑点刺。

顾维没作任何解释。因为,这两位长辈,都是自己的至亲,都极为了解自己。

以前想着,找个更好的机会,让大家碰个面,可总没想到稳妥的时机。而且,这两位,都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物,这见面,不可随意草率!却没想到,这倒好了!他们自己,早已是辅车相依的知己了!

顾维,就这样,安静的,坐在两位长辈身旁,听着两位长辈的话题。

更让顾维觉得意外的是,竟然,公孙老师,已经是成功劝说了未来岳父,准备走IPO之路。

见两位长辈聊得投机,顾维没多发表意见。

顾维觉得:公孙老师,对IPO是非常熟悉,喻叔叔又是非常稳重的人,有什么,他们二人自然是研究得通透;在六月荷庄,有再大的困难时,未来岳父也不乐意求助自己和他人,若IPO之路能帮到六月荷庄,且六月荷庄乐意,确实是上上之策;再说,六月荷庄,对于喻茗香来说,是她爸爸和庄里每位伙计的心血,而喻茗香的付出并不多;那么,喻茗香只在乎六月荷庄经营得好不好,但不会过问内政之事,顾维是喻茗香的男朋友,自然就不多插话。

与两位长辈,闲聊过后,顾维便回到喻茗香家中。

晚饭过后,喻茗香送顾维到楼下。分别前,喻茗香跟顾维说:

“最近,看我爸爸的意思,他很确定,要尝试IPO的路。”

“嗯。今天下午,我正好碰见了你爸爸,和公孙老师,在聊这件事。”顾维平静的说。

“我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是,如果真要尝试,就希望,伴随着六月荷庄这么多岁月的伙计......特别是大厨南里柯、策划蔡花,有个更好的收益和回报......我相信,他们,会把服务的初心,继续做得更好的。”喻茗香说。字句行间里,不提及自己半分,虽然自己是庄里的大小姐。

顾维很认真的听着,然后看着喻茗香那清澈的双眸,满是柔情的,说:“......以后,你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着我了。”

喻茗香噗哧的,笑了一下,脸庞泛起了红霞。这才是顾维所关心的!不问其他的名利得失。

这般一对洒脱自在的情侣,过得亦是称心如意。

在顾维的心目中,喻茗香及她的家人,过得开心自在就好,有他在,就是喻茗香最好的依靠;在喻茗香的心目中,和顾维长伴左右,笑看日出、闲看日落,就满足;二人眼中,只有彼此,没有其他的利益杂念。

“明天周未。我想去看望一下桐湘姐。你有时间吗?”顾维问。

“好。我也去。”喻茗香开心的回答。

“嗯。明天中午,我过来接你。我先回家了。风有点大,你回家早点休息。”顾维说。

“好。”喻茗香依依不舍的答道。

0

第三十一章《万物复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