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动物世界>第二章 毕兹卡上是旧主 彼岸星中乃新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毕兹卡上是旧主 彼岸星中乃新人

小说:动物世界 作者:挥戈定日 更新时间:2020/7/11 12:08:04

1,传剑留星

与银背老狼一战,师兄弟联手还差点没打赢。小云终于认清自己的不足,觉得这个天下第二名不副实,回到祥云洞府,跟着祥云老人扎扎实实的学习修炼,把自己以前华而不实的技能重新修炼了一遍。祥云老人异常欣慰,孩子终于长大,知道用功了。

小雨安排好接乐山一切,回到祥云洞府,拜见师尊。祥云老人面色比以前更加祥和,竟发出一层淡淡的荧光。

“恭喜师父出关。”小雨高兴祝贺。

祥云老人微笑点头:“听云儿说你收了一些兔子麋鹿,你想干什么呢?”

“禀告师尊,弟子是看不得它们受欺压,被别的肉食动物当成食物而肆意屠宰。”

“嗯,有此义举,善莫大焉。可是光凭你一个这事可做不来。你可知道,这宇宙中有多少星座,每个星座中有多少人类和动物,每天又有多少被杀害的动物和人类?”祥云老人一连串的问题把小雨问得哑口,他从出生起,面临的就是死亡,要不是六年前侥天之幸遇见小云和师父,自己早成了一堆粪便。

祥云老人从红牛星座说起宇宙的变迁,红牛星相对于毕兹卡星来说,大了不知道几百倍,星座上居住的人类数以亿计,后来一场大战化成灰烬。人类大概是这个宇宙中最聪明的,也是最残忍的生物之一。所有动物的一切技能,人类通过模仿都能创造出来,而掌握了这些技能之后,人的贪婪便显现出来,变得欲壑难填。一些狂妄大胆的人为了一己之私,四处谋求各种东西,一旦不能巧取,便付诸武力,于是纷争再起。小的几方势力对阵破坏力尚小,如果是大一点的势力宗派或者上升到星座层面,引起星座间的厮杀,到最后必将是星辰毁灭,人类动物以及所有的一切生物都将化作灰尘,消失于茫茫星河。

小云小雨听得头晕目眩,惊诧莫名。小雨呆了半晌问师父:“师父,要怎样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呢?”

“问得好!为师也是来到彼此卡星之后,在闭关时想起此事。要想达成此愿,唯一的答案就是四个字: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小雨仔细咀嚼这几个字。

祥云老人接着说到:“所谓相安无事,首要条件之一就是你得有足够的话语权。话语权从哪里来?话语权从武力当中来!你要有足够多的武力威慑,让星座上的一切生物都听你的,再制定合适的规矩,要求大家共同遵守。这是一个从大乱到大治的问题,我跟你们俩孩子说的太多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雨脑海里反复出现师父说的相安无事四个字,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每个星座上的生物们都能相安无事,我的父母及兄弟姐妹就不会被老狼吃了,我也不会为了报仇杀了老狼一族。师父说的要有绝对的武力,看来还得加紧修炼,把自己的能力提上去才是正解。

祥云把黑面尊者的功法研究透彻,结合自己所学,创出一套适合兽类修炼的功法,取名为《百兽经》传给小雨。小雨修炼娴熟,果然比之前所习邪法威力更为高深,修习速度更快。

祥云洞洞口很小,里面却是极深,纵横上千里,极深处有座神秘建筑,似庙非庙。屋内一座巨大的供桌上摆放着一支长箭,祥云老人称之为“指北玄手”,通过玄手指引可以找到分布在其他宇宙中的星座。这是祥云老人为儿子小云留下的,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是个坐井观天之辈,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找到宇宙中其他星座,融入到人类社会。

修炼无日月,匆匆十年转眼即过。小云小雨长大**,修炼大进,一身本事最起码在毕兹卡星再无对手。师徒三人围坐在石桌旁,祥云老人慈祥地看着儿子和爱徒,说到:“云儿雨儿,你们长大了,该出去闯荡一番了,不能老死在这个小小星座之上。为师我会为你们开启指北玄手,送你们到另一个星座。”祥云老人把自己平生所学刻进两片云圭,交给两人,把象征着祥云门门主的祥云剑赐给小雨,叫他做祥云门第89代门主,祥云剑只有剑身却没有剑鞘,把密法传了给他。嘱咐他日后到了别的星座,找到剑鞘,祥云剑自会有它的妙处,务须小心珍藏。告知两人毕兹卡星的保命方法,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坐着毕兹卡星短时间离开险恶之地。

祥云老人启动指北玄手,以自身为能源,推动毕兹卡星向太空中飞去。

2,世家子弟

一日两日三日,一月两月,一年两年······五年后,眼前终于出现一座星座,小云被眼前巨大的星星吸引,看得目不转睛。小雨兴奋地跑去告诉师傅,走进洞府深处,建筑物内没发现祥云老人身影,只有指北玄手在缓慢转动,箭上面一层淡淡的荧光闪闪发亮。祥云老人仿佛知道来者是南小雨,他苍老的声音响起:“雨儿,为师尘缘已满已经脱离人世,前往轮回之路。你不必替为师难过,记住一点,当指北玄手之箭停止转动时,上面会结出一颗造化丹,食之可在你体内结成金丹。一切缘法皆有定数,如果有缘,来世再见。”话音落,指北玄手之箭停止了转动,箭头果然凝结出一颗枣核大小的造化丹,小雨收起悲伤,对着造化丹恭敬一礼,小心吞入口中。

如饮纯醪,如喝甘露。一股奇妙的暖流穿过小雨全身,自头顶百会穴直落脚底涌泉穴,又自涌泉上升,暖流游走全身365处穴道,而后落入丹田。小雨内视丹田,丹田处一朵莲花正徐徐开放,一颗莲子躺在莲花花心,放射出万道金光,莲花一开一合,金光一闪一收。南小雨周身舒泰,浑身三万八千毛孔疯狂吸收周边灵气。灵气汇入丹田金丹,金丹慢慢长大,粗如鸡卵。颜色由白到黄,再由黄变金,最后变成一颗七彩玲珑金丹。这时候南小雨的内视能力不在,周身骨骼噼啪炸响,五内具振,突然觉得内急。

坠地时惹下的尘埃已经落定,毕兹卡星上的南小云和百兽们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新星。在毕兹卡星座上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南小云吃惊地张大嘴,他的认知中还从来没出现过这样一幕,偌大的毕兹卡星落在新星上,不过是一座小山丘。

一群人类围在毕兹卡星形成的小山丘前面,好奇地打量这些不速之客。彼岸星也曾有过流星坠落的事情发生,却从来没见过流星上还有人类存在。一个长得雄壮异常的大汉手拿一把开山大斧,一手指着南小云问到:“小子什么人?来我彼岸星作甚?。

南小云闻言一喜,难得能听懂彼岸星的语言。南小云学着祥云老人的做派,深深一揖:“我们是毕兹卡星的人,来这里是为了看看同人类的。”

雄壮大汉反应有点慢,什么毕兹卡星?没听说过,怕不是老辈人说的外星入侵吧。他把大斧子宁起来,呼呼虚劈两下,地上小石子被斧风激起,声势煞是惊人。雄壮大汉指挥一群人上山,把毕兹卡星粗略搜检一遍,没发现其他人类。雄壮大汉觉得不可思议,一座山上除了一些野兽就他一个人类?只要不是外星入侵就行,他一个人也掀不起什么乱子。

雄壮大汉给南小云说了些彼岸星的规矩,告辞而去。他还要赶着去听城主讲法呢,没工夫和一个小子啰嗦。

雄壮大汉带着一群兵丁走了,另一群人围住南小云不让走。说他的山砸坏了家族灵药田,得赔,否则,手底下见真章,打死勿论。南小云吓了一跳,定睛看看自己的毕兹卡星,现在的小山丘。星座落在一片沙漠边缘,任是谁也不会把沙漠灵药田选在这种地方,这些人肯定是欺生。南小云两眼一翻,恶语相向:“我的山怎么就砸了你家的什么灵药田?这灵药田在哪儿呢?哪儿呢?”

“好小子!砸了人家的灵药还蛮不讲理!跟他啰嗦什么,拿下了!”一个山羊胡子喝到,飞身扑向南小云。

南小云在毕兹卡星上号称天下第二,除了父亲师父他就是老大,岂容尔等猖狂。南小云双掌一错,迎了上去。两人翻翻滚滚斗了几十回合,谁也奈何不了谁。彼岸星的打斗规矩还行,讲究的是单大独斗,旁人不上前帮忙。南小云打了半天没占着什么便宜,看来自己的天下第二水分很大,以后要加紧修炼。南小云越打越是焦躁,口里念动真言,使出五雷天心正法,喝生疾。对阵的山羊胡子浑身一怔,呆滞了片刻,被南小云一掌按在肚子上,败退下去。

观战众人吃了一惊,连五连宗的过三山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还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啊。过三山吸口长气,没发觉有什么不妥,知道是对面小子手下留情,心里感激,走过来一抱拳说到:“真是好手段,在下五连宗过三山,不知道小哥如何称呼?”

南小云世面虽见得少,别人的场面话还是听得出来。就坡下驴,学着过三山抱拳说久仰。过三山没想到对方这么江湖给面子,残留的一点不愉快抛诸脑后,跟南小云称兄道弟起来。过三山抓着南小云的手,笑着对大伙儿说到:“得了,今天的羊钴吃不成了。我认了这位小兄弟做朋友,大家走了一路也辛苦了,待会我请客,不醉不归”众人嘻嘻哈哈过来抱拳答理。

南小云一高兴,把还在祥云洞府里的南小雨给忘了。一行人走了不到十里,眼前出现一座在南小云看来称得上“巨大”的城池。看着南小云脸上变化,众人心里暗笑这个天外来客只怕是个土包子。南小云感觉到众人目光,收敛神态,装出见识不凡模样,鼻孔朝天,冷哼一声,手背在后面,迈起了四方步。

众认进了家“齐云酒楼”,南小云被推坐上座,过三山要在心朋友面前装豪爽,露出英雄手段,喝叫店小二好酒好菜只管上。店家一听是五连宗的过三爷请客,大献殷勤。酒菜上齐,南小云是生平第二次喝酒,为了不丢了毕兹卡山山主(过三山给店家介绍的时候给南小云安的名号)的面目,南小云对给自己敬酒的来者不拒,杯到酒干,一气喝了几斤下肚。酒意上头,南小云嘴巴开始胡咧咧,说自己是毕兹卡星星主的独子,学的是家传绝学五雷天心正法,家缠万贯,平生好爱的是交朋结友,端的是挥金如土,为朋友两肋插刀,不皱一下眉头。众人齐声称颂,谄词如潮,连连劝酒,没多时,南小云醉倒在桌上。众人吃饱喝足,一哄而散,留下南小云这个星主的儿子,家缠万贯,挥金如土的世家子弟抵债。

3,钱是个什么东西

南小雨拉了几泡屎,顿觉神清气爽,有飘飘欲飞之感。在洞府里阴河中洗了澡,一时宛若新生。南小雨走出洞府,不见小云,展开金光纵横术赶到来龙镇打听,来龙镇也是空无一人。心里一忧一喜,忧当然是对南小云,喜的是自己的金光纵横术大有长进,几百里的路程扭扭腰就到,放在以前是不敢现象的事情。可能是结了金丹之故,不知道其他道术威力如何,待有时间再一一验证。南小雨满心欢喜,下山去找南小云。

南小雨金丹已成,目力远超凡人。认准方向,向一座城池走去。城门高悬匾额,大书“紫云城”三字,守卒见他单身,也不刁难,放了进去。南小雨在城中晃荡了半日,也没发现南小云踪影,稍微觉得口干,走进一家茶庄,想向店主人讨口水喝。

茶博士睨视南小雨一眼,哪里来的土包子,来我茶庄里打秋风?吩咐小二赶出去。南小雨纳闷道:“这位小哥,我只是来讨口水喝,给不给在你,怎么还赶起人来了?”店小二嘿嘿一笑:“客官,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是茶庄么?茶庄是专门给有钱人喝茶消谴的地方,可不是你讨水喝得地方。”

“那我喝茶,给我来壶好茶。”南小雨幡然。

“先拿钱。”店小二手一伸说到,他也看出来了,这人八成是从哪个乡下来的穷小子,身上估计没什么钱,得先把茶钱付了,别像上次被人喝了霸王茶。

“钱?什么钱?喝口茶还要钱么?”南小雨大惑不解,他和小云在来龙镇也喝过茶,还喝过酒,也没见来龙镇的人问他要钱。再说,这个钱是干什么用的?

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几张茶桌上的茶客大乐,这小子是四六不靠哇,连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来这紫云城的醉仙茶楼打秋风,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一个年轻人站起来,笑着向南小雨招手,说朋友,我这里正泡了一壶好茶,何不过来喝杯解解渴?南小雨想不通众人笑什么,迟疑着走过去,抱拳致谢年轻人。

“在下何步成,不知兄台何方人氏,是初次出门么?”

南小雨报了姓名来历,何步成哦了一句:“我还准备去看看那些天外来客呢,没想到在这碰上兄台。真是三生有缘,请坐请坐。”周围几张桌子都很好奇,看着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差不多,居然是天外来客,既然是天外来客,当然对我彼岸星的一切都很陌生,不知道钱的用处也是该当之事。

茶博士也想听天外故事,暗示小二给桌上泡了壶碧螺春送上。可听南小雨说了半天,并无稀奇之处,跟我们彼岸星发生的事一比,简直就是毫无新意,众人失去兴趣,打着哈欠归坐。到是何步成同桌的小姑娘对南小雨充满好奇,一张小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问东问西。何步成笑着解释,这是舍妹河凤仙,对天外的一切都感兴趣,你们可以多做了解。

南小雨急着打听南小云的消息,便问何家兄妹,可曾见过这样一个人,是自己的师兄。何凤仙一听大喜,居然还有一个天外来客,说什么也得亲眼瞧瞧,是不是跟老人们说的一样,长得跟我们彼岸星人不同,个个三头六臂,铁齿铜牙,浑身钢铁铸就。她怂恿哥哥何步成一起去找,何步成不好违了妹妹心意,结了茶钱出门。

南小雨仔细观察,原来他们彼岸星喝茶要用“钱”这个东西结算,自己学了一招,可以教给师兄南小云,以后别像自己一样出丑卖乖。

他想的很好,哪里知道他的师兄,毕兹卡星主的儿子、腰缠万贯挥金如土的世家子弟南小云,此刻正被齐云酒楼的几个伙计叫醒了讨要酒钱呢。

南小云睡得晕晕乎乎,被店小二推醒,叫他付账。南小云大吃一惊,怎么来的这个地方跟毕兹卡星大不一样?吃点东西好要什么钱?再说要钱你的找那个过三山啊,是他叫我来喝酒的。转头发现过三山等人不在,南小云伸个懒腰说到:“别急,是五连宗的过三山过兄弟请我来的,他会来付钱的。”店小二冷笑一声:“什么过三山过四水我不认识,我只找你要钱。”

南小云硬着头皮问:“什么钱?多少钱?”

店小二选择性地只听后一句,说到:“十二两黄金。”南小云一愣,黄金是什么东西?黄色的内金么?那东西我也没有,有也不会给你,自己要用。两个人鸡同鸭讲,说不了几句吵了起来。店家本来以为做成个大生意,没想到遇到吃白食的,还吃得这么理直气壮。不觉大怒,叫伙计们动手抓人,把人送到城里通务司衙门,先狠狠地打一顿再说。

几个酒楼的伙计怎么会是南小云的对手,盏茶时分,七八个店伙计被南小云全部打到在地。打了人的南小云也不逃走,坐下来等过三山过兄来付账。

在街上乱转的南小雨和何氏兄妹看见齐云酒楼门口人气滔滔,也赶过去看热闹。紫云城通务司衙门的一队巡城兵开了过来,喝令闲人闪开,不要耽误通务司办案。

巡城兵丁领队大声斥责吃霸王餐的南小云,大胆刁民,竟敢在紫云城中不守城令,强吃强占,吩咐士兵给我拿下。南小云一肚子气,他还委屈呢,是过三山请我来吃的,怎么算到我头上?再说了吃点东西还要用什么钱,我可没有那玩意。

几个上去抓捕的兵丁被南小云一膀子扇开,领队大怒,抖了抖手中兵器,扑向南小云,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巡城兵奉命抓不法者,可不讲究什么单打独斗,几个被扫到在地的兵丁上去帮忙,不多时,南小云左支右吾,眼看招架不住。南小云气急败坏,大声嚷嚷,是五连宗的过三山叫我来吃酒,你们有什么事去找他,围着我打算怎么回事。

“大家住手!”一个声音叫到。

双方停下,叫住手的是个虬髯汉子,虬髯汉报拳向首领说声得罪了,问南小云:“这位兄弟刚才说五连宗的过三山是你兄弟?”

南小云累得一身臭汗,气喘吁吁,说正是。

虬髯汉一笑,转身对齐云酒楼老板抱拳道:“老夫正是五连宗宗主过大海,既然这位兄弟是舍弟的朋友,那肯定是场误会。他欠的酒钱我出了,还请柳老板给个面子,不知柳老板意下如何?”柳老板可不想招惹这些江湖客,既然你答应出钱,当然是最好。

不过意外的是,巡城兵马领队不干。老子辛辛苦苦赶来帮你们酒楼处理纷争,莫名其妙地跟不法者打了一架,现在老子的手膀子还疼呢。这么了结肯定不行,这事没完!

挤进人群的南小雨看见南小云气呼呼地站在那里,两边腮帮子鼓鼓的,显然还在生气。南小雨先谢过过大海,到南小云身边对着他耳朵说了自己在醉仙茶楼所遇一切,南小云恍然,原来这个彼岸星的事不能用我们毕兹卡星的方法衡量。

南小云知错就改,抱拳给酒家赔罪,巡城兵马领头的不依不饶。何步成走到领队身边,附耳说了几句,领队躬身而退,带着兵丁们走了。

过大海好奇自己的三弟什么时候交了这么几个朋友,有意接纳,叫店家再上一桌菜,邀请众人落座。南小雨并没觉得饿,盛情难却之下坐了下来。

过大海一身江湖气,说话高谈阔论,何步成莞尔一笑,随声附和过大海。何凤仙微皱眉头,心中不喜,要不是想着看看这个打架的外星来客有彼岸星上人什么不同,早就一甩衣袖走了。

南小云把经过说了一遍,大家方才明白为什么会打架。何步成已通过南小雨的事知道内情,反到是过大海一脸怪色,谁说的吃饭喝酒不用付钱的?看怪物一样看着南小云,这小子恐怕不是本地人,吃饭喝酒买东西,花钱是天经地义,不收钱?难不成你让人家喝西北风。

南小雨尴尬站起赔罪,说我们刚来贵宝地,确实不知道什么事都得用“钱”这回事。过大海楞神停住,过了半天,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是他觉得最好笑的事,今天这顿饭请的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大海笑个不停,把何凤仙也逗得一乐。南小雨坐立不安,陪着笑了一会。

笑够了,过大海举杯请酒,一个没忍住,嘎一声又笑了起来。周围喝酒众人,刚才听了半天天方夜谈,本来都憋着,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一起大笑。

4,少星主的霸气

过大海邀请南小云南小雨到宗门一叙,两人反正没什么要紧事便答应下来。临分手时何凤仙嘱咐两人,有时间到东城何家来玩。

一路言谈,过大海以老江湖的见识,把两人底细探明个八九,放下心来,邀请南小云加入到五连宗做个中层弟子。他没看过南小雨的身手,对他忽略不计。南小云留了个心眼问做弟子有什么好处?过大海俨然已以宗主自居,淡淡说道,加入本宗门,在紫云城西城一带可以横着走,每个月还有一两黄金的例钱。横着走路南小云不怎么感冒,心想我从来都是站着走路。到是一个月有一两黄金的例钱吧他吸引住了,就说先加入一下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说的例钱能不能往上走走,我不多要,一个月十两黄金如何?过大海哼了一声,睥睨看着南小云,南小云一脸不在乎,回瞪着过大海。过大海心想,难道这小子深藏不露?如果是这样的话,加点钱也不是不可以的。

五连宗大开香堂,广撒英雄帖,邀请紫云城里有名号者参加出席观礼,说是收毕兹卡少星主南小云是客座长老。受到邀请的成名人物哪里吧一个小小的五连宗放在眼里,本不想去,请帖上“毕兹卡星少星主”几个字引起大家的兴趣,几乎全员光临五连宗香堂大会。

五连宗上上下下都觉无上荣光,过大海满面春风,兴头十足。穿了见紫色长袍,端坐上位,守了南小云一拜。赐予南小云长老令牌,上号入籍,南小云从现在起,在这紫云城里就算是有身份(证)的人了。你看他贼态兮兮,嘻嘻哈哈给几位长老敬礼,上至白发苍苍的老长老,下至孔武有力之少壮派,一律以兄弟称呼。

观礼众人大失所望,还以为“毕兹卡星少星主”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搞了半天是这么个玩意。什么东西!

“老夫初见外星来客,不知道这个什么毕兹卡星是个什么星,那里的人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能耐。可不可以让大家见识一下?”一个受邀观礼来的人站起来不客气的说到。五连宗拉大旗作虎皮,搞了这么大的声势,原来什么客座长老是个银样镴枪头,这时候不打击五连宗的气焰还等何时?说话者是五连宗的老对头四海盟的二长老青衣客,早年与过大海便不对付,这时候抓住机会,成心要看五连宗的笑话。其他与五连宗或多或少有过争执的人大声附和,对呀,既然是客座长老,总有他过人之处,不是光叫个什么过海过江就能过去的,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

大家过来过去的,把个过大海气得一张面皮黑里透红,红利透紫。正准备拍案而起,南小云笑嘻嘻站起来,对着说话尖酸的青衣客作了一揖:“这位老弟,不知道你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是什么过不去的地方,说出来给我听听,我一定让你继续过下去。”南小云一句话里含了几个过字,把他原先的含沙射影原封奉还。五连宗的人顿时觉得心里舒畅,这个客座长老不简单,最起码嘴皮子利索,给我们五连宗扳回一局挣回了面子。

青衣客怒气勃发,好小子,你连打带骂的消遣老夫,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青衣客控制住冲动,对身后一个弟子招手叫他过来,说你上去考校考校这位五连宗的客座长老,刻意客座长老几个字加重语气,如果你打赢了这位五连宗的客座长老,那就勉为其难,在五连宗当个客座长老。一句话惹得众人大笑,都等着看好戏。

青衣客首座大弟子也着一身青衣,站在**空地,如岳临渊,抱拳对南小云说了声请。南小云见他得架势,好像很有几把刷子,心里打鼓,硬着头皮上去开打,交手不到两三回合,南小云心里有了底气,自己老爹教的是真功夫,瞅准一个机会,一掌把对手拍飞出去,五连宗的人喝了一声彩。

青衣客丢了面子,亲自下场跟南小云过招。斗了百十回合,被南小云一招棉里藏针,用火球术打败。这下子喝彩的人就多了,青衣客没想到今天栽得这么彻底,一怒之下走人。

过大海喜出望外,自己无意中捡了个大宝贝,我五连宗超过四海盟有望。殷勤招呼大家入席喝酒,酒过三巡,几个不服气的跟五连宗有矛盾的人开始指桑骂槐,聚聚针对五连宗。

南小云觉得今天是自己在彼岸星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没事找事接过议论者话题争执起来。换不投机半句多,最好的办法是当场了结。南小云酒壮英雄胆,艺高人胆大,叫嚣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一起上。”

四个被指着鼻子叫号的人呼一下站起来,客气话懒得说了,直接动手。

呯,一个家伙鼻子上中了一拳,痛得他大声骂娘。

噗,南小云腿上被踢了一脚,趔趄着恨声怒骂。

霹雳吧啦,肠子**乱成一团,开始打得比较规矩的场景已经不见,变成了泼妇打架,撕衣服,擂鼻子,扣眼珠子。五个过招的三个倒在地上,你锁住我的脚,我掐了你的脖子。站着的两人一筹莫展,急得为这打转。看的人目瞪口呆,什么时候我们彼岸星长老级别的高手过招是这个样子了?不是风轻云淡的笑语嫣然嘛?你弹我以火球,我回敬一支水箭,打得多斯文,多文雅。

众人上前把扭着一团的几个分开,南小云鼻子上也中了一脚,而且这一脚明显不轻,南小云鼻血长流,他用手一甩鼻血,骂了句娘,有本事单打独斗,打群架的不是好汉。众人一听,得,什么道理都你占了,叫嚣他们四个人一起上的是你,打不赢了又说人家群殴,能要点脸么?

南小云可不管你大家怎么想,他想的是找回面子,今天是本长老的好日子,只能赢不能输!他眼珠一转,看见南小雨,对呀,小雨的定身咒!

南小云哈哈一笑,说到,刚才本长老人忙无急,忘了用法术,你们四个,可敢跟我我师弟比试法术?那四个也气呢,我们刚才也没用道术,要不然会打得这样子难堪?

南小雨无可奈何,被小云赶着上去给他报仇。那四个衣衫不整的家伙拿出自己的法宝,念动真言,大喊一声,把法宝抛起,法宝化成一龙一凤,一虎一蛇,摇头晃脑,向南小雨扑来。南小雨来不及念咒,情急之下喊声“定”,空中四样向自己扑杀过来的神兽定在当空,一动不动。须臾间,变回本相,叮铃咣当四声,砸回地面。

观众大惊失色,没看出这个客座长老的师弟,年纪轻轻竟然言出法随!这是何等功力?难道他已经修成了地仙?南小云乐得手舞足蹈,南小雨也是惊诧莫名,想了会才明白过来,是师父给自己留下的造化丹起了作用,自己因造化丹而修成七彩玲珑内丹,法力道术一日千里,已经到了地仙级别,完成了别人几十上百年的苦修也可能达不到的高度,自己已经可以言出法随,以前所学法术张嘴即可使出。南小雨满心激动,感激师父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照。南小云乐不可支,得意洋洋。过大海悔恨莫及,早知道南小云的师弟这么厉害,就应该折节下交,倾心接纳,盛情邀请到我五连宗来,哪怕给他个副宗主职位也是我五连宗赚了。

观礼众人惊悚不已,地仙?在整个紫云城修成地仙级别的寥寥无几,就连城主也只是达到散仙。看来五连宗走了鸿运,以后只可为友,万不可为敌。

南小雨是地仙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紫云城。紫云城里几家底蕴最深厚的家族发出帖子,倾心接纳南小雨,够不上的,把关系打到他师兄南小云这里,希望南大师在空闲时节,到某某家某某府一叙,老夫、本门主、本帮主等等扫榻恭候。

东城何府,何凤仙闷闷不乐,对丫头发脾气,摔茶盅,掀桌椅。哥哥何步成无奈地低声劝解:“妹妹,这个西城花少,虽说是个花心萝卜,但他家族势力强大,在整个西城都有威望。你嫁入花家,对我们何家是个不小的臂助,对爹爹的仕途也很有帮助。再说了,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

“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嫁!那个什么花少,听说长得鼻孔朝天奇丑无比。仗着家里有权势,欺男霸女,害死了不少良家少女。这样一个恶霸二世祖,你要妹妹嫁给他?你于心何忍!”说完艾艾的哭。

何步成尴尬一笑:“哪有外面传的那么夸张,这个花少我见过,不说长得一表人才,还是很耐看的。至于习性嘛,你嫁到花家后,可以要他改啊。”

这时,书童来报,说府门外有两位姓南的人求见少爷。何步成被妹妹缠得头昏脑涨,正想脱身之计,这时候来访的别说是姓南,姓东西南北都行。何步成匆匆离去,何凤仙在背后怒声呵斥。何步成装耳聋,急急赶路。一边走一边对书童伸大拇指,干得漂亮,不亏本少爷心痛你一场。

来访的正是南小云南小雨两位,想起两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何步成哈哈大笑,请进府中。

南小云颇为得意的介绍自己现在是五连宗的客座长老了,何步成打着哈哈说恭喜恭喜,南小云对何步成的敷衍毫无察觉,吹牛说自己打败了四海盟的二长老青衣客,还有四个其他门派的。何步成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了南小云一眼,变得郑重起来。何步成道:“没想到南熊还是个高手,真是失敬失敬。过去何某有得罪之处,还望南兄海涵。”南小云装着不值一提的挥挥手说:“我们是兄弟,何兄可别说这些文绉绉的话,显得我们之间生分。”何步成又看了一眼南小云,哈哈一乐,好,南兄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2

第二章 毕兹卡上是旧主 彼岸星中乃新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