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王权>第四章 证人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证人之死

小说:王权 作者:唱歌的鼠 更新时间:2020/8/4 16:12:00

新婚之夜公主被杀所引发的轰动如多米诺效应一般迅速扩大,一夜的时间,街知巷闻,这案子一下成了人们口耳相谈的资谈。

翌日清晨,赵凌风便在林月亭和孙牧的陪同下向大理寺赶去,皇帝下令三日内务必结案,依照现任大理寺卿卫褚的性格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开堂审理,而此时对于这个司马菘究竟是否是凶手赵凌风其实早已有了答案,只不过他还需要一个结果而已。

朝堂之上,一不惑之年男子端坐其中,身着紫色官服,头戴黑色官帽,微瘦的脸上流露着肃冷气息,此人便是大理寺卿卫褚,世人皆知,他为人公正,不畏强权,当今世上可令其听从的只有皇帝一人,也因此诸多皇子尽管一直很想拉拢此人却并不敢付诸行动。不过赵凌风曾经倒是因为一些案子和此人有过几次接触,两人倒也可以称得上良朋了。

“犯人司马菘,你涉嫌于昨日酉时三刻**当朝九公主,这罪你认是不认!”

卫褚历喝吓得司马菘一哆嗦,可还是硬着头皮大声呼救:“大人,我冤枉啊!冤枉啊!”

“冤枉?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敢说你冤枉?”

“是的,大人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昨日,我一直都待在后堂等着太子派人来通知我能去前面凑热闹的消息,可后来忽然来了个舞姬说是国舅爷派来为我献舞的,再后来她给我递了杯酒我喝完就失去了意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大牢里了,大人,你们都说亲眼看见我杀了公主,可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啊!真不是我真心想杀害公主的啊!”

舞姬?

坐在一旁听审的赵凌风手指在腿上点了两下,他相信司马菘并未说谎,无论是他的个性还是就此案的严重性他都做不到,所以关键点还是这个舞姬。

“还记得舞姬的容貌么?”卫褚突然开口问。

司马菘茫然摇头:“记不得了,主要当时她脸上戴着紫色面纱根本看不清,不过,我记得她好像有一双很魅惑的棕色眼睛,哦!对了,她的身上很香!就那种十分清香却不刺鼻的香味,和平时女子身上一点都不一样!”

“棕色眼睛,清香……”

卫褚皱眉呢喃,平静的视线斜睨了眼赵凌风那面,恰好此刻后者也看了过来,两两对视,随即,前者沉声道:“此案尚有疑点,先将犯人押入大牢候审!”

“是!”

司马菘很快被带了下去,卫褚和赵凌风等人商议过后决定先去国舅家再查看一番,顺便问问关于舞姬的事情。

……

将军府

几人一来到此处,国舅便立刻出门热情相迎,当朝国舅其实也是如今的正三品怀化大将军,名唤上官驰,年已过五旬却依旧英姿飒爽,而他手中所持有的兵权较之赵凌风仅稍逊一些,身边弟子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皇后和太子位置能稳坐与他手中的权势也是离不开的。

“老臣恭迎战王殿下。”

点点头,赵凌风坐于前厅上首淡漠道:“舅舅不必多礼,今日本王和卫大人前来乃是想要询问些关于九妹被杀案的事情。”

“哎……说起来也是老臣的罪,没有保护好九公主这是我将军府的失职,战王无论有何要老臣配合的老臣定当全力以赴。”

“上官将军,刚刚本官审问了嫌犯司马菘,据他交待当日在案发之前您曾派过一名舞姬去为其献舞解闷,不知是否可有此事?”

“舞姬?”上官驰茫然摇头:“卫大人,本官从未派过什么舞姬给那司马菘,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从未?你确定?”

“是的,本官确定。”

听此,卫褚顿露不解,不过,赵凌风却并未有任何惊讶,幕后之人既然能够布下这个局便必然会将每一步都算计妥当,若这舞姬真的是国舅的人那他反而会觉得没意思了。

视线在厅内环顾一周,赵凌风平静问道:“那日司马菘身侧舅舅可安排人服侍了?”

“这个倒是有安排一名丫鬟。”

“嗯,劳烦舅舅将丫鬟唤来吧!”

点点头,上官驰连忙命令身旁管家将那丫鬟叫来,可没多久管家却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那个丫鬟自缢死了!

关键时刻,唯独可以证明司马菘清白的丫鬟忽然莫名自缢,这其中若说没有古怪怕是鬼才会信了,可知道又能如何?唯一知情人已死,司马菘想脱罪恐怕远要比登天还要难了!

“风哥哥!”

众人皆默然之际忽然一个清脆女声传来,下一秒一道人影迅速跑到了赵凌风身侧,不用看他也知此人是谁,上官缦纱,上官驰之女也是他曾经的未婚妻。性格爽朗,能文能武,自小便倾慕于他发誓非君不嫁,而此后的多年里她也确实做到了这点。

“缦纱,怎可对战王殿下如此无礼!”上官驰厉声呵斥。

上官缦纱却满脸不在乎道:“父亲,女儿同风哥哥可是未婚夫妻,日后还要朝夕相对的,这有什么呢?”

“住嘴!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

上官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对于这个女儿他还是很疼爱的,毕竟在他诸多女儿中就属这个最像他了,而且对和赵凌风的这份婚事他一直也都是赞同的,毕竟一个手握兵权的战神又有谁不想拉拢呢?

不过,下一秒赵凌风所说的话就令他此刻想法消失殆尽,甚至是极度失望。

“缦纱,舅舅说的很对,你我之间确实该保持距离,因为从明日起我们便仅是兄妹关系了。”

“风……风哥哥,你在说什么?”

“如今本王双腿已残,并不想再去涉及那些**之事,所以明日本王便会亲自去请求父皇取消婚约。”

“不!我不要!”上官缦纱激动蹲在赵凌风面前,仰望乞求:“风哥哥,我不介意你的腿怎样,真的,因为我相信你的腿一定会治好的!如若你不想现在成亲那我可以等,等到你愿意成亲想要成亲的时候,只要你别不要缦纱好不好?”

“不必了,本王决定的事情从不会有任何改变。”

“风……”

“哈哈哈……两年未见没想到殿下竟然变得如此冷漠了,还真是叫人惊讶啊……”

清亮声音突然传来将上官缦纱的话语打断,紧接着,一袭白衣男子缓缓走入,墨发半束,玉肌凤眸薄情唇,远远看去仿若天人下凡一般难辨雌雄,美貌无双。

上官煜,国舅长子,凭借着无双容貌和惊世才华得了个第一美男的称号。对于此人,以往赵凌风甚少同他相处,主要一文一武,能有交集的机会几乎很少,也因此两人既可以算得上熟识也可以算得上不熟。

看了眼赵凌风的腿,上官煜挑眉问:“真的是站不起来了?”

“嗯。”

“何人诊断的?不会是庸医吧?”

“太医院的太医瞧过还有我身旁的林姑娘。”

“林姑娘?”

听赵凌风这么一说,上官煜这才注意到站在轮椅旁一直沉默的林月亭,瞧着她一身淡然出尘的模样,莫名的竟令上官煜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剑眉微敛,他试探问道:“林姑娘,你我是否曾见过?”

“未曾。”林月亭否认。

上官煜了然,想了想转而再次对赵凌风道:“战王,我倒是认识一名医,医术十分高超,据闻乃是名医世家传人,不如我将他唤来为你瞧上一瞧如何?”

“今日便罢了,出来许久本王也有些乏了想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改日再说吧!孙牧,林姑娘,推我回去吧!”

说罢,孙牧推着轮椅便同林月亭向外走,上官缦纱刚想追上去胳膊却猛然被上官驰死死拉住,她想要反驳可在看见父亲那愤怒凌厉的眼时止住了,含泪的杏眸望着远去的背影微微颤抖。

“战王,今晚地下城会有一名貌美舞姬出现,不知您可有兴趣一同前往啊!要是不回答我可就当您默许了,今夜戌时九重楼不见不散啊!”

上官煜高声喊着,而直到最后他也并未等来一个回应,一双凤眸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背影他的脑海中忽然莫名闪过一个白色身影,若隐若现,令他最终失神……

0

第四章 证人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