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博陵风云>第十四章:尽心图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尽心图报

小说:博陵风云 作者:闲品杯中月 更新时间:2020/11/18 16:34:59

祥云客栈,后院某个房间。

古色古香的屋子里,烛台上的蜡烛亮堂堂,照得桌上的花机关闪闪亮,方桌边上坐了三个人,一旁站着个十四五岁的俏姑娘,一双漂亮杏眼时不时得朝桌上望。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是城外游击队的呢,多行不义必自毙,张旭亮整天带着侦缉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太可恨了,这个大祸患遭报应是迟早的事!”停了停,吴秋蓉又继续说道:“苟富贵,无相忘,兄弟情义比天长!为兄弟肝胆相照,不惜性命仗义出手,看来你俩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认真听完边起和小碗刺杀狗汉奸张旭亮的缘由和经过后,吴秋蓉心里不觉暗叹:眼前这两个年轻人能耐不小,绝非寻常之辈!刚来一天,就把县城搅了个天翻地覆,不愧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军人,他俩不仅义薄云天,而且身手不凡,游击队费了很大劲都办不到的事,两个人一晚上就搞定了,不得不说,这是两个有勇有谋不可多得的好后生,如果身边有几个这样的人,何愁大仇不报?怨气不伸?

边起轻咳一声,不好意思地朝还在愣神的吴秋蓉笑了笑,然后犹豫着问:“吴婶,今晚绝处逢生,多亏灯儿姑娘了,虽然我俩没亮相,但身上没有良民证,城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呆会儿有人到客栈盘查,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吴秋蓉仔细看了这个英俊利落的年轻人一眼,沉默了几秒钟后微微一笑:“不碍事,客栈已经盘给日本商社了,明儿个就签契约立字据,我估摸着在这节骨眼上没人敢过来捣乱,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俩今晚别在客房睡了,委屈一下,搬到伙计们的寝室里住吧,这不马上就要歇业了吗,所以今儿下午,客栈里的几个伙计都让我打发回家了,万一真有事,你俩就说是客栈里打杂的。”

小碗好奇发问:“吴婶,客栈开得好好的,为啥兑给日本人呢?”

吴秋蓉一脸云淡风轻,不紧不慢答:“不为啥,如今这兵荒马乱瞎了眼的鬼世道,伺候人的生意不好做了,活得太累,兑出去省心。”

这时,站在一旁的灯儿忽然插话:“喂,当兵的,你那个花机关里还有子弹吗?”

当兵的,这个称呼怪怪的,让边起不禁想起了在五十七军一一二师的日子,想起了硝烟与血的曾经,迟钝了几秒后才答道:“有,还有20发子弹,你……”

不等边起把话说完,小碗便忍不住抢先开了口:“灯儿,你认得那是花机关?你会打枪?”

灯儿点点头:“以前我爹也有一支花机关,跟你们这支一样,弹匣里的子弹和驳壳枪通用,可惜……哎,算了,不说以前的事了,你俩能不能把枪里的子弹送给我?”

没料到她真的会打枪,小碗诧异地重新看了看这个漂亮小姑娘,然后毫不犹豫地回答:“太能了!别说子弹,枪给你都行,今晚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搭救,恐怕我俩现在孟婆汤都喝完了。”停了下又道:“哦,对了,我俩在城外还藏着三支枪呢,长短枪都有,你要是喜欢枪,全送给你都成!”

灯儿闻言高兴地一甩麻花辫,那双漂亮杏眼在烛光中更加清澈明亮:“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回答斩钉截铁。

“灯儿,不许胡闹!”吴秋蓉的语气瞬间变得严厉:“臭闺女,忘本了吗,忘记你爹咋教你的,救人不图回报,只求心安!”

“娘,有了枪和子弹就能……”

“你别说了!”灯儿还想争辩,却被吴秋蓉一抬手硬生生给打断了。

“吴婶,做人,就要懂得知恩图报!如果您不拿我俩当外人的话,我想听听灯儿要枪要子弹的目的。”心思缜密的边起从娘俩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吴婶不一般,是个有文化见过世面的女人,灯儿姑娘开口要子弹,不完全是她喜欢枪会打枪,这里边一定有事,没那么简单。

吴秋蓉迟疑了一下,蛾眉渐渐紧蹙,最后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小边,事情是这样……”

吴秋蓉是东边祁县人,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机缘巧合之下,二十年前嫁到了博陵县的左家,许配给了左家**左天成,左家是练武世家,在博陵县城开了一个镖局。博陵县是冀中平原最大的产棉区,棉花种植的面积很大,种棉、纺线、织布、印染等行业遍及城乡千家万户,由于博陵县出产的皮棉、土布和洋布质量好深受周边地区老百姓的喜爱,因此当地以贩棉贩布为生的作贾行商很多,他们收购本地生产的皮棉、土布和洋布,远销到外地从中牟利。鉴于贩棉贩布途中盗匪横行,历程艰辛不安全,所以每次运输棉花布匹都要靠镖局护送押运。

婚后,吴秋蓉也常常跟着丈夫走南闯北,与一起走镖的伙计们安危与共,这种冒险刺激的生活让她感到好奇和兴奋,直到十年前,一直没有生育的吴秋蓉和丈夫,在省城巧遇流落街头的灯儿,她才改变了这种生活方式。

缘份,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千生百世,缘起缘灭,皆因前生前世的相欠,遇见,是为了重逢,是为了偿还。佛说:人与人的遇见,是前世注定的,世间一切都有安排,所有的相遇都是前世的因,绝非是偶然!夫妻俩第一眼看到这个四五岁的小丫头就喜欢上了她,把灯儿带回博陵县后,左天成把镖局改成了客栈,从此很少接镖,两口子整天围着这个捡来的小丫头转,把她当成亲闺女来宠,来疼,来养。

一年前,左天成接了趟大镖,不幸在押运途中被一伙蒙面人伏击了,不仅货物被抢走,他和十来个走镖的伙计也全都丢了性命,直到前两天,吴秋蓉才知道这件事是鸡鸣山的山匪做的,为首的劫匪是鸡鸣山大当家‘云中燕’。

啪地一声,小碗狠狠一拍桌子,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吴婶,你放心吧,我叔不会白死的,这个仇我俩帮你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万万没有想到,平时不让人省心的灯儿,今晚搭救了两个知恩必报的贵人,吴秋蓉心里禁不住有点澎湃,把目光立即转向小碗,下意识道:“啊——真的吗?这可太好了!”

见小碗如此爽快,灯儿心中多日的阴霾也一扫而空,激动地凑到桌前:“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报仇?”。

现在终于有了为父报仇的帮手,有了帮手,报仇就有希望,有了希望就不再忧愁,灯儿兴奋得脸颊泛红,恨不能立刻出发去报仇。

“这个……哥,你说。”

小碗的话音刚落,三个人的眼光都齐刷刷瞅向边起。

边起短暂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说:“吴婶,鸡鸣山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山匪?”

“在博陵县西北方,从县城到鸡鸣山大概有一百三四十里吧,绺子不大,好像有三十几个。”

“我觉得报仇这事不能急,不能草率,要先侦查踩点,摸清楚山匪们的活动规律,计划周全后再收拾那帮兔崽子。”

听完边起的话,吴秋蓉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有点失态,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后,才开口:“你说得对,着不得急,越着急越容易出差错,这么久都等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吴婶,能找个熟悉山里地形的向导吗,等城里风平浪静后,我想进山先去趟趟道。”

吴秋蓉认真想了想:“既然你俩肯留下来帮忙,我是这样打算的,等客栈的事情处理完以后,咱们一起进山,搬到道观里去住些日子,灯儿的大伯在世时,是山里一个道观的观主,他羽化后,这个道观就闲置起来了,现在由他最小的一个弟子照看着,我每个月都派伙计进山一趟,给这个弟子送些粮食和日常生活用品,这个道观离鸡鸣山不太远,约莫着有三十多里路吧,咱们住在那儿就不用来回折腾了,你觉得这样行不行?”

“行。”

一双漂亮杏眼朝边起眨巴了几下,突然问:“当兵的,山匪那么多,你觉得咱们五个能打得过他们吗?你有多大把握?”

“五个?”边起一愣:“咱们这不是只有四个人吗?”

“还有大春,他是我表哥。”

“哦,打仗不是人多就一定能赢,兵不在多而在精,将不在勇而在谋,咱们人少可以利用天气,地形,战术和武器装备等其他因素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如果……咱们现在手里有一挺机枪,山匪再多点也不怕他们,有了机枪,咱们的战斗力就会大幅提升,报仇就容易多了,最后的胜利离我们也会更近,在机枪面前,任何人的躯体都脆如纸,想怎么撕就怎么撕。”

“机枪这么厉害吗?”

……

夜空中飘落的大片雪花轻轻盈盈,似舞如醉,忽散忽聚,街两侧还未打烊的店铺灯光点点,覆盖着皑皑白雪的街道上,一队警察踩着厚厚的积雪朝祥云客栈这边走来。

“看见没,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几个弟兄说没就没了,这可是血的教训啊!有些事,差不多就行了,赏金再高,没命花也是白搭,呆会儿你们几个继续抓捕名单上的地下党,我到前面的祥云客栈去一趟,替日本商社办点事儿。”

“柴科长,祥云客栈真的兑给三井太君了吗?”

“真的,哦,对了,我在聚贤斋定了包桌,完事后咱们到那儿碰头吃夜宵去!”

“谢谢柴老大,又叫你破费了,弟兄们就乐意跟着你出来做事。”

这真是个千古难觅、知冷知热的好科长,众警察一阵唏嘘后,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边走边一起振臂高呼:“大哥威武!大哥霸气!感谢我柴老大!”

正是雪夜人静的时候,这特么动静也太大了,柴守信马上朝身后摆摆手:“停!停停停!哥几个,别胡闹,再喊地下党都跑光了!”

片刻后,喊声停了,队伍中一个警察嬉皮笑脸地接话:“就咱这点动静跟刚才那阵枪声比差远了,今儿晚上城里又是爆炸又是打枪的,地下党应该早就觉察到不对劲了,这要再不跑那就是傻子,我估计啊,到最后全白忙。”

“瞎操心,局长的命令,咱们只管执行就是了!”话落,柴守信转回身,又对另一个警察道:“九麻子,你负责带队,你给我听好了,行动的时候悠着点,别一上来就掏心掏肺的傻干,弟兄们都有家有父母的,一会儿要是少一个,回头我可饶不了你。”

“知道了,老大,我办事你放心,我们先走了,等会儿见。”

祥云客栈客堂内,大春神秘兮兮把柴守信扯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信哥,出大事了,今儿上午,顺子那个缺火的玩意儿,也不知从哪儿弄了两个身份不明的人,指使他们到咱这儿来住店,没承想,今儿个晚上这俩家伙捅了个大篓子,把侦缉队长张旭亮给干掉了,更可气的是,小七那个死丫头片子贼大胆,出去买绳子的时候,城里哪儿乱,哪儿打枪她去哪儿,最后可到好,臭丫头片子愣是把那俩祸害给带回来了,我瞧着呀,弄不好咱这客栈要跟着一起吃挂落儿,你快想个办法吧。”

大春的一番话听得柴守信是真惊诧,要说小七敢作死他信,这丫头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就胆大机灵爱看热闹,最喜欢玩枪打枪听枪响,怎么这里面居然还能捋出柴顺来呢?柴顺是他的同族本家兄弟,做事稳当,一般不会瞎掺和别人的烂事啊。

“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刚从那边过来,现场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没人看清他们的长相,管好你自己的嘴就得了,现在城里都忙着抓地下党呢,今晚早点上板打烊吧。”

大春点点头:“那就行了,还有几个住店的没回来呢,我再等等他们,信哥,你去后院吧,这会儿,那几个麻烦精都在我小姨屋里说话呢。”

……

22

第十四章:尽心图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