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南游记> 第七十回感大恩真男儿馈宝 施小惠伪君子射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回感大恩真男儿馈宝 施小惠伪君子射猴

小说:南游记 作者:秦七泉 更新时间:2022/9/4 11:58:19

话说三宝师徒离了妇士国,又继续向南而去。不一时,又有高山挡路。三宝停骑,仰望那山,果真凶险。但见:

峰峦遮天,日月不明。风声萧萧,古木阴阴。上不见其顶,下不见其亭。白云撞壁,细流而下。剑石刀砍,层层树立。飞虫鸟兽,不敢近前。呜呼!虽有蜀山之当道,亦有关路之可上。此山欺蜀道之虚名,正巍然而待矣!

话说三宝见此山高猛,料不能前。问徒弟道:“此山高猛,以虎坐之姿,阻我南游,如之奈何?”沙婆、杨立装聋作哑,皆不回答。那空幻在前耍杵抽风,听到师父问话,乃近前回话道:“若说过去,自有过去的办法。若说不过去,也有不过去的绝招。”

三宝停下骑来,抓着空幻道:“你这话何意?”空幻蓝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教那露牙象变做个背山力士,将山背到别处。空了此路,便能过去。”那夯货听说要叫他背出出力,哪里肯听?叽叽歪歪的说个唾沫横飞。

长老心性执着,硬是扯着空幻问山之阻碍,山之艰险,如何过去等语。空幻被缠不过,急以诗答曰:

莫把苕峣当做有,危巅止念乃登游。

此山若在春长在,一旦平阳易转秋。

长老亦回诗一首曰:

螺旋直上九重天,满布棘荆入眼帘。

自视微尘难绝顶,阴风虎啸使心寒。

空幻扭头一哼,侧坐在土岩之上,阴着脸,憋着气道:“师父啊!你是要把俄累死才甘心么?你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徒弟。这南游漫漫,一路之上又为你降妖捉怪,又为你借宿化斋,还为你开山打道。什么事都要俄做,那两口子动都不动,就知道粪船过江-----装死。”

长老下得坐骑来,戳着袁空幻蘑菇脑袋斥责道:“怪道你没有朋友,做事抱抱怨怨。贪功记仇,好使小性,如此心胸,怎能配有朋友?” 空幻嗤开驴嘴,大吼一声:“老爷不需要朋友。老爷是万能之主,谁都不需要,不就是巡山吗?老爷去就是了。”说着,瞪了一眼象沙婆,径自去了。

话说袁太圣驾白驹翼马踩在巅峰之上,鼓睁猫眼,望见正南方横莽莽一片,尽如此山。山峰一座一座间错排开,好像是人为的。远远的望去,十分类似立起来的山药蛋。而中间一片山脉地势较低,烟雾笼罩,不知内情。

空幻正想一探究竟,耳闻得山崖小路下有人说话。好空幻,捻决一变,变作一只蜻蜓,你看他变得像不像?但见:

身虽狭束羽如蝉,惯看红腰水上弯。

纵有艰虞凶犷地,轻摇薄翅过千山。

话说山崖下有两个小妖,乃是逃出生天的漏网之鱼。一个叫跑得欢,一个叫走得烦。一个是黄狗怪,一个是白鹅怪。那白鹅怪走不动了,歪在岩石上喘气,直说:“不行了!累死了,不去了!”黄狗怪急得跳过来,跳过去,拽着他说:“烦烦老兄,快的去搬救兵,迟了我家大王就被天神谋害了。”

白鹅怪甩开他,用钳子嘴修理羽毛。屁股一翻,摆动着三根折扇脚说:“欢欢老弟,不是我不想救大王,实在是势单力薄,寡不敌众啊!再说大王奋力死拼,为我们谋得一线生机,本意就是让我们各自逃命。我们不识好歹,再返回去,被天神捉住,断了性命,岂不让大王白费这场力气。再者大王也忒不识时务,平白无故的招惹天神做什么?俗话说民不敢惹天,妖不敢惹仙。如今惹出祸来,大王死只一身,苦了我们万八千的弟兄。”

黄狗怪听了他这屁话,恨得抱住他脖子就啃,边啃边说:“烦烦老兄,你说这话真个是八月的丝瓜——黑了心。当初我等沦为四脚畜生的时候,经常担心会被人类所屠宰。我们经常看到同类被他们用尖刀刺入胸腔,然后放血剥皮,剔骨剁肉。

他们丝毫不念狗对人们的忠心与陪伴,他们到处收狗,价格不菲。狗贩子收了狗,尽数杀之。以肉卖人,博得口碑。疯狂相告,皆言狗肉好吃。还强加风俗曰狗肉节,无数狗儿惨死刀下。当他们私欲熏心的时候,亲人都自相残害,何况我们呢?也是苍天制物有衡,它不使人类独霸天下。偏偏授命我家大王,大王得了神术,点化我等脱离家禽,化体人形。

我等爱惜人身,不为下贱之事。困顿的时候,大王告诫我们要保持自己。发达的时候,大王又让我们帮助鳏、寡、孤、独、病、弱、残、乞。可是世人竟然说我们无偿济世人,必有阴谋。

所以他们就报了官,官自然抓不了大王。他们又诬陷我们是妖魔鬼怪,花重金请天神下界。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天犯错。堂堂三界之主竟然为了几张钱就甘愿被凡人所驱使,派了玄坛大将赵公明下界来截杀我家大王。并命山神把天下名山大川都围堵门口,不使有活路。激战三个月,可怜同族同类都惨死大半,若非大王拼死杀出一条血路,你我怎能逃生?”

白鹅怪听他说的有理有据,不觉愧然自责。乃站起来说:“欢欢老弟,为兄私心过重,不明事理。非兄所言,几误大事。”黄狗怪也不深究,二小妖牵着手要走。突然草丛里飞起只火腰蜻蜓,直在小妖眼前晃搭。二小妖只顾着赶路,不想被蜻蜓迷了眼。一时不慎,被石头绊倒,磕破了腿。二小妖跌坐在乱草堆里,苦苦咒骂蜻蜓道:“这个肉锅里煮汤圆的混蛋,专往人眼上扑,害得我们磕破了腿。”

空幻听见小妖骂他,即现了真身,大叫一声:“老爷在此,还不跪下?”小妖近前一瞅,撞见太圣容貌惊人,吓得急张拘诸,扯着嗓子喊:“怪胎来也!怪胎来也!”太圣自腰间解下法绳,叫声‘紧’!二小妖便被捆绑一处,好似两个糖黏在一起,分不开了。小妖想到大王被天神围困,自己又搬不来救兵,不禁哇哇大哭。空幻问道:“老爷不曾打你,哭怎的?”

黄狗怪道:“我不是为自己哭,为我家大王也!”伤心不愿再重提,不禁又哭了起来。空幻咧嘴大笑道:“好啊好啊!”黄狗小妖听他笑的厉害,自己倒哭不下去了。他又被绑着不能动,索性壮了胆子骂空幻:“蓝眼怪胎,你真是个无情义的人。看见我们有伤心事,不扶危救困便罢了,还落井下石的把我们困住,似你这心肠,必无朋友。”

空幻又听到“朋友”二字,无限心酸!背着小妖揉了揉泪水,强颜欢笑道:“俄不笑别事,专笑你们有眼不识泰山。”小妖不解何意,空幻道:“你们不是要搬救兵吗?俄就是你们的救兵。”只为空幻举止外放,小妖哪里肯信。无论空幻怎么真诚相表,小妖就是不信。空幻不得已将法绳收了,二小妖出溜一下就跑了。空幻又叫一声“紧!”复以法绳加之,再述衷肠。及撤法绳之时,小妖复遁。空幻大怒,再祭法绳缚之。掏出对金杵大喝道:“俄以真心交友,你两个小妖敢戏耍俄。先打死你两个狗东西,再去救人。”小妖慌忙求饶,情愿带路赎罪。

原来群山包围之间,叆叇萦绕之中,有一宝山,名曰汉寿山。山下有一洞,名曰青龙洞。洞中之主乃神犬大王也,他九世为犬,九世尽忠,而九世被主人所烹。其忠魂不灭,为石魔女王所助,修炼成妖。只因他本性不改,常常于烟火人间扶危济困,且不受一金之赠。为阛邑所称善,引恶人所忌恨。疑为异类,先报官,官兵未获而死者。更坚信其为异类,乃于武财神庙下烧钱百万,得请天神下凡。

“神犬大王,你已经穷途末路了,再要顽抗,必将万劫不复。”赵公明等天神驻足云空,但见那赵公明金甲银盔,锦袍玉带。手举金蛟锏,座驾黑虎兽。手下随员四将:东萧西曹,南陈北姚。

神犬大王回首之间,众家眷徒孙皆遭杀戮。不禁泪垂两腮,指天而问:“小王何罪?不容生存?”赵公明冷笑道:“你代天行事,还说无罪?”神犬大王苦笑道:“小王本性忠义,一生仰慕武圣人。所行之事不过急公好义,扶危济困而已。难道这也有错?都说天道至公,又言天理昭昭……。”

“住口!你乃猪狗之辈,邪灵鬼魅之类,还敢妄谈天道?你说你是急公好义,扶危济困,那你为何不图回报?分明另有阴谋。再说你把这些好事都做了,天庭养我何用?百姓供奉我等何为?你虽然忠义,然名声不雅。人们发怒之时,必说狗仗人势、狐群狗党。还说鸡鸣狗盗,狗颠屁股。这样的名声还配以武圣人为楷模吗?恐怕他老人家躲你都躲不及。你别无选择,快点束手就擒,可保全尸。”

神犬大王戚嗟曰:“我欲成佛,佛不度我,奈何奈何!”言讫,仰天长吠:“天地不容刚介在,何言世上无忠义?今非我自杀,乃天杀我也!”神犬大王举狼牙棒自裁,生死之间。空中飞来金杵,打掉狼牙棒。神妖俱惊,但见金杵飞返主人手里。但见其人:

蘑菇头、蛤蟆嘴。猫眼睛,驴牙美。胸宽腰窄,长臂短腿。头戴禅巾帽,脚下黄鞋配。身搭羊皮褂,内隐金甲衣。屁穿圣旨裤,两腋对金杵。身高不满一米六,三千泰山平移就。平生最爱记仇,不许委屈存留。喜功恶利愤慨,朋友一个没有。

话说袁太圣接杵在手,挡在神犬大王面前,喝骂赵公明:“你是什么羊毛神,敢来行凶?”赵公明认得他这副尊容必是随保唐释子取经的袁空幻,不禁笑道:“我当是哪路怪胎,原来是太圣爷。你不随唐释子南游取经,怎么有闲心阻拦我除妖?”

空幻道:“他乃我之朋友,何尝是妖?反倒你天庭不识好歹人心,做坏事人不去惩治,做善事的精灵倒来问罪,是何道理?”赵公明一时词穷理短,乃道:“自古神妖不共存,正邪不两立。天神灭妖精,天经地义。”

空幻正色回复道:“昔日,天地一体,万物为零。是神考大帝盘古孕育创世九元神,临终吐三气。一气造仙、一气造物、一气造鬼。不周山泗水滩便是盘古仙化之地,那里本是妖魔之所,玉帝为造天庭,令沙、殳二将伐木,惊扰火兽,自食恶果。天庭不以此为戒,为建造圣祖庙,不惜放火驱逐妖兽。岂不闻:不论妖魔不论仙,其祖根在泗水滩。是神先为不义之举,反说什么正邪不两立。可笑!可笑!还有你这厮,不过贪图钱财,为人所使,财神之名何来之不义哉?”

赵公明勃然大怒,纵虎扬鞭来战。先猿王全然不惧,两手高举对金杵,凭空飞起,与之争斗。赵公明哪里是先猿王对手,战不十合,便心慌意乱。先猿王趁势打出生平绝学‘俘云博影掌’。一掌将之击落坐骑,被手下弟子东萧西曹,南陈北姚救起,舍了天兵天将,慌不择路的遁去了。

神犬大王为报活命之恩,请入洞府,与空幻皆为八拜之交。酒宴上各话平生,深觉相见恨晚。空幻恐师父见怪,不敢停留,临别之时。神犬大王自手腕解下四坠风铃,双手呈献道:“薄物不堪,略表今日之友谊。”空幻拿在手中赏玩,问何宝物?乃曰:“此小弟随身法宝,名曰逆声铃。此铃万不可轻摇,不然其声入耳,以逆其心。明明听到良言劝诫,但其心就是不为所劝,必要逆意为之-----因此得名逆声铃。兄长宜善加保管,勿遗失之。”

空幻感其心,将外套羊皮褂脱下,把里面佛祖所赐金甲神衣解下叠好,亦奉呈神犬大王曰:“不腆之仪,当效左杜之交情。”并言此衣乃佛祖恩赐,穿在里面不惧兵灾毒害,神犬大王泪眼收下,百拜而别。这金甲神衣本是佛祖赐给空幻的,因知他命里有一灾难,今他转送与人,后必有危。不过,失一宝物而交一挚友,值也!

话说空幻返回旧路,长老责备他拖延时间。空幻将神犬大王之事细细陈述一番,还将手腕上戴着的四坠风铃示众。沙婆见了宝物精美,想要观赏一下,空幻心小,不肯使观,脱了手腕掖到怀里去了。

话说三宝师徒继续南游,空幻交了朋友,喜得一路走一路说,把个长老烦得心发慌。直使沙婆与之口战,方清静些。

这一日走着走着,天不由变暗。原来不是天暗,是走进了一片深山老林里。那老林中有一种树木,其名为心?古木。此木有千丈之高,有百抱之粗。枝干又生百尺大树,如叠伞状。方圆百里盘根错节,地皮鼓起,宛人体之血管。枝蔓悬空,猿鸦忽掠,好不心惊。那树皮又是黑油油的,其汁液如血。树叶若脸盘大小,呈肉色。这种树里有**白油膏,能吸引蛇虫蚂蚁。虫蚁食之,散发迷人香气,能令人昏睡一个时辰。

师徒行走在暗无天日的老林子里,各种奇禽怪鸟扑朔而来,惊得长老心神不宁,唬得沙婆肥肉紧缩。那杨立六尘不染,不知所惧。长老胆战心惊指着那树道:“徒弟呀,那是株什么树?怎么如此高大,把天光都遮了起来,见不着一丝光亮,只觉得冷气森森,像是到了鬼门关一般。”

杨立识得此树,待要回复长老。象沙婆那婆子货色过来扯着杨立使眼色,乃默然。长老谓空幻道:“狌儿,你还做个手段,把这遮天盖地之树推倒,使我目睹前行之方向,免我烦恼恐怖之情。”空幻告以实情:“此树盘踞于此,也是花费千年之功夫,一旦推倒,岂不可惜?师父只要用心走路,既是前途黯淡,亦有何妨?师父难道忘了乌巢禅师授给你的《八大人觉经》,其中第四觉知曰:懈怠坠落;常行精进,破烦恼恶,摧伏四魔,出阴界狱。”

长老听他不肯出力,还卖弄佛经,不禁怒火攻心道:“你真是个懒出矢的三花子,向日间只听你河门海口的胡夸,正用你时,你倒成了挨打的乌龟——缩了头了。这几年不念那咒,你心里痒痒了。”空幻见长老发了狠心,要念《敲心咒》。乃笑嘻嘻的哄着,又说:“师父有话,徒弟照做,但出了事别推怪我。”长老怒气未消道:“休得迟延,出了事我顶着。”

你看他施展本事,驾白驹翼马。冲天直上,挥舞对金杵将那株心?古木拦腰打断,随着一声巨响,万丈古木凭空倒下,断为寸截。众人只觉眼前刺得慌,细一看,原来是太阳光迎面照射。

正当大家欢欢喜喜奔出老林时,三宝在骆驼犬上突喊头晕,象沙婆也哼哼唧唧的头疼。杨立口虽不言,也喝醉似得东倒西歪。空幻眼睛像熬了夜,只想着睡觉。就连骆驼犬也似待产的驴子,霎时间四脚朝天。看官道是何故?原来空幻将心?古木摧折,树干内汁液泼溅,香气弥散,人畜吸之昏迷沉醉。

话说深山老林里住着一群鼯猴,这鼯猴比别猴不同。他面相如鼠,两肋有衣如翅,能于树之高处飞翔,落如伞降。

内中有个鼯猴最为雄壮,但见他:

身如熊虎立,头作狐鼠面。目似鱼眼动,鳍耳猪鼻孔。两臂肌肉峰峦起,一双利爪拖在地。背后负龟壳,一张撑天伞。六指举爪刃,直逼太圣来。又诗为证:

当年学艺品无行,盛意鼯猴火丧生。

莫做亏心私己事,冥冥天道最公平。

未知袁空幻性命,下回分解。

0

第七十回感大恩真男儿馈宝 施小惠伪君子射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