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第一帅>第030章是敌非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30章是敌非友

小说:明末第一帅 作者:程志 更新时间:2020/10/10 16:37:25

第030章是敌非友

说到袁福,袁长顺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他与袁福的年龄相差两岁,袁福比袁长顺大两岁,他们作为袁家的家生子,二人从小在一起长大,一起进入袁家族学,读书学习,然后习武,就连成亲也是同一年。

不过,相较而言,袁长顺人如其名,非常顺利。成年以后,进入了袁融的眼,所在一直跟着袁融,成为袁府的大管家。

袁福的问题就挫折一些,袁良的祖父袁秉直活着的时候,也给袁福安排了一门亲事,把袁府外院管事李怀山的女儿李二娘许给了袁福。袁福成亲以后头胎、二胎生的都是女儿,由于当时卫生条件影响,两个女儿都先后夭折。

后来第三胎生了一个儿子,倒也健康,只是非常可惜,在袁福长子袁长安七岁的时候,袁长安下水戏水不慎溺亡。直到袁福三十岁的时候,李氏这才给袁福生下一个儿子,就是他唯一的儿子袁平安。

当时,偏偏难产。轮到保大还是保小的选择时,李氏毫不犹豫的选择生下儿子,李氏也因为难产而死。

当然,袁福已经渐渐出头,他也是见习掌柜,收入不错,把袁平安拉扯大。等袁平安七岁的时候,原本袁福准备再婚,可是看到袁融与阎氏关系并不和睦,就绝了这个心思,他害怕袁平安受委屈。

袁福作为一个父亲,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不过,他实在是太溺爱袁平安了,所以,这个袁平安养成了一个废物。

作为袁府二等管事的儿子,袁平安与其他袁府下人不同,他有机会学习,不过袁平安不上进,不仅经常旷课、逃学,最关键的是,被先生打戒尺的时候,他居然反抗。

在明朝可不像后世,师者如父,老师都秉着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原则,体罚学生是正常现象,别说袁平安一个管事的儿子,袁大公子在课业完不成的时候,一样挨揍。

袁平安与袁家族学的先生大打出手,结果反而把郑先生气得病了,这下别说袁福罩不住,就连袁融也没有办法。毕竟,郑先生可是堂堂举人,如果不是遇到土匪,被打断了腿,袁府族学根本就请不到郑先生。

这样以来,袁平安就被开除族学。不学无术的袁平安整日跟着一群狐朋狗友瞎胡混。前一阵子,袁平安迷恋上了赌博。而且越赌越大,不过,随着袁福的例钱上涨,每次输个百八十两银子,袁福拿得出钱。

有一个老子照着,袁平安就不知天高地厚,他在商丘城的春秋赌坊越赌越大,后来还借了春秋赌坊里的高利贷,其实袁平安并没有借到多少钱,加起来也就五百多两银子,如果他及时给袁福说明,还可以还得清。

可关键是,赌坊的高利贷并不是按月计息,而是按天计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袁平安的赌债就多达一万八千余两银子。

袁平安在春秋赌坊的地牢内也吃了一些苦头,被打得不轻,为了摆脱身上的债务,为了摆脱高利贷的纠缠,袁平安恶向胆边生,他开始借着袁福儿子的身份,从杨树林钢厂里弄钱出来。

哪怕袁福是杨树林的**,最重要的管理人员。可是袁府的产业早已步入正轨,所有的产业经营都自成体系。

袁福对杨树林钢厂只有管理权,并没有财务大权。哪怕是袁福,如果没有正当理由,也无法从账房支出钱来。

想偷钱的想法没有办法实现,袁平安意外在武器作坊中看到了那里的横刀。当然,这时的横刀并不是成品,没有刀鞘、没有护手、刀柄是光秃秃的,连刀身也没有叠锻特有的云纹,而是白亮亮的一片,看上去死气沉沉,就像是块磨光了的铁片。

袁平安起初也没有看上这种横刀,只不过王贵身边的一名工匠向袁平安显摆起来:“别看这刀不起眼,砍砍试试!”

袁平安自然不信邪,拿着横刀与自己的小匕首互斩,只听当啷一声,袁平安手上那柄价值五两银子的匕首应声而断。

钢的软硬,与碳含量有直接关系,含碳量越高则越硬,含碳量越低则越软。刀剑兵器,最理想的情况是外硬内软,外硬则刃口锋利,内软则剑身弹性好、不易折断。

偏偏百炼钢在反复锻打过程中,钢铁外层接触空气,碳被氧化,钢质因碳素降低而变软;内部不与氧气接触,碳素减少得不多。如此一来,形成外软内硬的结构,刃口软不够锋利,刀身脆硬而不够强韧。

百炼锻打有助于除去钢铁内部的渣滓,减少残留渣滓的尺寸,从而使其成分趋于均匀,组织趋于致密,细化晶粒,改善钢的性能;但含碳量分布不协调,是它不可避免的缺陷。

但是袁良所铸造的钢铁是在提炼的时候,将铁水与焦炭里的炭元素像混合,充分达到里外一致,而且经过蘸火之后,形成了刃口硬,刀脊软。

袁平安意外发现了武器作坊里的横刀居然是宝贝,他就悄悄偷了一柄,这样一柄横刀被袁平安大明大量的拿了出去。

袁福并没有在意,他知道袁平安拿出这柄横刀后,利用自己的例钱,抵上了这个窟窿。

袁平安将这柄横刀进行装饰,他采取黑牛皮的刀鞘,用黄花梨木做刀柄,还用了一些宝石进行点缀。这柄横刀在商丘县城被一名叫孙宝庆的外来客商花了一千两银子买走。

袁平安这才发现袁家钢厂的横刀这么值钱,他随后越来越大胆,采取掉包的方式,又利用管理漏洞,盗取了五柄横刀,全部卖给了孙宝庆,在第三次的时候,他带了十柄横刀出来,不过并没有来得及卖掉这柄横刀,就被春秋赌坊的打手抓住,这十柄横刀自然就成了春秋赌坊的囊中之物。

孙宝庆其实就是春秋赌坊的幕后股东之一,他同时也是御马监太监孙茂霖的侄子,他现在已经不满足得到几柄宝刀了,他想得到的更多,袁平安虽然不成器,却不是一个傻子,在春秋赌坊的打手严刑拷打他的时候,他知道如果说出来,他就没有了价值,只能死路一条。

孙宝庆最后采取威逼利诱的手段,都没有让袁平安开口。

后来,袁平安提出与孙宝庆合作,二人最好是先去投奔孙茂霖,以孙茂霖的势力吞并袁家钢厂。

袁平安可以帮助孙宝庆管理钢厂,袁平安与孙家庆商量这事的时候,被袁福的老仆听到,随即禀告了袁福。袁福质问袁平安,袁平安指着胸口发誓绝无此事。

结果,今天早上袁福发现袁平安已经逃离了永城,不知去向,同时孙宝庆也消失了。

袁良听到这里,微微一愣:“这么说,一切还都没有发生?”

袁长顺苦笑道:“袁平安出逃前,曾杀死了袁福的老仆,袁福如今自绑请罪。”

“我们能不能追上袁平安?”

袁良的话没有说完,袁融摇摇头:“永城要往京师,只有三条路,这三条路我都派人追了,他们骑快马追了一天,连人影都没有见着!”

袁良沉吟道:“我们既然知道他们两个要去京师,其实都好办,我们不一定要在路上截住他们,不如,直接在京师孙茂霖的府邸前截住他们既可。”

“去京师,你疯了!”

袁融脸色大变:“那可是天子脚下!”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在京师动手,反而更加容易!”

袁良笑道:“孙宝庆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不过他能成为春秋赌坊的股东,想来也不是普通人,他肯定清楚,咱们袁家的实力,如果说在归德府境内要让两个人消失,那太容易了。咱们归德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藏几个人,到都是地方!”

袁融点点头道:“长顺,你去京师吧!”

“不,还是我去吧!”

“你去?”

袁良疑惑的望着袁良:“京师这一趟可不安全!”

“没事,原本早就准备去京师了。”袁良笑了笑:“要不是袁时中的事耽搁了,我早就准备去京师了,现在去也不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们去京师之前,还需要办一件事情!”

袁良望着袁融道:“春秋赌坊,还有孙宝庆一家,不能再留了,他既然敢朝咱们袁家伸手,那就是敌非友,对敌人自然要赶尽杀绝!”

袁融沉吟道:“这……”

他其实比较忌惮的还是御马监的提督太监孙茂霖,这可是天子身边的人。

袁长顺大气都不敢喘,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袁良。

袁良时候风淡云轻,说要灭掉春秋赌坊以及孙宝庆全家,居然像没事的人一样,这杀心未免太大了吧?

袁良考虑的倒比较简单,他没有时间与这群老狐狸勾心斗角。最简单的方式直接杀光,就是以绝后患。

袁融缓缓点点头:“好!”

袁融从怀中掏出一枚黝黑的桃木令牌,这面令牌正面是一个浮雕虎头,后面则带着一个篆书袁字。

袁良拿起令牌朝着前院过去。

1

第030章是敌非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