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救世主>第十一章 人心涣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人心涣散!

小说:大明救世主 作者:白马赵子龙 更新时间:2020/10/3 23:39:52

接下来纵马疾奔的高耀晋,很快就来到了总兵府。

等他来到之后,守门的两个总兵府家丁前两天才见过高耀晋的,所以都无需盘问,其中一人进去禀报之后,高耀晋很快就获得了贺世贤的召见。

可是等到高耀晋快步走进总兵府之后,却发现女真人来犯的这股妖风,这股异族来犯、生灵涂炭的妖风,连堂堂总兵府都受到了影响!

就好比他在赶往议事厅的路上,就听见前方一个长廊的拐角处,传来了阵阵凄厉的叫喊声!同时还伴有木棍击打人体发出的沉闷“噗噗!”声。

咦?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堂堂总兵府内也有人在动粗?

因为这是前往议事厅的必经之路,诧异之下高耀晋就循声走了过去……

然后他就发现在议事厅前方的空地上,正披头散发的跪着两员武将!被人摁在地上,一下一下用鹅卵粗的军棍狠命的抽打!

这两员武将的年纪都在四十开外,身材魁梧,并且二人能够跪在这里受罚,显然品级还不低!

只是两人此时的形象就很有点凄惨了……披头散发的不说,就连身上的盔甲都给扒掉了!月白色的小衣更是被打成了碎布片,就这样近乎赤着上身,被人用军棍狠命抽打!

并且动手行刑的还不是别人……正是沈阳七万明军最高指挥官——正二品都督佥事,总兵官贺世贤!

咦?这是唱的哪一出啊……高耀晋见状就连忙走过去,行了一个礼道:“总兵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也难怪高耀晋疑惑,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大战前夕,再过四天时间沈阳之战就要开始了!

可在这种争分夺秒之际,身为七万明军最高统帅,放着其他事情不做,却还有时间责罚大将的?并且还是战前责罚大将?这怎么看感觉都有些不妥啊……

“高家小子你来了正好,看我怎么打不死这二个驴球子!”

而贺世贤见他来了,却是更来劲了。不过看来他都打得有些疲累了,所以说完后就从身后侍立的亲兵手里取过了一壶酒,一仰头喝了个精光后。

这才恨恨的道:“气死本镇了!这女真人的鸟八旗还没到沈阳呢!这二个驴球子已经被吓破了胆!甚至连手下都约束不住了!”

听他这样怒气冲冲的讲了一遍后,高耀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随着后金大军日益逼近,包括派出侦察的明军夜不收都传回明确情报——确定女真人几天内就会兵临沈阳,一场大战已经迫在眉睫!

可就在这种关键时刻,城里的七万守军却出现了意外——居然有明军开始逃亡了!并且听贺世贤所说,还不是零星一个二个的逃亡!而是以百户千户作为单位,成百上千的大批逃亡!

甚至按照贺世贤的说法,他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知道以如今女真人的无敌嚣张,开战三年以来纵横整个辽东!没有任何一座明军重镇能够抵挡他们的情况下,他也知道守军的压力很大。

所以在这种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如果只是一个二个的零星逃亡,他也就眼开眼闭了。

可问题是现在逃的也太不像话了!

就像被他责罚的这两个武将,一个是堂堂游击将军!另一个也只是仅差了一级的守备!都算得上七万明军中的中高级武将!每人手下都有二三千班军、数百战兵的。

可问题是单单昨天一天,在派出侦察的夜不收传回明确情报后,这二人手下的班军就出现了大批逃亡!

甚至因为逃亡的规模太大了,一晚上都开溜了数千人,和把守城门的明军发生了冲突,都掩盖不住了!被军中掌管军纪的镇抚官上报后,贺世贤才知晓此事的。

所以也难怪他如此震怒了……这大战还没打响呢,就已经逃成这幅模样了!这要是再不严加管束,到时候都逃光了那还打个屁啊!难道就靠他一个光杆司令去抵挡六万后金军么?

毕竟贺世贤再如**而寡谋,也知道此事不加以约束的后果……如果不能刹住这股歪风,进而影响到那些原本还能坚守的明军,那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甚至沈阳危矣!

只是等到弄明白事情原委后,高耀晋心里却是莫名的涌上了一阵悲哀……

这就是如今大明的现状吗?先不说贺世贤的处置是否妥当,单单这还没看见敌人的影子就撒腿逃跑,这是一名军人应有的态度吗?

就连最应该保卫这个国家的军人,都已经丧失了斗志!这个仗还怎么打呢?

至于这些班军逃亡的深层次原因,高耀晋已经不愿意去深究,当然也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深究的!

这和匠户制度一样,都是历史遗留问题!并且这些问题经过一二百年的发酵,拖到现在更是成了老大难问题!

可问题就是这种老大难问题,现在都影响到了这次大战!甚至一个处置不妥,都会直接导致这场大战不战而败的!

想想看,本来就敌强我弱,人心慌慌了,这再逃跑一批!影响一批!大家都做鸟兽散了,还拿什么来守沈阳城呢?

难道就靠沈阳城内的老百姓,指望那些老弱妇孺来守沈阳城吗?指望他们来抵挡女真人的大军?

所以高耀晋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要加以解决了!

当然他也知道,像贺世贤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置方式同样不可取……肉体惩罚是解决不了思想上的问题的。

因为班军逃亡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思想悲观,导致守城信心不足的问题。

所以这个问题不从思想源头上加以解决的话,只怕今天体罚完了这两员大将,明天逃亡依然会源源不断的发生。

只是,那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呢?在这种危急时刻,能有什么立竿见影的解决办法吗?高耀晋开始思索起来,尽管他也知道,要解决这种历史疑难杂症,并不容易。

“大人还请息怒啊——”这时又有几名游击将军和一名参将赶来了,见了二人的凄惨模样都是下跪求情的……就算这二人御下不严,可也不能看着把人给活活打死吧……

毕竟这样的情况,每人手下或多或少都有存在,那是不是今天把这二人打死了,明天就轮到把他们给打死了?

“你们都别劝我!我今天非得打死这二个王八羔子不可!”

不料贺世贤却是根本不听劝的,再加上喝了酒之后,手中的军棍那是挥舞的更加虎虎生风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心中的那股邪火发泄出来!

毕竟又有谁知道,为了主导沈阳防御,为了抵抗这次女真人入侵,他又承受了多少压力呢?

而被他这样一番行刑,那二员武将差点都没昏过去,贺世贤那是什么力气!高耀晋见了就是眉头一皱,办法可以稍后再想,现在必须站出来说两句了!

不然的话,他看看两个牛眼都已经涨红的贺世贤,这要是再不加以阻止的话,这两员武将真的会被活活打死的!并且就算把人打死了,就能解决逃亡问题了吗?恐怕并非如此。

而这时那几位武将规劝无效后,只能无奈的站了起来,虽然他们这时才看清,一个小小的总旗官,怎么会出现在总兵府里的?

不过既然他们劝不了贺世贤,现在看着似乎高耀晋和贺世贤还比较亲近,所以也只能向高耀晋递来求援的眼神了……看看高耀晋有没有办法了。

而高耀晋呢,此时已经想出了办法,他就是连忙道:“启禀总兵大人,卑职有下情容禀——”

“怎么?你也要替这两个混蛋求情?”贺世贤就是眼神不善的看向了他。

“非也非也!”高耀晋却是神情自若的道:“卑职岂敢质疑总兵大人的决定!卑职只是要告知大人,改良式火药已经做成了——”

面对正在气头上的贺世贤,高耀晋怎么会傻乎乎的直接求情呢?那样只会火上浇油!他而是来了个声东击西,先转移贺世贤的注意力。

果然,听见这个他非常重视的事情,贺世贤果然就放下了手中的军棍,惊讶的看着高耀晋道:“好小子,你不是才去了一天么?就已经做成了?你不会是和这两个驴球子一样,都是诓骗本镇的吧?”

贺世贤虽然情绪已近失控,可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而且像他这种从军一辈子的大将,对于军器局是什么德行那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正因为如此,才会只感觉此事不可思议了……

而高耀晋听了就是一笑,不过还没等他说出具体实情呢,这时那位刚刚领走了火药的贺海平贺千总,已经从内丁营返回复命了。

所以他听见贺世贤问到此事,这位内丁千总就是眼神复杂的看了高耀晋一眼后,然后上前禀报道:“启禀总兵大人,高总旗所言不虚,他确实已经做出来了!并且还做得很好。”

“卑职就在刚才,已经在火药作坊提到了三百斤改良式火药!并且交付给内丁营试用之后,效果也很好——和当日试验结果别无二致。并且最重要的是,这么高的产量,还仅仅只是小半天的产量。”

“什么?好小子有你的!本镇果然没看错你!”而贺世贤听了之后那真是又惊又喜啊!甚至接下来都是开心的哈哈大笑啊!那原本因为暴怒而变得扭曲的脸上,都是重新恢复了自然呀……

什么叫做及时雨?这就叫做及时雨!这种意想不到的好消息,这种在危急时刻到来的好消息,对于当下的严峻形势来说,那就帮助太大了呀!

甚至对于稳定军心都有大用!什么叫做久旱逢甘露,不外如是。

所以贺世贤听闻之后,再看看那二个都已经被打得差点昏迷,可依旧跪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的二员武将,心中更是感慨万分:“哎——要是这些混蛋都能像你这样能干,本镇那该少操多少心!”

这句话高耀晋就不敢接口了——这个时候居功是要惹人恨的!

不过看看贺世贤此刻怒气消散了不少,好感度爆棚,高耀晋就是先提及了他此次前来的用意……也就是先申请一些银两的支持,寻求物资支援来了。至于求情的事情,还可以再放一放。

听见高耀晋申请拨下一些银两来激励匠户,以便更好的生产改良式火药,贺世贤那是想都不想的就答应了。

甚至他在欢喜之下,还大手一挥直接授予了高耀晋特殊权限——也就是以后高耀晋但凡有银子方面的需要,三百两之内不必向他禀报!凭他高耀晋刷这张脸,就可以直接到总兵府账房支取!

而这个支持力度就很大了。要知道总兵府之所以具有权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掌握了俸禄的发放——沈阳城七万明军的俸禄都要经过总兵府点头批准,才能发放的。

并且任何支出只要超过五百两,必须报由他知晓,得到他本人批准后才能发放的。

可是现在呢?

如此重要的财权居然下放给了一个小小的总旗官?还是直接放权到了三百两?三百两之内不必向他禀报?这样的支持力度……

感受着周围那些武将们羡慕的眼神,高耀晋却并无任何自得之色……他如今这样卖命做事,可不是为了邀功请赏的。

当然如果能借此东风,顺便救下那二员武将,避免挫伤士气的事情发生,那还是可以的。

所以在禀告了火药一事,看见贺世贤心情好了很多,一张大脸也不像刚才那样要吃人似的,高耀晋这才道:“总兵大人,事到如今卑职要斗胆进上一言了——”

说着他就是指了指依然直挺挺跪着的那两位武将道:“这两位大人御下不严,责罚他们理所应当,可问题是就算把这两位大人都打死了,就能从源头上解决逃亡问题吗?恐怕并非如此。”

“那你说该怎么办?”贺世贤就是没好气的道,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是……面对接连给他带来巨大惊喜的高耀晋,他的语气都已经变得和蔼很多,甚至都带上了几分期盼之色。

毕竟贺世贤再怎么没有谋略,还爱喝酒误事,也知道这样一味责罚大将不是什么办法。可问题是以他这样只配做一员先锋大将的智慧,也找不到什么好法子呀,所以也只能行此下策了。

可是现在呢?连续给他带来惊喜的高耀晋,貌似有解决的办法,他自然是要听上一听了。

而高耀晋看见贺世贤果然听进去了他的劝解,正眼巴巴的等他说出下文呢。

高耀晋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认真想了一下才道:“总兵大人,对于如何解决逃亡一事,卑职确实有一些想法。”

“但是你也知道,此事属于老大难问题,还是历史遗留问题,所以想要彻底解决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卑职需要一间静室,好好想一想之后才能回复你。”

“当然卑职可以在此保证,到时候卑职提出的办法,绝对能够有效解决逃兵问题!绝对能有效解决这个当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我沈阳稳定的军心民心!”

“什么?你还真有办法?”贺世贤听了之后眼睛都亮了!要知道班军战力低下,所以一旦遇到强敌就容易逃亡成风,这个老大难问题他想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可是现在呢?这要是高家小子真能解决的话,那对于接下来的大战帮助之大……

只是此事实在关系重大,并且这个问题,历史上无数先贤前辈都无法解决,而现在就可以吗?

所以看着高耀晋那张年轻的过份的脸,甚至脸上胡子都没长几根的稚嫩模样……贺世贤就是追问道:“如此敢立军令状?”

“敢立军令状!”

“好!”

“好好好!”贺世贤听了那叫一个激动啊……不愧是名门之后!硬是要得!

虽然他这会逼着高耀晋立下了军令状,可要是真的办不到的话,他也舍不得责罚他的。

可问题是,在这种众将云集的场合下,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下,依然敢于立下承诺,敢于立下军令状,这不正是有强大自信的体现吗!

所以说这难道真的有希望解决?而一旦此事成真的话……

甚至在看到了希望之后,贺世贤都兴奋的把军棍直接一扔,哪里还愿行刑啊……真有了解决的办法,还有必要行此无奈之举么?

不过高耀晋接着道:“当然要彻底解决逃兵一事,还需要大人另加配合。”

因为高耀晋很清楚,要想彻底解决逃兵问题,从源头上予以解决,这不仅是一个系统工程,并且还有一个受众问题。所以高耀晋又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

那就是等到他想出办法之后,希望贺世贤可以把沈阳城内所有千户以上的武将,足足有二百多员的,全部召集到总兵府开会,他要向这么多武将当面讲解!面授机宜!

因为高耀晋很清楚,就算有了能够鼓舞起士气的优秀战略,如果不能对掌握基层明军的那些武将当面讲述,那也没用。

并且逃亡问题归根结底来说,就是一个恢复信心的问题,就目前来说单单靠一个改良式火药的利好,并不能彻底稳定人心,所以必须找到其他更多的办法,来全面加以解决。

所以他到时候整理出来的办法,都能称之为一个战略。

是由逃亡事件这一点所引发的,进而升华到整个沈阳城的对敌战略,乃至升华到整个辽东的对敌战略层面……以点带面,着眼局部,落点全局。

并且他这套战略,还和一年前熊廷弼出任辽东经略,坐拥十八万精兵时所执行的战略又有不同,所以这么一套博大精深的战略,必须由他向当面每个基层武将传达,才能讲述清楚。

并且就高耀晋这个历史活地图来说,深知现在的沈阳正处于一个关键节点!而拨开历史迷雾仔细分析的话,可知如今的沈阳城还是大有机会的!

虽然总体来说形势不利,可是沈阳城并非没有希望!甚至只要把握好机会,树立起信心,希望还很大!

所以正因为如此,才要把这种战略,并由此而产生的信心普及下去!

甚至只有他一个人树立信心还不够!只有等到这些直接带兵的基层武官都整明白了!搞清楚了!具有战胜强敌的信心了!那么到了那时,逃兵问题自然而然也就解决了……

毕竟逃亡也是那些卫所军的无奈之举……真以为在这种冰天雪地里,做了逃兵被人人喊打,然后被朝廷通缉,每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是那么舒服的事情么?

“全依你的!”而贺世贤听了之后也是一口答应了。

召集全城武将前来总兵府开会,对高耀晋这个小小的总旗官来说属于奢望,属于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对贺世贤这个七万明军统帅来说,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随着这两人的对答,随着这番都可以决定沈阳城命运的对答,如此解决逃兵问题就以另一种方式展开了……

变成了要开一场动员会!变成高耀晋要开一场全军扩大会议!从思想上给全军扫盲!从根源上解决全军的思想问题!从根源上解决信心不足的问题。

当然高耀晋也很清楚,此事如此重大,甚至直接关系到沈阳安危,到时候他能否找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并且就算他找出了办法,能否获得那些征战了一辈子的武将的认可,这些都是未知数。

毕竟对那些久经战阵的武将们来说,那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说出来的办法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你如果只拿一些花里胡哨的理论来糊弄他们,看着很高大上,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只是纸上谈兵的话,那是根本糊弄不了他们的!反而只能收获他们的嘲笑!成为人生中一辈子的污点!

就好比已经被天下人骂惨的前辽东经略杨镐,此人嘴里各种军事理论一套一套,真上了战场就原形毕露!并且他还是两榜进士出身呢!

所以高耀晋这个小小的总旗官,无名之辈,接下来他究竟能否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做到近乎做不到的事情,众人都将拭目以待!

而不说在场众将复杂的眼神,单单那个内丁营贺千总而言,此刻看向高耀晋的眼神那是满满的不敢置信的……

区区一个七品总旗官,连武官都算不上的东西,现在不仅做出了性能卓异的火药,似乎听着还能解决老大难的逃兵问题的?

贺海平就实在想不通了……难道这是沈阳城气数未尽么?是汉人气数未尽么?

毕竟这些也太反常了,如果说做出改良式火药还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之后快速搞定火药作坊,还能算他是有管理方面的才能。

可如果连逃兵这种历史顽疾如果都有办法,都能从战略层面影响此次沈阳之战了,那此人的威胁程度看来还在预料之上!甚至有必要向主子汇报了……

虽然贺海平也很清楚,在如今全城戒严的情况下,那样做还是要冒一点风险的,万一被抓到的话……

所以在作出最终决定之前,他同样是要拭目以待的……如此老大难的问题,如此多少前辈先贤都不能解决的问题,他一个**臭未干的小娃娃究竟能不能解决?

并且以他内丁千总的身份,是完全有资格列席这次全军扩大会议的。

所以他到时候倒要看一看了,这个敢于立下军令状的小娃娃,这个敢于召开全军扩大会议的小娃娃,究竟能不能拿出什么好办法!他将拭目以待!

ps 所谓班军,就是指大明各地征发前来的卫所军,因为轮班前来边境戍守而谓之班军。

当然到了如今的天启年间,早年跟随太祖征战四方,骁勇善战的卫所军,早已经成了过去!

并且以大明在辽东连吃了这么多败仗,早先镇守辽东的精锐边军早就死得差不多了,所以如今防守沈阳城的七万明军中,班军占了绝大多数。

而所谓的战兵,可以看成是职业军人,因为明末的兵制纷呈繁杂,很是混乱,甚至同一时期大明南北两地的兵制都不一样。

例如戚继光的戚家军编制为12人为队,队有长,4队为哨,约52人。

而同年浙江巡抚赵炳然在其《海防兵粮疏》中制定的浙江兵制如下……5人为伍,2伍为什,3什为队,3队为哨(约102人)。所以同一时期的兵制都各出一门,所谓战兵自然也就五花八门了。

不过就一般来说,战兵大多是花钱从民间募来的精壮,例如戚家军就是此类,或者是从卫所军中挑选出来的精壮训练而成,属于职业军人。

并且不再种地,而是专职打仗,平时的月饷也要远高于卫所军,所以这样的战兵要比已经退化成农夫的卫所军来说,战力要强上不少。

3

第十一章 人心涣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