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山里红疑案>第十五章 鼠猫游戏因果原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鼠猫游戏因果原由

小说:山里红疑案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20/10/13 16:10:37

大概响动声大了,沙桐微微睁开眼,看了周小燕一眼,他敬佩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恒心和毅力,更敬佩她的智慧和胆略。周小燕是弱者生活在最基层的劳动者,要与强胜数百倍的对手较量无疑鸡蛋碰石头,但她明知自己弱者,仍要持之以恒百屈不挠坚持斗争,他的这种顽强斗志沙桐很感动。

“在警务室门前抛弃骷髅,你在和我玩游戏,去锦山庄园做毛贼怎么回事?”沙桐睡在梦里都在琢磨案件的来龙去脉。

周小燕笑笑:“你们警方查问锦山庄园八号别墅楼的房主了没有?”

“查了,是清流镇居民鮑春喜。”

“鮑春喜有经济能力在市区购买豪华别墅吗?她的社会关系你们警方比我了解。”

沙桐点点头。鮑春喜是清流镇一个角,她的关系比较复杂,和镇长关系密切,是陶二毛的老情人。黑白两道通吃,千丝万缕关系交织一起,说不清道不明。

“你也睡会儿,明天我们还有行动。”沙桐说。

沙桐化装扮一名山民,提前来到二号井不远处的工棚。提前踩点。路上遇见一名老矿工,他问矿上招工吗?老矿工说每天都在招,进进出出赶大集似的,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只管来,计件制多劳多得月底结账。

老人名叫老蔫告诉他,这里原是一片空旷山坳,自从开采出煤矿,家属拖儿带女拥挤到这里,煤矿出资搭建数十排简易窝棚,人口多了,小商小贩跟着兴起,久而久之变成矿工集散地。老人告诉他,进矿上班,这里是唯一进出口,必经之路。井口有招工处。

“听说十数年前,神矿发生一起大的矿难,罹难三十多名矿工?”沙桐问。

老人警觉望望四周:

“这话可不许问,神矿最忌讳提这事,耳目多,要是有人汇报上去,准的撵滚蛋。”老蔫掏出一盒劣质香烟点着。“时间长了这里的年轻人不知道那场矿难,老人们死的死,走的走,剩下几个也不敢多嘴。听说有一罹难旷工老周的女儿在不停的告状,鸡蛋碰石头不会有好结果。一小女子能跟矿主斗吗,依我看头破血流白忙活。”

“你老知道那场矿难吗?”沙桐追问。

“老人都知道,家属都来到矿上闹事,陶二毛陈黑牛恐吓加收买,才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矿上明令禁止不许任何人谈论矿难那事。”

“矿难的现场还能找到吗?”

“听说是瓦斯爆炸,三十多名矿工正在作业,陶老板不顾矿工死活,下令封井,如果连锁爆炸,别的矿井都会损坏,神矿倾家荡产。”

“为了自己利益,就让三十多条性命白白死掉?”

“凯丰公司兼并,转手一过 ,轻松赚到上亿。”

两人在低声私聊着,沙桐两只眼不停注视过往行人。时间临近上班的矿工陆续到来,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有一个青年旷工夹在中间,武装整齐,矿工帽压得很低遮住半边脸,沙桐还是认出周小燕,他高喊一声“喂!”,随着话音周小燕窜到跟前。

“你怎么到这儿了?”周小燕不解问。

“提前探访,了解情况。”沙桐说。

“矿山防护森严,井口专人检查,混下矿井不容易。好在陈黑牛被镇上的姑妈春喜叫去帮忙。”周小燕说。“下面看你的。”

“请老蔫帮忙。”沙桐回到老蔫家,塞给老蔫几张大票。“请老爹带我下矿井。”老蔫接过钞票看看,那是一个星期的劳动工资。

“你不是报名当矿工吗,井口签个名就行,不用花钱请我帮忙。”老蔫推辞。

“先下矿井看看,条件好留下干,条件不好不声不响走人。”沙桐说。

“这样也对,来去自由,省去许多麻烦。首先身份证不能交给他们,被他们骗取,人身不得自由。”老蔫理解沙桐道心情。

“我在井底等你。”周小燕说着,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老蔫拿出一套破旧工作服让他换上。

上班高峰过去,老蔫带着沙桐走到矿井口,检查员大声嚷着:“还有五分钟,最后一笼。”老蔫急忙跳上罐笼。”沙桐尾随。

检查员说:“这位小兄弟面生,没见过。”

老蔫说:“家门侄子,刚来上班。”

十几个人经过安保检查登满罐笼,开卷扬机的女工锁上罐笼门按动按钮,罐笼徐徐下降直达八百米地下深处。

周小燕不知从哪里钻出来,

沙桐和老蔫告别,周小燕拉住沙桐猫腰前行,路越往前走越黑,地面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时而是排水沟,时而是稀泥,头顶时而是钢梁,时而是木柱。有一段路需要弯腰行走或是匍匐前行。黑咕隆咚的巷道只有微弱的矿灯照明,面对面说话只能看到白白的牙齿和眼白。有人把守的地方出现两扇大门,一个出风口,一个进风口。井下有首顺口溜:“风是窑的命,水是窑的病,管好风和水,矿井得安宁。”巷道越走越窄,先是弯下腰向前挪动,再后来只有伏下身子运用手臂的力量向前爬行。就这样先走一千多米的大巷,爬上三百米的轨道上山,走下七百四十一节台阶,来到尽头。

周小燕说:“到了。”

然后拿起一把镐头拼命挖开被掩埋的洞口,不多一会,一处令人毛骨悚然的场面出现在沙桐眼前:洞口里面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尸骨。周小燕说这就是当年外人传说的矿难现场。

沙桐惊讶:“死了这么多旷工……”

周小燕说:“三十多具。他们为了保住矿井,不顾三十多条性命,依然下令封井,导致三十多名旷工窒息而亡。十多年了,尸体变成白骨,心寒啊。这其中有我的父亲。”

沙桐问:“你怎么知道的?”

周小燕说:“是老矿工们告诉俺的。”

周小燕声音哽咽,许久,在一块矸石上坐下,清清嗓子,说起她老鼠挑衅猫的游戏。

自从她懂事觉得父亲无辜消失感到惊奇,初中毕业后这种感受特别强烈,有时经常梦见父亲那张模糊的面孔在向她呼救,喊叫着他死的冤枉,做一名孤魂野鬼,四处凄凉的游荡。她追问母亲,父亲什么原因久久没有回家。母亲吱吱呜呜有意回避,不愿撕开哪久治未愈的伤口。一些熟悉的工友叔叔风言风语传到她的耳中,说父亲死于一场矿难,哪是一场瓦斯,由于浓度超标数值上百倍,三十多名旷工昏迷在采煤区,陶二毛请示陶天明,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冒险救人,瓦斯爆炸随时都有可能,井毁人亡:二是封井,牺牲三十多条旷工性命,保住矿井不至于毁灭性的破坏。陶天明凶声恶气说,这还要我教你吗。

陶二毛心领神会,命令封死井口,三十多名矿工顷刻间做了冤魂屈鬼。善后工作他们采取恐吓加威胁的卑鄙手段,私了。每个死亡的旷工赔偿两万元,外加五千元的封口费。谁要不愿领取赔偿费,陈黑牛带着一批打手就会深夜登门,威胁恐吓,搅闹的你家老少三代不得安宁。周小燕的母亲枣花带头妥协,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男人死了,她可以再找,先领了二万五千元进腰包。枣花带头领取补偿费像是掘开了河堤,汹涌的河水锐不可当一泻千里。后面的人不敢不效仿依做。有几户要据理争辩,几个小痞子冲进她们家,刀枪棍棒威胁,谁敢不签字画押先丢胳膊再丢腿。

那时周小燕不满十岁,不明就里,但她看见家庭混乱,一批批人进进出出。母亲告诉她父亲以后不能再送她去清流镇上学了,他被矿山安排一趟外差。这一趟外差时间很长,转眼十年。周小燕感到蹊跷,也隐隐听到真情,父亲矿难中死去。至于怎么死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道听途说只言片语让她感觉到蹊跷,在她初中毕业的时候,母亲又无声无息离家出走,据说与老相好一起私奔。孤苦伶仃的周小燕独自艰难为生。父亲生前一位要好的同事告诉她父亲失踪的真情,那时她就萌生出**告状的念头。她写好状纸,打印数十份,分发到县市有关部门,投诉书像雪花一样飞出,结果杳无音信无影无踪。好心人指点迷津,**告状一定要有充足的证据,否则徒劳无益白忙一场。周小燕有心机,她女扮男装,混进采煤工,四处打听父亲死亡的那次矿难。难情在她的脑海渐渐清晰,有了踪迹追寻图。她首先找到那口被封死的采煤巷道,别人上班采煤赚钱,她上班一镐一铲挖掘封冻的矿碴。整整一个月,洞口挖开了,她在作业掌子面发现成堆横七竖八的尸骨。证据找了,她惊喜若狂。连夜将材料修改补充,再打印数十份送往有关部门。一石激起千层浪,谯城炸锅了。市委市政府成立调查组深入神矿调查十年前的那场矿难。陶天明持反对意见,他的理由,**之初,一切都处于混乱之中,眼光要往前看,十多年之后一切都步如正轨,没有必要再揭开伤疤重新治疗。如果听见几只苍蝇蚊子的叫唤,不厌其烦捣腾拾芝麻丢西瓜,得不偿失。过去成为历史,翻过一页展望未来,**十多年功大于过。任副市长定下调子谁也不敢反驳,一言九鼎压住那场矿难,就这样陶天明上下活动,被他轻而易举按下去。随着时间推移,十多年了,被人们渐渐淡忘。周小燕没有遗忘,她也不会遗忘,父亲活生生的一条性命植根于她的脑海,他经常梦见父亲,与他对话,他要求女儿为他申诉冤情,还原真相惩罚凶手,给三十多条性命给予公道。

这时沙桐警官进入她的视野,年轻有为,执法公正,属于公安战线的佼佼者。被群众颂称沙桐神探。她决定与他玩一场老鼠挑衅猫的游戏。恰巧沙桐被安排到清流镇当片儿警,于是出现“8·13”骷髅案恶作剧的场面。

“那具骷髅是矿难中的遗骨吗?”沙桐问。

周小燕点点头。:“往事如烟,渐渐淡忘。要不是父亲托梦给我,也记不清那场矿难。打蛇要打七寸,不把朱陶天明扳到,那场特大矿难永远不会告白天下,三十多名旷工的性命要永远沉睡在八百米深处。俺了解景山庄园八号别墅楼,是开发商陶天明以鮑春喜的名义买下,其中一定有猫腻。俺不止一次做梁上君子光顾他的住所,并拍下照片。”

沙桐用手机拍下矿难现场视频。

0

第十五章 鼠猫游戏因果原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