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山里红疑案>第二十章 丁晓慧怀疑杀夫霸妻夺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丁晓慧怀疑杀夫霸妻夺子

小说:山里红疑案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20/10/26 16:18:57

工作重要,沙桐的亲事也不能小觑。我尽量多做些工作,留些时间给沙桐,鼓励他乘胜追击,争取短时间把李莉追到手木已成舟。沙桐似乎对李莉不感兴趣,李莉电话他不接,李莉来清流镇派出所他不欢迎,明确无误地说影响他的工作。这是什么话,爱情热恋如胶似漆,注意点影响就是。鼠猫游戏虽然找到第一现场,周小燕采取抽丝剥茧引君入瓮,把她信得过警官沙桐,带到现场录下视频。周小燕仍不放心将现场视频录制备份自己保管,出庭做证那天她能亲手交给法官。

夜长梦多她不得不防。

山里红案件不是单纯谋杀案,牵涉面广,需要耐心细致侦破,拿出铁的证据。火爆性子吃不了热稀饭,短时间破不了。我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我劝沙桐做好两手打算。对李莉要热情些,冷了女孩子心后悔莫及。沙桐听不进我的话,反其道而行之,反而对丁晓慧十分兴趣。死皮赖脸要求柳姐安排他和丁晓慧再见一面。柳姐说你们不是互留下电话,师傅领进门修行靠本人。沙桐说打过无数次电话她都不接。柳叶眉说亏你还是神探,电话不接,不会主动找上门。

沙桐决定不请自到,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轻而易举找到丁晓慧的住处。

丁晓慧见到沙桐大吃一惊。

“你怎么来了?”

“你不愿见面,我不会主动上门。”

“住址没告诉别人,你怎么摸到的?”

“别忘了我是侦察员。”沙桐笑着说。他见丁晓慧双手把住门,耸耸肩。“到门口了,还不准进家。”

丁晓慧犹豫一会,闪身一边。

沙桐走进丁晓慧的家,他惊呆了。小家十分简陋,干净整洁,墙上挂着一张男青年的遗像。怀里抱着婴儿“看清楚了吗,这就是我的现状。”丁晓慧冷冷地说。

沙桐顿时蒙了,丁晓慧结过婚,还有个儿子?他呆愣发怔。

“你有家庭,一个单位的柳姐也不知道。”沙桐问。

“公司体大人多,大楼里上班好几百人。平时很少来往,我又休假一年多。”丁晓慧脸红了,歉意说。“我不是欺骗你,而是有些事不好明说。柳姐又是那样人……”

沙桐理解。

“我们关系虽好,这一切我都瞒着她,包括结婚生孩子。”她轻声细语说。“我们是同事,不是闺蜜。单位人多嘴杂,应该保持一段距离。她说要给我介绍对象,人家是好心,我没办法回绝只能默许。结果遇到你这痴情的。”

她狡黠笑笑。

沙桐也说实话:“我来找你,不光是谈对象,而是大半想了解一些情况。”

丁晓慧嘘一声,笑说:“沙警官的眼光不会低劣,看中的女孩子定是百里挑一。”

沙桐瞅视一眼墙上的全家福。

“你的爱人……”他问。

“一个星期前车祸。”她眼圈红了。

沙桐心情沉重,对丁晓慧无限的同情,年纪轻轻就守寡,拖带个孩子不易。

“你可以走了。”她说。“对不起,公司的情况我没心思谈。”

她下逐客令。

沙桐如意算盘没法打了,他想通过处朋友,从丁晓慧口中了解公司内部一些情况,包括陶天明卢丽雅……她虽不是高层领导,也是核心人物。成天伴随着卢丽雅陶天明,内部机密多少知道些。家庭突遭横祸,工作无法进行,另换话题。

短短几句对话,他看出丁晓慧外表纤弱文静,内心却是个刚强的女人。

“你们是同学?”他指指墙上遗像。

“大学里同班同学。”她回答,突然问。“请教你一个问题,上班路上人流如织,为什么单单他遇车祸,是巧合还是预谋?”

沙桐听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有仇人吗?”沙桐问。

丁晓慧摇摇头。

“没有杀父之仇,不会有人谋杀。车祸谁的责任?”

“交警处理,小汽车急速转弯,电瓶车侧面驶来,小汽车闯红灯负全部责任。”

“纯属交通事故,不要胡思乱想。”沙桐劝慰几句走了。

那天交警处理结论也是这样,丁晓慧心里总是神经兮兮。自行车道上那么多上班客,十字路口,一辆小气车从侧面冲来,为什么单单撞到顾宁。不会那么巧合,一定有人预谋。设陷她家破人亡。她第一时间想到陶天明,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什么事干不出来?她联想到前段时间,夺子大战。

陶天明感觉良好,一口咬定男孩是他的种。

丁晓慧否定:“我的孩子还能不知道,他姓顾,是顾宁的骨血。”

“是谁的孩子不重要,我要收养他,认他做干儿子。我会给他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陶天明耍起横。

“你想的倒美,你问问顾宁同意吗?”丁晓慧斩金截铁回答。

亲子鉴定,浩浩确定是他的儿子不可置疑。陶天明更加关爱备至。他要求保姆买进口奶粉,进口婴儿用品。

鲁丽雅郑重告诉陶天明,自己已经没有生殖能力,即使和他结婚这一生不会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他顿时傻了眼。他以为她骗他,鲁丽雅一本正经说:“和艾迪在一起的时候,巨大的**不仅伤害了她,而且还让她服一种药,说是避孕药,其实是绝育药。分手时他歇斯底里说出真相,你以为还是女人嘛,你成了一只不能下蛋的鸡,以后不会有人娶你的。”

她悲痛欲绝,每每想到这些撕心裂肺。

他陪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准确无误。

陶天明绝望,家产只能有几个女婿瓜分。

就在这时,丁晓慧生下一个男孩,亲子鉴定是他的种。可谓春天损失,秋季补收。苍天有眼,陶家没有断子绝后。陶天明主动提出认干儿子,这样他可以堂而皇之进出丁晓慧的家,顾宁也不会尴尬。

是老天有意作弄她,还是天生命苦。正应那句老话:好人无长寿,坏人活千年。一场车祸夺去他年轻的生命。她心里始终犯嘀咕,事情不会那么巧合,一定有人预谋,要杀害她的男人。她想到陶天明,杀夫霸妻夺子。

陶天明又带着鲁丽雅和她,出去消遣。在一家星级酒店,陶天明点了一桌山珍海味,款待鲁丽雅,感谢她运筹帷幄忙活大半年,凯丰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市值一下翻了六番。鲁丽雅那张瓷白的脸,阴沉冷漠。陶天明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围着她的身边百般撩逗,依然没有一丝笑容。

“香港A股上市,鲁总劳苦功高。今晚小酌,后续事情安顿好,你带小慧和孩子去西欧休假疗养。”

鲁丽雅朝他翻下白眼,嗤之以鼻。

“公司给你配股”陶天明明白她的心思。

“文件说话。”鲁丽雅说。

陶天明从皮包掏出三分空白合同,鲁丽雅接过认真看了,双方签字画押。鲁丽雅脸上才多阴转晴。

兴奋之下,鲁丽雅频频端杯,大有一醉方休气势。丁晓慧也跟着起哄。

“公司飞黄腾达,我作为一名职工由衷高兴,借花献佛敬陶总三杯。”

丁晓慧第一次敬酒,陶天明惊喜。三杯酒摞起,喝个叠罗汉。鲁丽雅见陶天明酒兴大作,要求他也喝叠罗汉。就这样两个女人,把陶天明灌得酩酊大醉。

鲁丽雅叫丁晓慧开个房间,扶陶天明休息。

自己雇代驾回家。

陶天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宾馆,丁晓慧躺在沙发。他咳嗽一声,丁晓慧起身,她为陶天明冲杯咖啡,亲热倒在他的怀中。

“这会放心睡在你身边。”丁晓慧撒娇。“男人走了无拘无束,能全身心的照顾你。”

“经济问题不用考虑,我通知财务,每月按时把费用打进你的银行卡。”陶天明嘬口咖啡,接说。“那套房子不吉利,我再给你娘儿俩,买套避静三居室套房,另雇个专职保姆,以后我去你那儿也方便。”

“你想要的这种生活,终于实现了。”丁晓慧嬉笑说。“既有事业夫人,还有生育婆子,两全其美。”

“不要把话说的那么难听,鲁丽雅是生意上的战略伙伴,你才是真正的夫人,为我生育抚养儿子。皇帝三宫六院,母以子为贵,你是理所当然的正宫。”

“正宫徒有虚名,公司里有股份吗?”她调侃。

“浩浩是合法继承人,日后整个公司都是他的,没人与他争。”陶天明在她脸蛋亲一口。

“浩浩是顾宁的骨血,名不正言不顺。”她说。“你不在时鹿死谁手难说。”

“我做过亲子鉴定,不用质疑,我再留一份遗书。”

“你瞒着我做过亲子鉴定?”

他笑着点点头。

“顾宁疑疑忽忽,追问我几次,都被我坚决否定。”她说。“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顾宁已经听到风声,决定离开我,去寻找属于他自己的爱情和幸福。小汽车司机够狠的,侧面猛撞过来。我一想到顾宁满身是血那惨状,心里永远不好受。”

“顾宁愿意离开你?”他惊讶问。

“孩子不是他的,我又是这样半人半鬼,做老板的情妇。是男人谁承受的了,绿帽子也会把他压死。”

“他早些时间提出与你离婚就好了。”

“有什么好的,事情慢慢发酵,他要调查落实,观察我的行动。他是爱我的,舍不得轻易丢掉。”她声音哽咽,落下眼泪。“我也爱他,他毕竟是我男人,依附终身。这种半人半鬼的生活我过够了。”

她小鸟依人躺在他的怀里,他动情亲吻她。

“你搬进新家,我会全程陪伴你。”他表态。“你知道鲁丽雅当初为什么选你做秘书?”

丁晓慧怔怔望着他。

“有恐男症,不许男人近身,也不能生孩子,图有一副好皮囊。她选你做她的替身,结婚后,她做名义夫人,你做生活夫人,我们三人共同组成家庭。”

“我要是不愿承受这种**呢?”

“所以她百般怂恿你,生米做成熟饭。”

“我的男人是多余的,世上容纳不了他?”她怒目盯视着他。

“不要多想,造成死亡是天意。”陶天明转移话题。她从一刹那面部表情,看出其中一定有奥秘。凭着女人的本能,她断定陶天明就是幕后的凶手。

进一步落实,她需要可靠的佐证。

“鲁丽雅人面兽心,我早看出她的狠毒。”

“不要这样想,你们要像姊妹一样,一生在一起生活。笼罩阴影,会产生隔膜。”

“她残害我的男人,我会对她好感吗?”

“表面冷漠,内心善良。她没有那么狠毒。”他为她开脱。

事情昭然若揭,再清楚不过。

丁晓慧有谋杀嫌疑。

0

第二十章 丁晓慧怀疑杀夫霸妻夺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