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山里红疑案>第三十章 案情反转神秘人物出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案情反转神秘人物出现

小说:山里红疑案 作者:徐舟 更新时间:2020/11/23 15:47:28

这场武力争斗在我预料之中,案件迟迟不能破获,陶天明的死因没有查清楚。大楼里两股势力暗中较劲。王大凤陶二毛直接冲进财务部,从出纳会计的抽屉里,抢走公司财务章和陶天明的法人私章,防止鲁丽雅资金转移。鲁丽雅报警,巡警赶到,问清情况。不像报案人说的那么严重,基本属于家庭内部纠纷。对王大凤陶二毛的鲁莽行为严厉批评,不了了之。

王大凤陶二毛控制了财务,还不满意,要将鲁丽雅赶出大楼,以解心头大恨。

我们赶到凯丰大楼,王大凤陶二毛带着沾亲带故的工友要冲进大楼,鲁丽雅指挥着保安守护大楼,不让工人前行一步。

王大凤见到我们,恶人先告状。

“你们来得正好,鲁丽雅趁着陶天明尸骨未寒,把公司里的资金暗中转移打进自己的账户里。凯丰公司只剩下这座大楼空壳子。”王大凤满脸凶气,直指鲁丽雅大骂。

“陶天明死了,我还是总经理,有权安排公司正常经营活动。你们武力干预,是违法的。”鲁丽雅一张瓷白的脸气得通红。

我走上前劝解。

“案件还没有侦破,你们这样妨碍公务,我有权将你们拘留。”我厉声警告。

王大凤萎缩。

“俺们担心那**人将资金转移,不得已而为之。”

“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要相信公安,会给你们满意解答。”我先把王大凤镇住,再解释。“上市公司有一套规范的财务制度,谁人都不能非法动用公司里一分钱,包括鲁丽雅。”

我把双方领头人邀进会议室,坐下来解决问题,其余人解散。

鲁丽雅摆出自己的意见。

“董事长不在了,公司还要正常运转。在这关键时刻,总经理更应该挑起重担,不然对不起那么多的股民。再说因其公司受到损失,我这总经理要承担法律责任。”鲁丽雅理直气壮。“至于是否解聘总经理,你我说了都不算,要召开董事会,履行程序。”

王大凤眨巴眼,摆地摊子混街头她是**,对上市公司程序章程一窍不通。

“俺对你不放心。从进公司那一天,你就心怀鬼胎。先迷住陶天明,再顶替俺,坐上陶夫人的宝座。”王大凤怒不可遏,指着鲁丽雅大骂。“读书人心机多,怂恿陶天明用一张空头支票,骗去离婚证。你就是凶手,谋杀陶天明真正的凶手。”

鲁丽雅是海归读书人,那经过这场面,气的颤抖。

“蛮横无理血口喷人,上市公司是股民的,不是陶家独有。”鲁丽雅颤抖说。“我看你最恨陶天明,有谋杀的嫌疑。”

陶二毛一听这话恼怒。

“俺们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怎么转眼变成公有的,一定是你从中捣鬼。现在你就滚蛋,滚出这栋大楼。”

“你没这个权利。”鲁丽雅回答。

“大哥不在,大嫂和我就是陶氏公司的当家人。”陶二毛穷凶极恶。

“你们这样无休止争吵,能解决问题吗。”沙桐把桌子一拍,镇住双方。“法治社会,一切依法行事。”

“她当总经理,掌管公司业务俺不放心。”王大凤耍起无赖。“公司要被她掏空的。”

“银监会来人监察督办,你们应该相信他们。”

沙桐费了许多口舌,双方才妥协。

我劝说陶莉该露面的时候,凯丰公司需要你,稳住阵脚,山里红疑案才能顺利告破。

海外留学十数年,从没谋面的大女儿突然从天而降,站在母亲面前,王大凤不认识。好奇问你找谁?

陶莉说:“妈妈不认识我了,我是莉儿。”

王大凤揉揉眼睛,仔细瞅视一会,方看出少儿时的雏影。不相信问:“你真的是莉儿。”

陶莉点点头:“我是陶莉。”

王大凤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在她身上拼命地捶打。

“给你多少次电话,催你回国,咋现在才回来。陶家遭遇灭顶之灾,你爸死了,陶家的财产,被那个狐狸精抢占。”

陶莉闷不做声,等到王大风发泄完才说。

“其实两年前我已经回国,你打电话说凯丰公司来个海归狐狸精,担任总经理,独揽大权。我也感觉不对味,改名换姓,当一名记者,暗中监视。父亲突然死亡,问题严重,这段时间协助公安深入调查。”

“有眉目了,狐狸精怎么谋杀你父亲的,什么时候能将狐狸精抓起来?”王大凤迫不急待问。

“事情复杂,不是你们想象那么简单。公安正在深入细致调查。”陶莉劝慰。

“我看那个姓沙的警官嘴上无毛做事不牢,八成给狐狸精美色迷住,说话总是向着她。我提供证据,狐狸精是凶手。姓沙和姓赵的两位警官,迟迟不愿抓人。”王大凤对警察不作为,咬牙切齿。

“你提供那是表面现象,出于猜忌,不能算作证据。警察抓人要有证据。”陶莉解释。

“刚到家就替狐狸精说话,你想气死老妈。”王大凤有流下眼泪。“创业多么艰难,我和那个死鬼拼搏半辈子挣下这份家业,玩几个女人也罢了,我睁只眼闭只眼随他的去。胆子越来越大,竟敢找个海外留学的洋货,美其名曰招聘人才。他是嫌弃我,喜新厌旧。要给你找晚妈。”

陶莉生气。

“越说越不上套,你要这样胡说八道,我去报社公寓住,永远不回家。”陶莉严厉说

“莉儿不能这样,妈是苦命的人,年轻时创业生孩子,好不容易把你们一个个拉大。你们是妈的精神支柱。搬回来好好陪妈。”

陶莉看着心酸,母亲确实老了,腰弯佝背老太龙钟。强忍着眼眶里的眼泪,她不愿在母亲面前伤感加重母亲的负担。

停顿一会,母亲情绪稳定。

“父亲尸体未凉,案件未破。前庭打擂后院起火,你叔你姑开始闹包子,要求分家产。”王大凤转移话题。“案件破了,家产也不能分,你是理所当然继承人,凯丰公司的当家人。

陶莉无语。

“叫我说你们什么好,让外人笑掉牙,凶手没落网,闹起分家产。人性泯灭畜生不如。”陶莉忍不住骂起。

“你叔你姑,没一个好东西。她两从公司捞取多少好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王大凤数落。“你回来先把公司里事掌管起来。”

陶莉说:“我没那闲心,配合沙警官赵警官找出谋杀父亲的凶手。”

娘儿俩说着话陶二毛和陶敏两口子走进来。

“大嫂想好没有,家产分了,比落到狐狸精手里被她独吞好,三家三七二是一。神山煤矿归我,机械厂归陶敏,总公司办公大楼归大嫂。”

“董事长的死因没查明,案件没侦破,你们闹起分家,能对起你们的大哥大嫂吗。”陶莉忍不住吼起。

大家这才发现,大嫂家中有客人。齐声问:

“你是谁,干预陶氏家族的事?”

“她是陶莉,凯丰集团合法的继承人。刚从国外学成归来。”王大风介绍。

众人惊呆,忍不住多瞅几眼。

陶莉和少儿长相差别天壤,在家时的少儿陶莉精瘦单薄,犹如一朵没展开花蕾。天真纯洁,幼稚可爱。王大凤经常说,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会说,这家大人舍不得给孩子补充营养,吃饭怕碗响,严重营养不良。冤枉我们了。咱家不算大款,家产万贯,衣食住行还是绰绰有余,吃饭不调和,鸡鱼肉蛋顿顿少不了,恨不得孩子嘴小。大丫头从小挑精拣肥,比猫儿强不到哪里。

站在面前的陶莉,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像一朵绽开的水上芙蓉,美不胜收。

“莉儿,姑没记错,今年二十五吧,女孩子二十五花咕嘟,正是花朵怒放,美不胜收。有男朋友吗。”小姑陶敏可敬可亲,拉住她的手殷勤奉承。

陶二毛也凑上前,赞美一方。

“莉儿要是早两年学成归来,大哥也不会引进那个狐狸精。莉儿掌舵,咱陶氏公司也不会出那么多幺蛾子,大哥也不至于送命。”陶二毛假惺惺落两滴泪。

“你们不约而同一阵来看望大嫂,有事商讨吧。”陶莉问。

“没有没有,大嫂一人孤苦伶仃好可怜,姊妹们应该来看望。”陶二毛会说话表情。

“咱妈说了,国一日不可无君,家一日不可无主。你们不请自到,正好与你们通报,按照《公司法》章程,陶天明的大女儿陶莉是凯丰集团公司唯一合法继承人。明天召开董事会宣布继任,开始上班主持工作。”

客厅一下沉默,静的连呼吸声都听得清楚。

陶莉瞥眼看见陶敏的男人彪子用胳膊碰碰陶二毛,示意来时不是这回事,临时变味,赶快说明来意。二毛咳嗽两声,没敢说话。彪子忍耐不住。

“来时二哥和咱们商量分家产的事,没想到大姑娘学成归国。大嫂咋能没和大伙商讨,就将她扶上宝座,做起凯丰公司的掌门人?”

“她不做掌门人,难道是你。”王大凤平时最看不起彪子。

彪子典型街头头混混,从小父母双亡,天不管地不收,吃百家饭长大。打架闹事无恶不作。邻居恨透他。陶敏在他家附近不远处小学上学,一天彪子拦住她,要钱买烟。陶敏说没钱。彪子说明天带来。陶敏说家穷没钱。彪子说,你哥嫂做生意向他们要。一次得手,彪子视她财神爷。陶敏不记恨,反而和他成为好朋友。有彪子保护,陶敏反而安全,别的野孩子谁也不敢欺负她,背后称她彪嫂子。结婚后,彪子吃软饭,虽然打架闹事无法无天,脱缰野马一般。但他对陶敏百依百顺,匍匐在地。陶二毛更是拿他当枪使。

“江山大家打的,大姑娘留学归来没出一份力,不声不响就当起凯丰掌门人合理吗?”彪子说出二毛想说的话。

“彪子的话有一定道理,大姑娘上位,董事会起码要开个会举手表决。”陶二毛帮腔。

“父业子承,血缘关系。中国列朝列代天经地义。”王大凤暴怒。

“莉儿是女孩,要是儿子无可厚非。”陶二毛强词夺理。

“新社会新国家,男女平等。你还搬旧社会那一套。”王大凤责骂。

“走下程序也无妨。”陶敏敲边鼓,赞成。

“一群没良心的畜生,当初俺向你大哥说多少好话。看你们可怜,在社会上散混没饭吃,好心收留你们,现在成了白眼狼,你们大哥刚死闹起分家产。大嫂在一天,你们美梦不会成真。”

“没记错的话,大嫂已经离婚了吧,离婚协议书大哥已经签过字,木已成舟。尊重一句,还喊你大嫂,其实前大嫂。”陶二毛撕破脸破。

王大凤性格刚强,一听这话,只觉得心慌气短,一口气不上来,晕倒在地。陶莉一面人工呼吸,一面呼救护车。

陶二毛陶敏和彪子偷偷溜走。

董事会如期召开王大凤以陶天明的夫人作为召集人。参加会议不仅有董事监懂,还邀请鲁丽雅沙桐赵警官列席参加。

前一天,她和陶二毛大吵一架。陶二毛的理由,既然离婚协议签字生效,即不是合法妻子,没权代表凯丰公司法人陶天明,主持股东大会。王大凤申辩,协议书属合同,一千万元没到账,法院也没有宣判,仍是陶天明合法妻子,有权主持股东大会。两人争执不下互不相让,请来公司法律顾问。秦律师搬出《公司法》《继承法》,多部法律,得出结论,第一继承人,应为嫡系子女。《合伙企业法》第50条规定合伙人去世后其继承人可以继承其在合伙中所享有的合伙份额,但必须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之一,取得全体合伙人的同意或者协议中有关于财产份额继承的规定。陶莉理所当然属于第一继承人。

陶二毛胡搅蛮缠:“陶莉姊妹四个,都是继承人,五十一的股权分四份,陶莉不会成为控股人。”“姊妹四人,包括我的股权全部属于大丫头陶莉。五十一的股权够了吧。”王大凤恶狠狠瞪二毛一眼。“董事们对陶莉出任董事长法人代表,同意举手。”

董事和监懂举手通过。新的董事长产生,下面的程序应该欢迎新董事长讲话。王大凤紧紧攥住麦克风,突然宣布要解聘鲁丽雅。会场顿时宁静。

陶莉夺过麦克风:“咱妈开句玩笑,不必当真。鲁总继续任总经理,主持凯丰集团公司运营工作。”

鲁丽雅不慌不忙站起慢声细语说:“我倒想解聘任职合同,就怕沙警官赵警官不同意。即使同意,凯丰愿意拿出三百万的违约金?”

王大凤张嘴结舌,她是法盲,对法律一窍不通。

散会。董事们走出小会议室,宣扬突然来到陶莉面前,说有位客人千里迢迢要见你。

“是客户吗?”陶莉问。

“客人说,是老董事长的故交,听说老董事长不幸逝世,绕道途径谯州吊唁。”宣扬照搬原话。

“带到接待室,我马上去。”

陶莉留下王大凤,一道看望父亲的故交。

走进接待室,两人对父亲的老故交不认识。

“陶董事长的夫人和新任董事长。”宣扬介绍。

客人笑说:“我们虽然没见过面,名字不会陌生。监狱大哥常在我面前提到陶老弟,耳朵快磨成老茧。……”

话没说完王大凤紧紧攥住她的手:“监狱大哥怎么没来呀,老陶在世时经常念叨你。陶家有这份基业大哥功不可没。俺也经常催他打电话邀请,大哥工作再忙,抽几天时间来谯州玩玩不行?”

来者自我介绍,监狱大哥的弟弟金峰。

“大哥何尝不想,公司里事务繁杂缠身一直走不开。自从出狱后,十多年没和陶老弟见面。现在委托我来了,陶老弟却走了。”

金峰眼圈红了,眼睛噙着泪花。

“好日子过到头,他在作死。天作有雨,人作有祸。老天爷终于给他惩罚。”王大凤一点不悲伤,恶狠狠说。

“在父亲的故交面前说这些干嘛。”陶莉碰碰他的胳膊,阻拦。“父亲都是为着公司。”

“他在作怪,手里有钱喜新厌旧。国内的土妞看不上眼,还想玩洋货。狐狸精招来,自己命没了。”接触这档事,王大凤立刻诅咒谩骂,神经发作。

陶莉敷衍。

“二伯伯见笑了,母亲受到刺激,情绪激动。”陶莉转移话题。“董事会刚刚结束。”

“天明走了,公司一大摊子由你来接?”金峰问问。

“学业完成刚回国,赶鸭子上架,在前辈们扶持下学着干吧。”陶莉谦虚说。

“陶老弟走了女儿接班,大哥说了,父辈金兰之交不会影响,新董事长和老董事长如出一辙,金鹏公司会一如既往支持凯丰。”金峰代表大哥明确表态。

“谢谢伯父们厚爱。”陶莉感激‘

金峰重新审视一番,眼前的新董事长虽然年轻淳朴,从她眼里能看出一股坚毅好学,顽强韧劲的性格。这种品行也许父亲遗传的基因。监狱大哥第一次见到陶天明,从外表的目测,看出一二。马仔欺负他实行暴力,陶天明没有势弱,奋起反抗。便看出将来必是有出息的青年。监狱大哥决定结交。

“你的学识和父亲相比,虽天壤之别。但有海外留学的背景,视野开阔。凯丰公司在你手里一定飞黄腾达。”金峰为凯丰公司有这样一位接班人由衷高兴。

陶莉谦虚向金峰请教一些公司管理问题,金峰乐意教授。

“今后有什么问题,伯伯是你的靠山,随时为你解决。包括资金困境。”

晚餐陶莉安排陪客人员,王大风不可缺少。她嘱咐正规场合少说话,免得客人扫兴。王大凤表态不说话。

鲁丽雅总经理必须到场,中国的酒桌文化,或许会谈些业务上的事。

总经理助理丁晓慧是她的影子,鲁丽雅到场,不安排也会请求,不如顺水做个人情,表明对鲁总的惯例尊重。

刘颖房玲财务总监公司的核心人物,抬举他们今后工作方便。

鲁丽雅提议,安排正规宴请,座位空闲不如把沙警官赵警官也请来,以感谢他们对公司辛劳。

陶莉拒绝:“这样不好吧,公司内部宴请。夹杂两个警官不伦不类,商人忌讳。”

鲁丽雅对陶莉顿时肃然起敬,没想到从小出国的大丫头,对中国的文化已经深入到骨子里,溶进血液中。

“不会变通,穿上便服?沙桐是你的对象,赵警官是老董事长世交。”

陶莉也想安排沙桐和赵警官会会这位监狱大哥的胞弟,从他的口中套出监狱大哥的为人处世。鲁丽雅不但不介意,反而出谋献策。鲁丽雅不愧高智商聪明人,一者表现大度,二来表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陶莉思忖一会。

“总经理的建议有道理为公司着想,两位警官确实辛苦,应该表表心意。你交待其他人不要暴露两位警官的身份,免得场面尴尬。”

尽管酒宴安排缜密,陶莉向金峰介绍沙桐。

“这位是我的男友,沙桐。”

“在哪高就?”监狱大哥问。

“政府机关小职员。”沙桐回答。

“具体工作,公安局里侦查员吧。”金峰一眼辨认出。

“金老板好眼力,你怎么看出我是侦查员?”沙桐问。

“陶天明应该向你们说过吧,金财是监狱里的常客,也结交过不少警察朋友。他们从骨子里渗透一种别人学不会的气质。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说话斩金截铁,钢骨铮铮。最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别忘了我是监狱大哥的胞弟,耳濡目染聆授到这些真传。”金峰不愧老江湖,反宾为主。那晚的酒席上他成为轴心主讲,毫不隐讳大谈监狱大哥的身世。

金财可以说从懂事起,就在社会上混,此人心狠手辣,打架拼命三郎。请到他参加的一方,每战必胜。金财江湖义气,谁对他好些,他能掏心挖肺臣服谁。所以得到监狱大哥的美称。进局子蹲大牢也成了家常便饭。灾难来临,他也后悔。刑管人员说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属于狗一抽就上。刑满释放没过了半年,又被拘捕进局子。刑管人员摇头叹息,咋成了老鼠丢爪子就忘。金财痛哭流涕,赌咒发誓再不犯错。对待这样屡挫屡犯的惯犯,刑管人员也想不少办法,片警一帮一专人帮教。所属街道定人看管。随着年龄长大,经验也越发丰富。**的初期,金财胆大妄为,哪样赚钱干那样,赚的盆满钵满。

“你们一定疑问,为什么不在家乡办公司创业。天明也曾劝大哥回谯州创业,共同发财。告诉你们南方钱好赚,还能搞点走私,发财比内地容易多了。有几次天明说,公司拮据,股票拉不上去。大哥和我说了,我建议汇几笔款到凯丰,果然股票上来。如期归还,还付给利息。”金峰如同身临其境,监狱大哥所做的事了如指掌。

醉翁之意不在酒。沙桐清楚,他在欲情故纵,转移视线。陶天明一定给他通风,几笔汇款引发警方和证监会的注意。此后监狱大哥消停大半年,没敢冒个泡。

散宴后,丁晓慧靠近沙桐低声说:“这个人我见过,陶总死亡那天接待的外籍华人斯密特。”

“看清楚了。”沙桐问

“八九不离十。”丁晓慧肯定。

这条信息对我们破案太重要,这么说监狱大哥的胞弟有可能冒名顶替,是金峰还是斯密特?真假混淆前来打探消息。沙桐又联想到鲁丽雅为什么要替丁晓慧扯谎。明明来过山里红度假村,鲁丽雅甘愿冒险做伪证。

客人走后,陶莉把两位警官留下,打听案情进展。

“让你们见笑,父亲尸骨未寒,家族内部起讧。母亲叫我掌控凯丰,免得节外生枝。”陶莉解释,并表态。“山里红疑案,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父亲的死因一定要抽丝剥茧拨去迷雾查的水落石出。”

“牵涉人员基本调查,嫌疑因素或大或小。当前的工作找到作案工具实物,确定死者的死因。”沙桐按部就班,循序渐进。

“金峰敬酒时,敬到刘颖房玲。两人报出姓名,我发现金峰用怪异的眼光,瞥视房玲一眼。”陶莉提示。

我和沙桐也发现金峰的眼神有些特别。警察不会放过一个细微环节。

“我和金峰咬耳朵,低声说公司出现天灾人祸,加上煤炭机械滞销,股票一路下跌,请求帮助。金峰没有当即表态,而是沉思一会模棱两可说,伯伯会帮助你的。我怀疑斯密特冒充监狱大哥的胞弟刺探事情。”

我和沙桐赞成她的分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警察搅合几天,陶莉也增添侦察的天分。

第二天陶莉在家中设小灵堂,金峰祭奠后,匆匆离去。

0

第三十章 案情反转神秘人物出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