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步步惊魂>(6)苏冰楚赶往太仓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苏冰楚赶往太仓城

小说:步步惊魂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20/10/12 14:46:32

(6)苏冰楚赶往太仓城

天空渐渐放亮了。雨后晴天的早晨,原野的空气格外的清晰。

城门开了,几个伪军对进城人员进行盘查。

龚新海他们一行化了妆,有卖菜的农夫,有教书先生,也有挑夫。经过伪军的检查,顺利进城。跟着卖菜的农夫成天辰往城南走去,一路上,龚新海的目光不停在周围扫描。

这边,桓昌林和马汉庭看着被杀的两个队员,脸上的怒气那是比吹胡子瞪眼还要那个。

让桓昌林和马汉庭没有想到的是,地下党居然在这里也有接应。马汉庭看看桓昌林。桓昌林怒火冲天,让手下立刻赶往太仓城,活捉成天辰和龚新海。

马汉庭有点质疑的问:“如果他们不走太仓城呢?”

桓昌林看着马汉庭坚定地反问道:“如果他们就是走太仓城怎么办?”

看着桓昌林的坚定信念,马汉庭没有理由怀疑他的判断,立刻做出来向太仓出发的命令。

坐落在太仓城城南的陈府,经过昨晚的一场大雨的洗涤,门匾的“陈府”两个字显得更加夺目耀眼。

朱红的大门紧闭着,没有一点生气。

大门内,胡文良捧着一个紫砂壶,懒洋洋的从客厅里出来,像主人一样走在大院内,呼吸着雨后的空气,欣赏着大院的别有洞天的景致。

他站在一个圆门跟前,看着圆门顶上写着“幽静”两个字,嘴角边露出非常惬意的微笑,点着头走进了圆门。

圆门内是一个小花园。花草郁郁葱葱。

管家走过来和胡文良打招呼,胡文良爱理不理的看了一眼管家。特务宋凡华从门口追跑了过来。

“队长,他们来了?”

胡文良一听,像注射了鸡血一样,瞪起两只眼球,质疑的问:“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五个人,其中一个女的。”

胡文良激动地说:“继续监视。”

宋凡华立正敬礼:“是。”转身而去。

胡文良喊道:“来人。”

队副贺大地跑过来。

胡文良向贺大地交代了几句,贺大地立刻召集特务们,进行战前部署。特务们随即行动起来。分散埋伏。

再说宋凡华离开了胡文良之后,迅速回到岗位上。他爬上瞭望台,举起望远镜,从望远镜里,他看到有五个人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人,一直在东张西望的。

陈府大院里已经是草木皆兵,戒备森严了,但是,匆匆赶路的龚新海一行并不知情。他们按照原计划朝陈府走来。其实,他们是向一个陷阱走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完全可以是不想而知。

陈府越来越近了,朱红色的大门就在眼前,那块门匾鲜艳夺目,映入了每个人的眼帘,一种兴奋油然而生。这是一种劫难之后重生的,看到希望的兴奋。

八仙桥是上海的一个地名,这不是一条街,也不是一条弄堂,而是一块区域,这个区域是在敏体尼荫路、延安路这一带,属于法租界,是一般平民寄居的地方,也是比较繁华的商业中心。因为附近的周泾上有一座八仙桥,所以该地区被大家俗称为八仙桥。

蓝静诗和孔碧云在八仙桥的一个弄堂里走着,和煦的阳光普照,弄堂里挂起了万国旗帜,五颜六色的被褥,各式各样的女人服装,五花八门彩旗飘飘。

蓝静诗突然停住脚步,孔碧云也跟着停下脚步,她顺着蓝静诗的目光望去,一个老人坐在不倒翁的躺椅上,边上放着一张小方凳,方凳子上放着一个茶杯。

老人的目光有些滞呆,那张画满岁月沧桑的老脸上充满了人世间的坎坷。

孔碧云疑惑的问:“姐,他就是伯父?”

蓝静诗轻微的点点头。

一位女人提着热水瓶出来,给来人续上水,站在一边,说:“老头子,你这样每天坐在这里就能把女儿盼回来吗?”

“静诗是从这里出去的,当然也会从这里回来的。”

“六年了。”女人四下望望,感慨的说:“六年了,也不知道静诗现在在什么地方,过的怎么样。甚至连死连活都不知道。”

“老太婆,别瞎说,我女儿怎么会死呢,她一定活得好好的,一定会回来看我们的。”

“但愿如此,上天保佑静诗。”

两位老人隐隐约约的对话声随风飘入蓝静诗的耳畔,她感到一种咽呜,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咽哽,她多想上去保住爸爸妈妈,向他们道个平安,但是,她不能,为了爸爸妈妈的安全,她不能,只能远远的看看他们,在心里为他们祈祷,平平安安,身体健康。

卢沟桥事变后,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11月初,戴笠决定成立青浦特训班,效仿蒋介石的做法,自己亲自任特训班主任,并亲自主持了开班仪式,并作长篇训话。

蓝静诗就是在那个时候弃笔从戎,加入了青浦培训班的。一晃六年过去了,看到爸爸妈妈年迈的样子,自己却不能在身边行孝,她感到愧对他们。

蓝静诗一转身,含泪而去。

“姐——”

蓝静诗不知道这次的见面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爸爸妈妈。自古道,忠孝没有两全,为了国家的存亡,她只能放弃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奔赴抗日的前线。

蓝静诗跑出弄堂,招手一辆黄包车,二话没说,上了车。

到陈府修正,这是目的,眼看着陈府就在眼前,李丽媛放开步子正要起步,却被成天辰拦住。

李丽媛和大家伙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成天辰身上。没有人知道,成天辰为什么要拦住大家。

成天辰停住脚步,片刻之后,他慢慢的向前,走到陈府门前的一块牌坊下,他看到了一个三角符号。他上去用手指轻轻一拭,擦去了一只角,转身到牌坊的背面,同样有一个三角符号。成天辰立刻让大家离开陈府。

大家的心里虽然打着鼓,却还是听从了成天辰,远离了陈府。

龚新海一行离开了陈府,在一家早餐摊前坐了下来。他们要了油条包子和豆浆。

龚新海问:“成天辰,为什么突然不进去了?”

“陈府有危险?”

李丽媛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陈府有伏兵?”

成天辰慢慢的说:“你们有所不知,我和苏冰楚有一个秘密的约定。是她给我留下了暗号。”

龚新海问:“就是那个三角符号?”

成天辰点点头。

苏冰楚被舅舅急急忙忙的叫回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心里有种冥冥的感觉,那就是和表哥陈星辰有关。

果然不出苏冰楚的意料。苏冰楚听完舅舅的分析,觉得有道理,陈星辰他们这次从上海到延安的西北之行,太仓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原本龚新海他们的计划是将陈星辰接出来之后,先在上海稍作逗留再启程的,但是吴淞口的激战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使得他们仓促离开了上海。或许太仓的老屋还真是陈星辰他们的休整之地。

苏冰楚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太仓城。

一辆黄包车在陈府门前停了下来,坐在黄包车上的苏冰楚,没有急于下车,而是观察着陈府的动静,她觉得有些异常。

车夫问:“小姐,到了。”

苏冰楚:“等等。”

苏冰楚坐在黄包车上静静的等着,

等什么?苏冰楚对陈府的管家很熟悉,这是一个坐不住的人,他会时不时的到门口看看大街上人来人往,但是,现在,很长时间过去了,为什么不见管家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

苏冰楚一激动,正要从车上下来,但是,探出门来的脑袋并不是管家,那个脑袋只是一闪就缩了回去,大门依旧被关上了。

苏冰楚本能的抬头,从瞭望台上闪过一道玻璃光。苏冰楚彻底明白了,果然被舅舅说中了。她下了黄包车,来到牌坊下,趁人不注意,在柱子上画了一个三角,然后转到牌坊的后面,依旧画了一个三角。这是通知陈星辰,极度危险,赶紧离开。

苏冰楚画好了记号,依靠在牌坊的柱子上,思索着。

龚新海他们围坐在一张餐桌跟前,吃着油条包子,听成天辰说着。

过明飞笑着说:“成天辰,你和表妹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成天辰笑着说:“小时候太顽皮了,在外面闯了祸,还没到家,父亲就已经拿着棍棒等候了。为了避免和父亲正面遭遇,,一旦父亲发脾气了,表妹就在牌坊上画个三角,告诉我做好思想准备,如果是父亲气势汹汹,孰不可忍的样子,表妹就在牌坊的正反两面画上三角,意思让我别回家,赶紧跑。”

龚新海听着成天辰的回忆,他感觉到太仓城已经不安全了,决定立刻离开,但是,成天辰告诉他们已经来不及了。

胡文良悠闲的喝着茶,等候着撞株的兔子。

宋凡华急急忙忙跑过来说:“消失了。”

胡文良不解的问:“什么东西消失了?”

“他们在我的死角里消失了。”

3

(6)苏冰楚赶往太仓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