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三十三 谋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三 谋划

小说:水殇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0/12/30 11:55:39

陵亭镇法华古寺,始建于宋代初期,后屡毁屡建,历经千年,虽略显破败,从山门到正殿,还算齐整。

寺里没有了香火,寺门口白底的木牌上,“天下第一军”的黑字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原因,古刹被一股悍匪占据了。

匪首张民恺手拿报纸,得意洋洋地对着手下说:

“看吧,你们该佩服我的先见之明了,现在连经历过那么多世事的汪 兆 铭汪主 席都选择了跟日本人合作。有日本人撑腰,管他是兴化城里的,还是泰州城里的,管他姓李还是姓韩,老子谁都不怕。”

这世界上,人总得怕上一样东西,怕官家,怕土匪,怕神怕鬼,再不济,最起码怕死、怕报应。可张民恺确实什么都不怕,民国二十一年上,他带着土匪到一座寺院里索要钱财未果,居然一把火烧了寺院的藏经楼,无数经书珍藏毁于一炬。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

手下有人提醒,“离此二十多里,驻进了一队国军,领头的还是黄埔军校毕业的。”

张民恺哈哈大笑,“官府又不是没有剿过我,还不是照样被我打跑了。我有枪有炮有人,现在又有大日本皇军撑腰,天下第一军的威名是老子打出来的,不是自己吹出来的,怕他个屌!”

实实在在的悍匪,比悍匪更可怕的是,张民恺有文化,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家骂我是土匪,你们见过肚子里有墨水,脑子里有思路的土匪吗?我不是土匪,我是雄霸一方的枭雄。”

张民恺从报纸上刊登的那封通电里嗅出一些味道,对他有利的。

“汪 兆 铭都看出来了,中国根本打不过日本,到时候他再成立一个跟日本人合作的新政府,姓李的还有那姓韩的可就犯了难,指不定也会投靠汪政府,到那时,我张民恺可是先入山门为师傅,这里下河,这苏北,可不就是我张民恺的啦,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张民恺居然开心得大笑起来,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一颤一颤的,似乎他已经是那江苏**一般。

那边张民恺得意洋洋,这边魏长庆铁了心要打陵亭镇了。这么一个地理位置如此紧要之处被一伙土匪占着,还是跟日寇勾勾搭搭的一伙土匪,如不消灭,遗患无穷。

魏长庆从盐都回到驻地,没有马上行动,他就对着一堆情报仔细研究起来,那是他在保安十三旅拍桌子拍来的。

不看不要紧,一看魏长庆还真吓一跳,这陵亭镇不好打。在“野十三旅”那里夸下了海口,现在感觉有点烫手。

这股土匪不简单,陵亭镇的防守可谓滴水不漏。四周有卤汀河、蚌蜒河、南官河、邵伯河环绕,易守难攻。沿河的大树都被伐倒了,连枝带杈倒卧在水边,除了几座码头,其他船只无法靠岸。

情报还说,张民恺平时语言张扬猖狂,其实谨慎多疑,在离镇区五六里之外就开始布置了许多暗哨,法华寺里的七层宝塔也是现成的瞭望哨。

如若硬啃,纵然我军人数占优,可陵亭乃一区区小镇,根本施展不开。何况这些兵没有牺牲在与鬼子面对面的战斗中,却倒在一股土匪的枪口下,怎么说也对不起热情似火的父老乡亲。

魏长庆暗自思忖,这一仗必须打得巧,打得好,一来可以练兵、二来可以提高点士气、三来还可以震慑一下“野十三旅”,不要再动什么野路子心思。

关键是这一仗怎么打得巧,打得好,却是一直没有方向。魏长庆心里有点烦躁,便走出指挥部。

“都有了,枪平举!”

一队兵动作还算齐整地托起了枪,一位年轻军人正在训练新兵射击。他挨个检查和矫正了大家托枪的动作。

“瞄准。”他随手拿过旁边士兵的枪,做着示范,“左眼微闭,睁右眼,右腮贴枪托,在标尺缺口中看到准星,准星上沿与缺口上沿齐平,准星在缺口当中,盖住一大半靶心,扣动扳机前屏住呼吸。”

然后,魏长庆听到咔嚓一声,那是扣动了扳机击发的声音。枪内没有子弹,许多新兵,端着枪练了三四个月也没打过实弹,子弹太金贵了。

训练还在继续,那位军人的本地口音一阵阵鼓振着他的耳膜。

“有了!”魏长庆眼前一亮,他对着那位军人喊道:“曹正松!”

“到!”那位军人高声应答后,立正后转,然后双手空心握拳,放置腰间,小跑两步来到魏长庆面前,立正敬礼。

一连串标准的军姿动作让魏长庆非常满意。曹正松是本地佃农子弟,以前跟着人断断续续地练过几年功夫,参军不过半年,人机灵,进步也快,已经被提拔做了排长。魏长庆对着他轻声说了几句,曹正松便匆匆离开了。

三天后,曹正松回来了,他带着两位本地的弟兄,分别扮着撑帮船的和乘帮船的,把陵亭镇周围仔仔细细地侦查了一个遍。他们凭着一口本地口音,几乎鲜有盘查,即使偶有盘问,机敏的曹正松总能三言两语地编排一番,不是走亲戚,就是进城买东西,轻轻松松地打发过去。

哪里有暗哨,哪里设了防,曹正松摸得清清楚楚,他还带回了一个让魏长庆欣喜万分的情报。

“情况就是这样,仗可以这样打!”指挥部简陋的会议室里,魏长庆很兴奋,边说边比划。

“现在我宣布作战命令。葛长根葛团长,率你部一团乘大小船只,在明天天亮前秘密进抵陵亭镇东部水面,那里有一处名唤草荡的湖泊,你们寻芦苇荡隐蔽,待听到镇西枪声响起,从水路突然发起进攻。”

“是,保证完成任务!”葛长根高声应道,起立敬礼。

“林国强林团长,你部二团连夜从保安十三旅的防区借道穿过,绕到陵亭镇西面。曹正松已经查明,张匪以为镇西靠近鬼子据点,我们不会选择在这里下手,防备松懈。”

“是,保证完成任务!”

“你急什么呀,任务我还没宣布。”魏长庆笑着摆了摆手,“曹正松的那个排从一团划归你指挥,一路上不管是遇到老百姓还是土匪游动哨,统统拘押。曹正松知晓他们的大概位置,如有抵抗,一律格杀!”魏长庆的右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直属特务连留守并警戒河西的‘野十三旅’,防止他们趁机弄出一些让人看不懂的野路子。二团的战斗任务暂不宣布,我本人随二团行动。”

凌晨两点,在曹正松的向导下,魏长庆带着二团绕到陵亭镇西南,一条大河横亘在他们面前。

河面宽阔,水波不兴,或一片,或一丛,长满了无数的芦荻和野茭白,中间是一条清亮的水道。

这是海陵溪,一条历史非常久远的古河,在南面三四十里的地方傍着海陵溪有古海陵粮仓。初唐徐敬业仗着这里钱粮付足,起兵反了武则天,可惜心高却计短,起兵没有多久就失败了。晚唐时期,这里还爆发过著名的陵亭大战,不过现在这一段河面已经没有多少运输功能,淤塞得厉害,河宽水却不深。

一向不喜欢这些老学究之类东西的魏长庆居然会把这些老古董也知晓了,看来确实下了一番功夫。

“司令,你还有心事在这里普及历史地理,快宣布任务吧!”林国强已经憋不住了。

林国强是魏长庆从李忠实那里讨要来的,魏长庆需要带兵的人。葛长根好歹做过连长,于是直接就先拎上去做了一团的团长,二团没有合适的领军人,这才把林国强要过来了。

要说这林国强也是一位出生入死的人物。徐州会战,国军先胜后败,先是取得了台儿庄大捷,而后却眼看着又要被四周围上来的日军包了饺子,李长官棋先一着,命令部队在日军合围前迅速撤退。

两淮税警总团完成了陇海铁路的阻击后,折损大半,就是他带着不到一个团的残部从海州一线撤退下来的,他曾是两淮税警总团的参谋长。

好久没有打仗了,前段时间听说李忠实带着他以前的一伙弟兄们打了胜仗,心里就憋得慌。昨天魏长庆说了要打陵亭镇,却又不肯马上宣布他们二团的任务,一直憋闷到现在。

魏长庆看了他一眼,没有睬他

“此处河段多可涉渡。”魏长庆清理了一下嗓子,“下面宣布任务。”

大家本能地一个立正。魏长庆挥挥手示意大家就地坐下。

“不晓得张民恺通过什么途径跟此地向西高邮城外的一个鬼子小队长搭上关系,已经宴请过多次,每次都是好生招待,好酒好菜,还有女人。那位小队长哪里受过如此礼遇,乐此不疲了,据曹正松侦察,明天,……。”

魏长庆摸出怀表看了看,半夜已过,他马上改口,“不,今天,他又来了,每次都是带着一二十个鬼子,乘小汽船从这里进入陵亭镇。林团长,你带着一营在此周围寻有利河段设伏,务必给我全歼。”

林国强刚想起立,魏长庆一把按住他,“不必嚷嚷,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二营随我继续向东前出,从西面夹击陵亭。曹正松,你留下两位熟悉此处地形的弟兄协助林团长,其余随我行动。完事后,大家一起在陵亭镇庆功。”

1

三十三 谋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