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一章?北陵港祭海送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北陵港祭海送行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0/26 16:24:58

《临江仙》

漫漫长夜万千奴,头压三座大山。星星之火燃井岗,江淮红旗卷,奋起争民权。

七七卢沟桥炮响,倭寇铁蹄猖狂。国共合作齐亮剑,誓死保国土,血染战旗扬。

一路上,林曦临一直都没有觉得怎么寒冷,后来并还反却走得浑身发热,当然也还走得气喘吁吁。林曦临毕竟才十一岁,又身体比较瘦小,又一下子就走了三十多里棍子一样的小路,他还从来没有一次走过这么远的路程。林曦临跟着他的妈妈刘淑贤和他的父亲林长生走到北陵港海边渔港码头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才忽然觉出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寒冷如同针刺刀刮一样地一阵阵地袭来,才觉得尤其是这之前他被汗水洇湿的后脊梁处冰凉冰凉地冷得让他难以忍受,才紧紧地贴在他的妈妈的胸前,但也还是让他冷得禁不住一阵阵地打着寒颤。

这一年的冬天,也就是一九二七年的冬天,也冷得比常年更早,也比常年更冷,这才刚刚进入冬季,从西北海面上吹来的一阵阵带着咸湿的海风,却一下子就让这个陆口县北凌港渔港码头上的人们,并且已是换上了冬装的人们——也是一身破衣烂衫的人们,也还是忽然就领略到了那种严冬的凛冽。

这是一个初冬的早晨,此时的太阳已经升起,但是,太阳却是灰白的,暗淡的,冷漠的,就仿佛一只藏在草丛里的灰兔一样,在地平线上的云层里小心翼翼隐隐绰绰地、又仿佛一条鳊鱼一样时隐时现地在游移。

林曦临和他的父母到达北陵港渔港码头时,北凌港的渔港码头上亦已聚集了三十多人,在这一阵阵砭肤刺骨的寒风中,这些一身破衣烂衫人们也是一个个无不紧缩着脖子,双手插在袖管里紧拢着衣袖,企鹅一样挨挨挤挤地挤在一起以抵御寒冷。

林曦临早就听他的老师楚天泽说过,北凌港渔港码头形成于北宋。北陵港渔港码头的形成之因是始于北宋名臣范仲淹在此主持铸筑悍海大堤时,在这段海堤的下面埋下了三孔内陆通向海洋的排水涵洞,涵洞里排出的水流在海滩上形成了一条通向海洋的水道,由此有了渔船经此水道出海、返航、靠岸、停泊,日久天长,也就渐渐地形成了这个海边渔港码头。

这样算起来北陵港渔港码头至今已经走过了千年的风雨历程,已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渔港码头了,然而北陵港渔港码头却又一直只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渔港码头,简陋得就仿佛一个海边的孤寡老渔夫一样一无所有,整个北陵港渔港码头至今也仍然没有任何建筑乃至一棵树,全是光秃秃的一片。林曦临不禁放眼望去,这时林曦临并且还见,无论是北陵港渔港码头的左边的海边,还是北陵港码头右边的沿海,却也全是一望无际渺无尽头一无所有的海岸和海滩。

而且这时林曦临却还发现,在这个北陵港渔港码头上的三十多人中,其实也就只有他的大舅刘拜天以及他的父亲林长生和跟他父亲同来的乡邻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等六人才是即将出海的渔民。而且,这六名渔民居然还是在一个盲人的指挥下在进行和准备着出海前的祭海仪式——后来林曦临才知道,这位盲人也就是在整个芦长地区都非常有名的卜卦先生范半仙。当然其它在场的二十多人,却也都是来为这六位渔民送行的这六位渔民的家人和亲人。并且此时,林曦临同时还见,在通向北陵港渔港码头的来路上,也还有零零星星的来为这六位渔民送行的渔民们的家人和亲人仍然在陆续走来。

与此同时,林曦临并还发现,在这六名渔民中,也就只有他的大舅刘拜天才是真正的家住海边的职业渔民,其它包括他的父亲林长生和跟他父亲同来的乡邻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等这五人,却都是来自他的家乡陆口县长堤乡和雉皋县白甸乡一带的穷苦农民。

林曦临这时并还觉得,即便是这个北凌港码头,却也跟这几位渔民和这些渔民们的家人亲人们一样,却也非常寒酸落魄潦倒。此时林曦临就见,整个北陵港渔港码头的海边,也就只停泊着即将载着他的大舅刘拜天包括他的父亲林长生以及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他们六位渔民出海的这一条渔船;而且林曦临并也早就听说,在这个县的二百多里的漫长的海岸线的沿海海边,也就只有这一个渔港码头。

这一片海域名叫黄海,但是林曦临却觉得名不副实,因为一眼望去,海面上却全是灰蒙蒙的一片,就跟这个清晨漫天漂移的云霾一样,堪称灰海。林曦临却不知道,其实,这全是由于海水中含沙量太高的缘故。

北凌港渔港码头地处黄海之滨中南部的一段凹进去的海岸线上,这里原属雉皋县,后因雉皋县的东部划为了陆口县,遂又隶属了陆口县。

黄海之滨的海岸线也就跟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一样,古老漫长而又蜿蜒曲折。而陆口县的这段海岸线却又仿佛造物主随手甩出的一段没有甩圆的抛物线一样——妙的是这段抛物线还被甩出了一段近乎于老牛卧姿的轮廓;而且这条老牛还把一个庞大的屁股凸得很远,却有八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凸在海洋里。又因为北凌港渔港码头坐落在这条老牛的牛腰之处,这也就形成了北凌港渔港码头的南倚南面的海堤、北面直面北方的海洋、南方的暖风被海堤阻挡难以吹度,北方海面上的寒风却肆无忌惮地迎面扑来的境况。这也就造成了这个北陵港渔港码头,一到冬天就特别的寒冷。

陆口县不仅有着绵绵二百多里的海岸线,并也还有一片莽莽苍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边滩涂。即便是先贤范文正公当年在此铸筑了这道悍海大堤后,堤外却也仍然有着非常辽阔的海滩,即便是现在,落潮点至海堤的最近距离也还有二十二里以上,其最宽处的海滩却也仍然有六十八里之阔。不过,这条由涵洞通向海洋的水道,多半时间的水流却都非常浅少,尤其是到了冬春交际的少雨季节,内河几乎无水排向海洋时,水道里就也几乎没有什么水流了。水道里少了水流的冲刷,也就积淀了大量浮动的淤泥,基于这个原因,即便在平常,尤其是在冬春季节,这条通向海洋的水道却也并不能通航。而能够通航的时间,也就只有等到每天的涨潮之时,等到海水涨到了海堤,渔船才能乘着潮水经此水道出海、返航、靠岸。

当年这道悍海大堤的铸筑,不仅为当地百姓挡住了海潮的侵袭,保护了农田农舍免被海潮、尤其是大潮怪潮的冲击和水淹;长期以来,并也还为当地军民抗击倭寇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地军民为了感恩范仲淹的厚德,遂也一直将此段海堤称之为范公堤。不过此时,范公堤已经难觅它当年的雄姿了,却已在千年的风吹雨蚀中、尤其是在明清和甲午海战期间人为的利用中,或是在人为破坏下,已经渐渐地破残衰朽了。

藏在云层里的太阳已经影影绰绰地升至半人高了,这个季节,又最是日短夜长,因此这时,也就到了上午八点了。上午八点,也就是到了所谓的通晓天、地、人、鬼、神的范半仙为渔民们掐算的祭海吉时了,由这位范半仙指导准备的祭海仪式,这个时候也就正式开始了。

这时林曦临就见,由他的大舅刘拜天放在北陵港码头平台临近海边的一张条桌的一边,已放上了一尊木雕海龙王菩萨;海龙王木雕菩萨的前面,正放着一只碗口大小的圆筒状的青花瓷香炉,香炉里这时自是插着正在燃烧黄香;香炉的前面,正放着林曦临难得一见的、并也是让林曦临望之垂涎的贡品了。这些贡品也就是经过油炸烹饪过的黄灿灿的鸡鸭鹅,包括肉鱼豆腐橘子柿子等八样有荤有素的贡品。这八样贡品,都是装在八个供盘里。

与此同时,林曦临就见,以他的大舅刘拜天为首的,包括他的父亲林长生以及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等六位渔民,这时亦已在供桌的前面面对着供桌,同时也是面对着供桌上供奉的海龙王的木雕和面对着供桌上的贡品,无疑当然也同样是面朝大海齐齐地排成了一排。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林曦临并且还见,他的大舅刘拜天以及包括他的父亲林长生和跟他父亲同来的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等六位渔民的手中,已都每人各握着一束正在燃烧的黄香。

同时林曦临还见,范半仙也已双掌合一面朝着一尊木雕海龙王菩萨,也是面对着大海已在念念有词。林曦临也不知道、当然也听不懂,其实包括所有在场的人,包括范半仙自己,恐怕也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经。林曦临只是觉得,这个卜卦的瞎子念念有词念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简直念了一个世纪。其实,这也正是范半仙在故弄玄虚,在故意制造肃穆紧张的气氛。

然而也就在范半仙制造的肃穆紧张的气氛达到恰到好处——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都沉浸在肃穆紧张的气氛之中之时,这位范半仙也就突然高喊一声:“跪——”

这位范半仙的嗓门儿又尖又脆,特别高亢,林曦临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喊吓了一跳。

也是与此同时,随着范半仙的这一声高喊,以刘拜天为首的、包括林长生、王世贵、朱兴南、李世和王世林在内的这六名渔民,这时也就全都表情庄重、满面虔诚地面对着他们面前条桌上的海龙王木雕菩萨,同时也是面朝着大海齐齐地跪在这个海边码头上了。

接着,这位范半仙又是一声高喊:“举——”于是,这六名渔民也就又将各自手中的一束正在燃烧的黄香,双手高高举起高擎在了头顶之上。继而,这位范半仙还也又是一次次地高喊:一拜上天,二拜龙王,三拜诸神,于是,随着范半仙的这一声声尖利嘹亮的高喊,这六名渔民也就又一次次地将头叩在了地上……

上午八点半,海潮亦已涨到了海堤,同时也是到了范半仙为渔民们所谓的掐算的出海的吉时吉点,六名渔民这时也就开始登船了。这六名渔民一开始登船,来为这六名渔民送行的——正被冻得瑟瑟发抖挤在一起的那三十多名企鹅一样的渔民的家人亲人们,也就忽然活泛起来了,并且都忽然情如潮水一样地激动起来了,同时也就皆纷纷奔向了他们的亲人。这时,这些渔民和来为渔民送行的家人亲人们,也就一个个地开始了相互嘱咐,相互拥别,然后是挥手,泪水涌出……

3

第一章?北陵港祭海送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