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赵烈王传>第6章:秦赵合兵(6)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秦赵合兵(6)

小说:赵烈王传 作者:白先生 更新时间:2020/11/24 11:08:32

被俘的路上,赵嘉紧紧抓住白念的手,生怕她想不开干些傻事。

此次出击,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顺风顺水。没有遭遇赵军、没有暴露行踪,找到了数处适合大军作战的地形。

白念后悔啊,如果自己咬咬牙下令连夜往回赶路,也许不会有这一场败仗了。

“喂!”

“干嘛?”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上将军介绍过,陇西军斥候营裨将。”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

“没有。就是觉得秦国派女人打仗,不靠谱。”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白姐姐,我非常敬重你好吧!”

冷静下来,白念倒也不是想不开。活着,她需要活着。秦军有死无降不假,但那是在绝境下的做法。白念本该死于这场夜袭,可因为赵嘉,一个熟悉匈奴满脑子都是些旁门左道的王族公子,她活下来了。虽然,是一种不太光彩的方式。

可,白念需要活着!她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了白氏活着。为了先祖荣耀、为了家族兴亡,白念必须活着而且要活出样子。

秦国史册中白氏作为军功世家是避不开的。有某位秦王想抹掉白氏来掩盖自己的百弊丛生,可他发现白氏于秦国是多么的重要。一代一代的明君强臣,少一个都不会有今日的秦国。

穆公开地千里、称霸西戎,有一贤相名曰百里奚。此人本是穆公夫人出嫁时陪嫁的奴隶,几经周折成为秦相,在位之时谋无不当,举必有功。

自此,白氏一族便写进了秦国国史。

不论是孝公的隐忍变法、惠文王的大破合纵还是武王的问鼎轻重,白氏代出忠臣名将。直到昭襄王,战神白起赋予了白氏一族无上荣耀。

白起是何人?

借赵相平原君赵胜之言:武安君之为人也,小头而锐下,瞳子白黑分明,视瞻不转。小头而锐下者,断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见事明也。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可与持久,难与争锋。

白起是何人?

借秦相纲成君蔡泽之言: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又越韩、魏而攻强赵,北阬马服,诛屠四十余万之众,尽之于长平之下,流血成川,沸声若雷,遂入围邯郸,使秦有帝业。

然而最是无情帝王家,最难揣测帝王心!

谁能想到,征伐之事尽从白起的秦王,竟然在灭赵战事上独断专行。

谁能想到,被秦王引为知己、夜宿王宫的白起,竟然被秦王赐死了。

谁能想到,秦王将忠心侍国的白氏一族随便安个罪名,流放陇西。

曾经的光荣有多大,举族论罪的耻辱就有多疼。

这不是白氏的耻辱,这也是秦国的痛。天下无敌的武安君白起,赐死。白氏在秦军中的百夫长、千夫长、万军之将,不论功过就地革职。秦王天子之怒,秦军这只猛虎自己拔掉了最锋利的牙齿。

秦王想证明,秦国没有白氏依然是秦国,秦军没有白氏依然是秦军!

然后邯郸城下、河内平原,秦军是连吃败仗。十数年的东出战果如数奉还。

直到秦王老了,才有一道王命发往陇西:白氏,免罪!

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当年白氏将佐们已经在大起大落后老的老、死的死,即便是还有些中年人,他们也早在愤恨与不解中失去了领兵致胜的本能。

白念的父亲,战死长平尸骨都没能回秦。

白念的母亲,在陇西劳作数年得了肺病,没有熬过那年的冬天。

白念的弟弟,在流放途中走失了。没有找回来。

王命先到,白起的老部下蒙骜紧随其后。他能接到白氏的人,却接不回白氏的心。白念埋葬了母亲,她想从军。女人从军稀奇事,但是数来数去白氏青壮中有大将潜质的少之又少。

白念从小在武安君府,虽是女儿身但耳融目染对军事却了然于目。

秦人没那么多穷讲究,女人从军不是个例。虽然白念知兵,可蒙骜担心她成了第二个赵括,于是安排她进入陇西军女营,从普通一兵做起。

三四年的光景,白念日夜操练不敢懈怠。蒙骜巡视陇西军,见白念还算机灵便提拔她当了斥候营裨将。

女儿娇身男儿雄心,白念想靠军功把白氏的光荣重新拿回来。

还记得蒙骜、白念巡视军马三场时,白念打出的那面“锐”字旗吗?换作若干年前,六国君臣见到这面旗无不闻风丧胆。白起用兵神出鬼没,为迷惑对手从不打“白”字将旗暴露身份。

但凡大军对垒,中军大纛旁边永远有一面“锐”字旗。这本是白起贴身近卫的旗帜。一千近卫均为白氏子弟兵,忠诚无二、勇冠三军,打一面锐字旗取“披坚执锐、斩将搴旗”之意。每每到战事胶着之时,白起便带着近卫抵近战场,或鼓舞士气、或引导冲锋。

久而久之,秦军将士见到锐字旗便知道武安君白起亲临战场。真正的锐字旗已经给白起陪葬,白念打出的这面虽然是赝品,但白氏勇武之魂却附着在旗帜上。

“白氏有我,倒不了!”

“先管好你自己吧!”

得知白念代表的是白氏,更与那人屠白起有血亲时,赵嘉对白念的心情更加复杂了。四十万赵军俘虏被坑杀,白起这一狠招让赵国几十年缓不过气。

国仇家恨!今日白氏重入秦军,凭借着代代相传的军事天赋,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有白起第二。

将近十辆牛车的俘虏,但每辆车的间距松散。匈奴游骑三三两两巡逻,有人说话便是一声怒喝。

白念一直在借机扭动,但捆着双手的麻绳打结太死动不了。

赵嘉的袖筒里早就藏了一把短匕首,然而他不打算现在用。目下形势想跑等于找死,到底带不带白念一起跑还在纠结。

匈奴游骑赶着牛羊行军速度极慢,再带上俘虏整支队伍便失去了机动性。

司马尚所部快马加鞭追赶上来,两百弩手已于前方山口设伏。八百飞骑分作四队,随时准备发起冲锋。

李牧有令,对这伙匈奴斩尽杀绝以示军威。

匈奴游骑还互相说笑期待着返回营地后,大家杀牛宰羊把酒高歌。岂不知眼看着就要通过的山口,已经有赵军等待。

嗖嗖嗖嗖,弩机一轮齐射两百支箭射了过来。前队匈奴当即中箭落马几十人,后队游骑赶紧四散躲避。

有箭落在马车上,边军弩手压制不停,还有箭陆续飞来。

赵嘉见状赶紧倒出匕首,割开捆在自己和白念身上的绳索。

第二轮箭落下时,赵嘉拉着白念躲在马车后。现场大乱,匈奴游骑组织反击无暇顾及俘虏。这一辆辆牛车上的人,有的中箭倒地,有的滚下马车。赵嘉喊了一嗓子,叫过来身边牧民给他们解绑。

凌厉的牛角号声从两侧响起。司马尚见到匈奴游骑四散开躲避山口来箭,果断下令全军从两翼围杀上去莫要跑了一个匈奴。

此战匈奴必败无疑。昨夜突袭秦军已消耗大半体力,带上牛羊俘虏北归又徒增掣肘。现在赵军飞骑如黄雀在后一般围杀上来,只见匈奴扑上去然后人头落地。反抗是无力的,赵军飞骑快马弯刀斩落敌首无数。

“赵军!”白念认出了边军旗帜。

“赵军?”赵嘉细看身边飞奔而过的骑士,“是赵军啊!”

“你疯了?”白念拉过兴奋的赵嘉,“这会谁认你是赵国公子!躲好,等打完仗再说。”

还活着的牧民自觉凑成一团让路,边军飞骑得到战场后更加肆无忌惮。

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匈奴游骑横尸遍野。赵军飞骑一分为二,一队人将跑散的牛羊重新聚拢,一队人把匈奴尸首集中起来挨个砍下头颅。

三四名受伤的匈奴游骑被捆在一起,司马尚下马走到他们面前。

“人头装车,让他们带回去!”司马尚语气凶狠,“告诉你们的单于,再敢招惹赵国牧民,我大军北上灭族绝种!”

数辆牛车拉着几百个血淋淋的人头上路了。

“这些是什么人?”司马尚看向一边,这一群牧民多数带伤,每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秦国被抓的牧民。”有骑士回答。

司马尚摘下头盔走向牧民队伍,一双鹰目扫视每一个生面孔。

“怎么,想认个亲?”白念小声问。

“不行吗?”赵嘉有些兴奋。

“看看你这副穷酸模样,有赵国公子的样子吗?”白念揶揄道。

“我咋了?这是赵军,和我是一路人。明白吗?”赵嘉袖筒蹭蹭脸上的土和血,越蹭脸越脏。

“你有印信吗?”白念怼他一句,“口说无凭,怕不是你冒充公子。你看看那位将军,凶神恶煞没准一刀斩了你。”

“你是怕我回赵国吧?”赵嘉想了想说。

司马尚一个人一个人看,看到白念时眼睛停住了。白念戴着一顶皮毛,穿着棉袄,脸上全是血迹,可裤子是大腿部位较宽松、裤腿收紧的裤子的军裤款式,靴子是暗棕色的牛皮靴。

“你是秦军!”司马尚冷冷道。

身份识破,赵嘉冒了一头冷汗。白念勇敢地站起来,司马尚细看起身者没有喉结还是个女兵。

0

第6章:秦赵合兵(6)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