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六哥喋血哈尔滨>第五章 销魂独我情何限(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销魂独我情何限(三)

小说:六哥喋血哈尔滨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0/12/6 16:54:22

解耀先正在思索该怎么办,跑堂的店小二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笑问:“战先生吗?……”

“哦……俺姓战!……”解耀先很奇怪,这个店小二怎么知道他的化名姓战?

“战先生您好!……一位姓白的先生给您留话,让您去街头的电话亭子等他!他五点一刻给您挂电话!……”店小二依然笑容可掬,不住的哈着腰,看来这是接待日本人习惯了。

“哦……谢谢您!……”解耀先说着,右手从棉袄袖子中抽出来,伸进兜中抠搜了半天,这才抠出来几毛钱,塞到店小二手中。解耀先刚转过身去,心中一动,又拧过头来,笑眯眯的对店小二说道:“さようなら(再见)!……”

“谢谢战先生!……さようなら!……”店小二连连鞠躬,恭送解耀先出门。

解耀先看过一些谍战电影或电视剧,像这种临时更换接头地点的情节多了去了。他心中暗自嘀咕道:“嘿嘿……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这个白毛老狐狸真是贼尖溜滑!……可也对!自己中了特务的埋伏之后失踪了一天一夜,人家小心一点也不为过!……”

五点十五,公用电话亭子里的电话准时响了。解耀先暗自琢磨“毛二赖子”既然折腾自己,来而不往非礼也,也得恶心恶心他!他抓起电话,说道:“もしもし(喂喂)!……”

电话里的人迟疑了一下,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您好!……是山田先生吗?……”

“山田先生?……”解耀先心中暗笑,接着用日语说道:“間違いました,私は戦さんです(你打错了,我姓战)!……”

“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打ち間違えました(对不起!我打错了)!……”电话里沙哑的声音连连道歉后用汉语说道:“**大街向北,中国四道街路北5号,乙座。……”

对方的电话撂下了,解耀先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大街向北,中国四道街?……哇尻!不就是西四道街嘛!……乙座?难道也是个饭店?……”

解耀先没吃上老独一处饺子馆的饺子,有些悻悻然。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虽然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可只能吞了吞口水,双手抄在棉袄袖子里,沿着**大街向北走去。

解耀先无心欣赏**大街的夜景,匆匆来到中国四道街路北5号。他抬头望去,只见门楣上挂着一块黑底金字的匾额,上书“酒鬼小馆”四个大字,果然是个饭店。解耀先猛然想起来忘了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中国四道街路北5号原来也是个小饭店。是由哈尔滨左翼文化人集资兴办,名字叫做“明月饭店”。因店内饭菜简单实惠,价格低廉,吃一顿简便的饭,只需要一毛钱。一盘熘炒,也是一毛钱,普通老百姓都愿意到这里就餐。日子一长,人们就不再称它为“明月饭店”,都叫它“一毛钱饭店”了。

解耀先还记得,“一毛钱饭店”只雇一名厨师和一名司账,“跑堂”的由几位戴着眼镜的文化人轮流担任。在“一毛钱饭店”存在的两年时间里,这里曾经是进步作家、地下工作者、爱国知识分子常常在这里悄悄聚会的场所,也是**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当年,寻找组织的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的赵尚志曾在此被捕,经过特务几次审讯后机智脱险。“一毛钱饭店”引起了特务的注意后,加上生意日渐萧条,入不敷出,就把饭店盘了。

解耀先注意观察了一下周围,见没什么可疑的人,这才撩起棉门帘子,走进了“酒鬼小馆”。解耀先进得门来不由得一怔。只见店内有六张桌子,到有五张桌子摞着板凳,只有一张桌子上斜背对着他坐着一个戴眼镜,穿“协和服”的中年人,饶有兴致的自斟自饮,他身边的凳子上还放着一件皮大衣。桌子上摆着一碟炒干豆腐,一碟花生米。而墙壁上画着两幅壁画,一幅为清澈的荷塘,四围有绿柳如丝;一幅为一望无际的沙漠,金字塔、骆驼等错杂其间,把饭店点缀得既富有浓郁的文化氛围,又美观大方。

解耀先见没地方可坐,走到那个中年人对面,微笑着说道:“先生,可以坐这里吗?……。”

“请!请!请!……”中年人伸手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板凳,连说了几个“请”字。

“谢谢!……”解耀先边坐下,扫了一眼这个中年人的长相。只见他身材中等壮实,外表粗犷强硬。他的脸轮廓分明,坚毅的嘴上留着一撮浓密的“卫生胡”。

跑堂的这才懒洋洋地走过来,说道:“先生,您来点儿什么?……”

解耀先知道面前这个中年人就是军统滨江组组长“白狐”毛大明。反正饭钱有他掏腰包,自己得来点肉,落个肚子实惠。于是,他含笑对跑堂的说道:“给俺来半斤……不!来一斤酱牛肉,再来半斤‘高粱烧’。……‘高粱烧’你给俺烫热乎了!……”

“您稍等!……”跑堂儿的看了一眼解耀先,似乎是说:“一斤酱牛肉,给得起钱吗?……”

见跑堂儿的转身走了,解耀先又撒嘛了一眼饭店的门窗,正想没话找话,中年人冷电般的目光盯了他一眼,沙哑着声音说道:“瞅先生的样子是赣州人吧?……”

这个声音正是电话里的声音。解耀先转过头来,说道:“不!……俺是江西于都人。……”

中年人夹起一花生米,放进嘴里边咀嚼边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于都人?……哦……我去过于都,那是十二年前了。我记得那里南屏有家茶叶铺,掌柜的姓马。……”

解耀先笑眯眯的说道:“先生你说的恐怕那是老黄历了。……马老板盘了茶叶铺,如今的掌柜姓金,专售大红袍。……”

“哦……战先生你好,我是毛大明!……跑堂儿的是自己人,叫做赵剑芷,军衔少尉,代号‘獠牙’。战兄在哈尔滨的身份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就放心吧,有事可以找他!……另外,战兄是咋脱险的?……”“白狐”毛大明又夹起一粒花生米丢到嘴里,边咀嚼边问道。

解耀先知道这是毛大明最关心的,于是眼睛继续欣赏着壁画,低声说道“俺跟接客人的兄弟分手后,也不知道咋来到了老巴夺下坎儿,是一个好心的老头儿收留了俺。……俺说俺是旅顺来哈尔滨做山货生意的,遇到了劫道的,被抢了个精光。……”

“哦……那个老头儿贵姓?……”毛大明眼镜后面的眼睛露出了一丝疑惑。

这时,“獠牙”端着酱牛肉和酒回来了,放到桌子上之后,又把吃碟、酒杯和筷子放在解耀先面前,脸上毫无表情的说道:“先生,一共是三块三毛钱。……”

“獠牙”的说到这里,见毛大明手中的筷子摆了摆,不甘心的说道:“先生请慢用!……”

2

第五章 销魂独我情何限(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