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六哥喋血哈尔滨>第十一章 黑云翻墨未遮山(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黑云翻墨未遮山(下)

小说:六哥喋血哈尔滨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0/12/25 23:46:07

“唉呀妈呀……这不是周队长嘛,您老人家咋这么闲着?……”一个警察谄媚的说道。

“闲着?……我哪儿有那个福气呀!呵呵……我这不是和俩兄弟在这旮沓查案呢嘛,你满又是放枪,又是砸门的,我还查啥案呀。你们这到底是在作啥妖……哎呦……可不咋的,这是啥味儿呀?……”那个被称为周队长的警察一进屋,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原来是周队长呀!……我们家掌柜的这不是得了传染病嘛,我怕传染邻居,这才买了瓶消毒水消消毒。……”韩永侠赶紧迎上前去,向周队长解释道。

“唉呀妈呀……你们家掌柜的得了传染病你咋不早言语一声呢!……”那个周队长还没说话,一个警察捂着鼻子,抢着埋怨起韩永侠来。

另一个警察似乎急着向周队长献殷勤,捂着鼻子齉齉的对周队长说道:“唉呀妈呀……周队长您老人家不知道咋的?……出大事儿了!……有的说是‘反满抗日分子’的,也有的说是个蓝脸怪物,才刚在正阳三道街杀了俩宪兵,还把特高课的课长横田正雄少佐打了,我们哥儿几个这不是在追捕‘反满抗日分子’嘛……”

“横田正雄少佐被打了?……这谁呀?胆儿够肥的!……”周队长十分惊讶的问道。

“就是呢!……这不是给咱爷们儿添乱嘛!……”一个警察急忙附和着说道。

“咦?……这不是韩护士吗?……你原来在这旮沓住呀!……”周队长突然问韩永侠。

“这个啥周队长认识韩永侠!……”解耀先好奇心大盛,眯着眼睛看去。只见这个什么周队长三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面如冠玉,俊眉朗目。只是背稍驼,栽楞个膀子,左手插在兜里,似乎显得有些不雅。这不是几十年之后,把一帮少妇迷得五迷三道的“男神”嘛。没错,这位“周队长”就是哈尔滨警察厅特务科特别行动队队长周毅普警佐,哈尔滨警察厅副厅长原田菀尔三等警监面前红的发紫的人。自然了,这位“男神”是我党隐蔽战线为了民族的解放不懈奋斗的战士。

“是我!……好几年不见了,周队长您老人家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呀!……”韩永侠这话冷不丁听起来不卑不亢,甚至有点谄媚。可是总是让人觉得味道不同,充满了辛辣的讥讽。

“这话咋从你的嘴里出来就那么难听!嘿嘿……依着我的意思,那前儿就应该把你拉出去,和赵一曼一块儿堆儿毙了,看你的嘴还硬不硬!……”幸好“男神”没有恼羞成怒,只是恶狠狠的接着对身边的警察接着说道:“你们知道这位韩护士那前儿是咋定性的吗?……”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他们有的是真不知道,就算是知道的,为了讨好周队长也装作不知道。这不显得周毅普有学问,知道的多嘛。周毅普扫视了一眼几个警察,接着说道:“高科长那前儿给军政部起草的《报告》我都看了。里面是这么说的‘目前在哈尔滨警察厅拘审中的韩护士,她仅是在很短的时间受了赵一曼的宣传,已具有根深蒂固的反满抗日思想。……《报告》中还引述了韩护士的一段话‘在自己的五体之中所流着的热血,是中华民族的热血。我期待着将来的抗日战线得到扩大,把日本人从东北驱逐出去……’”

众警察无不“哦?……”“啊?……”的表示惊讶。周毅普接着说道:“也不知道咋整的,韩护士由‘政治犯’变成了纵匪逃走‘刑事犯’,这件案子移交给刑事科审理。……结案之后,刑事科的邢科长把韩护士的案子老挂在嘴边儿,我听他的口气对韩护士老宾服了。嘿嘿……”

周毅普所说虽是实情,但内中的隐情他却一个字也没提。韩永侠从小性格爽朗、刚烈,敢说敢做,好打抱不平,是远近为名的“**”。她父亲的好同学淳于峰给她取了“永侠”这个名字,当真有先见之明。韩永侠在哈尔滨市立医院贾连元博士所倡导创办的二年制“看护妇养成所”毕业后,成为见习护士。也就是这时候,韩永侠钦佩传奇式的巾帼英雄赵一曼,骨子里那种“侠义情怀”升华为“拯救抗日志士”的爱国行动。韩永侠处处关心赵一曼,当特务们来病房审讯拷打赵一曼时,她总是以赵一曼伤口恶化或刚吃过安眠药喊不醒等理由为借口,设法应付,使赵一曼少受了不少折磨,伤势逐渐好起来。

韩永侠又与赵一曼神奇争取过来的看守警察佟先云商量营救赵一曼的办法。韩永侠为了筹备经费,几次回家向母亲要钱,要来父亲留给她将来结婚用的金戒指和呢料衣物卖掉,换回一部分现金。二十八日晚九点,佟先云雇了一辆小汽车到东方旅馆接韩永侠一起去市立医院。韩永侠进入病房,给赵一曼换上一身新蓝布裤褂,然后和佟先云把她背出病房。

可惜,天不佑巾帼英雄。赵一曼和韩永侠、佟先云三人在阿城境内的李家屯被特务科科长“笑面虎”高胜寒率领的特务追上。赵一曼英勇就义,佟先云也因受刑过重死于狱中。

哈尔滨地下党为了营救韩永侠,不得不游说一些哈尔滨名流。这些哈尔滨名流有感于韩永侠侠肝义胆、大义为先,经多方努力,几经周折,终于花钱把韩永侠买了出来。

在营救韩永侠的过程中,周毅普当时虽然只是警尉,但是他暗中也做了相当多的工作。只是由于隐蔽战线斗争的特殊性,周毅普的事迹无法证实而已。

警察们走了。解耀先却久久凝视着韩永侠那张缺少营养苍白的脸,直到看得韩永侠有些不好意思了。解耀先已经知道面前这位侠肝义胆、见义勇为的女青年是谁了。这个女青年就是后世的青年感佩万分,引为楷模的义士韩永侠。只不过,世人大都不知道韩永侠出狱后的情况。只道苍天不公,就连“黑云翻墨未遮山”那一缕阳光也不肯施舍,韩永侠英年早逝。

实际上,韩永侠出狱后回到呼兰的家乡,修养了一段之后又回到了哈尔滨。

“中统”成立之后,“中统”巨枭徐恩曾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与“军统”掌门人戴笠一争高下,举办了一期“特别培训班”,专门招收有志于抗日救国的热血青年。很多由东北流亡到关内的学生,纷纷赴渝报考。此时,韩永侠已经成为公众人物,时刻为小日本鬼子和汉奸特务所关注。地下党组织得知“中统”即将举办“特训班”这一讯息之后,为了解除韩永侠的危险,有必要让她改头换面,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新的贡献。

解耀先和韩永侠所见的这一面,只是他们成为革命战友的开始。几天之后,韩永侠就由哈尔滨的地下党组织秘密送出了哈尔滨,辗转来到重庆,化名“程臻珍”参加了“中统”“特训班”中的电讯班。两年之后,程臻珍和解耀先、陆学良一起成为直接由**社会部领导的“风鸢”小组成员,为了新中国的建立,默默无闻的抛头颅洒热血,死而后已。

2

第十一章 黑云翻墨未遮山(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