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六哥喋血哈尔滨>第十二章 遗民泪尽心岂甘(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遗民泪尽心岂甘(三)

小说:六哥喋血哈尔滨 作者:苦海无边 更新时间:2020/12/28 11:19:31

工友们有些惊慌失措,沉不住气的纷纷站了起来,惊恐不安的盯着房门。几乎是和王国志脚跟着脚,稀哩忽隆的冲进来十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和警察。

一个头戴小日本鬼子关东军的狗皮帽子,身穿黑色棉袍,斜挎着“王八盒子”的翻译官扫视了一眼满屋子惊恐万状的工人,牛皮哄哄的说道:“好哇!……你们这些个不遵教化的刁民,一个一个的五更半夜的不睡觉,竟敢在这旮沓聚众密谋,是想‘反满抗日’咋的?……”

“「反満抗日」と思ったら(想‘反满抗日’吗)?……良民は一人もおらず,皆銃殺した(没有一个良民,统统枪毙)!……”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稀里哗啦”的拉动一阵枪栓,饿狼般嚎叫着。几个站着的工友吃了一吓,纷纷又坐了下来。

解耀先眼见如狼似虎的小日本鬼子宪兵就要作恶,恨得他把牙齿咬的“咯吱吱”直响,他心中又暗骂起陆学良耽误事儿来了。这要是早把飞刀给他做好了,这十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和警察还不都是白给呀?那就叫做一个“插标卖首耳”!可是,解耀先现在赤手空拳,面对十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和警察,他自己一个人的话倒是不惧,可是满屋子的工友怎么办?

解耀先正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吕振国忽然大叫道:“唉呀妈呀……我说麻警官跟霍警官,我们办这个文化补习班可是提前在你们警署报备了呀!……你们俩可不能推聋作哑,不跟日本人说清楚,眼睁睁的看着工友们吃亏呀。……”

解耀先这才发现,躲在汉奸狗翻译身后的两个警察,正是自己刚到周老太太的家里时,前来“嘣钱”的汉奸警察麻警官和霍警官。解耀先心中暗自责备自己:“你是咋搞的?……一个侦察兵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麻警官和霍警官这俩瘪犊子要是躲在人后头。冷不丁的给你一枪,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嘿嘿……那才叫阴沟里翻船,天大的笑话呢!……”

那个姓霍的警察瞪了吕振国一眼,娘们儿唧唧,拧拧搭搭的说道:“唉呀妈呀……我说老吕头儿,咋又是你跟个欠儿登似的!……我跟你讲,麻警官眼目前儿是‘上等警长’,是我们警署的警长了,下午刚下的令!……”

“唉呀妈呀……你瞅这扯不扯!……原来麻警长这是升官儿了?你说我这耳朵是塞鸡毛了咋的,咋就愣没听说呢?你说我这整天都瞎忙道些啥呀!这么着吧,明儿一上班我就去警署向麻警长道贺,麻警长您可千万别挑我们这些屯迷糊的理呀!……”吕振国双手抱拳说道。

“嘿嘿……就你老吕头儿会说话!……”麻警长平时没少收吕振国的钱。他被吕振国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过身去谄媚的笑着对汉奸翻译官说道:“我说苟翻译官,这个老吕头儿说的一点也不假,他昨儿个确实去警署备了案,警署的记录簿子上都有记录,是合法的。……大家伙儿都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嘛!你就跟太君说说,能不能……”

“合法的?……我说麻警长,你刚提拔为警长,可不能假公济私,辜负了皇军对你的信任!……啥‘远亲不如近邻’?我这叫公事公办!……”苟翻译官瞪着牛蛋般的眼睛说道。

“公事公办!……公事公办!……我知道苟翻译官向来是廉洁奉公,铁面无私!……”麻警长说着,讨好般握着苟翻译的手摇了摇。他暗地里把几张“绵羊票子”塞到苟翻译手中。

苟翻译把双手插进棉袍兜中,显然是先把“绵羊票子”藏好。他皮笑肉不笑的对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说道:“呵呵……何人かの太君,この麻警長の言うことはすべて真実で,この部屋の中の人はすべて満洲帝国の順民で,皇軍の親友です(几位太君,这位麻警长说的都是实话,这屋子里的人都是满洲帝国的顺民,是皇军的好朋友)!……”

听了苟翻译的话,几个小日本鬼子宪兵的敌意这才小了一些,但仍然“哈哧”、“哈哧”的喘着粗气,虎视眈眈的望着工人们。一个小日本鬼子宪兵似乎是个领头的,他转过身去,对麻警长说道:“麻警長,この人たちは満洲帝国の順民で,皇軍の友达でいいですね!あなたの部下に身分証明書を調べてもらいます(麻警长,这些人都是满洲帝国的顺民,是皇军的朋友很好!让你的人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证)!……”

这个小日本鬼子宪兵的日语说的很快,麻警长根本就听不懂。他十分尴尬的转向苟翻译求助,待苟翻译翻译完之后,麻警长这才放下心来,对满屋子的工人们说道:“你们大家伙儿把身份证都拿出来,皇军要检查!……咱们这也是例行公事!……”

工人们一听,不敢不从,立刻乱哄哄的掏出身份证举到头顶,等着警察前来查看。麻警长一挥手,霍警官立刻带着三个警察去查工人们的身份证。

苟翻译似乎嫌麻警长“绵羊票子”给的少,他转过身来,用手指了指解耀先,一本正经的对麻警长说道:“嗯……麻警长,我是相信你对大日本皇军和满洲帝国皇帝陛下的忠诚的!不过……这些坐着的跟叫花子似的人都是‘北满铁路哈尔滨铁道工厂’的工人我相信。可前面那个留着小胡子的年轻人是谁?总不成他也是‘北满铁路哈尔滨铁道工厂’的吧?……”

麻警长顺着苟翻译的手指望去,见苟翻译指的是解耀先,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不过,那麻警长当了十几年的警察,整个浪儿就一个社会油子,他怎么会不明白苟翻译的意思?他急忙从兜中又掏出几张“绵羊票子”塞到苟翻译的手中说道:“唉呀妈呀……苟翻译官你说的是他呀?……他是北街周老太太家的大小子,是老吕头儿他们请来的教书先生。你别看他留着个糟心的小胡子,他没多大岁数,才二十三四岁,是我瞅着长大的。你放心好了!……”

麻警长心里有数,他给苟翻译的这些“绵羊票子”,老吕头儿明儿个就会加倍补给他。

解耀先见这个汉奸“狗翻译”贪得无厌,敲诈起来没完没了,真恨不得冲上前去,就像金庸金大爷的名著《天龙八部》中“四大恶人”排行第三的岳老三一般,把这个不是人揍儿的狗汉奸“咔嚓”一声扭断了脖子。

苟翻译把“绵羊票子”装进棉袍的兜中,意犹未尽,挺胸腆肚的说道:“只要大家效忠大日本皇军,效忠满洲帝国皇帝陛下,就一定会有安逸的好日子过。……可要是虎了吧唧的不知道深浅,想当啥‘反满抗日’分子,黄二愣子、关老蔫儿和刘树山就是下场!……”

苟翻译说到这里,工人们先是一愣,接着就不由得哗然。苟翻译大叫道:“吵吵啥?吵吵啥?……黄二愣子、关老蔫儿和刘树山为啥没有好下场呢?因为他们对抗大日本皇军的检查,造谣惑众,说啥妖仙‘大妖山魈’临凡,凡是作恶多端的那个……那个啥都加点小心,当心‘大妖山魈’找上门来,死无葬身之地!嘿嘿……被皇军当场就地正法了!……”

2

第十二章 遗民泪尽心岂甘(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