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海盗旗六队>第三章.从小学什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从小学什么?

小说:海盗旗六队 作者:卡尔加里小虎 更新时间:2020/12/15 16:04:05

1.

钱总就问:你爸爸让你回来有什么安排?

文小汐就说:先让我读大学,读完大学后,要到两个部队去,一个是黑豹中队,再就是陆战队的两栖侦察中队,黑豹中队干一年,两栖侦察中队干一年。

钱总和陈主任都微微点头,这都在他们可以办得到的能力范围内。

陈主任就对钱总说:老钱,你看把他安排到哪个中学去?这方面你的路子比我多。

钱总就在沉吟:他现在是我的干儿子,还是把他安排得离我近一点吧。

文小汐睁着他的湛蓝色大眼睛,很无辜的问:钱伯伯、陈伯伯......

钱总马上打断他:不能再叫我钱伯伯了,要叫我干爹。

文小汐无奈得很:干爹、陈伯伯我是高中已经毕业了的,我老爸才让我回来读大学的。

钱总和陈主任都望着他:你已经高中毕业了,你多少岁了?

文小汐说:我15岁呀。

钱总说:你15岁就高中毕业了?你是读的什么高中哦,别不是随便混了两年吧?

文小汐嘴巴一瘪:我混两年?我可是读的瀛州最好的高中—建国高中!我国小(国民小学)国中(国民中学,即初中)高中各跳了一级的。

陈主任就绕有兴趣的问:小皮**,那你有些什么特长?你爸爸教你些什么?

文小汐说:跑步跑酷,挨打杀人练电狗。

钱总问:跑酷是什么?

他得意的说:就是飞檐走壁呀。首先每个动作你要做得出来,比如你要做一个鱼跃前滚翻,那该跳多高,跃多远,滚翻的时候右肩着地消掉势头这些通通能做出来。所以我练得像个杂技演员,不,是体操队员。

其次想得到该做正确的动作,然后动作做得很快。

就是脑袋里面想象闪电般地动作,实际上就能做出如此之快的动作,而且精准无比!

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一个杂技演员+体操运动员+跑酷选手,还是奥运会射击冠军,中国出过这么多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如果有杂技+体操+跑酷+射击的综合比赛,那我就是世界冠军。

陈主任说:你爸爸教你打架,我是相信的,还教过你杀人呀?

他说:老爸不教我打架,只让我挨打。我会杀人!但是不会打架,老爸不许我打架,因为从小我就跟他学杀人,从小就被训练成一招致命一秒杀人,就练一个插眼,老爸把一个面具插在不倒翁上面,然后让不倒翁不断的摇呀摇的,几岁开始我就必须一出手直接插到面具的双眼那里,因为我的手指上沾了颜料的,手指戳到其他地方就留下印子了,只要鼻子脑门上有手指印,老爸就会打我的手心,就插眼练了三年吧。什么你来我挡拳打脚踢压根没练过,老爸教我,有人打我就忍气吞声硬捱。老爸说只有他和外公可以跟我对练,其他一般人在我十二岁后一两秒钟内就会被我杀死。打小我从幼稚园开始,就练杀人了,用木刀塑胶刀练,后来筷子、叉子、牙签都练过的。

钱总又问:那练电狗是什么?

文小汐就说:干爹你是老兵转业的都不知道?就是你们喊的仿真枪呀。

钱总问:你爸爸就让你练玩具枪?

文小汐不爽的说:电狗不是玩具枪!

又很骄傲地说:我的枪法非常好,出枪很快的。本来我的射击成绩超过瀛州少年组第一名的,可以参加亚洲射击竞标赛,但是老爸和外公都不让我参加,说会暴露我的身份。

这样说吧,美国现在最著名的狙击手叫查克·马威尼,他的父亲查尔斯·马威尼就是二战时期美国陆战队的一名神射手。6岁时,就能够使用他的玩具手枪准确射中目标,一般人看到10米以外的昆虫都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了,但小马威尼还能够射中30米以外的花园栅栏上的昆虫。不过我也做得到!,而且保证比美国这个狙击手开枪更快!

钱总和陈主任对视着,都有种不相信的感觉,不过想着文小汐的老爸王士文,又由不得他们不信,十几年前,英国特别空勤团的人还不是不相信王士文可以修理他们,他们自诩为世界上最好的丛林战士,结果被王士文按在地上来回**。

2.

钱总就说:你爸爸只教你这些打打杀杀的?

文小汐说:哼,我老爸也只会打打杀杀的,不过我可不同了,我能熟练演奏肖邦的24首练习曲,据说学钢琴者大约99.9%停止于此。

钱总说:是你妈妈教的?

文小汐说:是我外公教的,妈妈主要教我唱歌跳舞和外语,我七岁前主要住在德国,假期和外公回瀛州,七岁后住瀛州,假期回德国。我会流利的德语、俄语、日语、英语、法语。

德语、俄语、英语是外公和外婆教的,日语和法语是妈妈教的。

钱总和陈主任又是大眼瞪小眼了,两人就在嘀咕:送到国际关系学院?还是其他地方大学?

文小汐说:老爸说了,不要进军校警校,这样毕业后不服从分配可不好,可我毕业后在黑豹中队和两栖侦察中队呆两年后,就必须满世界去当快递小哥了?

钱总和陈主任感觉自己跟不上文小汐的节奏,怎么又出来快递小哥呢?

文小汐说:干爹和陈伯伯你们真笨,老爸安排我去当免费邮递员,负责送人上西天!嘿嘿,我的口号是“弹头快递,使命必达!”

钱总说:那看来就读外国语大学了,也方便看管。

文小汐也无所谓:干爹说读哪里就哪里吧。到时候安顿好以后,我外公外婆还要来陪我读大学呢,大学我最多只能读三年。

钱总就问:你外公是谁?

陈主任附耳在钱总耳边说:他外公来头不小,二战前就是苏联红军格鲁乌(苏联红军**谋部情报总局)的军官,在东北活动到1945年,后来一直潜伏在原先的西德,最后军衔是上校吧。

钱总就问:跟我们有没有联系?

陈主任想了一下说:我不能说有或者没有,只能说我不知道。

钱总就随口问小汐:你爸爸和你妈妈怎么认识的?

文小汐说:我老爸木头木面的,就知道装酷,都不知道我妈妈怎么看得上他,我妈妈从中学到到大学都是校花,从德国到瀛州,追我妈妈的人可以排满太平洋!我猜肯定是因为老爸让我老妈很性福。

钱总不解的问:很幸福?你爸爸妈妈很幸福是吧。

文小汐说:是性情的性,不是幸运的幸。是那种性福。

钱总和陈主任被吓了一大跳:你怎么这样说你爸爸妈妈呀?

文小汐眨着无辜的眼睛:我妈妈是很性福啊,她自己说自己很幸福的。

钱总只有哀叹:看看瀛州,把你们这些小孩子都教成什么样子了!

文小汐瘪瘪嘴:这有什么,从幼稚园到国小就有女生给我写情书呢。

陈主任就好笑地问:怎样写的情书呢?

文小汐说:就是画个红心啦。

2

第三章.从小学什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