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海盗旗六队>第四十一章.越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一章.越境

小说:海盗旗六队 作者:卡尔加里小虎 更新时间:2021/1/17 13:54:45

1.

第二天白天,尹久岛去卖手机,金玉姬和秋叶良子去买适合在境外穿的当地人衣服,以及吃的喝的。

田班长他们是特意到镇子上去剪的短发。这不是老百姓的那种板寸,而是军队那种寸头,也就是紧贴着头皮只有一点点发茬子那种。

金玉姬也问过田班长:当年他们越境到安南那边搞侦察的时候,是不是也剪这种短发?

田班长笑道:我们侦察兵都是留的长发,还有长长的鬓角。

金玉姬听了很奇怪:听说你们不是上前线都要剃光头吗?这样万一头部受伤便于包扎。

田班长说:不是这样的。对于我们侦察兵来说,有时候要化装成边民,有时候甚至需要化装成安南士兵。这种时候寸头甚至光头,一下子就会暴露我们的身份,因为安南士兵并没有强制剃光头的要求。再说了,在前线哪里有时间去打理头发胡子什么的,所以就算是普通的步兵上阵地前剃成了光头,没多久又留长了。

傍晚吃过饭他们就离开了景区,然后在尹久岛准备好的面包车上一直等到了半夜。田班长冲着尹久岛点点头,尹久岛发动车子往选好的越境地点开去。

开了一个钟头后,尹久岛把车开进公路边的林子里,大家就开始换上迷彩服。

田班长和金刚班长把81式大五叶双面风帽面罩版迷彩服穿上之后,还特意把面罩拉下来,再把风帽罩在头上。

借着天上的月光,文小汐看着两人,这迷彩面罩一拉上去,两人只有两只眼睛和鼻孔那里露出来,因为面罩的眼睛那里的开口是分开的,中间有根垂直的布条隔开,而鼻孔那里的只是一个椭圆形的小开口。

还别说,再看向他们,由于迷彩面罩罩着,他们只露出眼睛,所以不由自主的就让人注意他们的眼神,这时候就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因为只有久经战阵且杀人无数的老兵才有这种眼神—凌厉而冷冽。穿着便服的时候,看上去他们都是很平庸的中年人,有的看着市侩,有的木讷甚至畏畏缩缩的,可谓泯然众人。

可穿上作战服后气质一下子变了,似乎这老式迷彩服,这个面罩这个风帽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他们深埋心底的那种杀意慢慢的重新浮现出来。

文小汐也是因为修炼了唐门心法的缘故才有这种感受。反过来说,也是因为这四个老侦察兵老特战队员同样修炼过唐门心法,所以藏在骨子里面的东西此时终于显现了。

老兵是什么样子?就是他们永远牢记自己的职责,永远记着自己军人的身份,至死不忘!

当兵多年的老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有一个真实的报道可以告诉你。

2020年11月11日,全国男人都在防着败家娘们剁手,岳阳派出所民警在岳阳火车站巡逻时,发现了一位老人。老人口齿不清,告诉售票员要买票。但是老人周围没有人陪同,这让大家有些担心。于是民警上前询问老人家是谁,家住在何处?

面对警方的询问,老人口中只是在嘟囔着一句话:“我部队打电话,让回去!”

民警怀疑老人家可能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于是便将老人带回值班室,并且奉上热茶,让老人家先休息。随后警方在老人的行李中找到了老人的相关身份信息。据悉,这名老人姓周,今年80岁,四川成都人,曾经服役于某空军学院。

警方在得到老人信息后便联系其家人。在通过老人手机通讯录打了第14个电话后,终于联系上了老人的妹妹。得知消息后,周女士急忙赶到了社区与民警碰头。周女士说,周爷爷原籍在岳阳,转业后落户成都,退休后又回到了岳阳定居。

80岁老兵离家出走想回部队,是因为“我部队打电话,让回去”!

哪怕八十岁,即使是老人已经记不清许多东西,但是,刻在骨子里的军魂却从未离开!

人老军魂在!这一幕让多少人泪目?

对于一名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对年老的他们来说,会忘记很多事,忘掉很多人,但是他记得的那一定是自己认为最为重要的事,也许是为孩子留一盏灯,也许是答应给老伴买一双绣花鞋,也许是自己的任务没完成,也许是回到军营......

80岁的老兵已是垂垂老矣,忘记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偏偏不能忘记自己的军人身份,还记挂着“我部队”在召唤。

若有战,召必回!

如同一位网友回帖评论:生生念念之处,正是灵魂安放之所。梦绕魂牵,男儿铁血,奈何老弥,奈何魂漂。化土为记,花开为号......

另一名网友: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2.

月色下面,身穿迷彩服的七人往山脊爬去,翻过上面的山脊,也就是分水岭那边就是缅甸了。

尹久岛依旧当他的尖兵,牵着已经混熟的马克走在最前面,而田班长则负责断后。

七个人里面受过严苛的军事训练的有六人,就算秋叶良子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但从小接受忍者训练的她也能轻松跟上大家。

因为今晚的月光很好,实际上不利于越境行动,但是对于他们爬山倒是有利,所以他们的速度很快,马上就要到山脊了。

尹久岛已经带着马克上了山脊,这时候马克突然扭头看向来路的夜空中,而几乎同时,走在最后面的田班长也突然停下,疑惑的扭头望向后面的夜空。

一人一狗警惕的动作出现在显示器屏幕上。

好像一个厚厚的大笔记本电脑那样的军用防爆便携式显示器在几公里之外的一间屋子里桌子上,桌子后面坐着一个无人机操作手。

而他的身后,并排站着身穿便服的钱总和陈主任,他们也在看着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

虽然有月光,但此时无人机上面的光电镜头选的不是微光夜视模式,而是红外成像模式,所以田班长他们的身影在屏幕上就是很亮的白色。

在放大倍率下,田班长和那只狗警惕的神态很是明显。

这是进行了专业降噪处理的军用级无声无人机,无人机上也不像民间飞手的无人机上面有红的蓝的灯光闪烁,理论上说在这个距离上,人类靠视觉听觉都是不可能发现无人机的,但是田班长和马克几乎同时将头转向了正确的方向。

站在操作手后面的钱总和陈主任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陈主任迟疑的问道:感觉好像是田永贵。

钱总肯定的点了点头:就是他。

陈主任说:这么远,田永贵不可能看见或者听见才对。

操作手就说:主任,在这个距离上,大白天用人眼看见还可能,但也只是一个小点。夜里是无论如何听不见也看不见的。

钱总慢吞吞的说到:田永贵不是听见,也不是看见的。他是感觉到的。他也算是唐川柏的亲传弟子了。这个神秘的唐门心法,修炼得最久的就是王士文田永贵和钱小东了。实际上钱小东虽然直接跟着唐川柏的老父亲学了三年多,之前在王士文手上也学了上十年,但是真要论修为,这里五个人中还是数田永贵第一。

陈主任就说:这一下全国懂唐门心法的七个人就走了五个,剩下一个九十多了,还有一个在瀛洲的。他们五个人要是出了事情,这个杀人家族传承千年的绝技就断送了。

钱总没有马上接话,等了一下说到:我坚信钱小东他们能活下来的。田永贵和金刚都是全军实战经验最丰富的老兵了,他们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参军,在边境上执行侦察任务近十年,后来在黑豹中队,又带队在边境上伏击毒贩近六七年,全世界也找不出来有他们四个在东南亚丛林战斗经验更丰富的特战小组了,因为边境战争和安南入侵柬埔寨撤回后,号称东南亚实战经验最强的安南特工队也没有了参战机会。

陈主任就感叹到:这个世界上,能组建一个全部懂唐门心法的特战小组实在是太奢侈了。要不是亲眼见识过唐班长施展唐门心法的威力,我怎么敢相信传统武术还有实战能力?什么太极拳咏春拳八卦掌,个个都沦为花钱秀腿了。全国武术大赛比的就是谁打得好看,动作漂亮,实战效果却半分全无。

钱总说:传统武术里面的杀人技难登大雅之堂。你想想看,就钱小东他们练的这个,说穿了就三招插眼踢裆砍脖,用一切手段去插眼踢裆砍脖,用最快的速度去插眼踢裆砍脖,用最大的力量去插眼踢裆砍脖。可是在擂台上这三招都是不能用的,而且带上拳击手套后想插眼都插不了。而在街上搏斗敢使出这三招,又使对并且力量又足,那直接就准备去坐一辈子的牢,甚至被枪毙了。所以除了咱们军警和情报机关,谁敢练这些杀人技?甚至连警察都不敢多练这些招数。

这时候操作手说:主任,现在他们已经上了分水岭,就是国境线了。

尹久岛提前来探过路的,熟知地形,他站在山脊上,低声对大家说道:脚下就是国境线。

文小汐田班长他们五个人不约而同的站直身体向北方转身,肃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而金玉姬迟疑了一下,也站直身子,身子稍向东北方向偏了一些,也敬了一个军礼。

几公里外的屋子里面,无人机操作手看着屏幕上,从无人机热成像仪传来的画面,虽然只是五个并排站着的白色人影和稍隔开一截的两个人影,但是却清楚的看到了他们举手敬礼的动作。

操作手虽然穿着便服,但他实际上是一名现役军人。他一直用无人机跟踪着文小汐他们,知道他们将要越境。但是遵循着保密条令里面的“不该问的不问”,他一直只是默默的看着,直到这时候看见五个人行军礼。他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隔空还礼,可是他的右手手臂刚举起一半,猛地想到不妥,赶紧扭头往后面看,只见钱总和顶头上司陈主任早已经站立成标准军姿,正在行军礼还礼,他这才抬起右臂,把右手的指尖指向太阳穴。

4

第四十一章.越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