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气吞山河图>第六十七章 行家出手(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章 行家出手(二)

小说:气吞山河图 作者:行者如是 更新时间:2021/3/19 13:55:04

给何诗远把完脉以后,道明闭上眼睛,两手不断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轻轻的揉着,一边不住的微微叹着气。他在替这个何诗远感到不平,这么好的一个孩子,除了心脏功能十分的衰弱以外,其他的器官都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他是如何控制住自己远离心爱的运动呢。

道明这一微微叹气不要紧,一下子把一屋子人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了,惟恐下一句道明会说出什么吓死人的话。就在众人不错眼珠的盯着道明,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冲着何诗远展颜一笑说道“诗远老兄,今天晚间你喝一勺我给你配制的玉液,然后,再给你疏通一下堵塞的经脉,明天咱俩在校园的运动场上轻微的活动一下,如果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就说明我对你的施救还是有效的,我们就可以按照这个路子继续走下去。接下来,你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投入到你热爱的足球运动中,你也可以向你暗恋多年的女生发起总攻,你更可以挥拳狠揍欺负你多年的那些仇人,如果需要帮手的话,到时候可以叫上我。”

对于这个时期,生命力十分旺盛的何诗远来说,只要道明把他多年不十分通畅的经脉疏通好,在一点一点的赋予他那个老旧的心脏以生命的能量补充,循序渐进的坚持下去,不出三个月,这小子保证会生龙活虎的活跃在校园里的运动场上。

道明这些话一说完,一屋子的人这才有机会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尤其是何诗远的老奶奶和他的母亲,不住的扶着胸口,安抚着自己那颗紧张得砰砰跳动的心。

何诗远激动的说道“小神医,如果可以医治好我的心脏,让我受什么样的苦,我都可以接受,你就放心大胆的给我施治吧。”

道明微笑着摇着头说道“谁说施治病人就一定让他受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觉得他的医术还不够高明。反正在我的医治下,每个患者都是快快乐乐的度过治疗期的。”

听到这里,温诗涵小姑娘忍不住的问道“小哥哥,既然你的治疗功法如此的神奇,那肯定有一个响亮的名称吧。”

温诗涵小姑娘这一句海阔天空的提问,一下子把口若悬河的道明噎了一下,自己还真的没有考虑给这个治疗功法安装一个名字。于是,道明故作沉吟了片刻,一边思索着该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一边假装犹犹豫豫的说道“下山前,师父曾经嘱咐过我,不要暴露自己的来历,不要泄露师门的绝技,你这样一问,实在是让我很为难呐。”

看着温诗涵因为自己的解释而吓得噤若寒蝉,直吐舌头,道明补充说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师门的许多绝技都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名字,如果一定要安装一个名字,叫起来方便的话,那就叫它无相神功吧。因为,我施治时都是在患者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开始和完成的,如果不是患者自身感觉变化特别大,局外人还以为我是在故弄玄虚呢。”

说罢,道明拉过何诗远的手臂,顺手掏出一枚流光溢彩的小葫芦,示意何诗远张开嘴巴,道明微微的往他的嘴里点了几滴玉液,然后让他闭目全身心的放松,道明便悄悄的往何诗远的身体里输入元气。这种无相的生命能量的注入,外人看不出一点端倪,而被承救者本人则会感到身体里好似有长江大河在汹涌澎湃的激荡流淌。这股生命能量所过之处,那些拥堵的经络很快就像决堤一样,再次被疏通顺畅的流淌,而那些柔弱的经脉被这股生命能量满满的包围着、修复着。再看何诗远,他被身体里的能量激荡着几次都要站立起来,汗水正在人们可见的情况下,一滴一滴的在他的额头冒出,再汇聚成有如溪流般满脸的流淌。

眼看着何诗远几次都差一点蹦起来,道明停止了对其身体的能量输出,但是,他并没有放下何诗远的手臂,道明在感知着何诗远身体里能量的流淌,时刻准备疏通着有可能出现拥堵的穴位。直到何诗远脸上的汗不再流淌,气息平稳之后,道明这才轻轻放下他的手臂。

不一会儿,何诗远豁然的睁开双眼,人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眼里闪过一道光芒,他感激的望着道明,激动得嘴唇直哆嗦,费了好大劲儿才说出来一句话“谢谢你,小神医。”

何诗远的母亲赶紧问道“孩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何诗远激动的说道“我感觉自己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特别的想出去疯狂的跑几圈,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大口喘气,不能象正常人一样跑跑跳跳了!”

眼看着自己的哥哥医治的效果这么明显,温诗涵开始跃跃欲试了,而道明假装没有看到她的表现,继续笑眯眯的看着何诗远与自己的妈妈诉说着他那些新奇的感受。最后,还是老何校长爱孙心切,他一把薅过温诗涵,硬是把她塞进道明的手里,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道明看到老何校长满眼都是乞求的目光,他只能满足老人家的心愿,握住了温诗涵的小手。

冷不丁的让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握住自己的手,温诗涵还是有点不习惯,她习惯的挣扎了一下。道明趁机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就不上赶着替你诊病了。”

说罢,道明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准备站起身来。心明眼亮的温文雅爱子心切,他一把按住作势起身的道明,连鞠躬带作揖的央求着道明,说是孩子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不习惯被男生握住手而已。温文雅一边解释着,一边不住的给温诗涵使眼色。机灵的温诗涵马上乖巧的跟道明进行道歉,说自己绝没有不相信道明的意思,只是不习惯让男生抓住自己的手而已。

道明重新坐下,把手搭在温诗涵的脉门上,嘴角微翘着,意味深长的看着温诗涵,示意她把脑袋凑过来,附在温诗涵的耳边悄声说道“小丫头,你是不是机灵得过了头,跟我还假装淑女模样。在学校,你这双手不知让多少男生摸过了,就说你的同桌吧,为了让他替你完成作业,整个一堂课,你的手都被那个小子赚在了手里。还有,为了赌气跟同班的女生争抢一个男生,你不惜……”

温诗涵越听心里越是发毛,这要是让这个小神医在众人面前吐露出去,自己小太妹的嘴脸就会暴露无遗,在这个家,自己的脸还往哪搁呀,自己那个飞扬跋扈的母亲很有可能当众就撕破自己的脸。于是,温诗涵灵机一动打断道明的话,假装兴奋的嚷道“哎呦,不愧是神医呀,诊断得这么清楚,看来我是有救了。请问神医,你能具体说说医治我的步骤吗。”

道明白了这个小太妹一眼,又向周围瞅了瞅众人殷切企盼的目光,心中暗暗想到,今天我肯定是躲不过去了,但是,自己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为一个嚣张的小太妹所左右。唉,医者仁心,不管怎么样,人还是应该施以援手救助的,但是,总得让这个小太妹付出一点代价吧。现在看来,唯一可以收拾得小太妹心疼落泪的招式就是把她憋在家里数日了,看她如何再去招蜂引蝶。

于是,道明老神在在的说道“其实,眼下医治你的病症并不难,就看你能否谨遵医嘱了。”

闻听道明这样说,不仅是温文雅瞪大了眼睛,就是何文慧也支棱起耳朵,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道明这里了。

老何校长赶紧应承道“只要能够医治孩子的身体,什么样的医嘱也都应该遵守的。”

老人家话音刚落,温文雅与何文慧夫妻俩马上连连点头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何氏家族的人都表态了,道明意味深长的望向了心里直发毛的温诗涵,众人也同时看向了忐忑不安的小太妹。在这些家人庞大的目光压力下,温诗涵只能被迫就范,她装作淑女样乖巧的冲小神医道明点头应允。

道明重新掏出一枚流光溢彩的小葫芦,在手里颠来倒去的把玩起来,心思通透的温文雅马上笑眯眯的递过来一个水杯,道明颇为欣赏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禁感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呐。于是,道明往水杯里轻轻的点入几滴玉液,抬手递给了温诗涵。小太妹十分不情愿的接过去,嘴里轻轻的叨咕着“真抠,就给这么一点,还不够我润嗓子的呢。”

坐在旁边的何文慧也是撇着嘴,十分不屑的看着那只水杯。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道明自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们,他盯着温诗涵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千万不要小瞧这几滴玉液,待会儿你喝下去就应该知道它是千金难买的神药了。这次看在老校长的面子上免费让你白喝,下次你就是给我拍过来十万八万的,我也不见得瞄一眼,小姑娘,珍惜吧!”

说罢,道明不再理会她们母女两个人的丰富表情,而是优哉游哉的闭目养神了。

贪婪的喝下去水杯里的那几滴玉液,在众人瞩目下,渐渐的,温诗涵的面部表情开始丰富多彩,脸上的颜色也是变化多端。最后,温诗涵抑制不住的一把抓住道明的手,想说,想倾诉想要大声嚷嚷出来自己身体里那难以言表的舒坦与痛快。

道明伸出一只手指放在唇间,示意温诗涵稍安勿躁,并出言提醒道“细细体会,不要多言,感受到哪个部位反应更大,就说明那里是最需要亟待解决的地方。”

趁着躁动的小丫头安稳了下去,道明轻轻牵过她的手按住脉门,宁心静气的探究着温诗涵身体里元气流动的状态,感受着弱小的经脉正在不断的被修补,能量流通更加的顺畅。这个丫头的病情要远远弱于何诗远,医治起来要比医治何诗远容易得多,但是,不能因此就便宜了这个小太妹,不借机整治一下她,拖到以后就更难以收拾了。于是,道明把正在徐徐输入温诗涵体内的能量流突然截断,小丫头体内一旦失去能量的供给,那种难画难描的舒适度一下子就跌落下来,她不禁“呀”的一声惊叫,满脸痛楚,可怜巴巴的看着道明,一副神医你快出手救救我吧,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道明郑重其事的说道“小妹妹,这种有如婴儿断奶般的滋味是不是特别的难受,这就是你今后治疗恢复阶段常常会出现的状态。所以,我的医嘱就是让你在家禁足三个月,这期间你乖乖的猫在家里,不打电话,不接电话,不看电视,除了你自己的父母不要见任何一个外人。做到了这些,你就不会有刚才那种难熬的痛楚,一旦熬过了这三个月,你的前方将会是一片坦途。”

道明的话音刚落,一直察言观色的何文慧忍不住插言道“如果是这样,孩子的学业怎么办,明年她就要高考了,这不是耽误孩子的前途吗!”

道明耸了耸肩,无可奈何的说道“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场面上道明这样客气礼貌的回复着何文慧,其实他内心里早就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刁蛮女人骂了个狗血喷头。你个傻瓜,我这哪里是耽误她呀,我这是在救她。这个小太妹在你们面前装得规规矩矩的,她在学校里和你一样的飞扬跋扈,别说是高考了,她中学的毕业考试都是无法通过的。我给她定的那些规矩,就是逼迫她安下心来,老老实实的在你们的监督下按部就班的复习。如果把她看住了,凭借她的天资聪颖,估计明年还能勉强考上一所大学的。

如若不听“老人”言,吃亏的就是你们这样自以为是的上等人,到时候,嘿嘿嘿,你们哭都来不及了。

2

第六十七章 行家出手(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