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隼长空>第五章 下连后的岁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下连后的岁月

小说:猎隼长空 作者:鸿朴一休 更新时间:2021/6/2 0:15:13

(接续第四章)

林野没说话,和李维一来到训练场的一角,坐在高台上,下连的日子就要来临,林野要分别很多战友,王恺,李维一,王遵宇,宋海滨等,都是和林野关系最铁的,哎!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分别就是这么残酷!!!

点上一支烟,林野和李维一都默不作声,这是林野第一次在部队吸烟,为了兄弟,看着周末的余晖,又要和兄弟分别,林野苦涩地一笑,难道自己的好兄弟都要离开自己吗?他想到了张耀鸣,想到了耿乐天,徐子航,白宇曦,又想到了郭紫仪,shit!怎么又是她?!!!

在大冬会期间,林野又在新兵连认识了不少新战友,都是别的班的,林野在一班过得还算可以,就是因为是城市兵,有一些鹤立鸡群,林野说得,那些农村兵都听不懂,那些农村兵说的,林野也看不上,这就形成了代沟,好在林野这个人比较开朗,所以平时和战友们的感情还是比较不错的,除了和袁增琳,孙恺有一些小摩擦,后来也成为了莫逆之交。

下连了,下连了,赵班长说,下连以后,去山区里驻扎,林野的老乡老于,就是在来的火车上给林野劲爆鸡米花的那位战友,他去看守监狱了,至于李芳飞,林野在新兵连也没见过几次,也就没有了下文。

终于,下连的那一天,还是来临了,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天很晴朗,大家早早就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道别了李维一,王恺等新训战友,一班战士和隔壁连队一个班一同坐上了去往江口市的火车,一班的战士都喜欢玩斗地主,林野不喜欢打牌,就一个人,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无人打扰,望着窗外的风景,独自发呆,郭紫仪?你为什么要和哥分手啊?哥哪一点待你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带着情苦,林野就这样离开了相处了4个多月的新兵连战友和新训基地,有些人,有些地方, 再见,就将是——再也不见。

别了,冠渠镇,别了,新训基地,别了,滨海市的战友们!别了!我的挚爱!!!!

下一章,下连后的岁月,将会更加地精彩,期待吧,我的读者们!!!!

第五章 下连后的岁月

坐着去往江口市的火车,和隔壁连队一个班的战士一路同行,隔壁连队那个班是去二中队,林野所在的班要去的是三中队,二中队在江口市里,而三中队在大山里,不过一班的战友们都没有怨言,哦,对了,王猛球去了十三中队,在滨江市里看监狱,而李维一去了滨江市的船艇大队,这两个人走后,一班加上班长就只剩下9个人了,正当林野坐在车窗旁发呆,不知所措之时,宋海滨忽然从另一个车厢走了过来,把手蒙在了林野的眼睛上,林野一下子怒了,怒吼道:“谁呀?!”,宋海滨捏着嗓子,说道:“哥,你猜?”,

林野:“他奶奶滴,我这往哪猜?”,

宋海滨看林野的样子太好笑了,就不忍心再捉弄他了,随即放下双手,站在林野身后,林野一看是宋海滨,兴奋地差点蹦了起来,喊道:“宋海滨?你怎么也坐这趟车?”,

宋海滨:“我们八班下连和你们一班一个连队啊!”,

林野:“真的?”,

宋海滨:“那还有假?”,

林野:“你怎么不早说?”,

宋海滨:“你也没问我啊?”,

林野:“我靠!!!”,

宋海滨在林野旁边坐了一会儿,两个人都望着车窗外发呆,祖国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还有几个小时,火车才能到达中转站,一班的战士有几个在火车上斗地主,过了一会儿,隔壁连的战士先下车了,目送他们下了火车,又是在火车上无聊地坐着,宋海滨问到林野:“林野,下连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林野:“下连?不知道呀,还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

宋海滨:“咦?咱们的林野班长不是想去‘猎隼突击队吗’?咋了,又变卦了?”,

林野看看四周,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说:“你小点声!别让别人听见,低调低调!”,

宋海滨笑着连忙点头,

林野:“我告诉你啊,海滨,‘猎隼’突击队可能不会去咱们连队去选人了, 因为咱们那太偏僻了,他们看不上!”,

宋海滨:“什么?看不上?我们还看不上他们呢!”,

林野:“你别急呀,我听我们班长说,可以先去教导队培训,等教导队要是看好咱了,也许咱们就有机会了。”,

宋海滨:“是吗?”,

林野:“是啊!”,

宋海滨:“那好吧,那咱们只好......”,

林野:“静观其变!”,

宋海滨点了点头,两兄弟颇有默契,都是从滨海市走的兵,宋海滨是滨海海事大学的大二学生,计算机专业,林野是滨海师范大学的大三学生,外语专业,都是有文化的高才生,理应在部队受到重用!

林野:“走,带我到你们班那去看看!”,

宋海滨:“好!走!”,

林野和赵班长打好招呼,就去隔壁车厢玩去了,

隔壁的车厢里,有一个叫‘时天一’的战友,林野经常叫错为“石破天”,不过他在游戏里的技战术能力,的确够得上“石破天”的大名了!

时天一在那坐着聚精会神地打游戏,

林野:“嗨!战友!你这个是什么游戏机?”,

时天一:“PSP2000。”,

林野:“哦,你玩啥呢?”,

时天一:“怪物猎人。”,

林野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时天一在那玩《怪物猎人》,坐了一会儿,林野实在是无聊,就问时天一借游戏机,时天一也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就问林野:“我给你玩游戏机,你给我啥好处?”,林野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苹果,递给了时天一,说:“喏,苹果给你吃,我都没舍得吃!”,

时天一:“嗨!算了!和你开玩笑呢,那,给你玩半小时,半小时以后记得叫醒我。”,

说完,时天一躺在了座椅上,开始打起了瞌睡,林野接过游戏机,心想:“这小子......”,就满意地玩起了游戏机。

有了游戏机的陪伴,时间过得还算快,过了两个小时,时天一醒了,他望着林野,一看表,脑门一拍,喊道:“他奶奶的,都下午2:00了,你怎么不叫我?”,林野哭笑不得,说:“哎呀!你睡得那么香,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呢?”,

时天一:“你小子,游戏机给我,不讲信用,哼!”,

林野:“哎!等会儿!我还有一关没打完,马上通关了。”,

时天一趴到林野旁边一看,果然还差一关就好打到大BOSS了,不过看林野的操作,作为游戏骨灰级玩家的时天一比谁都着急,他定睛一看,眼看林野手中操作的小人就要归西,他一把夺下林野手中的游戏机,三下五除二,愣是把只有四分之一血的主角给起死回生过来,看的林野好生敬佩,

林野:“战友,你叫什么名字?”,

时天一:“江湖人称‘影子杀手’,你就叫我‘影子’吧!”,

林野:“影子?好名字!”,

八班班长宋炳承走过来用手打了时天一头一下,对时天一说:“影子杀手你个大头鬼!”,并对林野说:“你以后就叫他‘大屁股’就行了!”,

林野:“大屁股?哈哈哈哈哈!!!”,

“林野!好下车了!你还不回到你的座位上去?!”,赵三实班长如是说道!

“是!班长!”,林野一看,已经在这里呆了能有两个多小时,这可把赵三实班长急坏了,赵班长把林野拎回了一班所在的车厢后,就命令不太合群的林野看着孙恺他们斗地主,林野阳奉阴违,一脱离赵班长的视线,就又离开了座位,去一个靠窗的角落,想他的“诗和远方”去了,不出所料,火车准时在下午四点到达了中转站——瞭望台火车站,瞭望台镇是一个滑雪圣地,每一年都有不少中外的滑雪爱好者前来朝圣,在瞭望台火车站做了简短的停留,三中队中队长屈胜卿前来接站,屈胜卿是一个虎背熊腰,颇具大将风范的上尉连长,人很精神,说话也干脆,比新兵连一连连长武连是高出一个档次,林野看到他,怯怯地,心想:“下连以后,可别招惹这个‘活阎罗’!”,新连长很健谈,他和一中队武连长是过命的交情,多年的兄弟,武连长之前介绍过了,也是新训大队一连的连长,这次一班和八班是由武连长带的队,然后转交给屈队长,大家在候车室坐了一会儿,晚饭又是泡面!“不过下连队以后会有加餐”。

这是屈队长的原话,在候车大厅吃完方便面,总算是填饱肚子,大家伙坐着等待着火车的到来,下午4:30分,火车准时到来,大家背着行囊,迈上火车,又是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旅途,不过,这次很快,一眨眼下午的工夫很快就到达了,河里八乡,青鸟镇,下了火车,三中队的老兵来接站,正巧今天三中队外出采购,司务长和老兵在瞭望台镇买了不少口粮,饮料什么的,今晚三中队要会餐,又是一顿大吃大喝,大家把行李抬到了连队里面,林野和赵班长一个班,还是在一班,一班的战士,除了林野,还有时天一、宋海滨、老兵曹然、老兵潘东、李洪玉、邹春展、郭阳和副班长吴天,排班分好,大家伙简单把行囊收拾好,就准备就餐,今天的晚饭很丰盛,还有饮料,因为部队不让喝酒,所以大家只能喝饮料。

走了一天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大家都累屁了,走上餐桌,新兵们就是一顿胡吃海喝,屈连长看着自己的兵如此能吃,感到很高兴,很欣慰,接下来的一年,这些新鲜血液将会重新焕发三中队的青春,巩固三中队的实力!!!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伙就收拾碗筷,收拾完就回礼堂开迎新大会,老兵们先自我介绍,20多名老兵齐上阵,一个接一个地表演节目,有的表演鲤鱼打挺,有的表演摔擒功夫,有的表演擒敌拳,有的表演“毛毛虫”,晚会大约开了两个来小时,新兵这一边也有一些出节目的,林野表演葫芦丝独奏《情深意长》,孙恺和苑增琳表演擒敌拳,郭阳表演颠球,等等等等,晚会开地很热闹,老兵和新兵之间互相促进了了解,加深了战友情,晚上,大家按时就寝,一班的新兵的心理久久不能平静,久久不能入睡,在下连后的头三个月,林野过地很开心,除了每一天的按时操课,就是夏季的露天烧烤了,每个月一次到两次的露天烧烤,是山里的中队特有的活动,你去问市里的中队,他们哪有这个待遇?!

每次露天烧烤前,司务长都会安排老兵去采购,每一次采购都是大采购,什么羊肉啦,骨肉相连啦,烤韭菜、烤辣椒啦,烤火腿肠、烤鸡胗子、烤鸡肝等等,这些都是夏季烧烤必备的项目,饮料就是芬达、雪碧、可口可乐、果粒橙等,一到烧烤季节,就是每周五的傍晚开始,3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9点多,赶上没有岗的战友,真的能饱餐一顿,大家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念诗朗诵,好不热闹,林野很喜欢在三中队的日子,无忧无虑的,虽然每一天的训练也是很苦,但是捱不过大山里的空气清新啊,没事的时候,一到中午午睡过后,排长就领着新兵跑靠山屯去了,对,是武装越野五公里,有时候心情好,就轻装跑,跑到靠山屯,去屯里面的小卖部买板栗饼吃,吸烟的买烟,不吸烟的买饮料,再在屯里的山间小溪喝清泉,小溪的水很清,可以直接喝,这让从小就生活在大都市里的林野很是惊讶,也感觉很幸福,林野平时不吸烟,不过,有的战友会散烟给林野,林野一般不抽,捱不过了,就吸一根,第一次在部队吸烟,是在新兵连的时候和李维一一起吸的,下连以后呢,是在锅炉房,李洪玉给的烟,白沙,吸了几口,被李洪玉看出来没吸过烟,李洪玉就教林野怎么吸,林野不想学,不过还是得给同一个班的战友一点面子,就照着样吸了几口,还好,不算太呛人,后来李洪玉看林野吸烟太浪费,就索性不给他了,说他浪费国家粮食,这让林野哭笑不得。ヾ(●??`●)

三中队附近有农户,人不多,与三中队的关系倒是很近,经常有老百姓需要三中队的战士去帮忙干点活,屈队长就准了,无非是大雪天帮着推车,帮着铁路局的工人抬钢轨,帮林场的人挖煤,帮小卖部老韦头种点野菜,给他点野味什么的,三中队自己种菜,养鸡养鸭养鹅,自己种木耳菌,都是部队的战士自己操办,还记得刚下连5,6月份的时候,屈队长从外面弄来一些鸡仔,鸭仔,鹅仔等,马上就安排人开始在营房外面围栅栏,作鸡窝,鸡窝很大,能容纳很多家禽,林野全程参与了鸡窝的制作,当然,论干农活,城市兵肯定没有农村兵俏丽,干活的主打,还是农村兵们,几周,一个**就围好了,里面又设置了鸡窝,鸭窝和大鹅窝,以后鸡肉、鸭肉什么的都不用从外面买了,自给自足。

再说说上岗,每一班岗有两个小时,有自卫哨和岗楼的哨,还有枪库,枪库是监控室,一般由士官以上级别来站,自卫哨是看大门的,但是也不能小视,再就是岗楼的哨,三中队是看什么的中队?是武警内卫部队,不过由于保密条例的限制,笔者在这里就不透露具体事宜了,反正,也没啥可说的。

每一次站在岗楼里,林野和老兵站在一班岗,基本上就算是休息了,因为平时的训练很苦,虽然三中队是基层连队,不比“猎隼”突击队之类的特战队,但是在山里的兵普遍都要比城市里的兵军事素质要更加地过硬,因为每一天三中队至少越野15公里,早中晚各一次,还有器械训练,体能训练,沙场摔擒,400米障碍跑,等等等等,再就是战术训练,拿着枪,跑战术,下连以后,林野最喜欢玩的就是器械和枪,但是最享受的就是在春夏跑越野轻装五公里,跑完五公里到韦大爷,也就是方圆几十里地中唯一的小卖部去买冰水喝,别提有多暗爽了,他们还有的还喝冰镇可乐,林野提醒他们碳酸饮料喝多了不好,他们不听,郭阳就是因为碳酸饮料喝多了,踢球的时候,把脚给崴了,对了,说到踢球,屈队长最爱的运动,没有之一,只要天不是太冷或者太热,屈队长下午就会组织大家一起踢球,一踢就是两个多小时,林野是足球城滨海市出来的兵,踢球是他的拿手好戏,林野经常和宋海滨搭档把队长他们虐哭,屈队长也不是盖的,颇有点维埃里的味道,经常一个人头顶脚踢,一场比赛能进四、五个,吴天副班长也很会踢球,他和一班老兵潘东是黄金搭档,潘东从华北地区来的,别小看他,他可是队内,除了林野、宋海滨和屈队以外,技术最好的,也是三中队速度最快的快马,身高不高,165cm,可是脚下技术很过硬,颇有些欧文的味道。

记得有一次屈队长和潘东各带领一支队,这两个人就较上劲了,经常一个人从后场拿球,带到前场,再射门得分,如此往来,好不热闹,你一腿,我一脚,这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林野在队内经常打两个位置,一个是组织型中场,一个是守门员,林野的体能很好,俗称“跑不死”,一场比赛90分钟,经常一个人串联起中后场和前场的连接,每次比赛,都是标准的“11人制”,林野由于带球稳定,推进速度快,经常给宋海滨做身后球,林野的大局观是队内最好的,经常与宋海滨和吴天副班长玩倒三角配合,再加上潘东老兵的速度,一班是实力最强的!!!!

整个三中队,前锋和能进球的不缺,就是缺能做球的中场大师,林野就是担当起了这个角色,经常一场比赛下来,宋海滨和吴天副班长能进七、八个球,这里面五到六个球都是林野做出来的,所以在支队举行的武警足球大比武中,三中队也由林野带队经常夺冠,因为足球的缘故,林野成为了大队的红人,支队文工团有时会下基层连队慰问官兵们,上次说的那个6级文职女军官,相当于少校军衔,就很看好林野的艺术天赋,比如说葫芦丝演奏,一门很纯正的“播音腔”,屡次想招林野进总队文工团,可是林野不想走,屈队长也不会放,所以没办法,女军官只好认了林野当弟弟,这样就有理由隔三差五地过来慰问三中队的战士们了。

讲完足球,就是篮球了,不得不说,林野很有运动天赋,常言道:足篮不分家,从学生时代起,足球能踢好的,篮球自然也不会太差,每次打篮球,林野都是队内得分王,虽然论绝对的身体素质,林野不是连队里最好的,但是林野打球很聪明,他很少用身体去打球,而是会巧妙地利用身体的各个关节,去为自己的突破做剪刀手,比如说林野最喜欢打的位置是得分后卫,带球突破、2分、三分、上篮得分都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和吴天副班长是最佳搭档,吴天副班长司职小前锋,负责抢篮板、突破和得分,以及吸引敌方防守注意力,他们一班经常迎接来自其他三个班的挑战,以队长为首,选人,轮番轰炸林野所在的一班,一般很少输,基本上都是大比分赢得比赛的胜利,后来队长看不下去了,说:“你们一班不能老这么打,我们得打散来打,混合打!”,从此,一班就不自己组队了,就和别的班混合组队,打,当然,有时候其他班的猪队友太坑害林野了,林野就对队长抗议,说:“队长,我强烈要求要恢复以前以班为单位的打法,这不咱好进行支队篮球比赛了吗?老这么散着打不利于集体发挥啊!”,队长回头一想,也对,就听取了林野的想法,又以班为单位,各自组队,后来为了迎接支队篮球比赛,屈队长就以一班为核心,组建了一支12人篮球队,赶赴支队参加比赛。

通过这次篮球比赛,林野又见到了不少新兵连战友,比如说,王恺,李维一还有王遵宇他们,王遵宇是代表纠察队来参加比赛的,由于3中队实力过于强大,所以大家都对3中队比较忌惮,先是以大队为单位,角逐出两名种子队,再进行八强淘汰赛,3中队每一场比赛都弹无虚发,场均贡献70多分,后来在半决赛中惜败于船艇大队,正好是李维一所在的中队,被自己的兄弟击败,也算一个安慰,之所以这次比赛会止步于半决赛,绝大因素是因为由于三中队在支队足球比赛中夺得了桂冠,浪费了较大的体力,而篮球队又是以足球队的主力为班底的,所以由于体能的缘故,夺得最终篮球比赛的季军,也算虽败犹荣。

下连以后这一年,基本上与城市生活就没有什么联系了,3中队所在的青鸟镇,总共人口也就百十来号个人,抛去在工地务工的,剩下的就是零零散散的镇民和小卖店的韦大爷,林野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吃零食,每到周末,林野就会去小卖店买一堆零食,比如康师傅3+1啦,奥利奥啦,卡迪那啦,豌豆脆啦,等等等等,再买一点饮料什么的,往中队的图书室一坐,就是一天,别提有多高兴了,林野很喜欢读书,尤其是时尚杂志,林野是一个时尚的男孩,他为了研究穿搭,把每一本时尚杂志的扉页都研究明白了,怎么去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部队战友有很多都恳请林野为他们搭配服装,林野也不含糊,把怎么穿搭,需要买什么单品,全都给他们写在纸上,等外出的时候,大家伙就照着林野写得时尚单品就去买了,都打扮得特精神,有几个还在当地的小镇琢磨起了对象,据说就是因为穿着打扮的关系,吸引了姑娘,战友们都很感谢林野的眼光,经常给林野买吃的喝的,对了,除了周末,这里说一个小秘密,每天夜里,大家也都得上岗,经常半夜里,一下岗,林野就跑去小卖部买吃的去了,一买就是...哈哈!买完回来,就躲到健身房的乒乓球台后面,大快朵颐起来,有一次,战友小吴天(和吴天副班长重名,这里加一个‘小’字)也来健身房的角落处“干坏事”,说是干坏事,也就是玩手机,只见小吴天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健身房,这时候林野也在健身房里,靠着墙,外面是窗户,就这么倚着窗户,有乒乓球台在前面挡着,就着薯条,就大口吃起来,这是夜宵,吃一口,喝一口雪碧,岂不快哉?!

此时已经半夜12点多了,大家都已经熟睡,就剩下林野在那大吃大喝,这时候,一班岗的小吴天也到了健身房里,蹑手蹑脚地来到了窗台边,一看林野在这大吃大喝,“啊!”的一声,吓了一跳,林野也下了一跳,“我擦!你吓死我了,小吴天,他奶奶的!”,林野咒骂道!

两个人相视一笑,各自干各自的活,后来等林野吃完,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健身房回去睡觉去了,就这样的事,林野不知道干了多少遍了,每一次到晚上上岗下岗,就成了林野很期待的事,由于林野胆子比较大,晚上是不允许大家去小卖部的,排长下命令了,要是捉到,肯定得通报批评,可是林野见缝插针,其他战友有烟瘾的,也会在晚上去小卖店买烟,对,就是半夜12:00至凌晨2:00这个时间段,韦大爷还不会睡,他还指着战友们给他送钱,有时候有的战友胆子比较小,不敢去小卖部,怕被抓着,就让胆大的林野去买,林野嘲笑他们“又懒又馋”,就拿着钱去了,顺便买点自己爱吃的,就下岗了。

说到训练,就更有意思了,每一天上午都是队列训练,下午是擒敌训练,器械训练,每一天3个越野五公里,经过两年的训练,林野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锻炼,下连之后,负伤是经常的事,比如邹春展的脚伤,李维一的半月板,李洪玉的阑尾炎,记得深秋的某一天晚上,都已经9:00多了,在外面站岗的林野,突然听见了营房内部杀猪一样的惨叫,后来过了一会儿,出来了几个老兵和新兵,抬着李洪玉,就出来了,部队的担架一般都用不上,这次派上了用场,几个战友,抬着李洪玉就坐着队长的车,赶到镇上的医院,阑尾炎切除手术,据说李洪玉在医院冒着豆大的汗珠,一路上都叫唤的极为惨烈,好似上刑场,赶到医院以后都已经昏死过去,后来听其他战友说,李洪玉是在第二天早上6:00多回来的,回来后,整个人都虚脱了,大家伙都笑话李洪玉,笑话他怕死,李洪玉只是挠挠头,也不辩解什么的,只会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林野笑话他词不达意,应该是:“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部队的战友,尤其是新兵们,经常叫岗的时候,赖着不起,也不知道是真起不来还是装的,记得有一次,郭阳半夜12:00去叫岗,好像是小吴天,叫了15分钟,小吴天也没起来,郭阳一生气,拿着手里的电棍,就对小吴天“一顿屠戮!”,小吴天被电的妈都不认识了,晃晃悠悠起来,问到郭阳怎么自己麻麻地,郭阳举起自己手中的电棍,说:“哼哼!”,这时,小吴天才反应过来,只不过被郭阳电的有点找不着北了,只好麻利地穿起衣服,这已经不止一次小吴天在郭阳来叫岗的时候装睡了,老实的郭阳要给小吴天一个教训,所以出此下策,后来这事被连队通报批评,队长给郭阳和小吴天一人一个大嘴巴子,给两个人都扇了出去,小吴天说:“好痛!”,郭阳撇撇嘴,走了,这就是差距。

说道3中队最自律的人,永远都是那个宋海滨,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有时冷静地令人发指,记得有一次周五晚上,大家自由活动,有的去电脑室玩游戏,有的去电影室看电影,有的去台球室打台球,像宋海滨这类高材生,就去班里打电话了,林野在班里玩着时天一的PSP2000,这一边宋海滨在那里给她对象打电话:“喂?你怎么才接我电话?”,

宋海滨女友:“怎么,不行吗?”,

宋海滨:“你怎么这么和我说话?”,

宋海滨女友:“怎么,不行吗?”,

宋海滨:“你怎么了?”,

宋海滨女友:“没什么?我和那XX看电影去了今天。”,

宋海滨心头一紧,那XX是宋海滨在大学的情敌,自从宋海滨入伍以后,他女友就

经常在宋海滨耳边说起他的情敌,让宋海滨很不痛快,

宋海滨:“你是不会要死?”,

宋海滨女友:“对!我就是要死,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要从部队回来揍我吗?”,

宋海滨:“这个,我做不到,延后两年吧。”,

宋海滨女友:“呜呜呜呜呜~~~!!!!”,

宋海滨:“哎!是你做得不对在先,你怎么先哭了?”,

宋海滨女友:“呜呜呜呜呜~~~!!!!”,

林野在这头听得,那叫一个心颤,宋海滨是一个极其有耐心的人,记得新一年度他得优秀士兵的时候,他也只是微微一笑,队长说他“大智若愚”,没错,队内计算机的问题都是他来把控,林野负责广播室和队务会。宋海滨负责计算机,这两个人,一个外冷内热,一个外热内不凉,都是好苗子,那天,林野在屋里面全程听到了宋海滨给他对象的电话,直言宋海滨是好男人,从来不发怒,这不,宋海滨打完电话,拍拍林野的肩膀,说:“大野,你家那位呢?”,

林野:“嚓!别提她,一提她我就来气!”,

宋海滨:“咋了?”,

林野:“她丫的不给我打电话!!!”,

宋海滨:“那你就先给人家打嘛!”,

林野:“那多没面子!”,

宋海滨:“你一个大老爷们,面子重要还是媳妇儿重要?!”,

林野:“嚓!算了!说说你吧!和弟妹吵架了?”,

宋海滨:“哎!不提了!都是眼泪!”,

林野:“海滨,女人你就不能惯着!都是他娘的惯得!!!”,

宋海滨:“不提她了,你赶紧给人家打一个电话吧,今天是周末,你不打,以后可没机会打了!”,

林野:“......”,

宋海滨:“还犹豫啥?每一次都是我主动给我女朋友打的!”,

林野恍然大悟,“哦!”了一声,就拨起了郭紫仪的电话,宋海滨拍一拍林野的肩膀,就出去了,电话那一头,郭紫仪很快就接起了电话,

郭紫仪:“喂?”,还是那么地动听!!!

林野:“紫仪?是我!你哥,林野!”,

郭紫仪:“林野?你个臭小子,跟姐姐就这么说话吗?”,

林野:“哈哈哈!!!小样儿·!!!吃没吃饭啊?想没想你哥我啊?”,

郭紫仪:“不想,没吃!”,

林野:“靠!这么不给面子?我挂了啊!”,

郭紫仪:“你挂吧!”,

林野:“你?!”,

郭紫仪:“好了,臭小子,不和你闹了,和你姐姐我汇报一下你的情况吧?”,

林野就把在部队的趣事一五一十地和郭紫仪说了起来,当然是报喜不报忧,郭紫仪在那面听得前仰后合,笑的花枝招展,林野在这一边听到自己的小天使笑得那么开心,别提有多高兴了!!!

林野是很喜欢郭紫仪的,郭紫仪这个小妮子说起来像谁呢?有点林黛玉的模样,柔柔弱弱的,说话从来不大声,却是外柔内刚,在班级里,郭紫仪因为乖巧,被她的闺蜜们戏称为“小狐狸”,郭紫仪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捉弄林野,每一次在班级下课以后,或者是放学以后,郭紫仪都会拿言语挑逗林野,比如叫林野:“猪!”,后来因为一个梗,让郭紫仪的好姐妹们笑了一整个夏天,那是有一次,好朋友几个,林野、耿乐天、郭紫仪和侯麦田大姐这四个人去学校的食堂吃饭,侯麦田大姐大林野他们几岁,和郭紫仪关系很好,他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吃中午饭,吃完中午饭,林野的小噩梦就来了,侯麦田和郭紫仪轮番挑逗林野,说起外表,林野虽说在整个滨海市师范大学不是最帅的,却是院草,班草,而且喜欢唱歌,人缘极好,惹得不少班级内部的小女生暗恋,但林野都没有看上,就是因为她们都是外地的,林野作为滨海市土生土长的阳光大帅哥,一直都对感情这方面的事情不以为然。

8

第五章 下连后的岁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